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信息红楼论(1)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信息红楼论(1)

作者:水西弱  收录时间:2009-9-30 01:14

 关键词; 信息论 控制论 通讯 信息 传播 接收 反馈 控制 红楼梦 索隐 考证 探佚 红学 曹学 秦学 自传说


一. 《红楼梦》和信息论

《红楼梦》和信息论,一是洋溢女人味极富感情色彩的古典小说,一是应用十分广泛的研究信息传播、存储与处理的现代自然科学。表面看来,两者风牛马不相及。细究下去,彼此如能结合在一起,当会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这些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红楼梦》原名《石头记》,说的是石头幻形入世,在红尘中历尽离合悲欢世态炎凉的故事。那石头原来是女娲氏炼石补天多余的一块,被弃置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一日,此石头从二位路过的僧道谈论中,听到红尘中的荣华富贵,便动了凡心,要求二仙携带下凡去享受享受。那仙道:“那红尘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磨’八个字紧相连属……”。谁料这八个字竟成了《红楼梦》书中人物的人生谶语。
林黛玉,这个貌似天仙的美人儿,聪明秀慧,却多愁善感,娇病缠身。她和宝玉刻骨铭心如痴似狂的真挚恋情,竟然毁于移花接木之计,到头来流尽了珠泪儿,焚烧了诗稿,一缕芳魂飘向那离恨天宫。
贾宝玉,堪称古今第一情种。在他心目中,女儿的骨肉是水作的,玉洁冰清;男人的骨肉是泥作的,浊臭逼人。他对女儿们关怀备至,爱护有加。不料使他日夜魂牵梦绕的林妹妹含恨死去,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竞然撒手于悬崖,看破红尘,遁入空门,当和尚去了。
元春贵为皇妃,归宁省亲,虽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却是瞬间的繁华。深宫内苑,阴森肃煞,危机四伏,是“那不得见人的去处”,也是催命无常早早登临之地。
探春是个才智双全的奇女子,有胆识,有谋略,善筹划。在大观园内兴利除弊,推行承包经营责任制,是历代难得一见的巾帼风流。可惜出自偏门,远嫁他乡,泣涕涟涟。
湘云性格豪阔,有男儿气质,蜂腰猿臂,鹤势螂形,偏爱打扮成假小子模样。但命乖运蹇,父母双亡,年轻早寡,真个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妙玉天生成洁僻,刘姥姥喝过一口的成窑茶杯便要扔掉,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到头来风尘肮脏违心愿,遭强盗掳去,陷落污淖中。
王熙凤是荣府大管家。绝顶聪明,工于心计,是个出色的管理人才。八面玲珑,极富公关意识和技巧,是古代稀有的一只“雌凤”,令现代女性羡慕不已。怎柰生逢末世,贾家运数合终,大厦将倾,致令她机关算尽,也回天乏力,却白白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 ……
不仅书中人物如此,就连《红楼梦》这本书的运途遭际也和这八字谶言暗暗相合。
首先看成书过程。《红楼梦》成书过程曲折坎坷。原作者撰写的《石头记》,经曹雪芹增删编篡只得八十回,且故事尚未完整,人物未有结局。宝黛爱情到底是实践了木石前盟,还是撮合了金玉良缘?薄命女颦卿的珠泪儿能流几个春夏秋冬?痴情人宝玉是矢情?殉情?绝情?还是由多情转向“不情”?元春,探春、迎春、惜春、湘云、妙玉,凤姐、巧姐等人后来遭遇怎样?还是一连串的问号?这种只有半截子故事的《石头记》以手抄本形式流行了二十多年。这期间,有人把后半截故事续写出来。后来,热心人程伟元把这些漶漫不可收拾的稿子搜集起来,与友人高鹗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书,印刷刊行,。从此,一百二十回印刷本《红楼梦》流行于世,广为传播。这部我国古代伟大的文学名著,经过如此艰难曲折的历程才得以问世,你说是不是“好事多磨”呢?
再说原作者和续作者,无论是《红楼梦》还是《石头记》,无论是手抄本或是印刷本,都一概没有原作者和续作者的署名。而书中正文或序言都有前八十回经过曹雪芹增删编篡,后四十回经过程伟元、高鹗截补整理的记载。尤其重要的是,曹、程、高等人对这种说法欣然接受,不表异议。一部艺术上无与伦比的古典文学作品,竟然连谁人所著,谁人所续都不知哓,这不能不说是一切红学研究者的心头之痛!大家都不甘心,都想有所突破。猜谜、考证、探佚,浑身解数使尽,全不奏效,依然没有丝毫踪迹,只寻得些途听道说的传闻。没奈何,有人采取“无马拉条牛”的下策,拿增删者曹雪芹权充作者,整理者高鹗顶替续作者,这仅能搪塞一时,到头来终究是苦无证据,难以服众。关键问题是:无论主张谁是原作者或续作者,都拿不出半点真凭实据,道不出任何经得起质疑的理由。这是一个非常不愿意看见的残忍的结果,却也是谁也无力更改的现实。对于每个红学研究者还是一个严肃重大的考验。是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的严谨治学态度,还是采取“无证枉说”,滥竽充数,囫囵吞枣的态度。作者问题是红学研究的要害问题,许多红学公案归根结底与这个问题有所牵连。我们应当采取旗帜鲜明而不能含糊其词的态度。
再次是自叙传说。1921年,胡适提出:“《红楼梦》这部书是曹雪芹的自叙传。”这是一个错误的论断。明眼人一看就清楚明白了。理由是:(一)、《红楼梦》分前后两部分,有原作者和续作者,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的自叙传。(二)、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所著,这部分就不是他的自叙传了。(三)、前八十回写的是主人翁贾宝玉十五岁以前的生活状况。“芹为谁子”则是大家公认的红学研究中一个死结。雪芹的幼年、童年、少年时期的生活全然无考。我们举不出任何一个例子说明书中情节是由雪芹经历过的一件事原样照搬复制,或者艺术加工转化而来。换句话说,宝玉的故事与雪芹生平毫不相干,没有任何具体相同之处。这怎能说是自叙传关系呢?资深红学家俞平伯晚年痛斥自传说错误。他说:“唯有自传说,成绩受到材料的局限,到后来只得‘以假混真’,滥竽充数了。这实在很可惜!”(1)但仍然有人视而不见,执迷不悟。君不见1987年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末段,背离了原著,按自传说思路重新改写,把结局弄得支离破碎,终成无可挽救的憾事。真叫人啼笑皆非!
第四,关于手抄本上的批语。上世纪陆续发现的手抄本,证明程伟元所语非虚。《红楼梦》早期以八十回手抄本流行,书上没有作者署名。书内有一些读者写下自己的感想,这就是批语。写批语的读者,我们称之为批者。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我们不得而知,大多数批语没有署名,有署名的也都是笔名或化名。只有个别例外,如:刘铨福、孙桐生。脂砚斋是什么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群体?有人说是湘云,有人说是宝玉,有人说是雪芹,有人认为是雪芹的叔叔……真是人言人殊,终无定论。至于其他批者的身份,更是无从考究。距今二百多年了,信息遗忘或者丢失本属正常事。令人惊讶的是,当前流行这么一种说法:把脂砚斋和畸笏等一大批署名或末署名的批者统统认为是曹雪芹的亲人,并把他们写批语的时间确定在雪芹“属稿的当时和谢世后不久陆续写下的早期批语”(2)这种轻率鲁莽的行径简直达到无中生有,信口胡言的地步,把严谨的学术研究视同儿戏。这暴露了红学研究中在认识论和方法论上有着严重的分歧,致使艺苑红坛,终无宁日,红学论争,难有竟时。难怪乎一些有识之士忧虑地惊呼:“红学的出路在哪里?
一部名著本是供人欣赏品味,竟惹来几许烦恼,令人感慨万千,唏嘘不已。莫非果真应验了“好事多磨”这句魔咒?!
当今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信息时代,以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为基础,由众多信息自动化技术理论构成的信息科学发展十分迅速,不仅给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生活带来巨大的变化,也使人们在认识方式和思维方法上引起深刻的变化。信息概念、信息原理的普遍化,导致了信息理论与众多传统学科间的交叉、渗透和结合,产生了物理信息学、生物信息学、天体信息学、政治信息学、经济信息学、文化信息学……
文学艺术的创作、传播、阅读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思想,情感的交流,也是一种信息活动,实质上也是一种人际通讯行为。“控制论是一门研究动物(包括人类)、自动机器和有机体的控制和通讯的理论”。(3)它揭示了机器中的通讯和控制机能与人的神经、感觉机能的共同规律。控制论的创始人维纳指出:“生命个体的生理活动和某些较新型的机器的操作,在它们通过反馈来控制熵的类似企图上,二者完全相当。”(4)控制论为人们利用信息科学概念和方法来研究文学艺术问题奠定了理论基础。一门新兴的学科——信息文艺学正在兴起,并且日臻完善。《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利用信息论的思维方法研究它应是顺理成章的事,这为解决红学研究中的难题提供新的思路和途径。
索隐,这个困惑红学多年的古老问题,自1794年周春在《阅红楼梦随笔》提出“张侯家事说”,距今已有二百多年了。后来被考证派嘲讽为“猜笨谜”,惜末击中要害,虽然式微了,却未轰然倒下,如今甚至有借尸还魂之势。这个躯壳就是“探佚学中考证派”。按照信息论的观点,作者在自己经历中所看到的听到的事物,一句话就是他从外界接收到的信息,经过辨识,记忆,储存在大脑里。其中某一部分信息经过大脑概括,加工,创造被写成文字记载下来,这便是《红楼梦》。这部分媒介记载下来的信息,才能跨越时空,流传下来。而其他没有被形诸于文字的信息依然存储在大脑内。如果说:“隐”指的是作者经历过而没有被文字记载下来的信息,事情就十分清楚了。因为信息是看不见的,摸不着的,即使作者还活在人间,通过解剖,打开头胪,也不能看见具体情景,最多只能在大脑皮层找到某些“痕迹”而已。同时,信息是必须依附物质载体而存在的。随着作者的逝去,大脑的消失,其负载的信息也就灰飞烟灭了。任你“上穷碧落下黄泉”,也只能是“两处茫茫都不见”。索隐问题的要害是无“隐”可索,不存在可索之“隐”。
《信息红楼论》就是利用信息科学关于信息认识,信息处理,信息创造,信息传播,信息接收,信息控制反馈的原理和规律,研究《红楼梦》创作与评论,题材与作品,作者和批者等以及长期争论不休的各种问题,寻求科学客观正确的答案,为红学研究开创一个新的领域。这是一条崭新的道路,需要跨部门跨学科的知识。作者自知才疏学浅,难膺重任,唯以摸着石头过河的精神,兢兢业业,在新辟的蹊径上,勇敢地探索前行。
(未完待续)
注释:
(1)《俞平伯散文选集》第274页
(2)朱一玄《红楼梦资料汇编》第77页
(3)(4)维纳:《人有人的用处——控制论和社会》第1页,第16页

联系方式:0758—2836150 
电子信箱:shxrd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