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我在红楼丛林边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我在红楼丛林边  

作者:李明才  收录时间:2009-11-9 19:48

《红楼梦》的传播与社会服务

我是学新闻传播的,按术业来讲,应该思考“ 《红楼梦》的传播”这个命题。只可惜学识浅薄,未能有所成绩。但是,当我看见并且亲身融入一大批“红迷”朋友之间时,却无法抑制这种强烈的表达欲,并不知天高地厚的冠以此名写几句话。
百度了一下,关于“《红楼梦》的传播”的网页一下子挤满了我的眼眶。我没有能力来书写这么大的一个命题,充其量也只是泛泛而谈,冰山一角————
(一)浅析《红楼梦》传播中的两个现象
1.《红楼梦》自成书起一直经历着不间断的“耳语运动”传播模式。“口口相传”这是中国很多古典小说传播的命运,《红楼梦》也不例外。至于“版本学”很大程度上也就是在对“耳误”、“语误”的甄别和修正。假使《红楼梦》诞生于信息技术日益飞速发展的今天,很多红学“显谜”也就不复存在了。诸如:知识产权问题、著作权问题、编辑出版问题也早就一锤定音了。当然,这是历史的局限,也是《红楼梦》之所以梦绕魂牵的魅力所在。
2.《红楼梦》在传播中存在的“文化分歧”。早在1830年《红楼梦》就有了第一个英文译本的面世,从那时候起《红楼梦》就真正的开始了世界性的传播。随后《红楼梦》外国译本便如雨后春笋,但是由于中西文化的差异和偏见,在翻译和传播上出现了很多并且很为严重的错误,以至有了“恶俗化传播”之说,比如在姓名上将“袭人”译为“袭击男人”意思的“assails men”,将“黛玉”译成了“黑皮肤荡妇”......这样的翻译和传播对《红楼梦》乃至所有“红迷”的情感是一种极端的伤害。在这个问题上裴钰先生作出了很多的努力和普及推广,比如他在《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一书中就指出了发现将“"黛玉"错误译成了"黑皮肤荡妇"”的著名红学大家吴世昌的论证,并多次的开讲座解析关于外国译本中所存在的缺陷,置身于《红楼梦》西方传播的研究。意义是巨大的,影响是深远的。
(二)《红楼梦》的推广和社会服务价值
说起《红楼梦》的推广和社会服务价值,其实之前我并不曾有过这个方面的思考,这要源于我所加入的“新浪红学圈”及几位红学前辈。是他们让我感动和欣喜。邢殿峰(蜂子)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还记得一次和他聊天,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是业余的,不在实体学界发展,只在网络上服务大家。我自己是做红楼文化的,呼吁红楼的时代性,红学发展要与社会价值观重新建立服务”。如此般饱满热情,积极的传播《红楼梦》文化,让其更好的服务于当今的社会生活。在烦扰的红学研究大环境下,这样的研究方向更加显得清净而惬意。前不久,因为母亲贫血的缘故,我就上网查了查关于膳食补养的配方,却意外的看到了有关《红楼梦》里对补血的膳食配方记载:“昨日老太太赏的那枣泥馅的山药糕”(第十一回)而现代膳食中“红枣、山药”则是补血的最佳配方。这也正如鲁迅先生评价《红楼梦》说:“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而基于它的社会服务价值,我们更应该看到它所折射出的现代文明。

《红楼梦》的传播与社会服务是新时期“红学”与时俱进的新方向、新表达。只有更好的传播红楼文化,使之与社会服务相结合才能更加鲜活《红楼梦》的生命,让古朴的墨香散发神韵的现代美。2009-11-9 23:28

我在红楼丛林边 

  红楼是一个梦,是一个我心头上的梦,是一个与日俱增更加迷糊的梦。它在我的世界就是一汪池水,一垄红墙黄瓦,一具门栏窗隔。外檐雕栏玉砌,绿竹相绕。而我只是一个酒熏的醉汉,一个又过了几多世纪方贱生的穷酸学子。就这样的,来到了靠近这栋“楼”的丛林边......
————引子

    记得,知道《红楼梦》这本书我是迟到了。不单单是指与著书者成书时间相比,就是我从外界知道这本书后的若干年也未曾翻开过它。总以为它是庞大的、是笨重的,甚至是只有“大人”才看的懂的“天书”。当然,我也“偷食禁果”的尝试过去看上一页,可就是第一回我都翻着字典努力去识别那些生字生词,这样太累,我放弃了。后来父亲给我买了连环画版的“四大名著”。可我又绕开了《红楼梦》选择了“孙悟空”。直到“中考”结束后的那年暑假,我才从家里搜出了那本通行本的《红楼梦》去看,久闻盛名,迟于此时方嗅其香。正因为这样,我更加珍惜了阅读的机会,就像认识了很多年的人,突然一下就成了朋友一般亲切。所以看的很慢,直到我上了高中后才看完全部的百二十回。

    高中的时候有了空闲时间也会翻出来重看上几回。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接触到了第一个“红友”————我们的语文老师。所以“周记”便成为了我们交流《红楼梦》心得的非正式刊物,他会很孜孜不倦的帮我赏析里面的人物、里面的诗词。在读书课上也会点名让我起来给同学们讲讲红楼小故事,那样的机会让我欣喜若狂,也让我从《红楼梦》这本书上体味到了最初的成就感。

    也就是2005年的时候我又遇到了一位“红友”,他就是刘心武。作为小说家的刘心武那个时候却深入人心的占据了央视“金牌栏目”的百家讲坛开始了揭秘之旅。我不满足上网看关于揭秘的视频,还省吃俭用的买了他同名出版的书籍。这个时候我正面临着一次从单纯《红楼梦》文本到《红楼梦》研究的悄悄转变。当然之前也看过一些书籍为了更好的读顺《红楼梦》,比如胡适的《红楼梦考证》、俞平伯的《红楼梦辨》、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还有一些关于曹雪芹身世及对《红楼梦》评价、赏析之内的一些小文章。也真是这些,让我很自然的去看了刘心武的揭秘书。这一看,不得了!竟然碰出了火花,让我对《红楼梦》的理解走进了迷茫的境地。最后,我终于得出了结论————“刘心武是趣味性的在调侃受众”、“他是新时期的索引派”、“他是在将《红楼梦》扔进大染缸”我接受了红学界对他的批判并开始走向理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更加深入的去《红楼梦》文本中研究,找出刘心武的弊病,用他的模式去怀疑他的学说。后来也就写成了几篇关于《红楼梦》研究的文章发表到了一个刊物上。所以我说刘心武是我的第二个“红友”也是我的第二个老师,是他教会了我怎样更加接近真理。

    后来,上大学了,《红楼梦》更是珍藏在我随身携带的电脑本里,我所看的书也就更加广泛了。在一次文学课上,我还被受命为整个专业的同学讲了一堂“红楼梦与红学”的课。当然,知识有限,也就更够不上学术的价值。直到今天,我又接触了一批“新新红学”的“红友”们,我们还是很高兴很和谐的各抒己见。就像一位很热心的“红友”前辈说的一样“我们不求苟同于观点,只求一样热爱于《红楼梦》”那么该怎么样热爱于《红楼梦》呢?该是所有关注或投身于其中研究、传播的广大学人们一致的命题。热爱好这部书!就是这部书的作者及读者共同唯一的希冀。

    《红楼梦》在我的心中不是学问,只是一个关于青春的步脚。沿着这个步脚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我的心里。 

联系方式:QQ:1147725634 
电子信箱:limingcai@yeah.net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