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我论红楼之四——从悼亡诗看孀妻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我论红楼之四——从悼亡诗看孀妻

作者: 李芹雪  收录时间:2010-03-02

悼亡诗如下:
不怨糟糠怨杜康,乩诼玄羊重克伤。
睹物思情理陈箧,停君待敛鬻嫁裳。
织锦意深睥苏女,续书才浅愧班娘。
谁知戏语终成谶,窀穸何处葬刘郎?
这里顺便提到曹雪芹写诗偏爱的一种修辞格式,曹雪芹很喜欢重字格,在诗中用了很多,如“眼空蓄泪泪空垂”、“半卷湘帘半掩门”、“花谢花飞花满天”、“桃未芳菲杏未红”、“酒未开樽句未裁”、“影自娟娟魄自寒”,《秋窗风雨夕》更是连用了十五个“秋”字。
这种修辞李商隐使用最多,也最擅长,比如“相见时难别亦难”、“昨夜星辰昨夜风”、“君问归期未有期”,都是历代称颂的佳句。事实上,脂批也证明曹雪芹是欣赏李商隐的。宝玉路遇北静王时,水溶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脂批说道:“妙极,开口便是西昆体,宝玉闻之,宁不刮目哉?”而宋初的西昆体,便是以李商隐为宗祖的。
在这一点上,曹、李可谓夫唱妇随。这首悼亡诗开口便是叠字句:“不怨糟糠怨杜康。”这里用了谐音。
这一句有两种断句法,第一种语不加逗,一口气念。第一个“怨”为本意,第二个“怨”字为“迁怒”解,译为:不怨我要怪罪杜康酒。按这种断法,下句应该接写曹雪芹耽酒的严重情况。但下一句“乩诼玄羊重克伤”与上句毫无干系,显然不是这种断法。
第二种断法是常规断法,即“不怨糟糠,怨杜康”。译为“你的死与我毫不相干,只是因为你自己喝酒太多。”这就怪了!曹、李二人感情深厚,孀妻怎么会说雪芹的死与她有关呢?
接下来第二句便是“怨糟糠”的解释了,原来是“乩诼玄羊重克伤”。乩者,卦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命”。诼者,诬也,诽谤也。玄者,黑也,阴也,女也。玄羊,即女子属羊,原来孀妻是属羊的。“重克伤”好理解,就是邢克重,卦中常说的克夫、克子等。整句是说:“算命的诬赖是我克死了你。”
不知道大家听说没有,现在农村仍有这种说法,说女子属羊不好。(纯属迷信,大家勿信。)至今乡下的女孩儿,凡属羊的,找对象时仍然要瞒岁数,才能嫁出去。现代都市也有这种说法,只不过现在人不太在意这个。
《红楼梦》中,也有类似的说法。比如第五十七回,宝钗戏弄黛玉,说为什么我哥哥未娶亲,怎么先把邢丫头说与我兄弟了?黛玉就说:“他不在家,或者属相、生日不对……”曹、李不能结婚,多半就是因为李氏的八字不好,一对青梅竹马的情侣因此被长辈生生拆开!
巧的是,前文中我推证过曹雪芹属马,这里孀妻自供属羊,那么曹雪芹比孀妻大一岁。《红楼梦》中贾宝玉比林黛玉正好也是大一岁!
如果说雪芹属马只是推论,这里孀妻属羊,却是有箱子作证的!
这位孀妻也确实够苦的,不能和所爱的人结合,已经够苦,出嫁后年纪轻轻又守了寡,好容易遇到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克服困难走在一起,没两年新丈夫也死了。
“真的是被我克死的吗?”难道【命】真的如此厉害?一个“诼”字,饱含了多少血泪控诉!

声明:李芹雪“我论红楼”系列目录如下
我论红楼之一——论曹雪芹生年
我论红楼之二——支持壬午论卒年
我论红楼之三——黛、湘同源说·绛珠草的原型是兰
我论红楼之四——从悼亡诗看孀妻
我论红楼之五——也谈脂砚
我论红楼之六——脂砚批语两大误
我论红楼之七——为【红楼梦】正名
我论红楼之八——十二钗排名之据
我论红楼之九——自是霜娥偏爱冷
我论红楼之十——尤氏其人
我论红楼之十一——浅论二十年
我论红楼之十二——杂论
以上作品系李芹雪原创,转载及引用其中观点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声明:未经本站及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312110632   邮件:312110632@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