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很有意思的《红楼梦》多本异文的校真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很有意思的《红楼梦》多本异文的校真

作者:劳扬   收录时间:2010-01-02

    近日浏览了张福昌先生的专著《<红楼梦>辨伪》[沈阳出版社,2007年10月第1版]。按张著的绪论介绍,此本著作是他涉足红学五年,研究十多个红楼梦本子的成果。洋洋五十万字(583页),集中了红楼梦小说前八十回中不同本子之间的731处异文,进行比对,分析,并独立地剥伪萃真,向读者提供张先生所辨析的曹雪芹原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对于红楼梦文本异文的去伪存真,在未来不短的时间内,都是一个有争议的学术范畴。
    但张先生的专著向社会提供了一个颇有特色的资料样本,其内容之翔实,分析之细致(以至笔者以为不少地方有些繁琐),思维之连贯,都是同类书籍不可比拟的。故在鄙人看来,这731处异文系统地展示和分析,不仅是苦劳更是学术研究的功劳。学习古典文学的学士和研究生,如果利用好张氏文献必有收益!特别是张先生在并列异文时给予《甲辰本》的行文较多的分量,因为他深信:“甲辰本不但不是脂本到程本的过渡本,而且它还是个脂本是篡改本的证明本。”(P15)至少这是张氏视角,也可评之为“一种探索的尝试”,人们也应关注。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本着这条认知基本法则,鄙人十分肯定张先生的这部著作的贡献。在肯定的同时,鄙人也觉得有一个问题需要提出商榷。当我们今天排比不同版本的异文时,实际上是把“时间延续出的厚度”压缩到一个“平面”上,失去了历史感。如何能从同一“平面”的比较中透析出时间先后的层次感和传承关系,是需要非常理性分析的。希望张先生能把“绪论”中若干结论(例如:“到1768年左右,脂砚斋才加入了批书行列,并在‘抄阅再评’的同时,在书中顺便加进了四五万字- - - - - -”(P9))推演给读者。相信如鄙人好奇者,都会报有同样的奢望。
    当然,奢望是基于“肯定”。在这里不妨抄摘一例以示张氏比对异文的有趣。
    请看P414,第538组异文(位于文本第六十四回):

    程甲本:贾珍笑道:“只是又劳动你,我心里倒不安。”(己卯、梦稿本同)
    甲辰本:贾珍笑道:“只是又劳动老二,我心里倒不安。”(庚辰、有正、列藏本同)
    红研所本:贾珍笑道:“只是又劳动你,我心里倒不安。”
    程甲本的“只是又劳动你”是作者[摘者注:指曹雪芹]原文,贾珍不可能当着贾琏的面叫“老二”。影印的“庚辰本”按王府本补,红研所本不从王府本(庚辰本)是正确的。

    是啊,怎么好称对面的人是“老二”!这样的辨析是不是很有意思?不仅有意思,而且诸多辩解文字颇见张先生的独特分析,也举一例。第551处异文(P423-P425)是位于红楼梦第六十五回关于尤三姐以“荡”制“荡”地对待贾珍贾琏堂兄弟的段落。张先生指出脂本比程甲本多出尤三姐金莲小脚的描写。张先生分析道:

    程甲本中的“绿裤红鞋,鲜艳夺目”是很打眼的,脂本改成“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敲或并”。金莲是小脚,小脚即使穿上红鞋,配上绿裤也不显眼,尤三姐的绿裤必是散腿的,散腿裤把小脚一罩,也就不再“鲜艳夺目”了。脂本又改为“或敲或并,没半刻斯文”。程甲本中的“没半刻斯文”本是全方位的,其行为表现是“忽起忽坐,忽喜忽嗔”,可“或敲或并”是怎么回事?红研所本改为“或翘或并”,则表明尤三姐是坐在椅子上在贾珍、贾琏面前卖弄她那双“小脚红鞋”。这种悠闲取媚正是脂砚斋需要的“淫态风情”,而不是曹雪芹塑造的尤三姐。近年来,有人根据这里的“一对金莲”,探讨大观园中人是否裹脚,遗憾的是,这根本不是曹雪芹的原文,故没有探讨的价值。曹雪芹若是愿意写女人的脚,会在书中明写,何必暗写?

    或许你不愿对这样的批评文字点头,但你能认为这不是张先生独特的见解吗?在鄙人看来,这是对海内外的红楼小脚辩论首次举红牌!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箱:ninharseal@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