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醒(4)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醒(4) 

作者:秋枫飘飘  收录时间:2009-11-11 10:48

在金陵十二钗中,惜春不同于探春的精明,宝钗的稳重,黛玉的聪明灵秀。同时也不同于迎春的懦弱。她任性,有主见,敢于顶撞她嫂子,敢于反对宁国府,和它决裂。她自始至终冷眼旁观荣、宁两府和大观园里发生的是是非非,在众人忽喜忽悲、忽聚忽散,以至烟消云灭时,她大彻大悟,走向永恒。《红楼梦》整个故事的发生、经过、结果她始终是亲历者。从一个贵族小姐到一个看破红尘的尼姑,这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对世间失去感情,以至逃避人世?前文我已经说明惜春的原型是尚可喜第十三个女儿茹素,下面我从《红楼梦》对她的判词中揭示“真事”被隐去的事件。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是这样说明惜春的:[虚花悟]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从这段文字的描述中,可以看出,这个家族在秋季(没捱过秋)遭遇了一场特大变故,以至于“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那么,是什么事件呢?
康熙十九年三月,尚之信的护卫张永祥、张士选赴京“首告”之信“谋叛事”。世祖与议政王大臣密议:命刑部侍郎宜昌阿等人以巡视海疆为名赴广东,调查之信的罪状。同时携张永祥、张士选同回广东,秘密询问都督王国栋、之信的弟弟副都统尚之璋。国栋也参与揭发之信的事件。他曾表示,他可以将之信逮捕。圣祖很信任他,即委以此任。揭发尚之信的还有他的两个母亲舒氏、胡氏、总督金光祖等人。此时,之信正在广西平叛,他要求撤还广州。圣祖指示,宜昌阿等抵广州后,可详察具体情况,如应撤还,即报告说广州“不可无之信”,可以将他一人调还广州。嘱宜昌阿不要过多株连,如发生意外,可“酌便行事”。宜昌阿等钦差按上述旨意,离京南下。《平定三逆方略》,卷51,1~2页。他到广州后,发现城内无满兵,便在半夜密调赖塔部满兵二千入广州,以防意外。
尚之信对朝廷密谋逮捕他一概不知。这时他还在为平叛效力,提议会同镇南将军舒恕所部从贵县(广西贵县)、他同总督、提督两臣由浔州(桂平)水陆进取武宣(广西武宣)。圣祖批准了他的进兵计划。《平定三逆方略》,卷51,5页。之信很快夺取了武宣。
  圣祖表面上批准之信进兵武宣,而暗中指令“密图擒拿”。宜昌阿至广州即设计逮捕他。《清圣祖实录》,卷90,17页。宜昌阿与王国栋等密谋,密令总督金光祖、提督折尔肯、总兵官班际盛、副都统金榜选等赴武宣逮捕之信。之信毫无思想准备,当金光祖等宣读“圣旨”,之信“即下马解胄,自系铁组”,被带回广州监禁起来。之信不服,上疏自辩。圣祖一时不忍下手处置,命将之信押解京师对质询问。
  之信被囚,权势已失,其藩下都统王国栋便擅自行动,查封王府库藏,“恣取资财,肆行无忌”。藩下长史李天植等愤愤不平,勃然大怒:“国栋陷身旗奴,要不是先王(指可喜)赏识,破格提拔,岂能有今天!如今他既不替公(之信)辩白冤屈,又不遵旨将公送入京师听候勘问,却如此恣意妄为,是将图谋不轨。”他与心腹计议,将忘恩负义之人王国栋杀死。这件事,之信事先一无所知,因此也就不存在他跟李天植等密谋杀害王国栋的问题。以上见《尚氏宗谱》,卷2,“大房”。清官方却作了这样的记录:“尚之信谋益急,令其弟尚之节等阴纠党羽,诱杀王国栋,欲为乱。”《清圣祖实录》,卷90,19~20页。此系诬辞,不足为信。王国栋刚被杀,暗中监视尚之信的赖塔趁机出兵,将尚之节、李天植等参与其事的人一并逮捕。
尚之信的本意,既然自己被人告发,就应遵从圣旨“本身就法”。他坚信“媒孽之诬”是蒙蔽不了皇上的圣明的,他“见天(指圣祖)有日”,一切都会分辩清楚的。他正在被监禁,不想也不可能干出谋杀王国栋而“欲为乱”的蠢事来。他认为,这不但救不了他的命,相反只能伤害他。当他听到王国栋被杀的消息,不禁愕然,长叹不已,他认为这是“倒行逆施”,帮了倒忙,只能加重他的罪过。《尚氏宗谱》,卷2,“大房”。
在赖塔、宜昌阿审讯李天植等人时,他们一口咬定此事与尚之信毫无关系,是他们自己所为,自认责任和后果由他们来负。还有舒氏、胡氏也翻供,称:“之信无谋叛迹”,前揭发他的那份奏疏,都是王国栋伪造的,借她们的名义写的,她们根本就没有揭发过自己的儿子,也不
知有这么回事。
然而,朝廷对此根本不予理睬,也不再调查。康熙十九年七月,朝廷即匆匆定议,并经圣祖批准,对尚之信及有关人员做出如下判决:“同谋者”尚可喜妻舒氏、胡氏从宽免死,并免家产籍没;尚之孝、之璋、之隆等都从宽,革职枷责。之信“不忠不孝,罪大恶极,法应立斩,姑念曾授亲王,从宽赐死”。其余如李天植、之信弟之节等都按律就地正法。原定让之信进京勘问,因而取消,就地处置。《平定三逆方略》,卷53,10页,《清圣祖实录》,卷91,19~21页。闰八月十七日,钦差奉命至广州,向之信宣读完旨意,赐一条帛,令其自尽。上午七时许,之信气绝身亡,葬于广州城西报资寺后山下。他的弟弟尚之节、之璜、之瑛长史李天植等人被押上刑场斩首。同死者一百八人。天植妻舒氏,驱二女及侍妾自尽,然后自刎死。之信等人的妻子都籍没入官。圣祖又指示,尚之信所有资财,用来充作军饷;过去属平南王的私市私税每年所获银两,不下数百万两,“当尽充国赋,以济军需”《清圣祖实录》,卷91,21~22页。。
另外,尚之节妻李氏系惠潮道李士莲之女,颇谙典籍,能识大体,事舅姑以孝闻。之节遇难,李氏启笥焚券,唤子尚崇选等并诸侍女于前,从容语曰:“人生莫不有死也,夫妻偕老则死得其所,今中道相抛,公既遭此非命,我义无独存,尔辈他日长成,当竭力报效朝廷,九泉有知亦得瞑目矣。”语毕投环,卒于润八月十九日戌时。时有老温王氏,中年孀守,朝夕相侍,是日见祖母尽节,悲号自誓曰:“我祖母既守节而死,氏虽愚妇,宁不能为主死乎?”遂缢。
尚之璜妻陈氏系明朝庆国公陈帮辅之女,幼稚来宾,克修妇道,博通文典,考论古今,闻公变,慨然曰:“义无生理。”乃率其子女北向叩头曰:“氏夫受国恩,方图立功报效,幸死矣,我何敢独生,愿相殉于地下。”顾谓三女曰:“若辈欲生乎?欲死乎?”时三女众口一词“母既以节重,儿当以孝先,敢偷生乎?”于是,三女次节环缢于堂。陈氏复谓子崇 曰:“汝乃尚氏宗脉,汝父方邀宠 ,不克报效于万一,而中道之亡,抱惭天地,所可幸者,唯望汝成人,尽忠报国,以尽我先王先公之绩,而汝父与我当含笑九泉矣。”言罢而缢。卒于本年卒于润八月十九日丑时。
至此,我们可以明白惜春眼里的世界了。她只能无奈地感叹“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信箱:lishoutaitai@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