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浅析红楼梦“假作真时真亦假”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浅析红楼梦“假作真时真亦假”

作者:王晓清  收录时间:2009-12-16

作者:王晓清 ( 广东红学会的筹建的发起人之一)
初读《红楼梦》,我不禁为书里的甄真贾假搞得疑云重重,其中,太虚幻境的一副对联就够费心思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思忖再三,方有灵光一闪之感,于是撰此拙文,希望大家指正。
根据我的理解,太虚幻境即为“叹息幻境”,因“太虚”用拆字法,“太”组词为“太息”,虚,变谐音嘘(红楼梦惯用谐音法),组词为“嘘唏”,两个词语都是叹息之意(根据脂砚斋披露,红楼梦创作运用了拆字法,如关于王熙凤的判词:“一从二令三人木”中,人木组合为“休”这就是暗示王熙凤最后被贾琏休了)况且红楼梦文本有很多关于叹息的表达,如:贾家四美的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去掉春字,即是“原应叹息”。对贾宝玉的描写,也说他无故长吁短叹,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看见鱼,就和鱼说话。贾宝玉无疑是红楼梦的男一号,太虚幻境原是为他及红楼诸芳设定的仙境,文本后半部,诸芳流散也只能让他“做司马牛之叹”了。所以,这样理解是合理的。当然,太虚理解为天空宇宙亦无不可,只是,如此理解,不免少了许多趣味。
既这样理解,大观园其实就是人间的“太虚幻境”。幻境原是“假境”,而大观园才是“真境”,是真正的“叹息幻境”。“假作真时真亦假”意思是:当你把暂时的富足,繁华、欢乐看做“真”而迷恋其中的话,那么现实的无奈,造化的弄人这些真正的存在你也痴痴地以为是假。再者,太虚幻境住着一位仙女的头领——警幻仙姑,曹雪芹为这个仙女取“警幻”之名是随意而为的吗?其实不然,曹雪芹给人物取名是非常讲究的,有红学常识的朋友都知道。言归正传,警幻就是警示虚幻,扩充讲,就是警示你不能沉迷于虚幻的世界中无法自拔。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贾宝玉经警幻仙姑指引,翻看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就是为了让他明白,他所迷恋的那些青春女性,将来的结局不过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群芳碎”。只有热衷于仕途经济,八股学问,方能继承贾家家业。又以犬马声色警之,意思雷同。如此看来,大观园的莺莺燕燕,脂粉香娃,情切切,意绵绵都是假,都是幻。大观园就是真正的幻境。警幻仙姑所警的就是“假作真”。那么“真亦假”又当何解?
根据周汝昌先生考证发现,红楼梦共有108回,其中前54回与后54回形成一个大对称结构。前半部主要讲的是赏心乐事,而后半部讲的是家亡人散的悲哀之事。所以,我认为前半部是“假亦真”就是把繁华似锦的假相以为真相,而“真亦假”指的是后半部。就是当贾家被抄,群芳流散时,红楼梦中人在假象中生活太久了,一旦身陷于“唿剌剌似大厦倾”的真实遭遇时,反而以真为假。茫然失措。故曰“真亦假”。
通观全书,用一句“假作真时真亦假”来警示贾宝玉,警示红楼梦中人是再贴切不过了。

===================================================================================

袭人之冤与其结局探佚
作者:王晓清(广东红学会筹建发起人之一 )

《红楼梦》问世二百多年来,关于袭人的性格,形象人们一直争论不休,有人说她城府深,心机重,却表面显得随和大方。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清代的评点家“二知道人”说:“袭人是功之首,是罪之魁。”还有一个叫涂赢的人说“袭人就是奸而近人情……阅其平生,死黛玉,逐芳官,惠香,挑拨秋纹,麝月等等,袭人其虐肆矣。”甚至当代不少红学爱好者都说袭人是卖身求荣,一副奴颜婢膝,爱打小报告之类的。那么,袭人是罪有应得还是另有冤情呢?

在我看来,袭人是《红楼梦》中蒙受不白之冤时间最长,也最沉重的一位,为什么如此说呢,看官稍安勿躁,且听我细细道来。

袭人的“奴颜婢膝”完全是她遵从封建礼教的个性的表现,作为一个封建贵族人家的丫鬟,就要尽忠职守,况且,袭人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是当初一家人走投无路时卖给了贾府活命的,穷苦人家的孩子自然更懂得恪守礼法,好能在贾府站住脚,不被人家撵出去,这种生存的意识直接导致了她安分随和,平易大方的个性,而袭人与贾宝玉发生肉体关系,并不是人们说的卖身求荣,而是在她所认为符合封建礼教的规范下发生的。原文如下:

袭人忙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来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亦含羞笑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宝玉道:“一言难尽。”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甲戌双行夹批:写出袭人身份。】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

脂批已经说得很明确了,袭人是贾母给宝玉的侍妾,只是未曾开了脸,是名无实存的,地位应与平儿平等,所以,她和贾宝玉发生关系是“合法”的,这么说可能有要反问为什么袭人要问“你梦见什么故事了?”这不是明摆着挑逗宝玉吗?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袭人比宝玉大两岁,况且女孩子进入青春期比男孩要早,所以袭人性成熟当然要比宝玉早。说白了,这就是青春的冲动罢了,不存在什么厉害关系。

有人说晴雯之死与袭人“告密”有很大关系,关于这一点,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周思源已经证明,在抄检大观园之前,王夫人连晴雯是谁都不知道,说明袭人根本没有说晴雯的坏话,更没有嫉妒她貌美的心理,关于这点,文本中还有一处可以明证:第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晴雯摔坏了扇子,宝玉批评她几句,晴雯立刻就反唇相讥,惹出一场吵闹,宝玉连声说要撵她出去,袭人苦劝不住,只得跪下求情,这就说明了袭人跟晴雯没有结怨,没有嫉妒。还有,当晴雯被撵后,袭人还悄悄打发人送去了衣服和几吊钱,这说明了袭人还是把她当做姐妹看待,至于有人说这是她笼络宝玉的手段,但是,有证据吗?当别人讽刺她是“西洋黑点子哈巴儿”的时候,她也就一笑而过,并不斤斤计较。

还有人说袭人不为宝玉守节,到了贾府被抄的紧要关头,离开了宝玉。是典型的墙头草,势利眼。其实不然,脂批中有一条袭人在临嫁之前嘱咐宝玉说“好歹留住麝月”,这说明她是被迫出嫁的,到底被谁逼迫呢?我以为是宝玉,为什么呢?贾府没落之时,也就是宝玉“悬崖撒手”不久前,宝玉看破红尘是有一个过程的,先是听曲文悟禅机关于友情之悟,再有找龄官唱戏吃闭门羹的“各人得各人的眼泪”的爱情之悟,后又有“纵是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关于富贵之悟,如此种种领悟,在贾家被抄时汇聚碰撞,终于大悟,于是撵走身边的丫鬟,以免遭受穷途末路带来的困窘,此时袭人非常不幸被宝玉抛弃,嫁给了琪官——她还是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归宿的,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袭人嫁琪官,我以为是宝玉的主意,一来宝玉信任自己的朋友,二来,这是以另一种方式关爱袭人。三来,他亦相信一切都要夙缘,他这时候已经知道红汗巾子和松花汗巾子调换的缘故,深信先定论。

关于袭人是否是墙头草还有一条脂批可以证明: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贾宝玉来到袭人家中,彼时他母兄已是忙另齐齐整整摆上一桌子果品来。袭人见总无可吃之物,【庚辰双行夹批:补明宝玉自幼何等娇贵,以此一句留与下部后数十回“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等处对看,可为后生过分之戒。叹叹!】这句话告诉我们八十回以后,贾宝玉落魄后曾寄留在她家里,为何说寄留呢?畸笏叟说八十会后有一回回目写道:“花袭人有始有终”这说明了袭人在宝玉落魄后还是照常侍奉他的,电视剧87版《红楼梦》也涉及到了宝玉寄宿在袭人家里的一段戏,不过只一晚,他又继续浪迹天涯了。不过我认为这是宝玉出家后依旧找不到精神的寄托重新还俗的故事,因为出家人不会长期住在别人家。从“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我们可以看到袭人嫁给琪官后生活贫困不堪,而在生活贫困之际犹能照常侍奉宝玉,怎么能说她是墙头草,富贵眼呢?

还有人说黛玉之死与袭人脱不了干系,这实在是空穴来风,我们固然无法看到曹雪芹后八十回的文字,但是,仅凭前八十回的内容,我们就可以知道,袭人虽然喜欢宝钗甚于黛玉,但是,绝对不会起害人之心。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说到“这里袭人见他去了,自思方才之言,一定是因黛玉而起,如此看来,将来难免不才之事,令人可惊可畏。想到此间,也不觉怔怔的滴下泪来,心下暗度如何处治方免此丑祸。”在她看来,超越封建礼教的爱情是不可以存在的,这只能说明她个人思想的局限性,而不能说明她有心要害林黛玉。

实际上,贾宝玉一直非常尊敬袭人姐姐的,而袭人对宝玉的忠心程度可以说是别人难以望其项背的,这种忠心在一般人的眼里由于无法理解,就变成了猜疑,其实作者已经说了,袭人有些痴处,当初侍奉贾母时眼里只有一个贾母,侍奉宝玉时,眼里只有一个宝玉,这种痴就是一种无法企及的专情。另外,曹雪芹对袭人的人物性格定位用了一个“贤”字,这表明曹雪芹是非常珍爱她的,压根没有把她当做一个反面人物来写,只是读者对她身上存在的封建思想的一种误解而已。袭卿实在冤屈!
鄙人博客,不吝赐教:http://blog.sina.com.cn/weareshy

====================================
真真假假两宝玉  
作者:王晓清 来源:原创 QQ:244087202 邮件:weareshy@126.com
真真假假两宝玉
作者:王晓清(广东红学会筹建者)
评点派王希廉先生说:“《红楼梦》一书,全部关键是真假二字。”也许有人不以为然,我则曰:“善哉。”因为作者前面已言“将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存焉)敷衍出一段故事来。”所以,贯穿全书的,无非真假二字,可以说,谁人能识别真假,谁就能读懂红楼梦。尤其是书中的贾宝玉与甄宝玉,若能识别两者的区别与联系,则红楼梦之味可解,作者之意可解。我虽然未能尽解其意,作一番探究,也算娱人娱己。
我觉得,作者将宝玉取姓名为“贾(假)”就是要告诉读者,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是块假宝玉,只知沉迷于脂粉堆里,却“潦倒不通事物,愚顽怕读文章。”试问,这样的人在科考之道中能胜出吗?这样的人,能承担贾家大业吗?不能。所以才有“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一回,宁荣二公嘱托警幻仙姑之事,可是警幻叹道“痴儿竟尚未悟!”我想在此作批:“醒悟了就不是贾宝玉了。”那么谁能担任此任?甄宝玉。
甄宝玉初期也和贾宝玉形状相类,但是经历了甄家将要败落的“昏惨惨似灯将尽”的过程时,才慢慢帮助父亲料理事物,懂得了些世俗道理,所以可以说,甄宝玉是现实生活的真宝玉。那么作者这么写到底有何深意?
我们姑且放着这个话头,先说“贾天祥正照风月鉴”一回,坡足道人给了贾瑞一面风月宝鉴,并嘱咐不可照正面,要紧要紧。贾瑞瞧了瞧,反面立着一个骷髅,大骂道士骗他,瞧了正面,一命呜呼!为何这宝鉴有如此魔力,我的理解是:正面即是虚幻一面,象征的是过眼云烟的繁华,暂时的欢乐与满足,而反面是一个骷髅,是贾瑞要面对的死亡,代表的是现实的无奈与痛苦,只有直面痛苦,无奈才会获得精神上的警醒,才会想方设法摆脱困境,才会获得对突如其来的痛苦的免疫力。所以,贾宝玉其实就是代表风月宝鉴的正面,代表短暂的欢愉,而甄宝玉就是代表风月宝鉴的反面,代表残酷的、无奈的现实。因为他所面对的困境,比贾宝玉来得快得多,在前八十回已经写到甄家败落,而贾家尤能苟延残喘。甄贾两宝玉合在一起,就是曹雪芹的两面人格,两种人生经历的化身。故胡适说:“《红楼梦》是一部隐去真事的自叙,里面的甄、贾两宝玉,即是曹雪芹自己的化身。”
唐太宗李世民曾经把魏征比作一面镜子,照出自己的得失来(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红楼梦》中,曹雪芹也把自己比作一面风月宝鉴,展示自己的正面,反面的性格与人生,供世人警醒。曹雪芹书中有一言:“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身前、身后”与“正面、反面”说得正是此意。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红学?  
作者:王晓清 来源:原创 QQ:244087202 邮件:weareshy@126.com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红学?
作者:王晓清(广东红学会的筹建者之一)
最近我一直在关注网络上的红学文章,发现意见相左的太多了,而且是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可谓蔚为大观。可是,我也发现有不少弊端。如:有的作者根本忽视红楼梦的纯真之美,大造噱头,利用谐音法不断挖掘《红楼梦》中关于宝黛爱情的桃色事件,有的竟然说“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宝黛上床了。还有人说黛玉在宝玉的赠帕上题的诗是宝玉叫她不要声张他们的“关系”。证据是鲛绡一词含交欢销魂之意。这是一个怎样的屁啊,我为放这个屁的人是中国人而惭愧,竟然胆敢玷污宝黛爱情之纯美,玷污中国最优秀的小说,痛杀我也!
反思再三,不禁仰首欲问天,两百年来,众多专家学者“上穷碧落下黄泉”不管评点、索引还是考证,都无法建立一个具有公信力、群众普遍接受的红学系统。支派繁多,百家争鸣虽然有利于解放思想,破除旧观,标新立异。可是对于那些基本的红学知识,竟然还难以定夺而争论不休,纵然引人注目,亦是锦上添花而已,如何能使众人信服?
还有,有些人利用清史知识和谐音(其实并不怎么谐音)捕风捉影地大发议论,探索《红楼梦》人物原型的时候,把男的说成女的,把女的说成男的,把死的说成活的,把活的说成死的,两人的性格八竿子打不着,凭着一点生卒年的考证和与曹公的关系,硬套之。如此,不仅破坏了红楼梦在人们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还有哗众取宠之嫌,如何服众?研究这些劳什骨子,有何意义?
总之,我觉得,研究红楼梦,终究还要回到本来面目上去——对文本的研究,文学式的研究。只有这样,红学才能“飞入寻常百姓家”。才能把曹雪芹的高超技艺和超前之思向人民大众推广---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轻松的姿势向世界展示。
=======================================
亦爱亦恨说晴雯  
作者:王晓清 来源:原创 QQ:244087202 邮件:weareshy@126.com
亦爱亦恨说晴雯
作者:王晓清(广东红学会的筹建者)
晴雯是贾宝玉最喜欢的丫鬟之一,她风流灵巧,刚正不阿。身份的低贱和出众的容貌博得了贾母“怪可怜见儿的”的感叹,遂收作二等丫鬟。因精于针线活,便把她赏给宝玉。晴雯得侍宝玉,如池鱼入渊,羁鸟入林,晴雯率真耿介的性情得到最大的释放。也正因为如此,她“风流灵巧遭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含冤而逝。倘若她还留在贾母身边,受贾母调教,则可能会克己复礼,而不至于屈死,但是假如真如此,红楼梦则失去了一缕闪耀灵动的光芒。真真使人矛盾。
我们喜欢晴雯,不仅是因为她风流灵巧,还因为她率性而为,敢于叛逆,忠心耿耿。
晴雯的真,堪比黛玉,黛玉的率真,我觉得主要是对自己和对宝玉。一句“我为的是我的心。”就是此意。对别人,也未必真。比如在“慧紫鹃情辞试忙玉”一回中,紫鹃向黛玉进谏“赶着老太太这会子还硬朗,作定了终身大事要紧。”而黛玉却假意嗔怪她“嚼舌”要“依旧送还老太太”暗地里却背过去流泪。众所周知,紫鹃身为下人,却是她的闺密,黛玉的心事,她如何不晓,而黛玉,又何尝不知道她晓得,既彼此心知肚明,为何遮遮掩掩,徒然留恨。而晴雯在被撵出大观园,宝玉去探望她时,她却铿然道:“我并不曾勾引你”“既担了虚名,早就该打正经主意。”还把自己的指甲绞下送给他,把贴身衣服与他换了,这在当时可是相好的之间的信物啊,而她却说不用怕,如果别人看见,就说是她的。这些话,这些举动,比起黛玉小打小闹的假意试探,当然要率性得多。也许有人要说,这是晴雯料定自己离大去之时不远才敢这么做,这种叛逆是无效的。但是,比起那些死守名节,遵循妇道的封建主义者,晴雯简直是“大逆不道”,当然,我们是欢迎这种大逆不道的。脂砚斋说“晴有林风”意思是晴雯身上有林黛玉的个性,风格。但是,我觉得,晴雯比林黛玉要叛逆得多,在这点上,是“林有晴风”。晴雯身为下人,却敢和宝玉说嘴,甚至对秋纹说:“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这就是晴雯。在她的身上,我们能看见无可遮掩的平等自由思想的光辉。
晴雯对宝玉的忠心,主要体现在“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宝玉不让她补,她反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把眼睛眍䁖了这么处?”由忠生勇,让人不得不爱。
我们恨她,是因为她太心肠太直,口无遮拦,不懂得委曲求全,眼里揉不进砂子去。比如,当她得知坠儿偷了平儿的虾须镯后,病着,躺着,也要拿起一丈青直戳坠儿的手,而且不等回明宝玉,就要把她撵出去,坠儿妈前来分辨,反被她臭骂一顿。怪不得平儿说她是块“爆炭”。真真形容得切。再一回,红玉给王熙凤拿荷包,晴雯骂她“原来是攀高枝儿去了”,“要长长远远地攀在高枝儿上,我才佩服。”正因为一张厉害嘴,她十分讨婆子们的嫌。最后,王善保家的向王夫人进谗言,即是她含冤而死的重要原因。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是曹雪芹对她的评价,从这句评价中,我们隐隐约约能听到曹公对她命运的幽叹——对鲜活的生命被世俗压力摧残的扼腕,对美好事物被封建礼教毁灭的叹息。
=============================================
绛珠仙草的原型与林黛玉的关联
作者:王晓清(广东红学会的筹建者)
我觉得探索绛珠仙草在人间的“真相”对理解林黛玉的前世与后世,乃至林黛玉的个性都十分有帮助的。暂且按下话头不表绛珠仙草是何种草,且说对于绛珠仙草到底是什么草,学界大致有几种意见。
一是深山露珠草,这种草极娇嫩,喜阴,必须依附大树才能生长,树倒后这草必定死去。这是一位植物学家提出来的。证据是:这符合林黛玉阴郁的性格,对大树的依附也暗合她对贾宝玉的依恋。正如:树倒猢狲散,意谓后二十八回贾宝玉离开贾府,林黛玉受人毁谤而屈死。
二是周老所说的寒浆草,或“洛神珠”——晋时为长安儿童所名。它长着红色的小珠子,很像脂砚斋所说的“血泪”。另外,洛神珠与一个传说息息相关,相传伏羲的女儿宓妃渡洛水落水而死,因而与周先生所推断的林黛玉的结局——沉湖自尽有关联。
三是红豆树。因贾宝玉有《红豆曲》唱曰:“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故绛珠即为红豆,即为血泪。
四是灵芝。因为灵芝浑身通红。灵芝生活在灵河岸,是理所当然。
还有一种说法是长白山的人参,我个人是赞同这种意见的。因为它才是与林黛玉的生活息息相关。人参会长出珊瑚一样的红色珠子,这是推断绛珠身份的必要条件,光这一点,我认为上面罗列的深山露珠草、灵芝草,都不足以证。因为脂砚斋已经批示标明了:细思“绛珠”二字岂非血泪乎。众所周知,脂砚斋和曹雪芹关系异常亲密,作者苦心,她能不解?
“洛神珠”说看似合理,其实不然,伏羲的女儿宓妃是失足掉到水里去的,不是自沉到水里的。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贾宝玉带着茗烟去祭奠金钏儿,他说:“殊不知古来并没有个洛神,那原是曹子建的谎话,谁知这起愚人就塑了像供着。今儿却合我的心事,故借他一用。”人们从这话里品出谶语的味道来,说八十回后林黛玉沉湖自尽后,贾宝玉也用同样的方式来祭奠她。我觉得不大可能,纵观八十回古本《红楼梦》全文,没有一处使用了重复的笔调,从丫鬟、小姐们的死亡方式来看,也没有哪两个是相同的。人物性格就更加迥异了。
“红豆树”之说我也觉得不甚合理,首先红豆是树不是草。另外,《红豆曲》中,红豆是形容贾宝玉的相思泪,而不是形容林黛玉的眼泪,况且,它和林黛玉的前身——绛珠仙子没有太大的关联。而人参,却截然相反。《红楼梦》文本说:“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人参本来就像是人体,脱却草胎木质后,成为仙子,成为女体,这是顺水推舟的事情。人参为世间良药,关于人参成精的传说有不少,如《刺官棒》《童子参》,人参精在民间的印象颇为不坏,他们大都化身为红肚兜的小孩或是美丽异常的姑娘。他们大都为封建恶势力逼迫而不肯屈服,这正合林黛玉的叛逆性格。况且,人间的人参成精,仙界的人参成为仙子,也是情理之中的。再有,林黛玉自打会吃饭就吃药了,吃的是什么药?人参养荣丸。这正是以前世的根本来滋补后世的虚弱。可谓补得恰到好处。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林黛玉对贾宝玉发脾气道:“我没有这么大福气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甲戌侧批:自道本是绛珠草也)”这话要紧,草木之人外面的意思是无关紧要的人物,却暗含了林黛玉的前世是草木所形成的人,即人参无疑。
我们知道人参不能受金铁等物器的伤害,否则就失去了元气了。故人们挖掘人参大多用牛骨,蒸煮人参也不能用五金炊具。曹雪芹把林黛玉的前世定位为人参,与这忌讳大有乾坤。林黛玉是最害怕金玉之说的,她一生的眼泪也大都因此而流,而薛宝钗就是一个金命的。所以,薛宝钗与林黛玉是不可能合一的,这也是天数应当。即使宝钗送燕窝、兰言解疑癖,也不能使她们的理想追求达成统一。就算“孟光接了梁鸿案”也是貌合神离、相敬如宾。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244087202  邮件:weareshy@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