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戏说《红楼梦》(一)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戏说《红楼梦》(一)

作者:望远客  收录时间:2009-11-13

一部《红楼梦》,既可以当作小说读,也可以当作历史来读,让人想不到的是,还可以当作戏剧剧本来读,这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的。曹雪芹在《中秋夜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最后一韵说道:“彻旦休云倦,烹茶更戏论(细论)。”是谁创立了谐音写作法?是你老曹。我们只不过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罢了。这样来读《红楼梦》则是更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书中的人物,宝?黛?钗?湘?凤等等都是一流的演员,都是可以找到另外的历史人物影子的。贾府就是舞台,生旦净末丑,外加铜锤花脸,各有各的行当。可以这么说,在这一部戏中,只有小角色,没有小演员。当然,曹雪芹就是大编剧,时代背景嘛,是在明末清初的年代,舞台上的人物统统穿着明朝的衣服演的却是清朝的故事。
按贾府之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就有二三百人之多,从哪里入手来读这一个剧本呢?我们也学习曹雪芹的笔法,从“芥头之微”入手,找一个小人物来细细解剖。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在小人物的身上才能打开突破口,因为在“芥头之微”那里烟幕弹最少,“歧路”也最少,是最能清楚了解曹雪芹感情的一个窗口。从而可以揭开《红楼梦》的层层面纱。
倪二,是《红楼梦》中的一个不起的小人物,自称“醉金刚”。曹雪芹笔墨不多,刻画人物却相当传神,相信读者对这个人物印象相当深刻。倪二专放高利贷,在赌场看场子,打降吃酒,大约是个黑社会的马仔。他第一次出场是在第二十四回,相当于两幕之间的小过场,如果鼻梁上涂上一块白粉,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丑。舞台之上分为生旦净末丑,这五个行当。就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却起到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作用。倪二,用谐音替代,就成了“李二”,李二是谁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李二的老大却是赫赫有名,不是别人,正是高迎祥高闯王。高迎祥死后,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攻破北京城。由于措施失当,导致吴三桂降清,引清军入关,最后清朝入主中原。李自成正是明清交替之时的一个过场式的小丑。倪二,就是李二,就是李自成。又是“二逆”,专指高迎祥,李自成二人。
这是典型的戏剧结构。你看,明朝是一幕,清朝是一幕,李自成进北京,统共只待了四十多天(小过场),然后败出北京城。贾芸向舅舅赊一些香料,向凤姐行贿,想要谋个差事,舅舅不是人(卜世人),没赊给他。却是倪二借给贾芸银子,事成之后贾芸马上就还银子,不拖不欠。按常理,倪二是“醉金刚轻财尚义侠”。但是,由于这一段情节曹雪芹加写了一句黑话,导致整个意思全“翻转过来”:如果倪二不借银子给贾芸,八月里的那件事情自然就泡汤啦。按曹雪芹的逻辑就是:谁借银子给贾芸,谁就不是人。曹雪芹在这里破口大骂,李二是乱臣贼子,是祸害九州的中山狼。“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骂的就是你。逼死崇祯,引来清兵,江山易主,易服剃发。这是“亡天下”,刻骨铭心之痛,不骂你骂谁去?孙绍祖与李自成是“大概相同之人”:“一味好色,好赌酗酒,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李自成的农民军进了北京城军纪败坏,不就是这个样子吗?皇宫里的宫女“将及淫遍”,一个小校被宫女杀死。所以曹雪芹说李自成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一丝不差。
按:我们不去评论李自成,只说在曹雪芹的笔下是如何取材,如何进行艺术加工的,是怎样写进小说之中的。

曹雪芹写道:“???????八月里按数送了银子来。”【甥舅之谈如此,可叹!】这是一句黑的再不能黑的黑话。种树是在春天四月份,是在五月端午节之前的日子里。由此可见,八月里还有另外一件事。是什么事情?
历史史料:1644年五月,清兵进了北京城。八月十九日,孝庄皇太后领着七岁的顺治皇帝从沈阳(盛京)出发,“西上”(向西上京),要到北京去登基,要做皇太后,要统治全国,以二百万的满族人口统治有八千万人口的中国,不借银子怎么行?当然得要借“寅”字。九月初,顺治皇帝过山海关。这样,北京一个皇帝,南京还有一个皇帝。“九月出二日”。真黑。
你看,老曹牛吧?一句黑话,倪二就变成了李自成,再加上高迎祥,就变成了“二逆”。正是明朝末年农民起义军的两位领导人,在曹雪芹的笔下,他们是专门“打降吃酒”的黑社会,作者的思想感情一下子就凸现出来。曹雪芹十分痛恨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他认为是这些“流寇”招来了清朝的辫子军。清军在刚刚入关的时候打出的旗号是“义师”,说是来为崇祯皇帝复仇的,是吴三桂请来的“仁义之师”,是来帮助明朝消灭李自成农民起义军的。清军好,不杀人,不放火,不抢粮食。“军民秋毫无犯”,给明朝的老百姓造福来啦,你说说,这有多好呀!以前清军曾多次入侵河北山东一带,杀人放火,专门抢十几岁的男孩儿和青年妇女,抢人为奴。牛羊家禽,金银财宝,粮食布匹,全枪。基本上是见什么就抢什么,意思就是“进城光”。
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次日天未明,刘姥姥便起来梳洗了,又将板儿教训几句。那板儿才五六岁的孩子,一无所知,听见带他进城逛去,【音光,去声,游也,出《谐声字笺》。】便喜的无不应承。于是刘姥姥带他进城,找至“荣宁街”【街名,本地风光。妙!】来。??????
这一条批语可疑之极,难道在清朝“逛”字的发音是“光”?又是一句黑话,其实说破了,就是光,这个城是长城的城,刘姥姥带着板儿进城,来到“戎明街”,在“戎国府”里见到的不是别人,是王熙凤,进城光。在第三回里贾母是怎么说的?“凤辣子”?如果说快一些,就会听成“疯鞑子”。破落户泼皮,破落户剥皮。疯鞑子剥皮,王扒皮。何其形象也,连外号都有了。在《红楼梦》里,贾母多么慈祥,被尊为“老祖宗”。到了《石头记》里,却变成尖酸刻薄的老太婆。王熙凤,这个荣国府的掌家人,琏二奶奶,脂粉队里的英雄,风情万种的美丽的女人,到了《石头记》里,就成了长着老鼠眼的女强盗——孝庄。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女强盗的丈夫和兄弟——皇太极和多尔衮是怎么烧杀抢掠的,是怎样“见鸡杀鸡,见狗杀狗,见人就要杀人,”(第二十五回,黑话。)是如何祸害老百姓的。作者之良苦用心便会一目了然:

皇太极曾经五次入侵中原。1629年,皇太极亲自带领大军,绕道蒙古地区,攻破大安口,蹂躏京畿。第二次是在1634年,皇太极领兵抢掠宣化?大同一带。第三次是在1636年,皇太极命令阿济格率军入关,杀到延庆,占居庸关,取昌平,下房山,破顺义,陷平谷,占密云,围绕明都,抢了一圈。此役,清军阿济格,凡五十六战皆胜,共克十六城,抢得女人儿童畜牲共计17万。他们凯旋时,“艳服骑乘,奏乐凯归”,用了四天,才走出长城。还砍木书写“各官免送”,扔到路旁,以戏藐大明皇朝。第四次是在1638年,崇祯十一年,皇太极派多尔衮率军入关,深入内地围攻高阳,目标是前明朝兵部尚书孙承宗。孙承宗组织民军抗清,城破被俘,因拒不降清,被多尔衮活活勒死。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多尔衮率领清军攻陷济南府城暨三个州,五十五个县,抢得女?子?畜共46万。因避战乱而死的难民则哀鸣遍野,不计其数。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对这一次清军入侵有具体的描写,有兴趣的人不妨找来一看。第五次是在1642年,清军又扫荡山东?河北一带,抢得女?子三十六万,牲畜三十二万余头,黄金一万两千两,白银二百余万两。所到之处,百姓血流成河,家破人亡。这就是野蛮的民族所干的野蛮事,就在今日也是要遭到谴责的。老鼠眼,长在清朝皇帝的脸上,贼眉鼠眼,作者真是“奇文奇想”,绝了。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了这样一件家事:“明季兵乱,曾伯祖镇番公年甫十一,被掠至临清,遇旧客作李守敬,以独轮车送归。崎岖戎马之间,濒危者数,终不舍去也。时宋太夫人在,酬以金。先顿首谢,然后置金于案曰:故主流离,心所不忍,岂为求赏来耶?泣拜而别,自后不复来耶。”
纪昀是乾隆皇帝的近臣,自然有一些隐讳。实际上说的就是1642年清军抢掠河北?山东之事。他的曾祖父的哥哥,当年仅仅十一岁就被清兵抢走,从河北河间府掠至山东临清,有好几百里地。幸好遇见旧客作(家里原来的长工)李守敬,好几百里地用独轮车送回来。在路上好几次遇到危险,幸好都躲过去了,终于送回来。太夫人酬以重金李不受。

所以清是客卿,“秦氏可卿”就是这么个说法。“擅风情,秉月貌”,出卖的是姿色,倚门卖笑,靠的是花言巧语,的确很能迷惑人。南明政权很天真,后果很严重。他们急急忙忙派出“北使团”,携带重礼,犒劳清军和吴三桂。赐给清军的礼物是黄金一千两,白银十万两,蟒缎,里绢万匹;赐给吴三桂的礼物是:白银一万两,绸缎两千匹,封吴三桂为蓟国公,子孙世袭,加赐坐蟒滚纻丝八表里。户部发银五万两,漕米十万石海运给吴三桂部。
这些赏赐的东西可真不少,就说这蟒袍吧,是龙的形象,这不过是四只爪。“四爪为蟒,五爪为龙”。蟒和龙的区别就在于有几只爪。仅次于皇上,政治待遇不低吧?吴三桂的爹妈全被李自成给砍了脑袋,南明弘光朝册封吴老爷子和吴老太太为辽国公和辽国夫人。一心想笼络吴三桂,同时也想同清朝议和,划江而治,搞上一个南北朝。这是南明政权的小算盘,殊不知清军绝不满足北方数省之地!这样一个趁火打劫的机会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李自成和吴三桂联手奉献的。“北使团”于十月初到达北京,满心以为吴三桂知道这些荣耀后一定会感激涕零,满心以为多尔衮会隆重迎接他们。殊不知南明皇帝这样软弱可欺,多尔衮越发添了“宋太祖灭南唐”之意,派人传话说:南明政权是“伪号”,要立刻取消,是“天出二日”。我大清八旗铁骑不日要南下,我今天不杀你们,放你们回去,目的是给南京的“伪号”带话,你们南明赶快投降吧。这实际上这是清军下了战表,要向南明宣战。所以九月初二日以后,清客卿完成了使命变成了清主子。秦可卿的爸爸叫“清孽”(秦业),秦可卿的弟弟叫“清终”(秦钟)。最好全家死光光!我恨死你们了。
所以曹雪芹才安排秦可卿死在九月里的某一天。“去死吧你,我得好好编排编排你。你也别白死,反正不能让你好死。先是安排当众焦大大骂,反过来读就是当众大叫大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然后再和贾珍乱伦一下,最后再去死。再添上一段杀人灭口的戏,你和贾珍正在巫山山顶上的时候,无意之中却被两个送水的丫鬟撞破,你又羞又臊,命令贾珍杀人灭口,小丫鬟瑞珠被贾珍一脚踹死,宝珠将手中铜盆一扔掉头就跑,再安排她从楼梯上滚下来,尖叫着,宁国府‘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叹,都有些伤心’(黑之又黑)。贾珍再想杀宝珠却是不可能了。你呐,赤身裸体,一丝不挂,惊慌失措,一不小心滑倒在地板上,‘遗簪’,‘更衣’这样的情节一样也拉不下,放心吧,你就热热闹闹的去死吧。”曹雪芹恨透了“逆二”(李自成),恨透了“假语存”(多尔衮和吴三桂之流),神经质地继续说道:“闹个“花案”吸引读者的眼球,找最好的枪手写文章,拉来名人骂一骂,好歹咱们把点击率搞上去,这叫炒作。再拉上“脂砚斋”敲敲边鼓,拉拉边套什么的,还需要老先生说着一口纯正的唐山话,一出口就是“咋儿咋儿”的,倍儿有面子。我保你名利双收,吃喝不愁。哦,你死了,我给忘了。不过没关系,听说现在南京正在建造“江宁织造府”,比当年的那个更加气派,更加辉煌,听说叫个“红楼梦纪念馆”。是不是搞个“秦可卿故居”也是有可能的。屋子里边的陈设全都按照书里的描写摆放。武则天的宝镜,太真乳的木瓜,鸳鸯的红枕,能找来的全都找来摆上。一句话记住了,千万别省钱。千万别忘了还有“天香楼”,那里不是你秦可卿的卧室,是贾珍寻欢作乐的地方。我看干脆办一个“天香楼澡堂子”,那更了不得,一进门你得先脱衣服再鞠躬,两边是乐队,一水儿的二胡,二十四坊女子乐队,拉的曲子不是《江河水》,就是《二泉映月》,特煽情的那种。那门票得买多少钱一张啊?我看怎么地也得二十两银子吧?二十两?那是成本,四十两银子起,别嫌贵,淡季还不打折。一天二十四小时营业,外加三顿饭,就是一个字:贵。什么叫成功人士?隔壁的邻居男人出门坐轿子,得八人抬,女人出门坐轿子得四人抬。你要是坐一滑竿儿,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你得研究消费者的心理,能花二十两银子的主儿根本不在乎再花二十两银子瞻仰秦可卿的遗容。所以我们的口号是:不管对的,只管贵的。”

我们说过,《红楼梦》有很明显的戏剧结构,当然也可以把小说当做剧本来读。
如果不相信,则有诗为证。第一回里贾雨村吟的是什么上下联?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黑话)。这是定场诗。说假话胡诌的是谁?多尔衮。他听甄士隐说八月十九是黄道吉日,便于八月十六日五鼓进京,慌慌张张的就跑掉了。收了甄士隐资助的银子和衣服,“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其实心里早已打好了算盘。第十六回脂砚斋批语说道:【一段收拾过凤姐心机胆量,真与雨村一对乱世之奸雄。】钗是哪一个?青春寡妇啦。青春寡妇正在梳妆台前梳妆打扮,漂漂亮亮的等待贾时飞的到来,什么意思难道还不明白吗?曹雪芹一恨再恨,点明九月初二日是王熙凤的生日,要拿九月十七日之夜大做文章。那么曹雪芹要王熙凤扮演那一个角色?不是别人,正是孝庄皇太后。
历史史料:八月十九日孝庄皇太后和顺治皇帝从沈阳起驾西行上京,九月初过山海关,九月十七日到达通州,原定当天进入北京城。多尔衮率领文臣武将包括明朝的降官,迎接孝庄皇太后于通州。在多尔衮的建议下,皇太后以旅途劳顿为名,在通州住了一晚上,十九日从齐化门(朝阳门)进入北京。
这是历史,但是曹雪芹仍然要妙笔生花。三月十九日是崇祯皇帝殉国的日子,都是十九日。利用这种巧合,他展开无限的想象力,编出一段“淫上天香楼”的戏文。注意,有的古本写做“淫上天香楼”,而不是“淫丧天香楼”。寡妇嫁给小叔子,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有什么文章好做的。皇太后和多尔衮在皇帝年幼,江山不稳,国运维艰的局势下,以大局为重,和衷共济,形成合力,共度难关,取得胜利,给后人留下宝贵的历史经验。显而易见,曹雪芹是受到了张煌言的《建夷宫词》的影响。前文解读《三十五韵》时我们讲过,张煌言是坚决抗清的,宁死不投降。他写下的《建夷宫词》可以看成作者的真情流露,而不能当做太后下嫁的证据。在男女关系上大做文章,咱中国人就好这一口。疑罪从有,这就是曹雪芹的逻辑推理。这一段情节演出效果果然不错,红学界嘴巴官司打得热闹非常,“秦学,曹学”如雨后春笋一般。只不过是曹雪芹的虚构和想象而已,而且还是一厢情愿的。第八十回,香菱撞破薛蟠与宝蟾的好事,就是天香楼删却之笔。只不过改头换面移花接木化整为零,分散在若干回里而已,还美名其曰“草灰蛇线,伏脉千里”。曹雪芹费尽心思要将夏金桂和王熙凤联在一起,“若论心中的丘壑经纬,颇步熙凤之后尘。”脂砚斋敲敲边鼓:【夏日何得有桂,又桂花时节焉得有雪?三者原系风马牛,金若强凑合,故终不相符。来此败运之事,大都如此,当局者自不解耳。】注意“当局者”这三个字,指向非常明显。天香楼这一段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略过不提。说一下焦大。当天晚上就被活埋了,就在马棚里。第十六回。王熙凤:“变成马棚风,可惜了得。”再说一下宝珠,第四十一回贾母说:“我不吃六安茶。”留庵察,留在水月庵里察看。宝珠一直住在庵里,天香楼的秘密一直守口如瓶,老年的孝庄依然不放心。前文说过,贾母王夫人王熙凤三人分别是孝庄皇太后的老年中年和青年时期的生命形态。曹雪芹将这样的构思揉在了一起写出来。这个时候的宝珠已经成年,身心发育的很成熟,有足够的智慧保护自己:“知道。这是老君眉。”老君没,老太君没有的时候,殉葬。“你也就和我作伴去吧。”妙玉反串宝珠,如此而已。
从人性的角度看,这真是一出悲剧。宝珠姑娘的归宿,比焦大的好不了哪去。封建专制社会真是一个吃人的社会。

联系方式:13693677892 
电子信箱:styhl1229@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