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黛、湘同源说·绛珠草的原型是兰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黛、湘同源说·绛珠草的原型是兰

作者: 李芹雪  收录时间:2010-02-28

(一)
我是在2006年正月看到胡德平先生关于“曹雪芹在香山地区的考证”的光盘的(实播时间不知何时)。后来
又阅读了一些相关的资料,有两只箱子,是曹雪芹结婚时的物品,具体是乾隆二十五年曹雪芹续婚时,朋
友“拙笔”送给他们的结婚礼物。
现在有学者认为这个箱子是假文物,理由是【纹样】一词是近年才出现的。我觉得仅凭这一条不能认定,
曹雪芹惯作奇异之文,在【红楼梦】中,就曾把【慧绣】,改作【慧纹】,与这里的【纹样】如出一辙。
再者,这首悼亡诗并不算一首严格的律诗,这显然是当事人一时兴起,抒发感慨而作的。因为作者当时正
处于极度悲痛中,无心去推敲词句韵律,信手而成。如果有人蓄意作伪,作伪者一定会作一首严格的七律
,以附和当事人的才情。这首不合韵律的悼亡诗恰恰昭示了作者当时的心情。如果坐下来认真写,相信雪
芹的红颜知己不会连一首像样的律诗也写不了。所以单看悼亡诗,这箱子也假不了。我本人是不大相信张
行造假的,本篇小论的依据就是这两只书箱。
箱子上都画着怪石兰花,一只箱子上写着:
题芹溪处士句 清香沁诗脾 花国第一芳 拙笔写兰 乾隆二十五年岁在庚辰上巳
另一只箱子上写有
并蒂花呈瑞,同心友谊真。
一拳顽石下,时得露花新。
箱子内又有五条编织目录和一首悼亡诗。目录如下:
为芳卿编织纹样所拟诀语稿本
为芳卿所绘彩图稿本
为芳卿自绘编织纹样草图稿本之一
为芳卿自绘编织纹样彩图稿本之二
为芳卿自绘编织纹样彩图稿本
悼亡诗如下:
不怨糟糠怨杜康,乩诼玄羊重克伤。
睹物思情理陈箧,停君待敛鬻嫁裳。
织锦意深睥苏女,续书才浅愧班娘。
谁知戏语终成谶,窀穸何处葬刘郎?
上面五条目录出自雪芹之手,“清香沁诗脾,花国第一芳”是雪芹作,朋友写的。看来雪芹的“牛鬼遗文”,也
不止“白傅诗灵应喜甚,定叫蛮素鬼排场。”还有这两句。“并蒂花呈瑞”一首也应出自雪芹。而箱子上的怪石
、兰花也应是雪芹真迹。
悼亡诗当然不是雪芹写的,应是出自这位雪芹“糟糠”,也即目录中提到的“芳卿”。关于孀妻的名字,我个人
认为邓遂夫先生所推考的【李兰芳】还是值得一读的。请大家找邓先生的【曹雪芹续妻考】去读,这里就
不多赘。
关于雪芹孀妻的家世,有两则相似的材料:
1、齐白石于光绪二十九年癸卯在西安樊樊山幕中,一次听一位旗籍朋友谈,“曹雪芹娶李氏寡居的表妹,
这位表妹嫁给雪芹后,没多久,雪芹死了,她又孀居,伶仃孤苦,在人家帮佣为生”云云。
2、《红楼梦研究集刊》第五期所载徐恭时先生的一篇文章,有这样一段话:
  “笔者在搜访曹雪芹史料中,曾听说有关曹雪芹所娶妻子及妻家的传说,几种说法不同……现在先引其
中一段,谓雪芹之妻为李煦孙女,她诞生在苏州。……”
现在基本可以认定,曹雪芹的续妻就是苏州织造李煦的孙女。
那么,我们来看:
孀妻是曹雪芹的祖母李氏的娘家兄弟李煦的孙女。
史湘云是贾宝玉的祖母史氏太君的大侄子的女儿。
这个绕口令的结论是相同的,李兰芳即是史湘云的原型无疑。

可是现在又有了一个问题,既然史湘云的原型即是孀妻李氏,为什么象征宝黛爱情的“木石前盟”会画在曹、
李婚姻的箱子上?怪石不就是顽石么?兰不是草木么?【附箱子怪石兰花图和改琦木石前盟图】
大家试想,和这个女人结婚,却把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刻在贺礼上的有没有?答案是肯定没有!那么,林
黛玉和孀妻又有什么关系呢?仔细一想,不难恍然大悟,原来林黛玉和史湘云的原型同是一个人,都是孀
妻李氏!
曹雪芹把孀妻李氏一分为二。林黛玉敢爱敢恨,和贾宝玉青梅竹马,书中直写他的心理活动:“父母早逝,
虽有刻骨铭心之言,无人为我主张。”、“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史湘云则天真烂漫、“从未将儿女私
情略萦心上”。这多少有一点不打自招,清白无邪是女儿家本分,又何需如此郑重声明?难道宝钗等人都是
把儿女私情挂在心上的?
林黛玉是少年时代的李氏,史湘云是青年时代的李氏。史湘云一出场,就已订了亲,“有人家来相看”,并以
麒麟遥指卫若兰。
曹雪芹的肚量实在大,他没有把史湘云的夫君加以丑化,反而写成一个“才貌仙郎”,这也是对李氏表妹的一
种祝福罢?他的“情敌”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书一开始,总是黛来湘去,湘去黛来。直到群钗会集大观园,史湘云才正式在园内定居。两人同是父母双
亡,从小都在贾家居住。文本第二十八回中,宝玉说:“自从姑娘来了,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黛玉一
来时就住在碧纱橱里的,二人并未同榻。和宝玉同榻的是应是湘云。分明一个李氏,被分作两人写,有时
就难免混淆。
黛、湘二人的身世比较一下,黛玉祖籍姑苏,湘云未提籍贯。黛玉比宝玉小一岁,湘云忽大忽小,有时叫“
林姐姐”,有时叫“林妹妹”。黛玉六岁丧母,八九岁丧父;湘云判词为“襁褓中,父母叹双亡。”但三十二回
湘云说:“你还说,那会子咱们那么好,后来我们太太没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这样算起来史湘云丧母
的年龄就与黛玉不相上下。林黛玉是出了名的“弱”,《醉卧芍药茵》一回也提到史湘云“娇弱不胜”。
周汝昌先生说,书中处处黛、湘并提,宝钗则是另一格局的人,这真是慧眼卓识!
看到有网友问:“湘云为什么处处和黛玉过不去?”的确,黛、湘常常互相戏谑、刁难,似乎有违姊妹常情,
不似别人融洽。如果知道二人本为一人,就可以理解了,这是一种自责。后部中湘云出嫁之日,必是黛玉
临终之时,黛、湘便合二为一了。
黛、湘同源,这是有历史物证的。
(二)绛珠草的原型是兰
看起来,曹雪芹一直以顽石自喻,并非写书时突发奇想。而绛珠草的原型即是兰花。
兰,是一种亦草亦花的植物。词典中解释兰花,俗称兰草。解释兰草,是兰花的俗称。
“花国”即“阆苑”,“第一芳”即“仙葩”,“花国第一芳”即“阆苑仙葩”。
这就是为什么林黛玉是绛珠仙草,而《枉凝眉》中又说是“阆苑仙葩”之原因所在。
如果有一种植物可以称为仙草,那也只有兰当之无愧。当然,在曹雪芹的心目中,李氏才是真正的“天国第
一芳”。
改琦在不知道绛珠草是兰的情况下,画出来的绛珠草居然与兰酷似。他所绘的“绛珠仙草和通灵宝石”也和箱
子上曹雪芹自绘的“怪石兰花”如此酷似,这真是奇迹!曹雪芹的笔下功夫真的是出神入化。

声明:李芹雪“我论红楼”系列目录如下
我论红楼之一——论曹雪芹生年
我论红楼之二——支持壬午论卒年
我论红楼之三——黛、湘同源说·绛珠草的原型是兰
我论红楼之四——从悼亡诗看孀妻
我论红楼之五——也谈脂砚
我论红楼之六——脂砚批语两大误
我论红楼之七——为【红楼梦】正名
我论红楼之八——十二钗排名之据
我论红楼之九——自是霜娥偏爱冷
我论红楼之十——尤氏其人
我论红楼之十一——浅论二十年
我论红楼之十二——杂论
以上作品系李芹雪原创,其中【也谈脂砚】、【尤氏其人】二文已于2007年11月7日,由淮茗先生在【中
国古代小说论坛】中发表过。转载及引用其中观点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声明:未经本站及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312110632   邮件:312110632@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