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我论红楼之一——论曹雪芹生年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我论红楼之一——论曹雪芹生年

作者: 李芹雪  收录时间:2010-02-23

(一)甄家即真曹家
作者:李芹雪
我们大家在读《红楼梦》时,一般都忽略了三个重要人物,一,甄宝玉。二,贾雨村 。三,甄士隐。这三
个人是曹雪芹在前八十回中设下的隐笔,是破解红楼之梦的关键。要论曹雪芹生年,首先要提忽略人物之
一,甄宝玉。
大家对“甄”、“贾”二字,寓“真”、“假”二字都已认可,正文与脂批对此也直言不讳。这里我的一点小小见解
,权作引玉之砖。
书中贾宝玉是曹雪芹的化身无疑,那么又写一甄宝玉有何作用?两个宝玉容貌一般,行为一般。书中贾宝
玉尽领风骚,甄宝玉却如云中之龙,仅以一鳞半爪示人。江南甄家也是若隐若现,一现即隐,是为什么?
这里就用得着“真”、“假”二字了,盖“甄”家,即是真曹家,“贾”家乃是假曹家。书中凡写贾家,是有虚构成
分的。除大框架、大结构是真,即作者自供“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其
中的情节,即小说的“肉”,则除批语注明“有是事”、“有是语”、“此语犹在耳”等之外,可以说全是虚构。仅
就通篇的谶语而言,实际生活中那有这么可巧的事?真实生活中也没有大家子把儿子养在女儿队里的,公
子们只该在书房念书。大观园不仅是曹雪芹向往的空间,也是书中女儿的太虚幻境。
下面一段脂批则明确了贾宝玉的虚构成份:
宝玉因问:“那丫头十几岁了?”茗烟道:“大不过十六七岁了。”宝玉道:“连他的岁属也不问问,别的自然
越发不知了。可见他白认得你了。可怜,可怜!”【庚辰双行夹批:按此书中写一宝玉,其宝玉之为人是我
辈于书中见而知有此人,实未目曾亲睹者。又写宝玉之发言每每令人不解,宝玉之生性件件令人可笑,不
独不曾于世上亲见这样的人,即阅今古所有之小说奇传中亦未见这样的文字。于颦儿处更为甚。其囫囵不
解之中实可解,可解之中又说不出理路,合目思之,却如真见一宝玉真闻此言者,移至第二人万不可,亦
不成文字矣。余阅《石头记》中至奇至妙之文,全在宝玉颦儿至痴至呆囫囵不解之语中,其誓词雅迷酒令
奇衣奇食奇玩等类固他书中未能,然在此书中评之,犹为二着。】
贾宝玉是实中有虚,虚中有实的小说人物。

书中凡涉甄家之事则下笔谨慎,字斟句酌,惜墨如金,点到为止。书中提到甄家共有九次:
【一】 第二回中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贾雨村提到江南甄家,为甄玉作一大传
【二】 第七回中 凤姐回王夫人甄家送礼来
【三】 第十六回中 赵嬷嬷演说甄家四次接驾盛况
【四】 第五十六回 甄家上京,派人到贾府请安,提到甄玉,并会见甄夫人
【五】 第六十四回 贾敬死,甄家送来打祭银五百两
【六】 第七十一回 贾母大寿,甄家送围屏
【七】 第七十四回 抄检大观园时,探春说:“你们今儿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
【八】 第七十五回 甄家有几个人来,又有些东西。尤氏说看邸报甄家犯了罪
【九】 同回中,王夫人告诉贾母甄家获罪,抄没家私,回京治罪等语
这九次提甄家,一次只是传其大概,三次只是送礼,既然是亲戚,红白大事自然要有。剩余几次,四次接
驾是曹家真事,抄家是曹家真事,隐匿财物是曹家真事。
只有第四次,甄家说奉旨上京,这一点有待考证。按照我的假想,这也应该是事实,时间应是雍正四年。
有条件诸君请帮忙查证:雍正四年,曹家有没有人奉旨上京?
答案是【有】。
据雍正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总管内务府官员允禄等人的奏本云:“现由三处织造赔送之上用缎一百四十一疋
,官缎八十六疋,绸二百九十大疋,经臣等验看,如数收讫。并遵旨将前挑出之粗糙轻薄之绸缎,交给伊
等查问。据员外郎曹(兆页)、司库那尔泰共同跪叩回答:奴才等系特命办理织造之人,所织绸缎轻薄粗
糙,实属罪过。奴才等此後定要倍加谨慎,细密纺织。奴才等尚有何说等语。谨此奏闻。等因缮摺。……奉
旨:胡凤(上羽下军)临死勿论。曹(兆页)现在此地,著将曹(兆页)所交绸缎内轻薄者,完全加细挑
出交伊织赔。倘内务府总管及库上官员徇情,不加细查出,仍将轻薄绸缎存库,若经朕查出後,则将内务
府总管及库上官员决不轻轻放过也。钦此。”
以上资料证明,曹家在雍正四年确实进京了,而且的确是【奉旨】进京的。只不过不像书中所言朝贺,而
实际是进京来挨剋的。
由此证明,甄家是真曹家。

而贾家却是地道的敷衍小说,不仅情节有虚构,连人物也多是虚构的,可以对号入座的没几人。贾家也写
了接驾,却托言为元妃省亲。十六回回前批有“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注意:此批内
容有些放大,书中仅以“省亲”写了“接驾”,并未涉及“南巡”,盖“接驾”为“南巡”中事,所以此批也不算为误
。)贾家也写了抄家,抄家原因是双方都没有责任的(后文会提到)。
甄家有限的几次带写,在曹家却都是事实。第十六回时,赵嬷嬷口中一提到江南甄家,脂砚马上指出:“甄
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警幻联云:“假作真时真亦假”,正是作者在点醒观者,批语
所谓“云中之龙”法。《红楼梦》通篇便是这样一个“假作真”、“真亦假”的太虚幻境。


附:曹家进京资料【资料来源“红楼大观网”】
二百七十一 内务府总管允禄等题孙文成曹(兆页)等织造绸缎轻薄议处本
雍正四年三月初十日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臣允禄等谨题:为议奏事。   臣等前奏,雍正四年正月十七日,总管
太监.五品官.加一级刘进忠等传旨:缎库之绸薄而丝生,即如外边所售者,此系何处织造所进,著交内
务府总管查奏。再,新织造之缎粗糙而分量轻,亦著交内务府总管,将不好及分量轻者挑出,查明系何处
所织具奏。钦此钦遵。查缎库之绸,皆由杭州织造处所进。臣等将现在库内所存,自雍正元年以来送进之
新绸,秤量挑选,看得分量轻薄丝生之绸二百九十六疋。又查看由三处织造送进之新缎,挑出由苏州所织
之上用缎一百十三疋,官缎五十六疋,由江宁所织之上用缎二十八疋,官缎三十疋,皆甚粗糙轻薄,而比
早年织进者已大为不如。查此项绸缎,皆系内廷用品,理应依照旧式,敬谨细织呈进,今粗糙轻薄者,深
为不合。现在除将挑出之绸缎,著该织造处郎中孙文成、员外郎曹(兆页)、原任郎中胡凤(上羽下军)
、司库、库使、笔帖式等,照数赔补外,仍将伊等交该管严加议处。等因具奏。奉旨:依议。著将挑出之
绸缎收起,俟织造处来人时,交给伊等看,问伊等尚有何话说。钦此钦遵。   臣等议得:郎中孙文成等
,系特派织造之官员,理应将上用绸缎,依照旧式,敬谨将丝制熟,织成极细厚重之缎,始可谓克尽厥职
。今竟改变旧式,并不详查,掺用生丝,将绸缎织得粗糙而轻薄,似无其物者,深为未合。查律书内载:
凡织缎粗糙轻薄者,应笞五十。因此,依律将郎中孙文成、员外郎曹(兆页)、司库八十五、那尔泰、七
品库使常瑞、八品库使佛罗诺、笔帖式常保等,各罚俸一年;加一虚衔库使张保住、麻色、常泰、阿沛、
笔帖式雅尔泰、衣拉气、常德、德文等,既无俸给,应革去所加虚衔;原任郎中胡凤(上羽下军),既经
另案革职,应勿庸议。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等因缮本。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内务府
总管臣李延禧、内务府总管臣年希尧、散秩大臣.委署内务府总管臣常明、慎刑司员外郎.兼署骁骑参领
.加一级臣赫德、员外郎兼骁骑参领臣珲塔、员外郎臣额尔特依、主事臣孟,交批本七达子等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文红本档]
二百七十二 内务府奏三处织造送来赔补绸缎已收讫摺
雍正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奏闻事。   前经臣衙门具奏,雍正四年正月十七日,宫殿监督领侍刘进忠等传旨:
缎库之绸薄而丝生,即如外边所售者,此系何处织造所进,著交内务府总管查奏。再,新织造之缎粗糙而
分量轻,亦著交内务府总管,将不好及分量轻者挑出,查明系何处所织具奏。钦此钦遵。当将现在库内所
存,自雍正元年以来,由杭州织造所进之绸秤量,看得分量轻薄丝生之绸二百九十六疋;再自三处织造送
进之新缎内,挑出由苏州所织之上用缎一百十三疋,官缎五十六疋,江宁所织之上用缎二十八疋,官缎三
十疋,皆甚粗糙轻薄,而比早年织进者已大为不如。现在除将挑出之绸缎,著该管织造官员照数赔补外,
仍将伊等交该管严加议处。等因具奏。奉旨:依议。著将挑出之绸缎收起,俟织造处来人时,交给伊等看
,问伊等尚有何话说。钦此钦遵。当经臣衙门将织造官员各罚俸一年,笔帖式、库使各降一级,议奏在案
。   现由三处织造赔送之上用缎一百四十一疋,官缎八十六疋,绸二百九十大疋,经臣等验看,如数收
讫。并遵旨将前挑出之粗糙轻薄之绸缎,交给伊等查问。据员外郎曹(兆页)、司库那尔泰共同跪叩回答
:奴才等系特命办理织造之人,所织绸缎轻薄粗糙,实属罪过。奴才等此後定要倍加谨慎,细密纺织。奴
才等尚有何说等语。谨此奏闻。等因缮摺。   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臣允禄、吏部尚书.协办兵
部尚书事务.内务府总管查弼纳、内务府总管李延禧、尚志舜,散秩大臣.委署内务府总管常明、茶饭房
总管.包衣护军统领兼副都统.委署内务府总管永福,交奏事.一等侍卫纳苏图等具奏。   奉旨:胡凤
(上羽下军)临死勿论。曹(兆页)现在此地,著将曹(兆页)所交绸缎内轻薄者,完全加细挑出交伊织
赔。倘内务府总管及库上官员徇情,不加细查出,仍将轻薄绸缎存库,若经朕查出後,则将内务府总管及
库上官员决不轻轻放过也。钦此。 【资料来源“红楼大观网”】


(二)甄宝玉即真雪芹
有一点我们不明白了,甄、贾二玉,什么都一样,偏偏年龄不同!甄家进京时,甄宝玉十三岁,而贾宝玉
此年已经至少十六岁了。我们要推测曹雪芹的年龄,当然应该弃“假”从“真”,以真雪芹——甄宝玉的年龄为
准。大家想,写甄家既然都是真文字,为什么写到甄宝玉年龄偏用假呢?这应不可能!如果可能,另当别
论,大家先按我的思路往下走。即此年曹雪芹十三岁了。那么此年何年?
要弄清楚此年何年,先必须理清楚一个时间段,即甄家奉旨进京到被抄中间相隔了几年?(书中大结构是
真实的,或者以真实论)
我们已知曹家被抄是雍正六年的事,只要理清这个时间段,作一个加减法就出来了。一般认为是二年。因
为甄家进京这一年,有探春理事、宝玉过寿、贾敬死、贾琏娶尤,至尤二姐死已是年底,这是一年。第二
年有林黛玉重建桃花社、贾母大寿、过中秋,同年甄家即被抄。按如此算是两年。
但是,王夫人怒责芳官时说:“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挑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按此则是第三年
了。
另,中秋之夜,贾母说尤氏:“可怜你公公已是二年多了。”按此也是第三年。
又,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宝钗和岫烟叹说:“偏梅家又合家在任上,后年才进来。”到贾政征姽
婳词的那一天,有人邀贾政寻秋赏胜,宝玉回来说:“这是梅翰林送的。”梅家已经回来。以《试忙玉》一年
为基数,“后年”应是第三年。
结合王夫人说的“前年”,也是第三年;贾母之二年多也是第三年。数处都提到同一个时间段,几人众口一词
。张爱玲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说:“前年是多算了一年。”她归结于早本时间过快。果真如此么?如果不是
,那么中间的这一年哪里去了?
细细检书才知,原来《林黛玉重建桃花社》整一回便写了一年。林黛玉建桃花社时贾政的书信到了,说六
月里准进京,后来偏巧遇上海啸,贾政便奉旨查看赈济,如此算去,改为冬底方回。第七十一回一开始,
贾政已回来了,是已经过了一年,到第三年了。因为从第二年的下半年到第三年的八月这一段的事情只字
未提,所以,我们看书时,容易把这二年混为一年。
雪芹为什么绝口不提这期间的事呢?第三年八月前曹家在作什么?我以为,就是因为这一年的元宵前后,
曹家被抄了,即书中“甄家”被抄的确切时间。半年内,曹家都在颠沛流离中。甄、贾两家是小说并存的两条
线,这一段血泪之文雪芹是不忍触及的。作为当事者,当然也不愿把这一段刀光剑影强粉饰成歌舞升平。
一直到八月,曹家才算稳定下来,在什么菜市口的十来间房屋里艰难度日。
“甄家”虽然抄了,但“贾家”的故事还要写,所以一进书即八月,尤氏、探春等就说“听说甄家犯了罪”云云。
现在言归正传,那么“前年”甄宝玉十三岁,“去年”十四岁,“今年”当然十五岁了,也即甄家被抄时甄宝玉十
五岁。也即雍正六年,曹雪芹十五岁。如此往前推十五年,是康熙五十三年甲午,公元1714年,为曹雪芹
生年,生肖属马。
曹家的繁华,他赶上了!
雪芹的好友敦敏屡屡提到“秦淮旧梦人犹在”、“秦淮残梦忆繁华”、“扬州旧梦久已觉”,这都是写实的。我们
不可以否定雪芹的同时代人,他们比我们更知道事实真相。雪芹在文首也明确指出:“作者曾经历过一番梦
幻。”
雍正一即位,曹家开始遭殃,进入末世。到抄家的这五六年间,曹家可说是勉力维持。即书中一再强调的“
贾家末世”。冷子兴说的“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是符合雍正上台后曹家的情况的
。林黛玉进贾府时有的早本是十三岁,到抄检大观园这一年,林黛玉十八岁,期间正好五年。《芙蓉诔》
中也提到“仅五年八月有畸。”雍正初年到六年,便是《红楼梦》全书的背景原型。
贾宝玉这个人物含有作者理想成分,即理想中的曹雪芹。托言神瑛转世,可以和姊妹们相与共处,簪花斗
草,悠哉游哉,想不念书时,找一个理由把贾政打发走就搞定了。真是神仙过的日子,曹雪芹未必有这样
幸运。

声明:未经本站及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312110632   邮件:312110632@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