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贾府里的那些事儿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贾府里的那些事儿

作者:褚冬  收录时间:2009-10-12 08:56

当柳湘莲得知尤三姐是贾珍老婆的继母的女儿时,不禁跌足对宝玉说道:“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王八。”

所谓东府,即指宁国府。宁国府的仆人焦大有一次喝醉了酒,也曾发酒疯破口大骂宁国府“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似乎也印证了柳湘莲的话是正确的。

柳湘莲是男人,贾府是不可能让他进出自如的,因此他也就不可能对贾府有深入细致的了解,所以他的话只能听一半扔一半。而且,“只怕”二字,也说明他的推断有猜测的成份。至于焦大的话,虽是酒后撒泼,但俗话说“酒后吐真言”,不能断定他就是捕风捉影,信口雌黄。

宁国府贾代化一共生有两个儿子,长子贾敷,没成年就死了;次子贾敬,一味好道,希望长生不老,连家里也不肯呆,潜心练丹,对女人并无兴趣,因此说,贾敬应该是“干净”的。有这么个干净人儿,那么柳湘莲的话就显得有点过激了。

到了贾敬的儿子贾珍和贾珍的儿子贾蓉,问题就大了。焦大所说“爬灰的爬灰”,便是指贾珍和他的儿媳秦可卿。这一点,书中虽然没有明说,但从贾珍的行为表现来看,还是有可能的。比如说尤二姐,就是贾珍贾蓉父子共同的情人。在六十三回中,当贾蓉听见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这一笑便大有深意!紧接着,贾蓉又嘻嘻的望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们父亲正想你呢。”这也说明了贾珍和尤二姐之间的暧昧关系。书中称贾珍父子与尤二姐的关系是聚you之诮,意思便是指父子共占一个女子。

贾珍能和他的儿子共同玩弄尤二姐,那么儿媳秦可卿姿色更胜二姐十分,岂能轻易放手。当秦可卿死后,贾珍悲痛欲绝,比死了老子还伤心,“恨不能代秦氏之死”,以致病症在身,走路都要拄拐,连料理后事的精力也没有了。在办理可卿丧事时,极尽奢侈,“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如果他跟儿媳没有一腿,再伤心,也不至于要替她去死,更不至于倾尽家财去办理后事。

贾珍的好色是出名的,连薛蟠都对他不放心。第二十五回,赵姨娘使魇魔法陷害宝玉和凤姐,一时贾府内乱麻一般。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因为他知道贾珍等人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

关于焦大所说“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很多人认为说的是王熙凤和贾宝玉,这是错误的。焦大是宁国府的仆人,一般不会骂荣国府,按我的理解,应该是指秦可卿和贾蔷。第九回写道: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凤流俊俏。这个贾蔷原是和贾珍贾蓉一起过的,但后来却被贾珍分了出去,自立门户去了,原因便是“贾珍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已也要避些嫌疑”。什么样的口声?要避什么样的嫌疑?书中没有明说,但绝不会是因为贾蔷和丫环们勾勾搭搭,如果是那样,一般都是把丫环打一顿,然后撵出府去,或转卖掉,是不会把责任加在主子头上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风闻贾蔷与秦氏的口声不大好,所以才被分了出去。而且贾蔷的行为也影响到了贾珍自己,他是不愿意让人知道他和儿媳上床的,所以他在贾蔷面前要装正经,避嫌疑。贾蔷被分了出去,秦可卿也死了,后来便和十二戏子之一的龄官搞到了一起,可见贾蔷是个不省事的家伙。

说完宁国府,再看荣国府,荣国府是否干净呢!

贾代善一共生有二子一女,女儿贾敏嫁给林如海,姑且不论;长子贾敷,次子贾政。贾政是读书人,一心扑在仕途上,为人也算正直,虽然年轻时也风流倜傥,但于女色方面并不看重。他有王夫人,还有赵姨娘、周姨娘,都有正儿巴经手续的,并非胡来,因此贾政算是“干净”的。

贾赦则不然,可算是荣国府头号色鬼,甚至连宁国府的人也自愧不如。用袭人的话来说,就是“这个大老爷也太好色了,略平头正脸的,他就不放手了”。连贾母都看不惯,指责他“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没的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作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

贾赦不但身边“略平头正脸的不放手”,连贾母的丫环鸳鸯他也敢碰。鸳鸯是贾母最得力、最钟爱的丫环,王熙凤说“老太太离了鸳鸯,饭也吃不下去的”。即便如此,贾赦依然想方设法要把鸳鸯搞到手,先是让人直接和鸳鸯谈,遭到拒绝,又让鸳鸯的哥嫂做工作,结果被鸳鸯抢白了一顿。贾赦恼差成怒,说道:“凭他嫁到谁家去,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他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服了他!”亏得贾母替鸳鸯撑腰,贾赦的阴谋才未能得逞。不过他并不死心,终久费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来,收在屋内,才算完事。

贾赦的儿子贾琏,不用说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和他老子一个德行。贾琏的妻子王熙凤,长得也算不错,不过并不能满足贾琏的淫欲;有个通房丫头平儿,由于害怕王熙凤的嫉妒,不敢和贾琏太亲近,只能偶尔偷偷摸摸地搞一搞。于是正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贾琏便打起了别人的主意。

贾琏是离不开女人的,他的女儿巧姐出痘儿供娘娘,凤姐与他隔房而睡,“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不久,又与府内一个极不成器破烂酒头厨子多官的老婆勾搭成奸。这个多官的老婆美貌异常,轻浮无比,众人都呼他作“多姑娘儿”,荣宁二府很多人都得入手。这个“多姑娘儿”还有着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身筋骨瘫软,贾琏见到她,恨不得连命都不要了。多姑娘儿对他说:“你的女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脏了身子。快离了我这里罢。”贾琏道:“你就是娘娘,我那里管什么娘娘!”从此两人海誓山盟,难舍难分,遂成相契。只要有女人,贾琏是连女儿的死活都不顾的。

贾琏只要漏开空,就会去找女人。一次趁凤姐过生日,便和鲍二家的勾搭上了,没想到被凤姐抓了个正着,于是大闹一场。虽然贾琏也借着酒劲对凤姐要打要杀的,但毕竟自己做了亏心事,最终不得不服软,向凤姐赔理道歉,才算了结。而鲍二家的因为奸情败露,上吊自杀了。

贾琏和尤二姐之间的关系是书中用了较大篇幅描写的。贾琏看到贾珍父子和尤二姐素有聚you之诮,早就垂涎三尺,因为怕贾珍等吃醋,所以不敢轻动。贾蓉揣摸到贾琏的心事,便替他出主意:“在咱们府后方近左右买上一所房子及应用家伙,再拨两窝子人过去服侍。择了日子,人不知鬼不觉娶了过去,嘱咐家人不许走漏风声。婶子在里面住着,深宅大院,那里就得知道了。叔叔两下里住着,过个一年半载,即或闹出来,不过挨上老爷一顿骂。”贾琏只顾贪图二姐美色,听了贾蓉的话,遂以为计出万全,背着凤姐在外面买了一处房子,和尤二姐过起了夫妻生活。

贾珍和贾蓉之所以极力撺掇贾琏娶二姐,其实都是存有私心的,因为这样一来,也给他们带来了方便,可以趁贾琏不在和二姐三姐淫乐。可惜好景不长,这件事最终还是被凤姐知道了,于是使计把尤二姐骗入荣国府,并慢慢折磨,用堕胎药打下二姐肚里的孩子,最终逼迫二姐吞金自尽,酿成了一幕人间悲剧。尤二姐的死虽然和自己品行不端有关,但贾珍贾蓉贾琏等人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贾政生有三个儿子,长子贾珠,不到二十岁就死了;次子贾宝玉,还有一个贾环,是和赵姨娘生的。

贾宝玉是荣国府最受宠爱之人,算得上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第五回语)。这位公子哥什么都不肯做,从小就在女人堆里混,吃丫环们嘴上的胭脂,看到漂亮女孩子便走不动道儿。他还有一套奇谈怪论,说是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见到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贾宝玉第一次梦遗,是以秦可卿为幻想对象的。一般而言,男孩子第一次遗精,应该在十四岁左右,虽然中医上说男子十六岁才有精水。也就是这个时候,贾宝玉有了第一次性爱,“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这里的“强”,应该有“强行”之意,也就是说,他和袭人发生性关系,是带有强行的性质的。

贾宝玉对漂亮女子是见一个爱一个,恨不得天下所有女子都归他所有。有一次袭人回家探亲,宝玉去看袭人,遇到了袭人的两个姨妹子,便对袭人说:“我因为见他实在好的很,怎么也得他在咱们家就好了。”袭人冷笑道:“我一个人是奴才命罢了,难道连我的亲戚都是奴才命不成?定还要拣实在好的丫头才往你家来。”可见宝玉的骨子里是肮脏的。

因为宝玉的所谓“意淫”,与他走的近的略漂亮一些的丫环下场都很悲惨。金钏儿因为贾宝玉调戏被王夫人发现,王夫人不但不责怪贾宝玉,反而说是丫环们教坏了主子,狠狠打了一个巴掌,并将金钏儿撵出了贾府,导致金钏儿投井而亡,而贾宝玉呢,一看情形不妙,早就遛之大吉,哪里还管金钏儿是死是活。

晴雯也算是因宝玉而死,因为她长的漂亮,宝玉喜欢,受到袭人等人的嫉妒,于是袭人等人经常在王夫人面前打小报告,最终王夫人认为晴雯也是个狐狸精,留在宝玉身边是个祸害,不顾晴雯病重,将她撵出府去,最终晴雯也郁郁而死。

关于袭人等人背后告晴雯黑状之事,书中虽然没有明说,但应该确有其事。宝玉曾当面责问过袭人:“咱们私自顽话怎么样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的,这可奇怪。”袭人道:“你有甚忌讳的,一时高兴了,你就不管有人无人了。我也曾使过眼色,也曾递过暗号,倒被那别人已知道了,你反不觉。”宝玉道:“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低头半日,无可回答。还有一次海棠花死了半边,宝玉拿它比晴雯,袭人便很不受用,说道:“那睛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其心通过这段话便昭然若揭。

宝玉身边还有个丫环叫四儿,因和宝玉同一天生日,王夫人细看了一看,虽比不上晴雯一半,却有几分水秀。视其行止,聪明皆露在外面,且也打扮的不同,便冷笑道:“这也是个不怕臊的。他背地里说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难道我通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于是命四儿的家人把四儿领了出去配人。“同生日就是夫妻”的话也是四儿和宝玉私下里说着玩的,别人并不知情,而王夫人了如指掌,这也是袭人等人背后使坏的佐证。

还有个五儿的姑娘,长的也很水灵,宝玉一直想要到自己身边来,可是五儿身体不好,死的早,若不然,下场一定也好不到哪去。

再有一个悲剧人物就是林黛玉了,她一直深爱着贾宝玉,可最终贾母和王夫人凤姐等人还是选择了薛宝钗。这样的选择,主要原因是薛家的地位要比黛玉高的多,黛玉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在古代,那些门阀士族的婚姻从来都不是单纯的,而是用着维系和巩固家庭地位的工具。黛玉最终郁郁而死,临终前,她凄惨地叫:“宝玉,你好……!”意味深长,每读至此,都令人不胜唏嘘。

贾宝玉玩弄了多少女性,有多少女性因为他落下悲惨结局。所以,他是荣宁二府第一淫人是一点没错的。我们应该同情那些生活在最低层的丫环,而不应该对贾宝玉这样的纨裤子弟抱有任何幻想,他就是吸着劳动人民血汗,玩弄女性的一个公子哥而已。

贾环是书中令人讨厌的一个人,因为他是姨娘生的,社会地位不高,连地位高一点的丫环都瞧不起他。不过他出生在这样一个肮脏的家庭,与生俱来,耳濡目染的有着纨裤子弟的不良习气。有一次宝玉趁王夫人睡着了,调戏金钏儿,金钏儿对他说:“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说明贾环与丫环彩云便不干净。贾环和彩霞之间的关系也不一般,有一次他看到宝玉调戏彩霞,心中按不下这口毒气,便趁宝玉不注意的时候,将灯油泼在他的脸上,打算烫瞎他的眼睛。所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贾府的主子们肮脏,连贾府的亲戚和下人们也不干净。茗烟和万儿,秦钟和智能小尼姑,贾芸和小红,司棋和潘又安……,看似繁华的大观园,实际上是中国古代妇女社会地位低下、任人宰割的见证。我们看红楼梦,不能只看到那些风流韵事,透过这些现象,应该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看到封建社会的腐朽没落,看到那些封建地主官僚们奢侈糜烂的生活,看到劳动人民的悲惨命运。一部红楼梦,就是一部古代社会劳动人民的血泪史。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信箱:350663545@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