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解析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解析

作者: 刘同顺  收录时间:2010-03-12

 
(因工作关系很长时间没写点东西了,偶尔闪动的一些想法也产生过写作的冲动,苦于没有足够的时间进
行整理。在春节别人休息的时候终于提起笔来。没时间写苦,写作起来也是苦。发现红楼讲通的道理多,
岂是三言两语写得出,逐一发而不可收……)

一、红楼梦研究仅凭考证是远远不够的
自胡适的红楼梦考证发表以来,红学研究好像进入到一个新的天地,这种“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让众
多的红学人士佩服之至。诚然这种严谨的学术作风固然是无可挑剔的,但问题是文学的学术研究不同于科
学研究,方法正确不等于过程正确。红楼是特定时期产生的文学作品,作品中就明确说故事时间无考,地
点不明、真真假假、是只阐述道理故意隐去真迹的小说。小说本身如此,作者本身也是如此。如果今天的
人们能够仅凭几份模糊的资料就能考证出小说的作者是谁,那作者的做法岂不是有违于事理。作者藏而不
露,留下的资料自然含糊不清,这是明摆着的事实。要在事实与预设结论之间划上等号,仅凭一种数学推
理式的过程来证明,其结果肯定是荒唐的。
胡适是凭敦诚的《四松堂集》、《鹪鹩庵杂诗》和敦敏《懋斋诗钞》中有关雪芹的资料得出作者是曹寅之
孙的。其中还有一句话“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好象说曹寅是他的祖父。曹寅是清康熙年间的一代文
学家,曾做过康熙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使。与李煦、孙文成、马桑格
家并称江南四大织造。这与红楼梦中讲到的四大家族好像是比较相符的,于是胡适就草率的下来了这个结
论。但问题是曹寅并没有一个与书中贾宝玉相似的孙子。曹寅死于康熙五十一年,康熙五十年冬张云章的
《朴村诗集》中有“天上惊传降石麟,(时令子在京师,以充闾信至。)先生谒帝戒兹辰”。这是曹寅最早有
孙的记录,不到一年他就去世了,死时他的儿子还不大。一个有祖有父都任织造的后代,这句话本身就有
问题。
曹寅去世后,他的儿子曹颙继任父职,好像只有20岁左右的样子,不到三年的时间又去世。这才又过继了
一个堂弟曹頫给曹寅妻并再继任织造,直到抄家。如果红楼梦书中描写的是曹颙的孙辈,人物的形象与事
实相去也太远了。雍正六年抄家,曹頫和他的儿子都比书中的年龄小多了,几岁的幼儿何来的红楼梦中描
写的儿女情长,即便那个“天上惊传降石麟”的孙子还活着,也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更严重的是曹、李、
孙、马四家的关系在书中就乱了套了。这四家的关系是以曹寅和其子曹颙为关联的。曹寅母是孙家的,曹
寅妻是李家的寅子曹颙的妻子是马家的。如果以曹頫来关联,只剩下他继父曹寅和李家的关系了。其妻不
知是谁家,其子妻就更不知是谁家了。前面我们讲到考证这种方法是严谨可信的,严谨的推理求证过程没
有问题,关键是求证的结果要经得起现实的验证。如果得不到验证,只能证明前提的错误,也就是作者含
糊资料引用上的错误。这是简单的证明逻辑。
考证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针对这个问题胡适的继承者周汝昌先生又出了一本《红楼梦新证》,竭力地修
正、维持这一错误的结果。他将红楼梦的故事搬到了抄家之后的北京曹家。但这仅自欺欺人地解决了作者
经历繁华的问题。故事明摆着是家族繁华的末期,也就是抄家之前的曹家,“江南忆繁华”,“甄家在江南”都
是十分明确的。杜撰的北京二次中兴不仅子虚乌有,更不能与江南的繁华生活相提并论。从考证的意义上
讲,北京的繁华生活没有任何的资料证据,这岂不是又违背了考证的原则,怎能还算得上考证!
红楼梦小说是特殊时期产生的一部奇特的文学作品,红学研究靠貌似正确但无法适用的考证方法解决不了
问题。红楼梦小说本身就运用了真真假假的描写,作者自然也是深藏不露。就现状而言仅凭那点含糊的资
料解决不了问题,况且资料本身也是矛盾重重,有许多记录失误的地方。胡适式的考证其结果:含糊仍然
等于含糊,失误仍然等于失误,正确的仅是一个完美的中间过程,仅是一个“等于号”而已。考证束缚了人们
的思路,考证仅是一种理想。

二、多方验证、综合判断

红楼梦作者在现实中无法考证,就应该在现实中、在小说里、在结论的符合性上,进行多方面的推理验证
。现在关于红楼梦作者的说法很多,也各自拿出自己的推论,但在多方面证明上做的不够或者根本就不可
能。有的仅是一种说法而已。
作者曹颙说初看可能不以为然,曹颙明摆着在康熙年去世了。可事实就存在于这真真假假之中。你仔细的
想一下,曹颙的去世不更像书中贾宝玉的离家了吗?曹颙去世是假,出家离开才是真,他是不堪于任职的
压力、无法弥补巨大的亏空而出家了,这正应了书中“无才补天”的思想流露,也符合“悬崖撒手”的结局。关
于曹颙是作者的论述,在我的另外几篇文中讲了很多,象《曹雪芹、脂砚斋、畸笏叟究竟是谁?》、《谁
是红楼梦中人》,梦不觉先生的《揭秘曹顒之“死”》、《揭秘贾珠生活原型 》也有力的证明了其中的部分
内容,具体的大家可以看一下。这里只说其中的主要部分。
从红楼梦描写的家族兴旺时期阶段上来看应该对应在曹寅任职和曹颙少时的阶段。 曹寅晚年任职有巨大亏
空,家族也是处在繁华的末期。红楼梦中对这个家族描写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外面的架子虽未甚
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从曹家的人物上来看也应是这个阶段。书中元春的人物形象就是曹寅之女,这是
现实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他是曹颙的姐。 四大家族的人物关系正好相吻合,曹寅之母是孙家的人,据说她
曾是康熙的乳母,康熙南巡就曾亲自看望过她,可谓德高望重,符合书中贾母的形象。寅妻李氏是李煦的
妹妹,她是做书中的王夫人。曹颙妻是马家的人,书中就有一个四大家族之一薛家的薛宝钗。这些人物都
曾生活在曹寅尚在的时期。
如果你仔细地比较一下现实和书中的描述,你就会发现曹颙是很符合书中贾宝玉的形象的。他是曹寅的宝
贝儿子,也是曹寅中年得的儿子,两者的年龄差距与书中的贾政和宝玉的年龄差距非常接近。贾政有儒雅
的形象,要求儿子严格,只是众人溺爱无奈且失望。现实曹寅也是中年有个独苗儿子曹颙。曹寅也不看好
他。宝玉在书中被称为宝二爷,实际曹颙也不是长子。曹寅曾有一个大儿子早逝了,这点梦不觉有文章《
揭秘贾珠生活原型 》论述的精辟。“零丁摧亚子,孤弱例寒门”从并列句上讲应是:因零丁使亚子更孤单。
亚子就是曹颙。曹寅应该还有一个比曹顒还大的儿子,他就像书中的贾珠,早逝了。
关于现实中曹颙的形象是什么样子?曹寅生前有诗说过:“承家望猶子,努力作奇男”,这是对曹寅的兄弟说
的,是说继承家业的重任就靠你的孩子了。自己分明有个儿子曹顒,为什么这么说呢?不是曹寅能预测到
将来兄弟的孩子曹頫能过继给自己,而是他认识到曹颙是一个不能承担家业的人。“知子莫如父”,可见他对
曹颙不抱多大的希望。红楼梦中贾政对宝玉就是这种看法,并描写了一回:“不肖种种大遭笞挞”。书中描写
的贾宝玉是一个讨厌仕途的人物,提到功名利禄就反感的不得了。红楼梦第三回中有《西江月》二首来描
述他:“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庶务,愚顽怕读文章。
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
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 寄言纨裤与膏梁:莫效此儿形状!”。可见曹颙的情况与书中的宝玉是一般无二
了。
红楼梦中体现出复杂的思想意识,既有表达悔恨之意,感叹无才补天,又有消极的佛道思想,更有因抄家
而对社会的不满和反抗意识。这些复杂的思想意识只有从曹家出家的曹顒方才同时具备的。
红楼梦中就曾提到江南的甄家四次接驾,后来被抄家,这就基本圈定了是曹家的背景,更重要的是红楼梦
表达了作者对抄家的认识,这种认识不是外人有的,是曹家人才具有的认识。书中一再提到“联络有亲”、“
一荣皆荣,一损皆损”、“不能自杀自灭‘等等,是在告诫抄他家的人:怎么能对自己人下手呢?这种曹家人
具备的思想意识,只有经历过从繁华到抄家的人才更强烈。曹颙少时锦衣鼎食,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父
亲的去逝使年少的自己过早地担任要职、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他自然是嫩草不禁风。三年后他也早逝,莫
名其妙,离职出走,极有可能。隐居后的曹颙写书追忆自己年少的生活、表达悔恨之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了。翻过跟头出家在外的曹颙难免有一些消极的佛道思想,红楼梦中就有许多看破红尘、崇尚佛道的东西

关于涉及到作者的资料,脂批就说:““真有是事,经过见过”“批书人领过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
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非经历过如何写得出!”“作书人将批书人哭坏了”说明作者和批者都
是亲身经历之人。批者称的先姊也就是成为王妃的曹颙之姐。既称姐就是曹颙的平辈人,能与之共同经历
曹家大世面的人不能是下代人。
敦诚 、敦敏描述曹雪芹的诗有两句话:“扬州旧梦久已觉”、“秦淮旧梦人犹在”,这与上面的“经过、见过”的
意思相一致。说明了作者只能是曹寅的子辈们。袁枚在他的《随园诗话》里就说:“康熙间,曹练(楝)亭
为江宁织造……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又说:“雪芹者,曹练亭织造之嗣君也”。
曹寅之子嗣君说的就是曹颙。承认说法很多,此是一种,不是以此为孤证,而是拿来与上述种种分析相互
证明。
综合人物形象、时间背景、书内书外的资料,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曹颙是书的作者!同样,认识到曹颙是
红楼梦的作者才能全面理解透红楼梦。

三、红楼梦故事描述的脉络和思想实质

1、 故事隐藏的曹家背景
红楼梦前面就暗示故事是“假语存”、“真事隐”,说明故事不是一味地说假,是在模糊中讲真故事。红楼梦是
以真故事为基础,借助虚假变相表达出作者思想的小说。
红楼梦的整个故事描写的是一个大家族从繁荣走向衰落的过程。红楼梦第一回就说:“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
,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是先乐极,后悲生。红楼梦前部描写的是家族的极度繁华,是
从繁华开始走向衰败这样一个阶段。
为什么不能明确故事的背景呢?在红楼梦中一再表明时间无考,地带不明,连人物的穿戴、官衔都没有留
下任何时代的烙印,这种故意的模糊,实际是有意避开当时的朝代,避免落一个污毁社会的把柄。对当时
社会应该歌功颂德才是,你讲这样一个大家族出现悲惨的结局,这个社会还是安定祥和的吗?从作者的有
意回避上更能反应出是当朝的时代背景。作者也一再说不干涉朝政,书中也确实是这样,涉及到朝廷的地
方一笔带过,通篇都是家族内部的生活琐事,如果是追忆前朝的事情怎会干涉了当朝呢?这部作品问世于
乾隆年间,反应的应是此前清朝的事情。红楼中描写了很多生活物件,已经很清朝化了。红楼梦是在明处
模糊,暗中挑明。这个阶段应该是曹家在江南的生活时期。是清朝康熙晚年的那个阶段。
曹颙生活的时代正处在康熙朝的晚年,社会繁荣开始从鼎盛逐步走向衰落,曹家的情况也是如此。其父曹
寅在江南织造和巡盐御史的位子上经营了几十年,江南本来就是一块富庶之地,曹家的生活理当殷实富足
。红楼梦前面家族奢华生活的描写就是曹颙小时的生活写照。现实中曹寅是一个爱面子、摆阔气的人,每
逢节日都设宴排戏,也时常大宴宾朋,家庭的文化气息浓厚。红楼梦就描写了这样一个家庭生活形式。
红楼梦中的一些生活描写细致入微,具有很强的生活烙印。脂批中说的:“非经历着怎能写得出”。曹颙是随
父见过大世面的人,曾经历过父亲的接驾,并能有幸得暏康熙圣颜,这都是有资料记载的。红楼梦中元妃
省亲的皇家场面对他来说是熟悉不过的,实际就是他小时“经过、见过”的场面而已。他也曾随父在北京的内
务府任职,其父奉皇命督建皇家园林—西花园,这些都是有历史资料记载的,因而他对园林的了解应胜过常
人。红楼梦中的第17回“大观园试才题封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描写地相当具体生动,实际就是反应他这
段生活的经历见识。
曹寅由于四次接驾,挥霍过度,任职出现巨大的亏空,家族生活开始逐渐走向衰落。红楼梦在前面就提到
了家族已经出现经济方面的危机,是“内囊已经上来”了。这正是与曹家现实的相互对应。

2、红楼梦中曹颙的结局写照
红楼梦的前半部是曹颙孩提时代的写照,也隐含着后面主人公离家出走的结局。从书中人物年龄来看,前
面的宝玉就已经十二三岁,中间部分已经是十五六的年龄,到后面应该是谈婚论嫁的年龄,在十七八岁以
上了。结婚之前的宝玉还没有遇到家庭的变故,这在曹家的历史上宝玉的形象非曹颙莫属。现实中曹颙在
少年时大约十六七岁就到内务府任职了。其父死后他也就二十岁左右继任父职。从红楼梦描写人物的年龄
时序上曹颙正好有这段时间可以与书中的人物吻合接续。
在康熙五十四年康熙曾有批文中:“曹(顒)……看起来生长的也魁梧,拿起笔来也能写作,是个文武全才
之人。他在织造上很谨慎。朕对他曾寄予很大的希望”。在这一段中透露出曹顒长的比较魁梧。资料记载,
曹颙在康熙五十四年突然去世了。二十多岁的年龄,一个魁梧健壮的人,没有任何病情征兆就突然死了,
非常值得怀疑!其父是因为得了痢疾,还向皇上讨过圣药,而他没有一篇汇报病症的奏文。在此前的几个
月时间里都没有向皇上汇报任何事情,可见是出了不好明说的问题。在曹颙任职三年不到的时间里,他未
能弥补上父亲留下的巨大亏空,正如红楼梦中说的是“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许几年”。弥补亏空成了任
职的巨大负担,对于一个初涉世道的孩子来说,“无可奈何”逃避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书中说宝玉是有“情急之毒”,就是情急之下不管不顾,什么事情也做的出来。与此对应的说法就是最后“撒
手悬崖”“一走了之”。既然我们看出红楼梦中宝玉的形象就是曹颙的形象,上述的这些表述实际就是揭示了
曹颙逃避出家的事实。
以往人们将这些说法向逃婚上靠,是受了续书者的影响。如果是逃婚这些说法不仅不贴切,而且还有一个
问题无论如何都是矛盾的。从续书的角度说,逃婚的话哪来的遗腹子,可见是成婚在前,逃避在后。脱离
续书的角度,红楼梦中脂批就说:“宝玉有世人莫忍为之毒,故后文方有悬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宝钗之妻
、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 也是明确书中的宝玉已经成婚的事实。逃得是官场而不是婚姻。官场险恶
如“悬崖”,哪能说婚姻如“悬崖”的。红楼梦书中宝玉最后的“悬崖撒手”应该是逃离了险恶的官场,这样才能
与前面描述宝玉的种种性情,讨厌仕途的表现相符合。这样整部红楼梦才顺理成章。
红楼梦书中有许多地方的表述让人难以理解,如果认识到是曹颙写红楼,一切就迎刃而解了。提到曹颙写
红楼,很多人没有了解到前面的分析,总以为死了的曹颙怎能写红楼。的确死了的曹颙不能写红楼,我们
这里讲的是没死的曹颙写红楼,逃避出家隐居的曹颙写红楼。说曹颙死了是家人隐瞒的结果。曹颙弃职而
去的毅然举动对家族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皇命不尊,家族就要大祸临头,恐怕唯一的解脱办法就是报
个暴病身亡。这样一来曹颙的生死就成了一个葫芦案。
红楼梦第四回是全书中重要的一回,它起一个提纲携领的作用。在这回中除交代出了四大家族的背景,同
时还涉及到一个葫芦案。说薛蟠打死人后,贾雨村扶鸾请乩仙,让报个暴病身亡,一走了之,断成了一个
不明不白的葫芦案。红楼梦这样描写虽说事情与曹颙的离职出家不同,可报个“暴病身亡,一走了之”却是相
同的道理。最起码表达了现实中这种事情的存在。
红楼梦在前面有一段自述:“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撰此《石头记》一书…… 半生潦倒
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
使其泯灭也…….” “ 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 倩谁记去作奇传?” 这一段自述
让人产生许多的疑问, 经历过一番什么样的梦幻人生?如何半生潦倒? 我之不肖体现在哪?身前又身后如何
讲? 如果将出家的曹顒拿来比对,这些难以理解的说法就好理解了,这实际是曹顒的个人写照。

3、红楼梦中人物的塑造及曹颙的思想表达
出家后的曹颙难免有消极的佛道思想,书中一僧一道的形象就是他对佛道思想的推崇,红楼梦中有浓厚的
佛道思想,这都是曹颙的经历所决定的。像“好了歌”唱到的:“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
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是
作者看破红尘的思想反映。表达了世间没有什么可以执着放不下的。佛家思想本身博大精深,每个人的经
历决定了他的意识侧重于那些方面。红楼梦中的佛道思想正好反应了作者的生活轨迹,不是由贫贱而入佛
道,而是由富贵而入佛道。荣华富贵如浮云,到头来终久是一空。
红楼梦表面描写的是风花雪月、儿女情长。曹颙从小就过着锦衣鼎食无忧无虑的生活,身边少不了少男少
女,与离家出走后的生活形成巨大的反差,从沉迷于奢华的生活,到“少年色嫩不坚牢”,出家了,脱离了,
也就看破了,因而书名又取曰:“风月宝鉴”。
隐居后的曹颙不仅看到了家族以后的败落,也看到了以后的被抄家。作为曹家的人物自然体会出世态炎凉
,时过境迁后的人情纸薄,也应认识到整个社会的没落。在小说中进行揭示和抨击,这是红楼梦的至高境
界。有人正是看到红楼梦体现出的这一至高境界就误以为红楼梦是反清的政治小说,殊不知这一至高境界
仍有他的局限性。局限在哪?就局限在曹家自己家里!
红楼梦自始至终都表述了联络有亲的关系是不能轻易动摇的,是“一荣皆荣、一损皆损”。不能自杀自灭,动
摇了一家就是动摇了全部的基础。抄了曹家就是内乱,就是先从内部先乱起来,迟早大家都完蛋。这是被
抄家后曹家人的意识和心声,在红楼梦中表达出这样的意思,无非就是警示康熙的后人,也就是抄他们家
的雍正皇帝,让他反省的意思。雍正皇帝力革陈弊,大治有问题的重臣,下手很重,并大兴简朴之风在社
会树立了不少对立面。红楼梦的产生有这一时代背景的因素。有人要离开曹家研究红学,那只会脱离本质
的东西,脱离红楼梦表达的现实思想。
红楼梦中描写联络有亲的关系很多,其意图自然是围绕自家的现实处境着笔的。曹家与皇家有着很深的渊
源关系。曹家的先祖曾随先清王朝征战有功,后受封担任后金京城的护卫官,是因战功而起家的。曹寅母
曾是康熙的奶妈,曹寅又曾是康熙的伴读,曹寅之女后来嫁给王子为妃,也就是书中元春的形象。曹家人
大多在内务府任职,处理宫廷的一些杂务,排到外面明为织造实则是皇帝的心腹内线。曹家始终认为是皇
家的内部人物。后来无情的抄家结局能不让他们产生“内部自杀自乱”的看法吗?
书中描写了许多的人物形象,都是围绕上述的各种关系进行的特意塑造。
像书中就写了一些奶妈人物,象宝玉的奶妈李嬷嬷、。李嬷嬷发怒时说:“我不信他这样坏了。别说我吃了
一碗牛奶,就是再比这个值钱的,也是应该的。难道他不想想怎么长大了?我的血变的奶,吃的长这么大
,如今我吃他一碗牛奶,他就生气了?我偏吃了,看怎么样!”
书中还写到一个在贾家为仆的焦大,这个人物也是因战功留在府上的,书中说:“只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
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
,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
去”。醉酒后把贾家骂了个狗血喷头:“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
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把子的杂种王八羔子们!” 、“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
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脂批在这里也着重点批
:“忽接此焦大一段,真可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 这是典型的指桑骂槐,虽是书中的人
物口中说出,实际是从曹家人的心中发出!
书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刘姥姥,透过这个人物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表面上看是衬托描写的需要,实质
也是一个反应联络有亲的特定人物形象。在书的前半部中王熙凤接济了她,就做了这么一件积德事,最后
王熙凤也落下了一个善果。贾府惨败以后王熙凤的女儿得到刘家的收留而幸免与难。这说明什么意思,说
明穷亲戚依然是亲戚,共同繁荣时是亲戚,一方落难了也不能相忘,穷亲戚依然是亲戚!这是抄家后的曹
家依然还忘不了主子,还报有幻想。

在七十四回就有一段探春因不满搜室而说出的话来:“你们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
自己抄了。咱们也渐渐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尺
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只是明确地点出了曹家人对抄家的认识。
红楼梦表面上虽然是在描写一个家族的生活琐事,可字里行间都表达着曹家人的思想意识。这正是:“无为
有处有还无”。
从红楼梦作者的本意上,其目的就是要让红楼梦面世的,而且越广泛越好。越广泛曹家的声音传播的就越
有影响力,最好能影响到抄他们家的人。红楼梦传播的广泛有两个先决条件,一是不能反社会、反朝廷,
如果有一点蛛丝马迹,很快就会遭到查封停止传播,所以红楼梦故意时间无考地点不明,一再声称不干涉
朝政,只着笔于生活中的琐事,只能在讲故事中摆道理、吐心声,二是要有吸引力,表面的儿女情长风花
雪月只是一个载体,这个载体要生动,生动就离不开现实的生活基础,曹颙自身的生活经历就丰富多彩富
有传奇。要达到这种写作的结果着实不易,需要一遍遍的改,还需要在小说外旁敲侧击地点评。如果是一
部单纯的言情小说何必费这么大的心思。脂砚斋四评阅过,不断的把它推向社会。
红楼梦仅凭表达出曹家的这些心声,插在字里行间,影响力是十分微弱的,要想让人看着明白,就要更加
突出的表现出来。突出到什么程度为宜呢?是达到既能让人能体会到其中的意思,又不能让人明确的找到
把柄。如果能让人明确的知道曹家人在讲抄他的家不对,这还得了!所以红楼梦就故意模糊故事的时间地
点,运用了假、虚、幻的描写手法,匠心独运,达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程度,正如戚蓼生序中说的:“然吾
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譬之绘事,石有三面,佳处不过一峰;路看两蹊,幽处不逾一树。必得是
意,以读是书,乃能得作者微旨。如捉水月,只挹清辉;如雨天花,但闻香气,庶得此书弦外音乎?”,读
过的人能体会到一种强烈思想,但又说不明确,找不出具体的东西,就像水中捉月,看得见但摸不着!以
至于现在的研究者众说纷纭、各执其端,体会到其中的抨击社会的不满思想,基本认可是曹家人写出的红
楼,但作者始终是含糊的。

4红楼真假
红楼梦中描写的这个贾家是一个具有异常规模的大家族。它将半边街都占了,其中的大观园也是非常宏大
,园中有居,居中有园,这也不是一般王公大臣所能具备的。贾府的家口人丁也不下几百人,仅侍奉贾宝
玉一人就有仆人李贵、书童茗烟、三个小厮锄药、扫红、墨雨、丫头袭人、晴雯、麝月、秋纹、芳官、碧
痕、小燕、四儿、紫绡以及小丫老嬷嬷等。这那里还是曹家的样子,这确实不能与现实中的曹家相提并论
。有人根据这些就否定红楼梦有曹家的家事,进而否定是曹家人的著作。这才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红楼
梦中许许多多与曹家有关的描写难道因为这夸大的描写就视而不见吗?可知这夸大的形象就是曹家人为更
好地表达心声而特意虚设的艺术形象,是为更好的定位曹家人的位置而设定的。没有这个“假”(贾)也就失
去了“真”(甄)。借这个贾府说事不是更有针对性和力度吗?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红楼梦中的这个贾府一
会儿大、一会儿小,这反应了贾府描写的现实基础是真曹家,特别是一些细致入微的生活描写其实就是作
者的现实生活写照,贾府只是夸大的艺术塑造。
红楼梦通篇都是真真假假,是真事隐、假语存。这真真假假瞒过了读者的眼睛,也让许多研究者真假不分
!很多的研究者将甄(真)、贾(假)混在一起。比如有的研究者分析着贾府的生活时序突然又联系上甄
家的抄家,这是典型的以假做真,能不混乱吗?分不出真假你就研究不出结果。红楼梦中存在的真真假假
是作者故意的含糊,因为非假难以存真,无假难以揭示道理。如果你稍具慧心,仔细地看一下,就会发现
这真、假的区分。因为作者在作品中本身就区分的很清楚,甄就是真,贾就是假,虚假之处脂批点明就是“
虚、假、幻”。只要我们正确的区分甄(真)、贾(假),顺着甄(真)、贾(假)两条线索,“追踪蹑迹,
不加穿凿”,就不难发现红楼梦描写真假的“草蛇灰线”。
红楼梦中运用了大量的谐音来命名说事,实际就是给读者的提示。比如“甄士隐”就是真事隐,“贾雨村”就是
假语存;甄家就是真家,贾家就是假家;这真假作者区分得清楚。红楼梦中有关键的一付对子:“假作真时
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虽然真真假假混在一起,但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如果以假做真,就不会看清
描写的真相。
怎么分清书中的真假呢?我们可以顺着书中的思路做一下大致的分析,看一下甄家、贾家两家的情况。
在书的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明确讲到这个家族是在金陵地界。雨村道:“去岁我到金陵地界,因欲
游览六朝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在第四回:“葫芦僧
乱判葫芦案”中说贾雨村补授了应天府,上任就判了一个案子。这个案子涉及到金陵的四大家族,贾、王、
薛、史。这四大家族都在金陵,也就是南京,应天府就是在南京。在太虚幻境也是说金陵十二钗,是在南
京。提到甄家也是在第二回,书中说:“不用远说只金陵城内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家你可知么”,甄家也
是在南京了。甄家、贾家两家在同一地界。讲的任务故事的立足点是在南京,对应的应该是曹家。
随着故事的发展,这个贾府慢慢的变成了北方的贾府。贾在北,甄在南,在第四回中说:“薛公子亦系金陵
人氏,…闻的都中乃第一繁华之地正思一游,一为送妹待选,二为望亲”。说薛蟠离开金陵到京都,最后落脚
在贾府,而贾府是在天子脚下,可见是在不同地方的北方了。 另外,第三十三回贾母怨忿贾政痛打宝玉,
遂提出要和王夫人、宝玉离京城返回南京;第三回黛玉“次早起来,省过贾母,因往王夫人处来,正值王夫
人与王熙凤在一处拆金陵来的书信”;第五十六回湘云对宝玉说:“你放心闹罢,先还‘单丝不成线,独树不
成林’,如今有了个对子(指甄宝玉)。闹利害了,再打急了,你好逃到南京找那个(甄宝玉)去”。通过这
种移步换形描写,甄、贾两家就逐步的区分开来,这正像脂批中说得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贾府的形象
逐步脱离了曹家的形象,所以才名之曰:贾(假)府。
曹家的真形象依然存在,这就是江南的甄(真)府。虽说是小说中一个没有正面描写的家族,可小说中提
到的几处说得很明白。在小说的第56回中有一段描写:只见林之孝家的进来说:“江南甄府里家眷昨日到京
,今日进京朝驾,此刻先遣人来送礼请安”。说着便将礼单送上去。探春接了,看道是:上用妆缎蟒缎十二
匹,上用杂色缎十二匹,上用各色纱十二匹,上用宫绸十二匹,宫用各色缎纱绸绫二十四匹。可见江南甄
家就是织造出身。在第十六回中写到:还有如今江南的甄家,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
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将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填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
竟顾不得了。后面还有提到:甄家被抄家后调京治罪。所有这些是明确的说明了江南的甄家和北方的贾家
是书中存在的两个个体形象,对应着江南的甄家就是曹家。上述描述的物品、提到的接驾和抄家定位了甄
家就是曹家。
甄贾两家是书中同时存在的两个形象, 贾府是在甄府的基础上的虚幻塑造。书中通过甄贾两个宝玉说明了
这一切。第56回中有一段描写,不妨引过来。
贾母又问:“你这哥儿也跟着你们老太太?”四人回说:“也是跟着老太太。”贾母道:“几岁了?”又问:“上学
不曾?”四人笑说:“今年十三岁。因长得齐整,老太太很疼。自幼淘气异常,天天逃学,老爷太太也不便十
分管教。”贾母笑道:“也不成了我们家的了!你这哥儿叫什么名字?”四人道:“因老太太当作宝贝一样,他
又生的白,老太太便叫作宝玉。”  众媳妇听了,忙去了,半刻围了宝玉进来。四人一见,忙起身笑道:“
唬了我们一跳。若是我们不进府来,倘若别处遇见,还只道我们的宝玉后赶着也进了京了呢。”
上面的这段描写是红楼梦不可缺少的部分。这段描写作者的意图何在?就是向我们说明贾府的主要人物故
事隐含着甄府的主要人物故事,贾(假)府不过是一个在现实基础上虚幻的家庭形象。贾府明写,甄府就
不需要正面描写了。有人说这段描写是红楼梦的败笔,是多余的。那是他认识上的错误!他始终认为甄贾
两家描写的都是一家也就是曹家,所以就感到这是多余的,他没有更进一步的想一下,如果甄贾都是一样
的,为何还要区分甄贾(真假)?那书中的“真事隐”、“假语存”岂不都失去了意义?
我们读书要顺着作者的正面描写进行理解就不会出乱子。在书中甄贾就是两家,试想如果没有了这段描写
,甄家是什么样子就无从说起了。甄贾分开来写,不仅徒费笔墨,而且这个贾家就会变成了赤若若的假了
,那是万万行不通的事情。如果行得通红楼梦就不会采用这种隐晦含糊的描述方式。有了这段描写,就将
真家的故事隐藏在贾家中了,而且一个貌似描写曹家人生活的虚幻的贾家才能掩人耳目。在此基础上,书
中始终明确的区分出甄家就是真家,贾家就是假家,是两个同时存在的艺术形象。
作者为何要依托甄家虚幻出这么一个贾家呢?前面也曾说了,是为了突出曹家在小说中的位置。如果只写
一个江南家族的内部生活,就很难从外面定位出曹家的影子。也很难反应出“一荣皆荣”“一损皆损”的结局。
书中讲到江南的甄家抄家了,书中隐含贾府的结局是什么呢?既然是反应“一损皆损”的联系,肯定是相继败
落,一前一后的联系。我们看一下书中描写的是不是这样。
在书的七十五回提到甄家被抄家。“话说尤氏从惜春处赌气出来,正欲往王夫人处去。跟从的老嬷嬷们因悄
悄的回道:“奶奶且别往上房去。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还有些东西,不知是作什么机密事。奶奶这一去恐
不便。”尤氏听了道:“昨日听见你爷说,看邸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怎么又有人来
?”老嬷嬷道:“正是呢。才来了几个女人,气色不成气色,慌慌张张的,想必有什么瞒人的事情也是有的。

甄家抄家了,此时的贾家还相安无事,不过后面的几回,象“开夜宴异兆发悲声”“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老学
士闲征危画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等等,就已经预示了贾府的败落和存在危机。
在红楼梦的前半部分中没有写出贾府的结局,从种种的预示来看不是抄家,而是由于内部的混乱导致的,
是一种很惨的败落结局。甄贾是不同的形象,结局当然不一样。
书中预示贾府败落的地方很多。在太虚幻境红楼梦曲中有一句:“家事消亡首罪宁”好像说家族灭亡的根源来
自于宁府。红楼梦中将宁府描写的淫乱不堪,是一个没落的苗头。关于结局书中也有几处预示,是“千红一
哭”“万艳同悲”;是 “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 好
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芒芒大地真干净”。
另外在第一回中甄士隐的结局是: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可怜甄家在隔壁,早已烧成一片瓦砾场了……
..且到田庄上去安身。” 还有十三回中秦可卿托梦后事提到日后的败落。秦氏道:“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
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不可忘了那‘盛筵必
散’的俗语……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所有这些都说明作者写这个贾府的结局不是甄府一样的
抄家,是混乱最终导致败落。
从结局上区分,甄贾两家是两个不同的形象。甄家抄家了,预示这个联络有亲,又系世交的贾府很快也将
败落涂地了!这才是“一荣皆荣,一损皆损”。而且这个贾府的败落结局是十分悲惨的,这是一个幻像,所以
在红楼梦的前面就描述了一个“太虚幻境”,并安排“警幻仙子”出来唱“红楼梦曲”。“警幻”就是用幻像来警示
某些人!
这个贾府的形象不用明说,自然有一定的象征意义。这个贾府用了许多虚假的描写,明说是侯门人家,实
际描写的已远远超出了侯门的规模,象红楼的形象、九重大门、九龙金匾、国丧的规模、几百人的家口人
丁、拿吴则天、赵飞燕、杨玉环用过之物的做比喻等等。这方面可以参见我的另一篇文章《贾府之假何其
多》。在一些人物故事的描写上也是借史引典,象描写的大观园中人物形象,可谓集史上美女之大观。“都
是秉绝代姿容,具希世俊美” “应惭西子,实愧王嫱。” 书中及其中的诗词也多次拿赵飞燕、杨玉环、王昭君
、西施、虞姬、绿珠、红拂等人物来比拟。这大大超出了平民的生活,仅是一种艺术形象而已。
这种映射形象(假)如果太突出了,必然会招致灾难,只能不时的显露一下。故事大量地着笔于真的现实
生活,所以只能将甄家的事搬到贾家来;甄贾达到了完美的结合-----部分生活基础一致,两家形象有别!!
描写这个贾家不时用虚用幻,借史引典,是假中有真,真上加假;在有中生无,在无中存有。用作者的话
就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部红楼梦既有真又有假,既反应了曹颙的人生经历,又借此表达了对社会的不满,并带有警示恐吓的作
用。
戚蓼生序中就说: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
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
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这才是看到了红楼梦的精髓!!!!

5、红楼梦中的石头说明了什么?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红楼梦就是从这块石头开始描写的,它是一块补天未用的石头,让一僧一道携入红尘
历经了悲欢离合。因故事在石头上记述分明,编述历历,所以故事取名石头记。此说固然荒唐,却大有深
意。
红楼梦书中说故事的地域邦国、朝代年纪失落五考,这是作者的故意模糊。书中涉及到主人公和作者也是
故弄玄虚。故事是石头上记载的,不是某某人写的,同样是在含糊躲避。书中说是曹雪芹将书编完,也不
承认是书的作者。前面加了空空道人抄的,转到吴玉峰再到孔梅溪,最后才是自己。这好比是做了一件非
法的事,拿了一件不该拿的东西,非要说是别人送来的、路上捡的。可现实中确实是曹雪芹将书写完并传
向社会,这是有资料证明的。书中也说的清楚:“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
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
人”。书中脂批也说:“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中秋诗挨雪芹”“命芹删去”等等都说明了作者就是曹雪芹。石
头记不过是一个幌子。
书中还有一个更大的噱头,就是宝玉是“口衔宝玉而生”。“衔玉而生”大有深意。从表面上来看,伴随宝玉下
生就成了故事的亲历者,书中的一切都可以从宝玉这一视角来进行描述。石头就是宝玉,宝玉就是石头。
宝玉本名“宝玉”而不是贾某就是这个道理,石头与宝玉合二为一。说白了石头记的东西就是宝玉的经历,也
就是曹雪芹后来写出的东西。这是从小说主人公和作者的角度理解石头的一个方面。
前面我们讲了,甄贾是不同的,是书中存在的两个形象,是贾中有甄,贾不等于甄。贾宝玉不是甄宝玉。
书中讲这个贾宝玉不能离开这块石头,否则就鬼迷心窍,疯魔无常,不是砸东西就是拿刀弄杖。石头为何
对这个贾宝玉如此灵通,大家不要忘了,石头就是一部书,就是红楼梦。红楼梦的本旨就是警世劝人,它
寄托着曹家人的心声,一荣皆荣,一损皆损。
书的后面还有甄宝玉送玉一说,更说明了这个道理!甄宝玉也就是书的作者,送去的那是玉,分明就是警
示和忠告!红楼梦后面的甄宝玉送玉与前面的预演的太虚幻境有异曲同工之妙。贾府里的这个贾宝玉口中
衔玉而生,描写的至尊至贵,象征了一个继承大宝的形象。这就是石头在红楼梦中起的作用。红楼梦是甄
宝玉写给贾宝玉的。

6、红楼梦的含蓄、脂批的模糊与作者资料的不清晰三者是统一的
红楼梦小说采取了一种含蓄的表述方法。从一开始就说:“此书不敢干涉朝廷,凡有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
一笔带出,盖实不敢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之上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
,而撰此《石头记》一书也”。“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 ” “将《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见
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
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
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
这反反覆覆的表述,让我们感到作者既想表达出什么,又难于直面的表述。如作者题绝云: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种含蓄的写作方式,作者都担心读者能否理解其中的含义了。
在这种含蓄的方式下,作者也是匠心独运,将大量的提示融合在小说的文字里。如红楼梦在人的名字上用
了很大的功夫,大量采用谐音来取名,用谐音表达一些象征意义。象“甄士隐。”脂批提示说:托言将真事隐
去也。“贾雨村”脂批说雨村者,村言粗语也。言以村粗之言演出一段假话也。还有作者在书中题写的反复出
现的对子:“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是作者明确书中有真有假,要读者区分真假,这种真真
假假的写作是含蓄的方式。关于红楼真假前面我们分析了,不再重复。红楼有真有假说明:红楼梦既不是
完全的自传纪实,但也不能否认红楼梦中有现实的生活背景。既然托言“真事隐”,书中的生活描写肯定少不
了写真的成分。然则何为真事?道听途说肯定不是真事,自己经历的东西才是真事。如此说来就与脂批的“
经过见过”之类的批语相符了。从红楼梦中的人物关系,曹家的背景以及曹颙神秘死去如宝玉结局的多方判
断上,我们感到书中的宝玉就是曹家现实中的曹颙。曹颙是一个逃避出家假报死亡的人,写他的经历能不
含蓄吗?
红楼梦体现出的思想是复杂的,是曹家被抄家后曹颙具有的复杂思想情感,它涉及到对当朝的政治认识。
为何红楼梦前面一再重申“此书不敢干涉朝廷”、“非伤时骂世之旨”。实则是
表面掩遮,锋芒已露,不得不作此陈述。
红楼梦的含蓄还体现在作者的说法和书名的使用上。红楼梦前面一段说道:“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
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
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
曰《金陵十二钗》。
提到作者就含糊了一大通,首先是石上记得,不是什么人写得,先是空空道人,后转至吴玉峰再到孔梅溪
,最后是曹雪芹。明确曹雪芹是一个编撰者。但我们只要稍加分析,书中对曹雪芹的定位实际就是作者。
石头本记是一个幌子,空空道人只是改一下书名,吴玉峰、孔梅溪也是如此,唯独曹雪芹是“披阅十载,增
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做的工作最多,时间最长。且他自题一绝: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
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首诗是他自题且自云作者,不是分明说自己是作者吗?他只是绕了一个圈子,
是有意含蓄的表述。即便如此,曹雪芹这个人仍然是含糊的,曹家资料记载没有雪芹这个人物,他只是曹
家一个人的化名而已。红楼梦为何署名曹雪芹这个化名呢?红楼梦反应的思想是基于曹家被抄家而产生的“
一荣皆荣”“一损皆损”地认识。没有了曹家人的定位,红楼梦中的思想也就失去了定位,署名曹雪芹是十分
必要的。
小说的题名很多,曹雪芹自己选择了一个《金陵十二钗》,这个名字与其他几个名字相比是最平淡的。其
他几个有深刻含义的题名是曹雪芹以外的其他人起的,不是曹雪芹的能力比其他人差,而是他同样在有意
的躲避。这与“不过实录其事”“毫不干涉时世”的表述是相一致的。作者的意思是我只是讲我的故事,至于读
者你理解出的东西那是你读者的事情。

前面也提到了脂批,关于脂批我们不妨再深入的说一下。红楼梦在传世之初就夹杂了大量的批语,其中大
部分是脂砚斋的批语,又因是脂砚斋整理做评后传世的,所以这些批语统称为脂批。脂批不同于以往小说
的后人点评。从时间上来说,脂批与红楼梦小说是同时传世的,从内容上看,批者都是一些与作者知根知
底经常在一起的人物。脂批与小说本身实际形成了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红楼梦写的真真假假十分含蓄,
需要外面的进一步点明和提示,脂批就是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如果没有脂批或流传的内容影响,人们连红
楼梦最基本的东西恐怕都难以一时理解出来。比如在红楼梦的前面有脂批提示:姓甄,【甲戌眉批:真。
】名费,【甲戌侧批:废。】姓贾名化,【甲戌侧批:假话。妙!】。类似这样的提示,一下子就让读者
留意于这样的表述方法了。
读红楼梦离不开脂批的提示,但脂批同样是含糊不清的,有的地方讲得明确,如“经过见过”,让我们知道作
者实际就是书中的人物。有的地方有讲得含糊,只是针对书中的故事做评,反过来又削弱了“经过见过”之类
批语的明确性。又比如:已在警幻【甲戌侧批:又出一警幻,皆大关键处。】这些批语搞得人们莫名其妙
。有的人根据脂批的含糊性判断脂批是伪造的,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都是十分轻率地。
红楼梦只能采用含蓄的描写,故事不着边际,作者也不显山露水,都是小说暗中体现出的政治意味所决定
的。一同传世的脂批能清楚地挑明吗?能让你认识到小说中的人物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并点明书中一
些事件的联系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直白作者的意图,红楼梦的传世还有可能吗?
脂批的含糊说明与红楼梦的含蓄描写方式是一致的,更进一步说明脂批存在的真实性!

虽然说红楼梦的思想性让作者一再躲避,但现实中挖掘出的资料明确表明他是曹寅的后人。敦诚在《寄怀
曹雪芹沾》诗中写到:“扬州旧梦久已觉(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敦敏也有一诗写到:“秦淮旧梦
人犹在”。都表明他是江南织造曹寅的后人。查遍曹寅的族谱没有一个人物叫曹雪芹。他究竟是谁?依然是
模糊的。红楼梦是含蓄的、脂批是含糊的,在作者的问题上,小说和脂批更是有意躲避模糊,曹雪芹身边
的朋友能留下作者清晰的资料吗?小说、脂批、作者资料三者肯定是一致的。所以分析这些资料必须分析
它的含糊和一语双关性。见我的其他文章----“曹雪芹、脂砚斋、畸笏叟究竟是谁?” “谁是红楼梦中人”。
假死出家的曹顒经历富有神秘性,曹顒是红楼梦的作者,也决定了现实中作者是一个找不到身份的人物。

小说的含蓄、脂批的含糊是作者和批者无奈的结果。正是这个结果造成了人们理解的无序多样性,是人们
的着眼侧重点不同造成的。注重了故事的人物背景,就片面的认为是自传性纪实小说,这就抹杀了小说的
思想性,红楼梦的含蓄、脂批的含糊和作者的深藏就变得毫无意义。
注重了书的思想性,过度地理解书中隐晦的含义,就认为是单纯反清的政治小说,将书中的人物背景、思
想联系弃之于不顾,实际是割断了思想来源的现实联系。更有甚者抓住书中的只言片语无端联系、任意发
挥,最后的结论与红楼梦风马牛不相及。真理只有一个,是真理就要与红楼梦和相关资料包括脂批的综合
表述相符,不能仅执一端,对不支持自己的东西就否认,就将他打入造假一列。须知红楼梦小说、脂批以
及其他的现实资料都是红楼梦研究的完整体系。正确的东西能得到这许多方面的验证,能给红楼梦含蓄描
写和脂批含糊的点评以及其他资料一个完整系统的解释。目前只有曹顒说能做到这点!

以上是对红楼梦的大致解析,关于书中的一些细节和说法,有时间以后不妨一一解来。
联系方式:电话13305430353  电子信箱:liutongshun@163.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