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中秋夜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解读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中秋夜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解读

作者:望远客  收录时间:2009-10-28 18:43

《中秋夜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解读(上)
 
在七十六回黛玉•湘云•妙玉三个人做了这一首长诗,题目叫做《中秋夜园即景联句》。这一首长诗,意境深远。本来是黛玉和湘云两个人做了先头的二十二韵,在黛玉有些词穷才尽,无力后继时,妙玉突然出现,将二人迎进栊翠庵,奉以香茗,并且一气呵成之后的一十三韵。并说道:“休要见笑。依我必须如此,方翻转过来,虽前头有凄楚之句,亦无甚碍了。”
然而我们研究分析后却发现,妙玉所作一十三韵,并不能简单地续在黛•湘所做的二十二韵之后。二十一韵已经说了:“壶漏声将涸,窗前焰已昏。”这是说天已经快亮了,而妙玉的一十三韵开头就说:“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这分明是玉兔东升,大家赏月的时候,在时间上不对卯榫。而且这里还没有脂砚斋的批语,一个字也没有。怎么续?一点提示也没有,一点线索也没有,只能从诗的意思•意境和韵脚的变化上来寻求答案,做一些努力,尝试着续诗,将整个三十五韵完整的呈现在大家面前。
这是作者留给读者的一道作业题,《红楼梦》的确是一部奇书,中外文学史上所有的作品没有一部是这样写的。而且,湘云是一种心情和感受,黛玉则是另外一种,两个人的情绪有过交锋,一个是积极进取,一个则是步步为营;一个是英豪勃发,一个则是字里行间带有几分忧伤;一个是信心百倍去迎接未来,而另一个“太颓丧了些”。由于是联句,一个起,一个和,这首诗读起来音调起伏,是很好听的。妙玉的联句却将二人的“所取之意”翻转过来,翻转过来之后,湘云和黛玉皆赞赏不已。说:“可见我们天天舍近而求远。现有这样诗仙在此,却天天纸上谈兵。”妙玉被她二人称之为“诗仙”,妙玉将她二人“送至门外,看他们去远,方掩门进来。”
妙玉只有两次出场,一次是七十六回这一回,还有一次是在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交代明白,贾母已经出来。要回去,妙玉亦不甚留,送出山门,回身便将门闭了”。妙玉连贾母都不送,却将黛•湘二人送至门外,还要目送她们远去,这说明这三人互相欣赏,说的再明白一些,这三个人真正的身份象征,恰恰是作者的精心的设计,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也是苦心安排。作者还安排了湘黛二人同榻而失眠,为什么会失眠?因为妙玉的一句话:“你们都是井蛙之见。”凹晶,wajing,蛙井。凹晶还是黛玉命名的,“实和你说罢,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元春首肯的,贾政也很喜欢,讽刺吧。所以,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也可以看做“蛙井馆联诗悲寂寞”。下面看诗的正文。

《中秋夜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三五中秋夕,清游拟上元。 撒天箕斗灿,匝地管弦繁。
几处狂飞盏,谁家不启轩。 轻寒风剪剪,良夜景喧喧。
争饼嘲黄发,分瓜笑绿媛。 香新荣玉桂,色健茂金萱。
蜡烛辉琼宴,觥筹乱绮园。 分曹尊一令,射覆听三宣。
骰彩红成点,传花鼓滥喧。 晴光摇院宇,素彩接乾坤。
赏罚无宾主,歌吟序仲坤。 构思时倚槛,拟景或依门。
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1)箫曾嫠妇泣,衾倩侍儿温。(2)
空帐悬文风,闲屏掩彩鸳。(3)酒尽情犹在,更残乐已谖。
渐闻笑语寂,空剩雪霜痕。 阶露团朝菌,庭烟敛夕棔。
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4)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5)
石奇神鬼博,木怪虎狼蹲。(6)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7)
秋湍泻石髓,风叶聚云根。 宝婺情孤洁,银蟾气吐吞。
药经灵兔捣,人向广寒奔。 犯斗邀牛女,乘槎待帝孙。
虚盈轮莫定,晦朔魄空存。 壶漏声将涸,窗前焰已昏。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8)
岐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9)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10)
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11)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12)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13)

妙玉道:“如今收法,到底还该归到本来面目上去。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检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体,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休要见笑,依我必须如此,方翻转过来,虽前头有凄楚之句,矣无甚碍了。”
脂砚斋在第一回开宗明义写道:【因为传他,并可传我。】“藏之于名山,传之于其人。”这是司马迁在《史记》中的话,意思是当时的人看不懂我的书,藏在名山之中而传至后人,才能后世有人能看懂我的书。脂砚斋在这里一点也不客气,借用太史公的话,几乎是指着康熙的鼻子说的,谅你也看不懂。大隐隐于市。这一首《三十五韵》和《姽婳将军祠》以及《芙蓉女儿诔》,就是三只拦路虎,是全篇的收尾之作,破译工作及其艰难,难度很大。现在我们试着破译,看看其中隐含着什么样的内容。
首先,我们提醒读者要注意妙玉的第八韵: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我们知道妙玉出家修行的地方是栊翠庵,不是栊翠寺。寺庙是和尚出家修行的地方,二者是不能混淆的。但是妙玉恰恰写的是栊翠寺,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原来妙玉不是别人,正是作者自己。第七韵: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赑屃,bixi传说中的动物,象龟。旧时石碑座多雕刻成赑屃形状。俗语王八驼石碑,就是那个王八。罘罳,fusi,屋檐下防鸟雀来往的金属网。夜里人站在房下抬头往上看,是看不见罘罳的。大观园里也没有赑屃,这又是什么意思?白天能看见罘罳,夜里则是看不见的,这是比喻天罗地网就象是封建专制主义一样,不会长久,终要退出历史的舞台。已经朝光透,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色,房屋的轮廓已经隐现出来了。第四韵: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这一韵说的是露水,太阳出来就无影无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神鬼虎狼在阳光下也恢复本来面目,原来就是山石树木而已。第六韵:石奇神鬼博,木怪虎狼蹲。夜里看去,山石树木黑黑的一坨一坨的,就象是怪物一样,怪吓人的。比喻句。
再看第一韵:三五中秋夕,清游拟上元。黛玉起的很平和,就象她的为人一样,而湘云却气势不凡。上元,即上元甲子。中国古代以天干地支纪年,这种天文历法是我们上古时老祖宗的文化智慧,以唐尧登位,亦即他当皇帝就职那一年为甲辰年。在尧就位的时候,有五星连珠的天象,就是金•木•火•水•土五星在天上列成一排,这种特定的天象在那时呈现。六十年为一个甲子年,就把这第一个六十年定为上元甲子,第二个六十年为中元甲子,第三个六十年为下元甲子,一共是一百八十年;然后再扩大,第一个一百八十年为上元,第二个一百八十年为中元,第三个一百八十年为下元,就象连环套一样,套的整齐严密。再以这种甲子的法则,和《易经》等配合演变,就知道历史•社会•人类的现象,多少年有一个变化,如何变化;再配合中国天文学上干支,就能推算到该有什么人物出来,这是我们中国人发现的一个很妙的法则。妙玉的师傅极精演“先天神数”,以《易经》道理来看,这就是必变,宇宙间的事情,到了一个时候必然要变,这是绝对的。所以湘云才这么说,清朝取代明朝是必然的,是上元时期就已经规定好了的,是天意。你们这些个明朝的遗民不要不服气,要顺天应人,要做顺民。清,名词,指清朝。前面说过,清属水。中国古代思想认为,地球的形成,最初在太空中如一团泥浆旋转,经过几百亿年的不断旋转以后,渐渐凝结起来,成为地球。“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六,前后左右上下。混沌初开,“清者上升为气,浊者下凝为地。”《曲演红楼梦•序曲》【红楼梦引】开头唱到:“开辟鸿蒙,谁为情种?”脂砚斋批道:【非作者为谁?余曰:亦非作者,乃石头也。】石头乃是补天的石头。谁为清种?湘云是也。谁为湘云?康熙是也。1636年,皇太极改“金”为“清”,不是乱改的,其中暗和“五行八卦”,上溯到上元乃至“鸿蒙初开”都是有据可查的,你林黛玉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朕,真命天子是也。你看看这满天的星斗,星河银汉,“撒天箕斗灿。”按照联排的规矩,黛玉只好对道:“匝地管弦繁。”人间歌舞庆升平。地对天,这正是湘云需要的,天尊地卑。

再看这一韵: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红学界有人认为“冷月葬花魂”这一句暗含了黛玉之死,黛玉应在月圆之时投湖而死。此一说非常有道理,但是我们认为黛玉不是投湖,而是“自挂”。理由有四:第一,“凹晶”二字本是黛玉所拟,不想日后却成为“自挂”之地,令人嗟叹。第二,《红楼十二钗正册》的判词:“玉带林中挂”。第三,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只见天上一轮皓月,池中一轮水月,上下争辉,如置身于晶宫鲛室之内。微风一过,粼粼然池面皱碧铺纹,真令人神清气爽。••••••”黛玉自挂在岸边的槐树上,万籁寂静,下垂的裙摆随风飘逸。天明之后,大顺军进了北京城。第四,第七十六回的回目是“凸碧堂品笛感凄凉,凹晶馆联诗悲寂寞”。凸,本是音“秃”,tu,凸起。在这里偏偏音“拱”,gong,上声。如果读成阴平声,就是“宫”。宫者,帝后太子等居住的房屋,列如“宫殿”,“行宫”,“东宫”等。再比如“故宫”。“凸碧山”就可以读成“宫毙山”。在“宫毙山”下的湖水边旁,是谁在一天的早晨“上吊”?三月十九日正是下玄月,清晨有月亮。冷月葬华魂,崇祯皇帝是也。注意,《红楼梦》中是将过去•现在•将来揉在了一起写出来的,这是其一大艺术特色。历史常识告诉我们,崇祯和康熙是不能够见面的,也无法见面。否则就是“关公战秦琼”。而在这个特定的时空环境下,黛玉只是客串了一回,她真正的身份象征,则另有一说,后文再解。

我们再看作者这一段的文字铺排,湘云和黛玉姐妹俩个人一番长篇大论,上天入地,旁征博引。姐妹二人一唱一和,只不过注明了“洼”•“拱”两个字的发音而已。连“拱”带“挖”不就是猪(朱)吗?后面还有一大段脂砚斋的批语。(不录)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这却是作者的疑兵之计,他担心观者熟门熟路,研究脂批已经被人摸到规律,于是耍了一通花枪,目的是要将我们的思路引向歧途。“岐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再看第五十回一段脂批:【一定要按次序,恰又不按次序,似脱落处而又不脱落,文章歧路如此。】这是《红楼梦》的一个显著的艺术特色,一段情节,一句话,一个人物,一首诗,作者无不故布疑兵,使出浑身的解数,千方百计要引读者的思路走入“歧路”。他运用各种各样的艺术手法进行“弥纶”。举例来说有“谐音法”,“拆字法”,“隐喻法”,“射覆法”,“分身法”,“幻笔法”,“春秋笔法”等等。用脂砚斋自己的话来说,见第二十七回,庚辰本有一段眉批:

【《石头记》用截法,岔法,突然法,伏线法,将繁改简法,重作轻抹法,虚敲实应法。种种诸法,总在人意料之外,且不曾见一丝牵强,所谓“信手拈来无不是”是也。乙卯冬夜。】

如此一来,读者不免如堕五里雾之中。作品写得是锦簇如花,二百多年来红学界的嘴巴官司打得也很热闹。不可否认的是,《红楼梦》有很强的吸引力,吸引无数人士竞折腰。历史上有索引派,有考证派,当代则有胡适先生,俞平伯先生,周汝昌先生。他们都是研究《红楼梦》的大家。俞平伯先生曾经毫不讳言地说;

••••••至于《红楼梦》本身底疑问,使我每每发生误解的,更无从说起。我尝谓这书在中国文坛上是个“梦魇”,你越研究便越觉胡涂。《红楼梦》底名字一大串,作者的名字也一大串,这不知怎么一回事?从这一点上看,可知《红楼梦》的的确确不折不扣,是第一奇书,像我们这样凡夫,望洋兴叹,从何处去下笔呢!

红学理论家刘梦溪先生很赞同俞先生的坦诚与率直,认为一百多年来的红学研究并无突破性成果,在许多问题上还不能达成比较一致的结论,甚至形成许多死结,我想无论如何不能说这是这门学科兴旺的标志。所谓真理越辩越明,似乎不适合《红楼梦》。倒是俞平伯先生说的“越研究越胡涂”,不失孤明先发之见。
越研究越胡涂原因固然很多,“歧路”很多也是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作者告诫我们,“泉知不问源”要不得,“源”在哪里呀?“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检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体,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黛玉湘云二人皆道“极是”。
什么是“闺阁体”?第一回;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己护短,一并使其泯灭。【因为传他,并可传我。】
这么一说明白了吗?闺阁体就是“史记”,明末清初的“史记”,确切的说就是顺治元年到康熙年间的一段历史。现实世界的赳赳武夫在《红楼梦》中摇身一变,竟变成了一个个最标致美貌的小姐。用假语村言敷衍出一段故事,为“闺阁”昭传”。而且传之于市乃是大隐,(藏之于名山是小隐),传他传我传于后世。神仙都要被他搞晕了,何况我等凡夫?

我们再看湘云的“寒塘渡鹤影”:
我们先看抗清名士张煌言临刑之前的遗言:“大好河山,竟使沾染腥膻。”
张煌言(1620——1664),字玄著,号苍水,浙江鄞县人。他自幼胸怀大志,“慷慨好论兵事”。明崇祯十五年(1642)中举人。1645年清兵南下,与他人在宁波组织义军抗清,奉鲁王朱以海至绍兴监国,被任为翰林院编修,兵科给事中。次年,清军渡过钱塘江,鲁王兵败航海走。张煌言归与父母妻子决,随鲁王次石浦,加右佥都御使。在东南沿海一带坚持抗清斗争,一度名声大振。1658年,张煌言与郑成功会师北伐,他们从崇明直破瓜州,镇江,最后围攻南京。张煌言另率一支军队溯长江而上,直到芜湖,旬日间收复徽州,宁国,太平,池州等四府三州二十四县。一时江浙大地撼动,湘赣鲁豫等省志士纷纷前来联系,准备响应。清廷上下震惊,顺治帝甚至准备“东还”了。
就在这时,郑成功却骄傲轻敌,误中奸计,在南京城下兵败。南京战败的消息传到芜湖,张煌言立即写信给郑成功,要他切勿全军东撤。只要坚守镇江,自己还可保有长江上游各城,天下事尚或可图。然而郑成功在突遭失利之后,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竟置张煌言军于不顾,撤镇江,瓜州及驻守长江流域之军队,自回厦门去了。如此一来,张煌言军立即陷入清军四面包围之中。在清军的围攻之下,最后全军覆没。1663年七月七日夜,被叛徒出卖被捕。面对清廷的许以的高官厚禄的诱降,张煌言答道:“张某父死不能葬,国亡不能救,死有余辜。今日之事,速死而已。”清浙江总督赵廷臣奉朝廷之命,许以张煌言兵部尚书之职,劝其“归顺”朝廷。张煌言以岳飞•文天祥•于谦为榜样,对清廷的重官劝降嗤之以鼻。
清康熙三年九月初七早晨,张煌言终被清廷杀害于杭州弼教坊。临行前他昂首稳步,遥望凤凰山叹息道:“大好河山,竟使沾染腥膻!”然后慷慨就义。妻子,儿子,幕僚及仆人等多人一同遇害。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这是中华民族气节的真实写照。

腥膻,和水一样,在《红楼梦》里是清朝的代名词。在《红楼梦》中,第四十九回:割腥啖膻闺阁野趣。吃鹿肉一场戏,湘云,宝玉,平儿,宝钗,宝琴,李纨,探春,王熙凤,黛玉,除了黛玉都吃了。黛玉笑道:“那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庵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庵一哭!”【大约此话不独黛玉,观此书者亦如此。】芦雪庵,虏血屋,庵,小草屋。《红楼梦》里的芦雪庵一加上脂批,在《石头记》里就变成虏血屋。特犯不犯之笔,读之惊心骇目。小草屋里一群鬼围着一块生肉在吃,嘴角还在滴答血,《画皮》吔,难怪黛玉不敢吃。之前黛玉说:“••••••这会子,一定算计那块鹿肉呢。”【联诗极雅之事,偏于雅前写出小儿啖膻茹血极肮脏的事来,为锦心绣口作配。】锦心绣口之语恰恰出自湘云之口。湘云笑道:“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清高,最可厌。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所以,腥膻,湘云的代名词。
第三十一回,湘云和丫鬟翠缕谈论阴阳,翠缕道:“姑娘是‘阳’,我就是‘阴’。”湘云拿手帕子捂着嘴,呵呵的笑起来。翠缕道:“说是了,就笑的这样!”湘云道:“很是,很是。”(在《石头记》里湘云就是男人,被翠缕说中了,呵呵的笑起来:很是很是。没错。)翠缕道:“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湘云笑道:“你很懂得。”
翠缕当然懂得自己的身份,奴才嘛——。所以,湘云就是康熙。按《谐音字笺》的老套解,翠,青也。青山叠翠。翠缕,清驴。【怡然自得一笑尔。】
此等安排实出人意料之外,像我们这样凡夫,只能望洋兴叹。大家知道,康熙和崇祯绝对见不上面,因为在崇祯死后九年,即1654年康熙才出生。但是作者就偏偏这样写了,这说明作者已经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天下真的已经改朝换代了。我们前面说过,《红楼梦》创作于1690年——1700年,这个时候正是康熙年间。平三藩,收台湾,西藏,新疆这样的边远省份,中央政府行使了一个主权国家应该行使的主权。无论文治还是武功,作者给予了应有的肯定。请看湘云的《红楼梦曲》第六支【乐中悲】: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意真辞切,过来之人,不免失声。】纵居那绮罗中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堪与湘卿作照。】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悲壮之极!北曲中不能多见。】

太贴切了。太像康熙了。晴雯的判词也不过是“霁月难逢”,而对于康熙,直接就说道“霁月光风耀玉堂”,尤其是脂砚斋的批语,【堪与湘卿作照。】说得十分肯定。
前边讲过,王熙凤长着一双三角眼,清属水,子也,子鼠。王熙凤是贼眉鼠眼,这个形象的刻画有些脸谱化。第六十八回尤二姐眼中的王熙凤:“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但是对湘云绝对没有脸谱化的一丝一毫的刻画,就连湘云第一次出场,作者写的也很自然流畅,大说大笑就进屋里来,就象湘云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一样,一点陌生感也没有。敢情,原来湘云就是当今的“圣上”。吃鹿肉也好,醉眠芍药裀也好,一点也不影响作者对康熙的评价。
再说了,“霁月光风耀玉堂”一句,系指康熙除鳌拜,时年十四岁,所以说“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堪与湘卿作照。】霁月,雨雪之后转为晴天为霁。康熙除鳌拜之前的一段日子真可谓风雨交加。
证据太多了,史湘云的身份象征就是康熙皇帝。我们再来看作者对康熙的祖母孝庄太皇太后的“幻身”也就是王熙凤如何褒贬的,来了解作者在构思时理性的思考和多变的艺术手法。第三十八回:

贾母那边听见,一叠连声问:“见了什么这样乐,告诉我们也笑笑。”鸳鸯等忙高声回道:“二奶奶来抢螃蟹吃,平儿恼了,抹了他主子一脸的螃蟹黄子。主子奴才打架呢。”贾母和王夫人等听了也笑起来。贾母笑道:“你们看他可怜见的,把那小腿子,脐子给他点子吃也就完了。”鸳鸯等笑着答应了,高声又说道:“这满桌子的腿子,二奶奶只管吃就是了。”

作者骂人都是一脸的书卷气。脐子,螃蟹的排泄孔,会吃螃蟹的人都知道,那个东西是不能吃的。更可疑的是,贾母和王夫人听了也笑起来。王熙凤是她们的孙媳妇和侄儿媳妇,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而且有失身份。只有一种理由可以解释,原来,贾母,王夫人和王熙凤是孝庄皇太后的老年时期,中年时期和青年时期的三种生命形态,作者将这不同时期的三种生命形态揉在了一起写进了《红楼梦》。作者的才情和想象力谁能想象的到?原来小说可 以这样写的。她们三个人对湘云没有半句恶言恶语,更是爱护有加,因为康熙是孝庄的孙子。 鸳鸯笑道:“这满桌子的腿子,二奶奶只管吃就是了。”鸳鸯,琥珀,彩霞,彩云,平儿,可 不就是满桌子的狗腿子吗?只等二奶奶的“圣旨”啦。

清朝入关之后,杀人如麻,焚书如炬,所以叫“寒塘”。鹤,民族文化认为鹤是一种祥瑞之物。所以湘云说“寒塘渡鹤影”。四方来朝,八方来拜,祥瑞仙鹤(献贺),我大清国泰民安。中秋赏月,与万民同乐,吹箫弄乐,争饼分瓜,其乐融融。
“分曹尊一令,射覆听三宣”一句是说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湘云:双悬日月照乾坤。 黛玉:良辰美景奈何天。
闲花落地听无声。 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日边红杏倚云栽。 双瞻玉座引朝仪。
御园却被鸟衔出。 仙仗香挑芍药花。

“传花鼓滥喧”,说的是第五十四回: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这一回讲的是贾府正月十五开家宴,宴会之上击鼓传花讲故事,王熙凤讲了一个“聋子放炮竹——散了”的故事。
而在七十五回: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这一回中又有一个击鼓传花。八月十五赏中秋时,宝玉,贾兰,贾环兄弟三人各作了一首诗助兴。贾政给宝玉限韵一个“秋”字,“只不许用那些冰,玉,景,银,彩,光,明,素等堆砌字眼,要另出己见,试试你这几年的心思。”于是宝玉写了一首绝句,博得贾政有赏。那贾兰和贾环看在眼里,痒在心头,也各作了一首。贾赦评论贾兰的一首连声赞道:“好!这诗据我看去,甚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萤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人略明白些,可以看得过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呆子来!所以爱他这诗,不失咱们侯门气概。”因回头吩咐人去取了自己的玩物来赏赐与他。因又拍着贾环的头,笑道:“以后就这样作法,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贾政听了,忙劝道:“不过他胡诌如此,那里就论到后事了。”
注意,脂砚斋的批语:【便又轻轻抹去也。】又是重作轻抹法,里边又有玄机。
“晴光摇院宇,素彩接乾坤。赏罚无宾主,歌吟序仲坤。构思时倚槛,拟景或依门。”这三韵说的情景就是这哥三个作诗。贾兰的水平贾政实在看不上,却博得了贾赦的称赞,如何?又是一段黑话,拍着贾环的头笑,是不是狞笑?三个人作诗全是憋出来的,能入贾政的眼,一定是垃圾。既然是垃圾,作者不屑于写,也是情理之中的。此回有回前批:【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这一条批语的可信度应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我们知道“庚辰本”也是过录本,缺中秋诗实是指缺《中秋夜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这一首诗堪称精品,需要作者花费很大的精力来完成,同样抄写者在抄录的时候也需要仔仔细细地抄写,以免抄错。那个时候是用毛笔来抄,一旦抄错一个字或者是一句话,那是无法更改的,这一页纸只好作废重新再抄写。只要我们亲自动手抄写一遍,就会有感觉。这条批语的来历真不好说,但是绝对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

这里韵脚变了,由“元”韵变成“门盆”韵,妙玉就在这里接上她所做的前三韵。
“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箫增鹜妇泣,衾倩侍儿温。空帐悬文风,闲屏掩彩鸳。”
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这里的三韵说的就是贾府除夕祭宗祠和除夕之夜合欢宴的场景。注意贾府宗祠里,抱夏前上面悬一九龙金字匾,五间正殿前悬一闹龙填青匾。那个时代,用龙作为帝王的象征,龙的形象使用在帝王使用的东西上,是有专属性的。王公大臣爵位再高也不能用“龙”的形象,否则就是“僭位”,超越贾府的本分,是有“篡权”的嫌疑,是杀头灭族十恶不赦之罪。看具体描写,文字太多,只择要而录:
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边金龙一样。
里边香炉辉煌,锦幛绣幕,虽列着些神主,却看不真切。
众人尾随着贾母至正堂上,影前锦幔高挂,彩屏张护,香炉辉煌。上面正居中悬着宁•荣二祖遗像,皆是披龙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像。
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起跪下,将五间正堂,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的无隙空地。鸦雀无闻,只听铿锵叮当,金铃玉佩,微微摇曳之声,并起跪靴履飒沓之响。
那晚各处佛堂,灶王前焚香上供,王夫人正房院内设着天地纸马香供,大观园正门上也挑着大明角灯,两溜高照,各处皆有路灯。上下人等,皆打扮的花团锦簇,一夜人声嘈杂,笑语喧阗,爆竹起火,络绎不绝。••••••

这里分明是皇帝到太庙去祭祖,宁国府就是作者的故国“明国府”。香烟缭绕遮住了金鼎,红色的蜡油滴落下来,“朱红大高照”已经成为昨天的回忆。哀哉,痛哉。下一个就该轮到“金萱”了。萱,别人的母亲,金萱就是“金人”也就是“清人”的母亲。聋子放爆竹,散了吧,散了吧。
你看看。妙玉一来意思就全变了。作者用了十五韵,设了谜面,又给了谜底。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第十七韵“空剩霜雪痕”,中秋哪有霜雪?第十八韵“庭烟敛夕棔”,棔是合欢树的别称,夕棔指的就是除夕之夜的“合欢宴”。
2009-10-28 18:43

破译《中秋夜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下)

作诗要有诗眼,方是高手。这一首《三十五韵》的诗眼在何处?不是别处,正是“金萱”。萱,是指别人的母亲,金萱,是金人的母亲。1616年,清太祖努尔哈赤建国,初称后金,1636年清太宗皇太极改国号为清。孝庄皇太后完全有资格称为清朝的一只凤凰。清因一凤而兴,奠定了大清朝三百年基业。同时也是康熙王朝的一只凤凰,孝庄皇太后以丰富的人生经验和社会阅历保护了幼年的康熙,使其免受象鳌拜这样“有脸者不服约束”之豪奴的危害。凤姐之名“王熙凤”即取此意。湘云:“乘槎待帝孙”一句,帝孙本是指织女星,这里湘云借用“帝孙”的口吻联句,即是康熙皇帝,正是孝庄皇太后的“帝孙”。金萱与帝孙正是祖母和孙子关系的真实写照。康熙南巡时住在江宁织造府,见了曹寅的母亲孙氏夫人,题写匾额:“宣瑞堂”即是明证。孙氏,康熙之保姆。这个细节被作者写进《三十五韵》:“色健茂金萱”。
“乘槎待帝孙。虚盈轮莫定,”湘云对了一句之后又起了一句,前面我们解读了“清游拟上元”一句,“虚盈轮莫定”意思是说月亮阴晴圆缺,月满则亏,是天象,自然规律人是不可抗拒的,就象改朝换代了一样的,认命吧。所以林黛玉对:“晦朔魄空存。壶漏声将涸,”从天黑到天明,这很被动,而且并没有跳出湘云这一句的意境,黛玉的气势差远了。

但是就这样解释《三十五韵》,我们会很被动,而且还会掉入作者精心设下的圈套,正所谓“岐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作者写书时故意搞了许多歧义,要搞个明明白白,比如就要问大观园里沁芳泉是从何处来的?沁芳闸。妙玉说“到底还该归到本来面目上去”。那么什么才是“本来面目”呢?前面我们说过,《三十五韵》是对全书的一个总结,是一个收束性的结尾。第一回脂批:【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行文至此,作者终于按捺不住,用妙玉的身份登场,要“烹茶更细论”。此举大大出乎读者意料之外,让人很难想象的到。前面我们提到“腥膻”一词,是指作者让湘云来代表康熙皇帝;“凸碧山”音“宫毙山”,是谁在“宫毙山”的树林里“玉带林中挂”?“木上悬着一围玉带”,谁的身上有一围玉带并且还挂在树上?不就是崇祯皇帝吗?原来整个一个“关公战秦琼”。作者这样写的目的是要“细论”,题目是什么呢?可以肯定的是,“细论”的题目一定跟皇帝的身份有关。统观全书前八十回,我们可以发现,只有薛宝钗的别号“蘅芜君”(恒无君——永远没有皇帝之意。)才符合此意。

《红楼梦》通过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社会历史现象,看到了封建帝制从产生到发展,由发展到消亡的历史发展规律,而这个客观规律同样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公元前221年,秦王政统一了中国,自命为“始皇帝”,中国开始了长达两千年的封建帝制统治时代。到了公元1700年,《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通过这部中国文学史上空前绝后的“奇书”,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第一声呐喊——永远结束帝制。铲除封建君主专制制度,永远结束皇帝统治制度。

这样的思想思潮并不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独有的。在明朝晚期,以李贽等为代表的“泰州学派”是明后期人文启蒙思潮的主要代表人物,他们对两千年来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的积弊有了更深层的理解,对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进行了无情的批判,从而开启了明清之际怀疑•揭露•批判封建专制制度的序幕。而明清统治者对李贽的思想言论定性为“敢倡乱道,惑世诬民”,“其人可诛,其书可毁”。在统治者看来,对任何敢于动摇封建专制根基的思想言论,哪怕是只言片语,哪怕只是思想的流露,也是绝对扼杀,毫不留情。就是对那些本与批判现行制度无关的思想和言论,也往往由于统治者的疑神疑鬼,而极尽牵强附会之能是,这一点在清代的“文字冤狱”中表现得最为突出。
明清之际的思想家们根据社会现实,把学术研究与社会现实紧密联系起来,拓展了学术研究的领域和范围,对影响中国两千年的封建君主专制进行了猛烈揭露和抨击。
王夫之指出:“天下者,非一姓之私也。”“一姓之兴亡,私也;而生民之生死,公也。”他主张“不以一人疑天下,不以天下私一人”。
黄宗羲在其著名著作《明夷待访录》一书中提出了一系列与社会现实相关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君皇未得天下时,就荼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成为一人之产业;得了天下后,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一人之淫乐,视为理所当然。”大胆地提出了“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明确主张“天子之所是未必是,天子之所非未必非”。黄宗羲的这部著作无论在当时和后来,对中国思想界所起的作用十分巨大,被誉为“近代社会的宣言书”。顾炎武喊出了一句千古名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比较而言,皇帝实在不如盗贼。盗贼烧杀抢掠,总还有多少一点负罪感,觉得自己是在为非作歹。而皇帝打天下,对于屠戮,压榨,奴役老百姓,视为理所当然,也就泰然自若。这样年深日久,做皇帝的越来越骄横,任意妄为,无拘无束,无法无天。老百姓经过长期重压,逆来顺受,也养成了一种奴性,谨小慎微,畏首畏尾,只图苟安,不思进取。如此互相影响,恶性循环,两千多年来我们愚昧•贫穷•落后的真正根源,正在于此。

无疑,曹雪芹的创作思想受到了这些具有民主意识学说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只是思想与口号,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并无实施的可能。但这就够了,因为提出问题要比解决问题重要得多,这是在三百多年前就有先知先觉提出来的。这很了不起,因为谁也无法超越历史。

“恒无君”就是《红楼梦》的本旨(“衡芜君”是薛宝钗的别号)。
第三十八回,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忆菊 蘅芜君 脂砚斋写道:【真用此号,妙极。】
第四十二回回目:蘅芜君兰语解疑语。脂砚斋写道:【钗•玉名虽二个,人却一人,此幻笔也。】曹雪芹让林黛玉反串崇祯,却用幻笔将皇帝身份嫁接到薛宝钗的头上,而宝钗的别号是【蘅芜君】,即“恒无君”。所以脂砚得意洋洋写道:【真用此号,妙极。】

但是,这样的论断是需要证据支持的。那么,我们能否从《红楼梦》中找到相应的证据吗?答案是肯定的。一些先进的思想家目睹明清易代,在国破家亡,痛定思痛之后,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之所以造成整个中华民族的大灾难,并非只是某些皇帝个人的过错,而是由不近人情摧残人性极不人道的专制帝制所造成的。封建帝制是万恶之源。曹雪芹将皇帝在书中尽情地给以讽刺• 嘲笑•挖苦和调侃。在当时来讲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封建专制社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社会特征,那就是至高无上的皇权。所谓十恶不赦其中就有一条:大不敬。意思是对皇帝本人或其亲属进行人身攻击•谩骂•造谣•污蔑•人格侮辱等等,都是很严重的罪行,是要杀头的。如果国家有喜庆之事,需要大赦天下,一些轻刑犯会释放出狱,重刑犯也会罪减一等,但是十恶之罪坚决不能够赦免。这样的律法是明文规定好了的,任谁也不能够违反。

鸳鸯抗婚。第四十六回:“••••••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日头月亮照着嗓子,从嗓子里头长疔烂了出来,烂化成酱。”这里鸳鸯发恶誓抗婚,日头月亮一起说。日月为明,言外之意就是明朝的“宝天王”,“宝皇帝”,这是脂砚已经告诉过我们的“拆字法”。此处的“宝皇帝”字,原文为“皇帝”,庚辰本写做“宝皇帝”。这一字之加,恰恰说明问题。用明朝的皇帝起誓抗婚,大不敬之一。
第十六回:宝玉又将北静王所赠鹡鸰香串珍重取出来,转赠黛玉。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珍重”二字,恰与黛玉的态度形成反差。宝玉郑重其事要转赠,表明他感谢北静王的垂青,不料在黛玉面前碰了一鼻子灰。鹡鸰,鸟类的一属,生活在水边。北静王的名字又叫水溶。第十四回回前批:【清,属水,子也。】清在东北立国,北方属水,所以水是清朝的代名词,水溶就是“清戎”,清朝的北静王是个臭男人,大不敬之二。这也是脂砚已经告诉过我们的“谐音替代法”。
第二十八回:蒋玉函情赠茜香罗:“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如果真有此事,恐怕两国就要开兵见仗,天子要大兴问罪之师了。以女人之物充当贡品,暗含轻薄轻蔑看不起之意。一条裤腰带还送来送去,最后到了宝玉的腰上,导致宝玉挨了一顿臭揍,几乎被贾政打死。茜香国女国王和北静王都是轻薄之人。象这样大不敬之语,还有很多,它们隐藏在字里行间,需要仔细分析才能看出来。当然,表面上曹雪芹还是对皇帝尊敬有加的。

《中秋夜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用了三百五十个字,就为了“恒无君”这三个字。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大圈子,用了这样深的心机,还唱了一出“关公战秦琼”。因为什么?因为“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战战兢兢,提心吊胆,青苔有水,青竹也有水,就象在沼泽地里行走一样,一不小心,就有灭顶之灾。【清,属水,子也。】
“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妙玉做的这四韵诗句全是比喻句。是什么意思?要和下面这几句一起解释,才好说得通。
“秋湍泻石髓,风叶聚云根。宝婺情孤洁,银蟾气吐吞。药经灵兔捣,人向广寒奔。犯斗邀牛女,乘槎待帝孙。虚盈轮莫定,晦朔魄空存。壶漏声将涸,窗前焰已昏。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这几韵是写景,文字很美,意境也很美。你看,太湖石做的假山上流淌着泉水,夜里的秋风吹动树叶哗啦啦地响,“只见天上一轮皓月,池中一轮水月,上下争辉,如置身于晶宫鲛室之内。微风一过,粼粼然池面皱碧铺纹,真令人神清气爽。”皎洁的月光使人联想翩翩,这是多么美好的夜晚啊。请听黛玉怎样数落湘云:“只是‘秋湍’这一句亏你好想。只这一句,别的都要抹倒。”是的,如果把“秋湍”用谐音“酋团”替代,“石髓”,即石头的精华,指的是石头城,即南京。清军进了南京城之意。那么意思就全变了。

“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岐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
这三韵的意境非常优美,简直就是一幅“秋鸣山水图”:远山近水,南飞雁,大林莽,丛林中露出晨钟暮鼓的一角,近处是一弯小径,寓意不远处就有人家,而且还是腾腾大舍。我们知道,《三十五韵》是曹雪芹借景寓怀之作。那么这三韵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要从第二韵说起。“箫增婺妇泣,衾倩侍儿温。空帐悬文风,闲屏掩彩鸳。”这分明是在说寡妇李纨。中秋赏月李纨因为有病没有到场,所以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没有李纨,也就是说这第二韵和第三韵说的并不是中秋赏月的场景,而是另有所指。另外需要注意,“凸碧堂”念做“宫毙堂”,联句是在“宫毙山”之下,“宫毙堂品笛感凄清”。言外之意无需多言。
第一韵“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是指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青衣乐奏,三献爵,拜兴毕,焚帛奠酒,礼毕,乐止,退出。众人尾随着贾母至正堂上,影前锦幔高挂,彩屏张护,香炉辉煌。上面正居中悬着宁•荣二祖遗像,皆是披龙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像。”第二•三韵是说李纨的心情,她心里难受极了,因为她的丈夫贾珠的牌位也在上边。鼓乐喧天,在刺激她的神经,祭祖仪式也是刺激,从别人的手里接过祭品,传到下一个人的手里,饭菜,汤点,酒茶等等,每传一次就是一次刺激,眼泪打转,心似油煎,不能自持。待回到稻香村一定会嚎啕大哭一回,然后就像“槁木死灰”一般,也就是“行尸走肉”一样。
李纨是谁?或者说作者曹雪芹想让李纨去扮演那一个历史上的人物?李纨,字宫裁。意与“宫毙”无二。亡珠(朱)之妻,是投降清朝的前明官员。清入关,不愿侍清者纷纷“宫裁”,也就是自尽,为明殉国。降清者为了“膏粱锦绣”,当然不会“宫裁”。除夕陪同清帝太庙祭祖,这些降官并不傻呀,易服剃发,侍奉二主,不苟言笑,内心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闻无见。状如行尸走肉,所以“钟鸣”(终明)鸡唱,取腾腾大舍之意。

以上就是我们简要的解释了前三十二韵的双层意思。妙玉说道“依我必须如此,方翻转过来”。那么在哪里翻转呢?就在最后三韵:“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从表面意思来看,确实看不出来有反转之意,但是只要我们把诗眼再重点的研究一下,立刻就可以看出端倪。“乘槎待帝孙”,湘云的意思是说,我大清国一统江山,天长地久,犹如在天河里乘木筏,万世不竭。这个意思你妙玉怎么翻转过来?我们知道,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创立了一个游戏规则,谐音法。手段是为了目的服务的,他不会没有目的而去创立谐音法则,他一定会要用到这一条法则来满足写作的需要。而这一意图他是要隐瞒的干干净净,不露痕迹,不要引起读者的注意才是。“乘槎待帝孙”一句,乃“谶差待帝孙”之意。乘与谶,只差一个后鼻音韵母,槎与差则是音同字不同而已。谶,现代汉语词典解释是:迷信的人指将来要应验的预言•预兆。待,时态是将来时,等待。帝孙,是谁?康熙之孙,正是乾隆。秦十五而亡,乾隆在位六十年,“焚书坑儒”的坏事要比秦始皇干的多得多。“谶差待帝孙”,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

联句之后黛玉和湘云回到潇湘馆,姐妹二人同榻而眠,却谁也睡不着,二人在枕上翻来复去。湘云掩饰道:“我有择席的病,况且走了困,只好躺着罢。”谶差待帝孙,当然睡不着。妙玉说的清清楚楚,隔代相克,逢三必变,麻袋换草袋,这是封建专制制度的死穴,无解。你史湘云张嘴就是“上元甲子”,(注意:“上元”一词不是指正月十五上元节。这是作者安排的一条“岐路。)隔代相克,逢三必变这个道理你懂得吗?两千年封建社会的改朝换代不就是已经说明了问题吗?老百姓说话:富不过三代。亡明者,明也,非清也。明太祖朱元璋,燕王朱棣,文治武功不次于你康熙。照样万历皇帝二十年不上朝,嘉靖皇帝炼丹求仙,天启皇帝痴迷当一个木匠,以至于客魏乱国,大明病入膏肓,最终江山易主。将来的某一天,清朝也会重蹈明朝的覆辙,你们努尔哈赤的子孙后代也会丢掉江山社稷。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见鸡杀鸡,见狗杀狗,见人便要杀人”;“有了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进城光——屠城(嘉定三屠,扬州十日);易服剃发——引发江阴惨案,一口气你们便杀了十万人啊”。你清朝的皇帝不是搞“文字冤狱”吗?如此毁坏中华文化,罄竹难书。说不定其下场更不妙,“哭向金陵事更哀”。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恒无君”——永远结束帝制。
曹雪芹只用了五个字,就将诗意翻转过来。如果说三十五韵是谜面,“谶差待帝孙”就是谜底。全书的结束落在了诗眼上,这样的大气,这样的布局,这样的构思,这样的才情,谁承想的到?曹雪芹•康熙•崇祯三个人竟然还有这么一场对话。文学艺术的魅力恰恰就在于此。情理之中而又在意料之外。

“谶差待帝孙”——是《红楼梦》的底牌。是藏在了“假语”之后的“真事”。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谶差待帝孙,谁解其中味?【呜呼。】

小结:
《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创作完成于1700年,此时尚距曹寅家第一次被抄家还有近三十年的时间,后四十回应该续写于抄家之后。也就是说,这中间应该有大约五十年时间的空挡,《红楼梦》是以八十回的面目流传于世。五十年之后,另外有人续写了《红楼梦》的后四十回,才得以百二十回的面目流传于世。曹雪芹的那种放得开,收得拢,挥洒自如行云流水般的潇洒,一语双关的意境,以及那种特有的暗藏机锋,特别是诗词歌赋的华彩,在后四十回中我们再也领略不到了,真是遗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规律,曹雪芹不可能活那么久。我们还要感谢无名氏,毕竟聊胜于无,曹家被抄时的惨状在书中还能略窥一斑。续写者是谁?这是第一个不知道。
曹家被抄家的罪名比天还大,大到不能说出来。乾隆宁愿把答案带进坟墓,也密不示人。那么,曹家真正的罪名到底是什么?这是第二个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乾隆是“文字冤狱”集大成者,死在他的手里人不计其数,被烧掉的书籍数以万计。难道曹家被抄家真的是因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千方百计要把曹寅送到“文字冤狱”的大门口,他们之间难道有个人恩怨?这是第三个不知道,我们真不知道。2009-10-31 21:22

                 全文完 2009-10-24

联系方式:13693677892 
电子信箱:styhl1229@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