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昨日黄花作者论 新新红学文本说------驳邱华东之曹寅家雪芹论而提在野派红学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昨日黄花作者论 新新红学文本说
------驳邱华东之曹寅家雪芹论而提在野派红学统一之约法三章

作者:斯园幽兰 收录时间:2009年11月29日(星期日) 下午13:02

     胡适曾言历史是个小姑娘,你可以任意来打扮她,而近百年胡适新红学即是曹学也是昨天的黄花姑娘,现今已老态龙钟,周汝昌老先生从考证走向索隐,恰如刘姥姥头上插花一样,引来红坛内外一片嘘声。

   昨儿读刘姥姥醉污怡红院一节,可以想见红楼作者是要画出一幅东施黑体横陈梅村道上的旅游观光图,意在笔刺孝庄皇太后入主“北京大观园”,真是黑色幽默之巨著。

     今见曹学蹦极人(“打击”霍国玲,“手搏”土默热)邱华东先生2009年11月26日在“红楼品茗”发布《荒谬绝伦的吴梅村著红楼梦说》,“拔刀”刺杀曹家墓地的掘墓人---傅波、钟长山。为了朋友,为了学术,藕斯园幽兰也不得不“亮剑”,捍卫吴梅村原创《石头记》一说。

     鉴于邱华东先生过去和现在一直在红楼作者论上做“鬼打墙”的红外线学术,类似程咬金的三板斧,实在是不堪陈氏太极之一击,何不杀一儆百,再借题发挥,提出在野派红学统一之约法三章,让大众从曹学的“家学说”的狭隘视野里走向明亡清兴批判的“汉学说”的星光大道,还原红学以真面目,妙哉,妙哉!!

                  A :红楼作者悬解 普天同庆和谐

     邱华东先生证伪“吴梅村说”,无非是捍卫“曹寅家雪芹论”的陈词滥调,自以为掌握真理,其实,就是红学会历届领导,也没有谁敢盖棺论定红楼梦作者是曹寅家雪芹,因为这不过是胡适“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恶果”。

   胡适推出“曹寅家雪芹论”之前,“曹寅家雪芹论”并非主流红学界的共识,因为大清红学是重文本而非作者的,然而随着胡适伪红学的糖衣看上去很美,文化口红们遂逐渐认同,到“红楼反封建论”一出,更是脱离了学术范围,误入政治企图的歧途。

     就是在胡适推出“曹寅家雪芹论”之前,民国八年(1919)邓狂言就在《红楼梦释真》一书里提出“吴梅村原创石头记”一说,在现代红学的竞争中,比1921年才出版《红楼梦考证》的胡适早了两年。

此后,曹学虽羽翼丰满,但如曹家庄的小小鸟怎么也飞不高,而1972年台湾的杜世杰推出《红楼梦原理》一书,不仅完备了“吴梅村原创石头记”一说,境界上也达到了升华,不再拘泥于“作者说”,而是注重“文本说”。

  新世纪,新曙光,新新红学第一人陈斯园不仅继承了“吴梅村原创石头记”一说,而且把“文本说”提高到了红楼主题不仅是反清而且是明亡清兴批判乃至5000年文化批判的最高境界。

通过原创一个“新新红学”名词,划开了红学的上、中、下游(譬如黄河上游是清的,中游则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旧红学阶段、新红学阶段、新新红学阶段,终于让红学东流入海,进入海纳百川的红学新时代。

  自然,在野派红学大家,也从来没有屈从“曹寅家雪芹论”,湖南红学大家颜也之先生的《新红学第一前提曹寅有孙雪芹论质疑》就是第一个系统批判文章,其后又有谢志坚先生的《红学中的三个曹雪芹》,开阔了大众的视野,藕的小表妹王梦蝶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推出洋洋两万多言的集大成之作《技术合成手段炮制出的曹雪芹和千疮百孔的自传说》,在网上得到热捧和流传。

   其言犀利而理性,一针见血,见血封喉,又不乏逻辑与考证:

《红楼梦》有没有撰写者?当然有。那到底是谁?一个真名实姓肯定不叫曹雪芹也未必肯透漏姓名的隐士。作者之谜也许是个永远解不开的千古之谜!但不要拿一个用嫁接手法,通过技术合成手段拼凑出的子虚乌有的曹寅之孙"曹雪芹"贻误读者!所谓的《红楼梦》是江宁织造曹家的"自传说"只不过是一个漏洞百出自欺欺人根本经不起推敲的"胡说"。作者研究可以一直进行下去,但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和富有说服力的学说产生之前,象《金瓶梅》的署名"兰陵笑笑生"一样,将《红楼梦》的编撰者"曹雪芹"当作笔名,这是对《红楼梦》负责,对学术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的严谨治学态度。

作品署不署名及署什么名是完全是作者的自由,笔名既可以有"兰陵笑笑生"这样一看就非真名的,也可以有像"鲁迅"(周树人)、"金庸"(查良镛)这样貌似真名的。因为有明确的记载,大家不会到鲁家宗祠去寻鲁迅,也不会去金家家谱里寻金庸。那么为何非得认定《红楼梦》的署名"曹雪芹"就是真名,再根据"自传说"反推得出结论,"曹雪芹"一定是曹家子孙进而死死咬定是曹寅的孙子?在没有弄清曹雪芹到底是何人之前,在不能证明"曹雪芹"就是曹寅的孙子之前,"红学三大死结""芹系谁子"本身就属于"曹雪芹是曹寅之孙"这一尚未证实的假设上的悖论。举个不太恰当但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上个世纪70年代,学术刊物上出现系列署名"洪广思" 的研究红学文章,假设,诸公恰好在现实社会中找到个"姓洪名广思"但对《红楼梦》根本就不感兴趣压根也没读过《红楼梦》的真人,于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口咬定这个"洪广思"就是研究《红楼梦》的红学家,再根据这个"洪广思"的身世上推18代,找到洪秀全甚或再上推找到"洪昇",进而将这个"洪广思"及其列祖列宗的生平身世的研究形成一门学问,声称这就是毕生研究红学的红学家"洪广思""洪学"。严格的讲,这是研究与《红楼梦》半点瓜葛也没有的真人"洪广思"生平的"洪学"。殊不知,"洪广思""冯其庸"的化名,真正的作者是冯其庸而非现实社会中的那个"洪广思",研究署名为"洪广思""红学家"身世之谜的学问应是红学家冯其庸身世的"冯学"而非"洪广思"身世的"洪学"!如果因为两个名字的巧合,就张冠李戴的将这个人的生平身世误当做另一个人的生平身世,实在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红学之最大特点就在于易破难立,证 远远易于证 ;同样驳他人之 ,并不能证己之

的确,从“吴梅村说”证伪“曹寅家雪芹论”与“洪昇说”是轻而易举的。

大家都关注高鹗,忽视了另一位红楼传书人程伟元
(1745-1818),字小泉, 自署“古吴程伟元”,江苏苏州人,在北京与还没有中进士的高鹗“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的编务,三印《红楼梦》。但我是不相信的,因为在程高120回本推出前:“吴门已开雕也”,120回本已经在苏州与北京暗流涌动了,只是他们两个本子流行起来了而已!难道苏州与北京进行了电子照排?!这样快速跟进,不过是早有准备而已。

大家误解程伟元是一介书商,这是大错特错,印《红楼梦》为了图利,也太专情了吧,还跑到盛京去做爱新觉罗。晋昌将军的幕僚?

我的想象是,那是出于对故乡巨著的热爱,要免费为其推广。事实结果证据:高鹗因为编辑《红楼梦》出名而中进士,程伟元却成了“东山隐士”。真是贾雨村与甄士隐的又一翻版。

没有程伟元,哪里有高鹗,这就是程甲本” “程乙本,而非高甲本” “高乙本。。所以,苏州程伟元才是120回本红楼梦的真正庄家,高鹗不过是操盘手。

程甲本程伟元序中说:“《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作者相传不一,究竟未知出自何人,惟书内记雪芹曹先生删改数过
 
新红学解释《红楼梦》五个书名还能引经据典,但五个题名者则对不上号,因为这几个大佬都是明末清初人!
  
例如梁清标(1620-1691)号苍岩,又号棠村,是序文作者。梁清标生于1620年,如何给生于1712或者1724年的曹家雪芹作序?司马光能为司马迁在其书中作序乎?
  
例如吴乔(1611-1696),昆山人,号玉峰,著有《围炉诗话》,“题《红楼梦》”。
  
梁清标、吴乔都是可查的人;石头、空空道人、曹雪芹则是子虚乌有。

但是梁清标,吴乔,王士祯的时代,却有一文坛领袖吴梅村,并与此三人都是好友,吴梅村最长,固曰"其弟号棠村序"。曹寅家雪芹与洪昇,何来“其弟”之说。
  
曹家雪芹虽不是创作人,但是传书人之一,也许有可能,这得研究曹寅,而非曹家雪芹。

 说到曹寅,不能不说比曹寅官职高得多的我们河南人宋荦(1634-1713), 宋荦受教于侯方域,自然闻知"师爷"吴梅村,后来的确在苏州幸会,并“为之倾倒”。
  
康熙三十六年(1697),宋荦在虎丘主持上演洪昇被禁的《长生殿》,轰动江南,尤侗等参与并写序。土默热总不忘1704年曹寅在南京上演《长生殿》,却不知道宋荦早开先河于苏州,曹寅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

  
雪芹的一切都没有正史的证据,都是从小说的红楼开篇与结尾的两句话演绎的!并非正史,而是小说!所以,考证派也是索隐派,是索隐派的曹家说!无论是考证曹雪芹还是证伪新红学,我们的目的还是为了研读红楼文本写的是什么,倘若一味舍本逐末,大方向错了,方法论又价值几何呢?

  
传记的基础是正史,而周汝昌先生等人的洋洋大著《曹雪芹传》没有任何历史根据!周岭在《百家讲坛》说曹雪芹文稿全部遗失,更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一个人的猜测!

   红楼作者目前能搞定论,因为没有文史铁证。我们过去看曹雪芹是从曹家看,但从曹雪芹的笔名而言,文学属性是曹植,是冷子兴柳()敬亭,从政治属性曹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大明遗老吴梅村的自况。雪是东北,芹是江南采芹人。

   这是从红内学的解读法,不是关于红楼作者家族考证的红外学解读法。

   教科书不需要更正,只需标明曹雪芹是笔名,因为曹寅家雪芹与吴梅村冒襄洪昇都是红楼作者候选人,还有江浙五不肖之一(钱谦益龚鼎孳吴梅村陈之遴)的曹溶等。

所以,红楼作者问题,在没有铁证之前,要学庄子悬解,不必纠缠,否则就是无聊之聊!红学各路方家就不肉搏战了,人民群众也接受,就是和谐社会了!

B:文本之争焦点问题:红楼主题是否排满

我们读红楼,是看书?还是看作者?钱钟书有妙语:既然鸡蛋好吃,何必见要拜见鸡。

红楼学术,主要论证的应该是主题与文本意象,通俗地说就是红楼作者到底写的是啥东东,是何企图。

红楼是否反清,是主流红学与在野派红学的焦点,但小子认为,红楼作者并非单纯地反清,更是5000年文化批判。

譬如对贾敬炼丹的批判,我们可以想象大明嘉靖的40多年荒政,大明是一个纵欲的朝代,男风很厉害,吴梅村的弟子陈其年就与冒襄的小生徐紫云恋爱,表现在红楼里就是宝玉与秦钟,薛蟠爱香怜与玉爱并想和柳湘莲好,这就是大明朝的“风月宝鉴”。

譬如对凤姐,脂砚斋批云与贾雨村(莽操遗容)是一对奸雄,曹操语等,红楼如三国一样是反曹操的,但也对凤姐才干说“金紫千万谁治国,裙钗一二可持家” (《石头记》第17回有题头诗),让你去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曹寅家是找不到凤姐的原型的,因为她的原型是孝庄太后,又取材于北魏胡太后北齐胡太后周朝武则天等人。

所以,明年陈斯园将于中国网络写史第一人梅毅即郝连勃勃大王合作出版《梅兰文史对话:红楼千年批判》。

《百家讲坛》的主讲马瑞芳老师在央视上讲不了红楼,就如蝴蝶飞飞上山下乡到多省讲坛散布红楼主题反封建言论,孔子一听,笑了: “男人(红学家)读书(红楼)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见这样的人,读了书(红楼)倒更坏了。这是书(红楼)误了他,可惜他把书(红楼)糟蹋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害处。”(第42回宝钗对黛玉说)。

 被红楼作者列为大恶人的秦始皇是周朝封建制的破坏者,也是终结者,也可以说是新的中央集权制度为特色的封建制的倡导者,其实为法家李斯所为践行韩非的“君主论”。

西方所谓的“封建”本意是指西欧领主庄园制度,我们现代学者开展全盘西化运动,用“封建主义”来套从秦朝到大清这段历史,其实是张冠李戴,关于这一点,中学教师出身的国学大师钱穆先生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就指出来了,可惜良药苦口,大家还是喜欢胡适博士等伪国学家的某些新文化理论。
    
曹学家把红楼反封建和明末清初中国出现资本主义萌芽联系起来,其实是不懂我国的资本主义萌芽,早在大宋时期就已经“芳草粘天”。

从贾政的存周之字,就可以看出,红楼作者非但不是封建制的叛逆,且是要回归周朝的封建制理想国。

红楼并非反对封建伦理,而且大肆宣扬明清时期开始盛行“忠孝节义”说。

譬如红楼作者让贾琏与凤姐生女不生男,是想让多尔衮与孝庄绝后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最早出自《孟子·离娄上》,所以判词云“从冷休”,并非说贾琏冷遇,而是凤姐无能生子。   清初讲“三纲”,最强调的是“孝”,叫做“以孝治天下”,吴梅村就曾为顺治编辑《孝经衍义》,这就是宝玉给巧姐讲《孝经》的故事取材。

 譬如司琪与潘又安“私奔”,黛玉宝玉守规矩,还没有婚前(爱恋)性行为,正是反叛与保守的鲜明对照;黛玉的所谓“宝嫂子”袭人半推半就改嫁戏子蒋玉菡,所以判词说她如“一床破席”,就是说的“变节”,尤三姐就是因为与贾珍有一腿,才被柳湘莲认为失节,而尤三姐的一抹脖,让眠花宿柳的柳湘莲无地自容,也出家了,好比钱谦益说柳如是红杏出墙不过是失去小节,俺投降大清是大节都没有了。

可见,红楼的忠孝与节,被比喻成了抗清与投清,而晴雯不与宝玉睡,黛玉的身子是干净的,妙玉心猿意马而身洁,都是抗清派的暗喻。

红楼作者也口口声声“我先圣孔子”,还托宝玉之口说:四书以外无书。宝玉还曾有疯狂之举动:“因此祸延古人,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
   宝玉是个叛逆者吗 ,我看宝玉,如同大明多数文人,只懂一个字:“逃”
!

红楼作者既然不反朱子,也不反孔子,又何曾反封建?
   
从明亡清兴批判升华到5000年大批判,可见作者是新儒家。

爱情说早已之,清初脂砚斋等就是第一批,这是小学生都能看懂的文本内容,何谈学术?

20世纪出现的反清说,风起云涌,在批判曹家雪芹自传说中渐成星火燎原之势,以后必将成红学主流观点。

阶级斗争说是时代的产物,必将随时代的黄河东流去,但其携带附庸的反封建说,却依然漂浮在21世纪的红学界!如果一个人刻舟求剑还可笑,那样多的人,那样多的教授也在刻舟求剑,这就是中国红学界的悲哀,乃至中国学界的悲哀了。

红楼作者要反的是假儒,即是真儒甄士隐度化贾雨村也,看不懂这一点,何谈红楼主题?

所以看实际上邱华东先生死守地牢:“《红楼梦》反理学,反仕途经济,但是并不反皇帝,反满清就是把牢底坐穿,你还是学术囚徒,坐井观天,永远不见天日。

我们解读红楼,不是复述红楼故事,要去听其弦外之音,解读其文本意象。

譬如大观园就不要拘泥认定在哪里,如果红楼是作者自述传,作品的生活原型也应该找到,但是周汝昌先生在高龄之际无可奈何宣布大观园原址和主人也找不到。

大观园的历史原型,最远可以追溯到宋徽宗的艮岳!宋徽宗曾是“宁郡王”,年号曾有“大观”,还写了《艮岳记》!
  
某地园林可能是大观园的原型之一,但大观园绝对不仅仅是那一地!正是"白马是马,白马非马"也!

回头再看邱华东先生论梅村晚年没有"茆椽蓬牖,瓦灶绳床"的生活,曹雪芹“举家食粥酒常赊”才是红楼作者写照,真让藕斯园幽兰笑弯了细腰,难道你就不知道“蓬荜生辉”不过是谦辞,否则何来“与二三同志,酒足饭饱之余同消寂寞”, 曹雪芹饿得靠墙走,又哪里有资金买笔墨纸砚,这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先解决温饱问题才能搞“上床建筑”的玩意。
 

    C: 红楼背景是顺康时期,红楼故事是南明20年的春秋

关于红楼背景与故事,我个人认为故事取材秦淮八艳与清宫秘史,时段主选1644年国变到1662年南明灭亡的南明痛史。教科书说红楼以四大家族为主线,是很表面的定论,其实甄贾两府才是红楼主线(贾府暗示满清从升到降,甄府暗示明朝从降到升),所以红楼也可以说是胜利剧,不是王国维先生说的彻底悲剧,那是从人生角度。当然,历史并非如此,可是小说不是记录真实的历史,作为小说作者他有大明遗民的蓝图,无关预言的对与错。

陈林与陈传坤走胡适博士一路,其学院派考证看似科学,实在荒唐,因为二位都用“八字命理”来推导红楼人物的年龄,而二者的结果却相差很大,谁比谁更科学吗?非也!小说是艺术不是科学,小说可以称斤两定量吗?进行定性的化学分析才如我有可能!

譬如那薛蟠的生日是初三,暗喻吴三桂“正式在北京穿旗袍”的日子!探春的生日是清明节也是影射清明之君主的艺术需要。一部红楼,哪里有真实的生日!不过是借生亡以影射历史日期而已!

《金瓶梅》写得北宋生活像日记一样,但里面居然出现岳庙与明朝真实人物凌云翼,可见那时间都是假的,红楼时间之谜取经于《金瓶梅》,同理也!

关于红楼技法,如鲁迅先生所言:“所有的传统写法都打破了”,但更具备象征主义表现主义意识流荒诞派戏剧等西方现代派手法,譬如“一人两面法”,所以我个人认为是写意小说。具体而言:80回通过家庭生活影射的是1644-1662明亡清兴故事,后40回都是小说故事的本身发展需要,当然,后人也增补了一些1685年的康熙朝事情,但与1704年后没有内容关系了。如果说前80回是少女之恋,后40回则是少妇的婚姻困局,人生的苦乐与明亡清兴的批判乃至5000文化感悟,超脱其间。

在清代红楼作者与脂砚斋的唯一知音是戚蓼生,看其序云:

......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然吾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譬之绘事,石有三面......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

   红楼作者写"两面皆可照人" "风月宝鉴", 脂砚斋则在此跟帖:"此书表里皆有喻也"。即是"一书两面"

新新红学第一人陈斯园盖棺论定;《红楼梦》笔法最高妙的技巧就是"一人两面法"

  
一个人有两面性,譬如甄士隐与贾雨村是红楼作者的正反两面。

  
一个人也是可变的,譬如宝玉的女人论,譬如苏州老乡雪雁背叛了黛玉,本是贾母间谍的学舌鹦哥变成了黛玉的嫡系部队紫鹃。譬如宝玉的丫头茜雪与小红之变心暗喻吴三桂之叛变。
 

一人两面乃至三面,是脂砚斋所言"分身法""合身法"。作者点出香菱有可卿模样,龄官大有黛玉之态,脂砚斋则点出黛玉与晴雯是一体,宝钗与袭人是一派。

  
后世学家考证,孝庄的分身在贾母、王夫人、凤姐等身上。

邓狂言的隐射理论很粗糙,所以为邱华东先生诟病,但真正的索隐派也在做修正主义,而曹学派却是固步自封,还是牵强附会地把红楼故事与曹家联系,可惜小小曹家蚱蜢舟,怎载得动明亡清兴的万古愁。

但看不懂小说创作艺术的自命为学术的邱华东先生捍卫“四次接驾论”,更是把红楼一书读死,啃得一口牙血,满地找牙。

蔡元培曾就贾家一次接驾与甄家四次接驾问难胡适如何解释曹家接驾的次数与书中描述不对口时候,胡适是哑口无言的;其实,两府一次与四次接驾,实际是接的是“崇祯的驾”,大清迁都北京,南明却是福王接于江南,死后唐王接,死后绍武帝接,死后桂王接,主要就是这四个人,还有一个鲁王监国不算!

被一句“太祖仿舜巡”的大谎所误导,“曹红学”去曹家查资料,就是对不上! 邱华东先生更是把甄贾两家混为一曹家来修正主义地谈,真是把对立的明、清统一了,呵呵!

艺术品的技法可以超越时空,但创造者无疑都要在作品里留下时代的烙印,红楼作者制造的故事,又是怎样的背景呢?
     我们从黛玉葬花来看,黛玉葬花处点四月二十日,让你不得不想起扬州屠城的第一天

多少人读红楼,为黛玉落泪,却只知道为爱而哭,却读不懂为忠而哭!黛玉,影射大明忠臣孝子也,史可法等人

且看第2"贾夫人仙逝扬州城"说的是黛玉出身扬州,是点扬州之破,而第一回写苏州大火,脂砚斋批语:南京显然暗示1645年,扬州屠城后,南京随着陷落。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说的可不是南明一年,内争外患!
"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忠贞而不变节也!

黛玉之死要回苏州:好歹身子是干净的!这个干净,是大节不失也,不是袭人之失身宝玉的变节的息夫人也,而当时对照,是宝钗完婚,正是说投降派与满清的合流也!

《葬花吟》只点明葬花之地是黛玉葬桃花(影射朱王)之地,而不点明花是何花,可见花非花,而是葬中国英烈,自然也包括梅花岭的梅花!

红楼里的三首梅花咏,正是《葬花吟》诗歌版,大家都知道《红梅赞》是革命歌曲,读红楼却把红梅当作金瓶之梅,可不是枉费前人点点心血!

脂砚斋:读《葬花吟》,再四而不能批!

难道别人的爱情让他如此感知“字字看来皆是血”,我们读梅村体,也看到不是只有泪,更多的是血,《葬花吟》也歌行体,从1644年到1754年,有谁能写出这样的歌行体?

中国第一教授陈寅恪曾谦虚地说:“吾读《圆圆曲》六十年,莫敢说摸其宗旨,可见学术之难。”

中国作家与中国学者,集体误读红楼,面对红楼梦的代表作《葬花吟》,且不可再当作爱情的呻吟,因为那是国破家亡。

否则,不仅浪费自己的才学,更是误人子弟。

 

综上所述,作者论早已是昨日黄花,新近出现的女红学等更是哗众取宠,当前,新新红学文本说,已经成为红林内外的主流。

这里,需要界定的是,新新红学非陈斯园的“吴梅村原创石头记”一说的专利,而是大家可以共享的红学历史三段论:旧红学,新红学,新新红学。当然,你可以把新新红学改成新世纪红学等名词,都无所谓,只要我们新潮流红学时代取代曹学时代成为主流,“名”是不要紧的,关键是要大家研讨在野派红学统一之约法三章的内容,这个动议,欢迎各路方家批判藕的一家之言,谢了先。

最后想说的是邱华东先生敢于批判陈斯园的新新红学,此前批判霍国玲先生、土默热先生等不能成名的历史将会改变,因为他终于意识到:目今红学界……其中最为荒谬,以至"荒谬""绝伦"地步的,就数"吴梅村著《红楼梦》说"

如此意气用词,并且作为标题,可见其后悔以前批错了对象,有痛改前非之意,希望以后从文本说进行研讨,如果还纠缠作者,请恕不奉陪,你也失去了这个成名的机会,因为你是系统批判新新红学的第一个曹学中人,在此表示谢意,所以指引你好好读读红楼文本,苦练红内学功,才能进入红学会高层。

程咬金虽然做过土皇帝,但没有知识底蕴,所以被李世民吞并,前车之鉴呀。否则,一路砍砍杀杀,何以成大器,祝您大器晚成,为一家之言的曹学复兴也为不被在野派认可的红学会继续成为不倒翁做出高层次的奉献。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件:cb200233@vip.sohu.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