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我论红楼之二——支持壬午论卒年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我论红楼之二——支持壬午论卒年

作者: 李芹雪  收录时间:2010-02-24

(一)
关于雪芹的卒年,目今主要有壬午、癸未二说,壬午说的依据是一句脂批:“壬午除夕,芹为泪尽而逝。”癸
未说的依据是敦敏写于癸未年的代简诗。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代简诗”到底是否写于癸未年?
这一点其实毋庸争论,“代简诗”一定是写于癸未年的。问题在于,这只是一封邀请书,并不是记录相会盛况
的诗。诗中“好枉”一词分明是邀请的口气,这一点不必费力气澄明,题目已经说的明白。敦敏和曹雪芹并不
是朝夕相聚,可能住处还相距甚远,两个人动辄一年多见不着面。比如下面这篇诗序,写道:
“芹圃曹君霑别来已一载馀矣,偶过明君琳养石轩,隔院闻高谈声,疑是曹君,急就相访,惊喜意外,呼酒
话旧事,感为长句。”(摘自周汝昌《献芹集》)
敦敏未见曹雪芹,当然不知道他死。
“东风吹杏雨,又早落花辰”,杏花落于二月中下旬,此时曹雪芹死了才一月多,敦敏不知道消息是有可能的

附代简诗:
小诗代简 寄曹雪芹
东风吹杏雨,又早落花辰。
好枉故人驾,来赏小院春。
诗才忆曹植,酒盏愧陈遵。
上巳前三日,相劳醉碧茵。
(二)
雪芹死后,敦敏有两首挽诗,是一定要提到的。诗是这样的:
第一首
四十萧然太瘦生,晓风昨日拂铭旌。
肠回故垄孤儿泣,泪迸荒山寡妇声。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欲有生刍吊,何处招魂赋楚衡?
第二首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谁铭?
孤儿渺漠魂应逐,新妇飘零目岂瞑。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埛。
第一首未注时间,第二首写于甲申开年。
我们知道,文人写诗语羞雷同。这两首诗语言多有相似处,一看便知是第一首的基础上改来的第二首。改
稿与原稿个别字句相差太大,其中显著不同是二、四联。
原稿说:“肠回故垄孤儿泣”,孤儿还在,还哭爸爸。
改稿为“孤儿渺漠魂应逐”,孤儿已死。
原稿说:“故人欲有生刍吊。”是未吊之先。
改稿为:“故人惟有青山泪。”是已吊或正吊之时。
改稿“孤儿渺漠魂应逐”句下注“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这样一对比,相信大家都看出一点门道来了
,且看我的推论是否合理:
我们甚至可以从代简诗和两首悼亡诗推断出曹雪芹死后在家停放了多少日子。正月不怕尸臭,至亲知己也
不会害怕鬼魂什么的。更重要一点,恐怕一时还没有钱办丧事。孀妻悼亡诗有“停君待敛鬻嫁裳”(后有专文
论述)之句,他的妻子当然不至于(但也有可能)卖掉衣服,至少变卖首饰家产是可能的。雪芹死后在家
停放六七、七七日是极有可能的。停六七的又没有,一般是七七日者多。(现在民间仍有这类专管婚丧嫁
娶择日的阴阳先生)以此,雪芹极有可能在家停放了七七四十九日,下葬日应是癸未年二月十八日(可从
壬午除夕为第一日,往后数四十九日即是。我不知癸未年正月是大月小月,在此暂以二月十八日为准,等
有了可靠工具书再作修正。)二月十八日,正是北方落杏花的时辰。正是这几日,敦敏作诗邀请雪芹赏春

代简诗寄出不久,应该使者就带回芹逝的消息了,说昨天刚好埋了。或者使者归告雪芹已死,择于二月十
八日下葬,敦敏一算,正好昨日已葬了。好友逝去,自己又没能参加葬礼,敦敏自然感慨万千(想必亦失
声痛哭),马上写下第一首挽诗。芹子此时尚还活在人世,所以有“肠回故垄孤儿泣”之句。曹雪芹死后是有
子送葬的。而敦敏此时尚未到坟前祭吊,故说“故人欲有生刍吊”之句。
顺便一句,此处“生刍”二字,我认为不作动词“长满青草”解,况且正月野外也不会长草。我觉得应该是一种
相对于死者的自己的称谓,有本该同死的含义,是名词,此处应作“未亡人”解。查字典知,“刍”字有“我”的
意思,也是一种谦称。
而下一年甲申年,即雪芹一周年时,敦敏已到坟前祭吊过回来了,此时芹子已死,孀妇飘零。于是把旧稿
略作改动,第二联改为“孤儿渺漠魂应逐。”“因感伤成疾”的是敦敏自己。想象一下,敦敏拖着病体,去与雪
芹上坟,新坟对老友,该是什么滋味?
综前所推,第一首诗作于癸未年二月十九日,雪芹初葬后第一日。第二首作于甲申年正月初一,雪芹一周
年忌辰后一日。第二首诗作为定稿,整理时就编在了甲申年。
另,周先生说,敦敏此诗名《挽曹雪芹》,而挽诗“是因人死殡葬而做的诗”。对此,我们不妨就《红楼》说
《红楼》。林四娘并非当时之事,也不是正在殡葬林四娘,贾政说:“大家要作一首挽词。”众幕友说:“实
是个妙题,原该大家挽挽才是。”三首《姽婳词》也不是为殡葬林四娘而作的。其实“挽”、“吊”区别不大,
意思相近。“挽”偏重于文字作品表现形式,“吊”则涵括了祭吊行为和文字作品。
(三)铭旌
铭旌是什么?
查《红楼梦》中关于秦可卿的丧事,总结一下:
总用“灵幡”、“经榜”。
初用“灵牌疏”,是四十九日停灵期内,秦氏灵前用的。
二用“大字牌”,是在大门外对竖的四面。
三用“榜文”,是僧道建坛时的条幅名称。
最后一次用“铭旌”,是秦氏大出殡时,挑在队伍前面的。
大家知道,旧风俗在农村保留最完整,现在农村的葬礼也有铭旌。为此,我特地问了老人,他们说现在过
周年时才使用铭旌。只不过现在的铭旌要比以前的铭旌作的漂亮,也不用写名字,直接把照片贴上去就好

综合一下,出殡时也有用到铭旌,过周年时也用铭旌,唯独人刚死用不到铭旌。人刚死时,亲属最多只准
备好了寿衣和棺材,铭旌还早呢。
甲申开年即有铭旌,表明是在过周年,正说明不是死于癸未除夕的。
(四)
说到这里,相信大家的“小九九”又集中到敦敏的那一句“四十年华付杳冥”上了。其实“四十”并非确数,四十
九也是四十多的范围。大家说,为什么不说“五十年华付杳冥”呢?我们中国有句古话:“人活五十,不为寿
夭。”五十岁是壮、老年的分水岭,雪芹偏没活到五十!大家又说,那为什么不说:“四九年华付杳冥”呢?
四九又成了三十六岁了。古时说小姐“二八芳龄”,可不是说小姐二十八岁了,而是十六岁。再比如《石头记
》甲戌本已有曹雪芹的自题诗“十年辛苦不寻常”,到庚辰本依然有这两句话,期间已过了六七年。诗可以纪
实,但对表现纪年和年龄是不能做到精确无误的。
综前所论,曹雪芹生于甲午年,死于壬午年。用民间的话说,是死于他的本命年,享年四十九岁。差几个
时辰就五十了,所以批书人说雪芹“未五旬而逝”。

李芹雪于 二零零五年

声明:未经本站及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312110632   邮件:312110632@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