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新发现《后陶遗稿》考察报告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新发现《后陶遗稿》考察报告

作者:顺德笨鸟  收录时间:2009-9-28 13:53

【内容提要】2011年冬,胡文彬先生委托曾扬华先生在中山大学图书馆找到《后陶遗稿》,笔者遵嘱考察了这个本子,发现至少能解决三个具体问题:一、曹寅《楝亭诗钞》所收《题姚后陶比丘小像》乃是改稿,其初稿就附于《后陶遗稿》卷首,而杨钟羲《雪桥诗话三集》对姚后陶的记载也源自《后陶遗稿》;二、曹寅在京当差期间姚后陶就“馆于曹”了,和他们同属“燕市六酒人”的唐祖命,则不是胡绍棠先生所说的宣城唐允甲,而是江苏武进人,字薪禅,一字心传,号听翁,又号殢花行者;三、曹寅曾为姚后陶“筑室于”苏州织造府附近的“红板桥北”,而姚后陶的香河书屋则在江宁钟山一带,所谓“曹寅出任江宁织造后又为其建香河书屋为隐居之所”实属猜测之辞。本文在这个基础上,又借助《后陶遗稿》及相关材料,考察了姚后陶“一试一统史馆”的史实,阐述了这一事件对曹寅研究的意义。

【关键词】曹寅;姚后陶;后陶遗稿;大清一统志                                           

曹寅是曹雪芹的祖父,其人生经历与文化传承对曹雪芹有相当大的影响,《红楼梦》的创作素材也部分化用于曹寅的时代[①],因此红学家很重视对曹寅的研究。但曹寅的考察价值并不局限于红学领域,即便不考虑曹寅与曹雪芹的关系,即便不考虑曹寅与《红楼梦》的联系,我们也有对曹寅进行全面考察的必要。曹寅的传世作品,有诗十二卷、词二卷、文一卷、戏曲三部、《楝亭书目》一部、相关奏折百余件、散见于各选本之诗词数十首,再加上师友和诗、题词无数,考察曹寅的材料与切入点是相当多的[②],近百年来,对曹寅的研究收获了丰硕的成果,对曹寅的师友,如马伯和、朱彝尊、王士祯、王竹村、王南村、梦庵禅师等,也不乏专文介绍,然而,偏偏对被曹寅“馆于幸舍二十年”的姚后陶,却只能从卓尔堪、杨钟羲的记载中了解他的简略生平。据卓尔堪《遗民诗》卷十三记载:                                                   

姚潜,字后陶,原名景明,字仲潜,歙县人,家于江都,前廷尉讳思孝仲子也。少为博士弟子,甲申后弃举子业,以诗酒自豪。值其妹家被祸,没入戚里为奴,不惜磬毁家赀,走京师,极尽谋虑,赎妹氏及孤甥以归。中年妻子俱丧,不叹无家,遨游自适,世称达者。晚年曹公馆于幸舍二十年,年八十有五终,复赠金命其从孙蓼怀远迁其妻方榇,合葬于京口山中廷尉冢侧。有遗稿一卷。                                         

杨钟羲《雪桥诗话三集》卷三叶二十五则说:                                       

“香海横流事特奇,盘陀安隐过须弥。猛风不动袈裟角,弹指阎浮小劫移。”“麻麦闲情底用愁?现前衰瑞总风流。伽黎不挂原无相,却笑痴龙乞裹头。”棉花道人曹寅题姚后陶小像作也。后陶名潜,原名景明,字仲潜,歙县人,家于江都。明永言廷尉思孝子。性情高介,以诗酒自豪。晚年托于曹,与宜兴陈枋、昆山叶藩、长沙陶煊、邗江唐祖命及荔轩,有“燕市六酒人”之目。荔轩外宦,出处与偕,为筑室于红板桥北,计口授食,乘时授衣者二十年。年八十五终,复迁其妻方儒人榇合窆于京江烂石山廷尉冢之穆。诗如“香融三径雨,花漏一分春”、“十年穷自固,万态老俱平”、“贫因任侠恒为客,母在知身未许人”、“地经劫火春无草,歌到伊夜有霜”,皆极深至。其《红桥泛舟》云:“人逢逆旅簪偏,酒及临流醉复醒。春水由来三月涨,柳条晴到十分青。园林处处成陈迹,花月年年老客星。莫向隋堤高处望,增人惆怅数帆亭。”其家康山别墅,有数帆亭,董文敏所题也。鼎革后急亲串之难,乃致中落。旧京吴贯勉秋屏有为后陶扫墓诗。                

穆者,右也,杨钟羲是清末民初人,他能把“京口山中”具体为“京江烂石山”,还能把“廷尉冢侧”具体为“廷尉冢之穆”,是否源自姚后陶的“遗稿一卷”?查《楝亭诗钞》卷四《题姚后陶比丘小像》,“过须弥”乃作“胜须弥”,“现前”作“见前”,“惭愧诸龙”作“却笑痴龙”,这些异文是否源自姚后陶的“遗稿一卷”?如果是,那清末民初尚存于世的“姚后陶遗稿一卷”能否保存至今?姚后陶是曹寅的交往时间最久的密友,也必然是了解曹家家事的,如果其“遗稿一卷”尚存于世,又是否能给曹雪芹家世研究增添新材料?

《楝亭诗别集》卷三《甲戌腊月为后陶先生侑觞三首》,是为姚后陶七十初度而作,按甲戌即康熙三十三年,则姚后陶应生于天启四年(1624);按姚后陶享年八十五岁,他应该卒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卓尔堪说姚后陶被寅“馆于幸舍二十年”,杨钟羲说曹寅为姚后陶“乘时授衣者二十年”,我们知道,曹寅于康熙二十九年出任苏州织造,至康熙四十八年涛正好二十年,那么,姚后陶果真是在曹寅出任苏州织造后才“馆于幸舍”的吗?

随着胡文彬先生在中山大学图书馆找到《后陶遗稿》,这些疑问都得到了解决。胡先生奖掖后进,嘱我为文介绍,我既荣幸又忐忑,自知学识浅薄,难荷重任,仅就初步考察结果略申管见,望专家学者不吝指正。                        

               一、《后陶遗稿》卷首所附诗、序                                            

《后陶遗稿》一卷,中山大学图书馆藏,康熙五十五年刊本,版框高18.3厘米,宽12.7厘米,叶十八行,行二十二字,卷首“姚后陶先生遗像”,次曹寅题像诗、唐祖命序、胡会恩序、陈维崧序及小传,然后是所收诗作。卷中有“复斋校读古籍印记”八字印章。曹寅题姚后陶像诗无题,末署“扫花人曹寅题”,左侧钤两枚方印,一为阳文“曹寅”,一为阴文“荔轩”。诗云:       

香海横流事特奇,盘陀安隐过须弥。猛风不动袈裟角,弹指阎浮小劫移。

麻麦闲情底用愁?现前衰瑞总风流。伽黎不挂原无相,却笑痴龙乞裹头。                                

为方便比对,现将曹寅题像诗按“楝亭诗钞版”、“后陶遗稿版”与“雪桥诗话版”的次序附图如下:

       

“后陶遗稿版”文字同“雪桥诗话版”,皆无题,后者盖源自或辗转源自前者,“后陶遗稿版”盖为初稿,“楝亭诗钞版”则是改稿,诗题亦改稿时所拟。这首诗写于康熙四十二年,而姚后陶卒于康熙四十八年,可见“姚后陶先生遗像”之题亦后拟。

唐祖命序写于康熙五十五年,颇具信息含量,节录如下:                               

……黄海姚后陶先生为大廷尉永言公子,戊辰、甲戌与予两世通门,家世显贵,少年意气豪迈,英姿磊落,粪土金玉,折节读书,为名公卿器重,鼎革后倾家以节义,乃致中落,始为诸侯之客——其详载吴湖州园次太守《林蕙堂集》中。岁辛酉,予识先生于宜兴陈次山(枋)邸寓,与昆山叶桐初(藩)、长沙陶奉长(煊)及故侍中荔轩曹通政(寅)共赋岁寒词,先生降行辈友予,极口奖誉,谓可远到。先生馆于曹,每出必诣次山与予,围炉秉烛,裼裘命酒,分夜达旦,淋漓尽致,至今有“燕市六酒人”之目。通政外宦白门,先生从之,为筑室于红板桥北,计口授时,乘时授衣,如是者有年。而或盈匮不时,宾朋络绎,往往典裘沽酒,较量声律,阅题叠险,使其人必厌心满意而去。先生顾不以贫自馁,而客亦不以贫士量先生也。

……通政居先生幸舍数十年,出处与俱,凡自北而南,来往芜城、白下,蓬窗戟署,邮亭旅馆,从环列,荧荧灯火,必与先生相对,谈笑戏谑,无所不敢。忌其为要津显秩,通政或疑不能决,不以告众宾密戚,顾时时耳语先生。及先生归道山,通政倾囊倒庋,丰其棺,亲视含殓,白衣执绋,路旁皆为感泣;复启方夫人之墓,护棺以,巨艘并载,江行数百里,与先生合窆于南徐白兔山廷尉公之穆,而后藏事。呜呼,友道陵夷,江河日下,通政高义炳麟,然非先生,何能得此于通政,而世固不必以无子为先生缺也。

先生赋诗,伸纸援笔,如春蚕食叶,簌簌有声。往时文酒之会,先生诗必先成,若不经意,而锤炼之坚,对仗之巧,浓厚典雅,含咀芳馥,侪辈无两。顾过即弃去,略不存检,以故旋无成集。甲午余来广陵,读旧京吴秋屏(贯勉)为先生扫墓诗,流连凭吊,谋集先生遗稿。其从孙蓼怀(慕)详搜广辑散见于友人蠹简敝扇间裒录诗词若干首,之箧中,方蓼怀远出,而予北装发,爰语同学程若庵(庭)。若庵心含之,逾年予复过扬,蓼怀介秋屏谒予杏园寓舍,执卷再拜,予受而卒业,鲁鱼帝虎,殚心勘较,复语若庵。若庵恍然曰:“向识是翁于曹通政所,曾谬赏予填词者,一言之契,一日之雅,予将以此报翁。”割资授劂,于是先生始有遗集,而予亦得藉手若庵之役以报称亡友矣。嗟乎,自辛酉至今三十六年,华表黄垆,顿成隔世,所谓燕市酒人,皆骑鲸化鹤,白杨青,其幸而存者,止奉长与予耳。奉长长予九年,诸子能文早达,含饴绕膝,而予子甫七龄,蓬发历齿,其不朽与不死者俱无以自信,未知他日视先生何如也。序先生诗,为之泫然陨涕云。康熙丙申嘉平六日,年家后学唐祖命撰于邗江程氏之双梧小阁。                 

粗读一过,有三件事需着重指出:一是唐祖命序写于康熙五十五年,《后陶遗稿》是由程庭捐资、唐祖命“勘较”才刊刻传世的,二是“燕市六酒人”之目是在康熙二十年后才叫响的,三是曹寅在京当差期间姚后陶就已“馆于曹”了,唐祖命说“通政居先生幸舍数十年”,而不说“二十年”,毕竟是知己之言;卓尔堪说姚后陶被寅“馆于幸舍二十年”,要么是举成数,要么不确。

胡会恩序和陈维崧序,则是为姚后陶早期诗集所写,后被移用于《后陶遗稿》。这两篇序价值不大,暂不具录,紧随其后的《小传》则说:                     

姚潜,字后陶,原名景明,字仲潜,歙县人,家于江都,前廷尉讳思孝仲子也。少为博士弟子,甲申后弃举子业,以诗酒自豪。为人慷慨任侠,笃于友谊。妹家被祸,没入戚里为奴,不惜罄家赀,走京师,极尽谋虑赎妹氏及孤甥以归。中年妻子俱丧,不叹无家,遨游自适,世称达者。晚年楝亭曹公馆于幸舍二十年,八十有五终,复赠金命其从孙慕远迁其妻方孺人,亲合葬于京江之烂石山中廷尉侧。遗稿诗词共一卷。                                  

唐祖命说姚墓在白兔山,《小传》说姚墓在烂石山,据《至顺镇江志》卷八记载:“白兔山神庙,在城东南十五里。”而烂石山之名至今犹存,恰在镇江东南,可见一山而有两名。吴贯勉《贺新郎·姚后陶先生万松阁》说:                             

与叟销长夏。说京山、岿然一阁,景堪图画。左跨清江天万里,雪溅玉龙奔射。指点儿、快船如马。右瞰平湖沙溆阔,嵌丹、碧树开莲社。先人墓,在其下。  屏张列岫苍云挂。带夭矫、虬松鳞鬣,乘风欲化。晴日掀涛天似雨,翠沫阴阴飘洒。为尔告,后来游者。多少衣冠尘土尽,慰忠魂、可贺兹丘也。休絮絮,伤心话。[③]                                                                 

据“先人墓,在其下”句,这万松阁就在烂石山。“嵌丹巗”三字,也应了烂石山之名。从万松阁往外望,左跨清江见奔流,右瞰平湖抚丹巗,松涛阵阵[④],翠沫阴阴,凭着这些特征,或者不难找到姚后陶墓的大致位置。                             

二、《后陶遗稿》之捐资者、作序者简介                        

《后陶遗稿》由程庭捐资刊刻,我们今天能读到这部遗稿,首先应该向这位盐商表示感谢。程庭的生平大致可考,《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稀见清人别集丛刊》及许承尧《歙事闲谭》等书都有介绍,综述如下            

程庭,字且硕,号若庵,祖籍歙县,寄籍扬州。生于康熙十一年,雍正初尚在世。为盐商,家富于资,康熙五十二年曾随李煦入京恭贺六十圣寿。有《若庵集》六卷,前五卷为康熙间刻,第六卷为雍正间增刻。                

程庭的字号,出自《诗经·小雅·甫田之什》之“播厥百谷,既庭且硕,曾孙是若”句。庭者直也,硕者大也,若者顺也,百谷生长,条直茂大,民事乃顺,程庭的字号寓意在此。程庭曾和曹寅《下水船·雨中忆巴园竹》、《摸鱼子·渔湾留别诸子》等词,也曾题姚后陶像,即《满江红·题姚后陶先生比丘遗照,即用其原题听翁殢花行者图韵》:                                                   

鹤发聊萧,曾相遇、石头城下。任往日、翩翩同学,五陵衣马。老态复从图画出,壮心总付袈裟挂。胜青衫,毷氉对秋风,年年打。  沧桑变,成闲话。江山泪,如铅泻。每邀君青眼,曹刘沈谢。自是比丘无我相,可如太上忘情者。莫因他、仙女散花来,闲愁惹。[⑤]     

题中“听翁”、“殢花行者”,皆唐祖命别号,刘上生疑“唐祖命即唐继祖”,胡绍棠说唐祖命“即明季中书舍人唐允甲”[⑥],其实都不对。唐继祖,字序皇,号饭山,早为胡先生指出;唐允甲,字祖命,号耕隖,这是对的,但唐祖命说姚后陶戊辰、甲戌与予两世通门”,而唐允甲之父唐君平则是万历庚戌科进士,与姚后陶之父姚思孝并不“戊辰通门”。按唐君平卒于“甲寅(1614)四月”[⑦],可见唐允甲在明清易代之际就不止三十岁了,难怪维崧叫他“耕隖老人”[⑧]。也即是说,如果唐允甲至康熙五十五年为《后陶遗稿》作序时还活着,则已过百岁,这样一来,何得而有“予子甫七龄”之说?又何得而说姚后陶“降行辈友予”?可见唐允甲不是为《后陶遗稿》写序的唐祖命!

那么,唐祖命究竟是谁呢?据《全清词·顺康卷》记载:                                                 

唐祖命,字薪禅,一字心传,江苏武进人,生于清康熙二年,早年入击筑社,盛传都门,屡试不第,遂乃弹铗远游,历中原之苍莽,挹江左之风流,有声词坛,康熙五十八年卒,有《花词》。[⑨]                    

唐祖命生于康熙二年,比姚后陶小四十岁,难怪说“先生降行辈友予”。程庭有《珍珠簾·题听翁殢花词》,可见唐祖命又号听翁。程庭又有《沁园春·送唐听翁归毗陵》,按毗陵代指常州,武进恰属常州府,而《殢花词》署“晋陵唐祖命薪禅(一字心传)著”[⑩],亦从常州古称。《全清词》编者断唐祖命为“江苏武进人”,盖即据此。程庭《沁园春·送唐听翁归毗陵》有“君与令弟少羁京邸,遂隶籍大兴”之注,可见唐祖命原籍武进而寄籍大兴。要之,唐祖命从未以“邗江唐祖命”自称,时人亦无“邗江唐祖命”之说,杨钟羲遽称“邗江唐祖命”,盖因唐祖命经常来往于扬州且署“年家后学唐祖命撰于邗江程氏之双梧小阁”之故。近人信口而言,不足为证;今人以讹传讹,更不足信。

就笔者所知,最早混淆两位唐先生的是《明词汇编》,《明词汇编》说唐允甲:“字祖命,号心传,又作薪传,宣城人,明季为中书,明亡後,隐居不出,有《殢花词》一卷。”把唐祖命之名作唐允甲之字,这是交叉感染,还情有可原;把唐祖命之字挪作唐允甲之号,就留下合二为一的痕迹了。其实,唐允甲是明遗民,字祖命,号耕隖,宣城人,有《耕隖山人集》,唐祖命是康熙朝人,字薪禅,一字心传,号听翁,又号殢花行者,武进人,有《殢花词》,名、字、号、籍、集皆不同,他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胡会恩,浙江德清人,生于顺治二年,康熙十五年榜眼,旋授翰林院编修,历任《一统志》纂修官、日讲起居注官、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兵部右侍郎、兵部左侍郎、礼部左侍郎和刑部尚书等职,曾数次扈驾南巡至江宁,有《清芬堂存稿》八卷。他为姚后陶诗写序云:             

维扬姚永言先生与先君子为戊辰同门友,以文章臭味相砥砺,谱谊称最笃,中更世,故两家俱有飘泊之叹。侧闻仲潜兄弟辈鸾停鹄峙,有声江左,窃心仪久之。已酉夏仲潜访余溪上,追述先世交情,辄相对呜咽,出示新句,清丽芊绵,曩所闻益信。匆遽分袂,别且十年,戊午春忽聚首燕市中,出北游诸作,展读数过,风规体制,不愧作者向时所示,进格骎骎乎远矣。仲潜蕴异才,沉酣古学,顾负奇落落,耻事干谒,视人世青紫藐然不足当其意者。短裘席帽,拓落江湖间,宜其为诗沉郁悲壮,铿激昂,如长鲸苍虬,偃蹇踔厉而必欲一吐其胸中之奇气也。今者天子向意文学,方且开著作之庭,集渊云之彦,穷山荒泽皆思摄担簦橐笔而至。仲潜浪迹都下,适遇斯时,名公巨卿当必有为之劝驾者,虽雅自韬晦,我知终不能掩其空谷之芳矣。                              

可见胡会恩与姚后陶相识于康熙八年已酉,并于康熙十七年戊午重逢于北京,他为姚后陶诗写序,当在此时或者稍后。

陈维崧,江苏宜兴人,生于明天启五年,卒于康熙二十一年,生平事迹广为人知,本文不再重复,仅就已知材料,对他与曹寅、姚后陶、叶桐初的交往作一简单介绍:陈维崧于康熙四年遇叶桐初于扬州,于康熙二十年春夏遇姚后陶、叶桐初于北京[11],这年秋天叶桐初离京,陈维崧赋《满江红·送叶桐初还东阿即次其与曹雪樵倡和原韵》相送,曹寅《送叶桐初三首》则摘其“雨收督亢天全绿”句入诗,陈词曹诗,盖为前后之作。这年冬天叶桐初再度入京,曹寅有《沁园春·喜桐初至用梅村韵》纪事:                                        

三径烟深,有客停车,开门忽惊。念青溪一约,双鱼宛在,须眉未改,宿犬知迎。开口无多,驱愁何速,又听西南解甲兵。乾坤整,任疏狂豪放,醉舞欹倾。  喜边风月偏清。却潦倒、当年旧酒星。想山压钟陵,钟闻萧寺,帆催细雨,浪打空城。离合悠然,人乎天也,此际吾曹莫当轻。君须饮,吊荆高已矣,欢尽平生。[12]

                                                            

这首词写于康熙二十年冬,时在清军底定云南之后,“又听西南解甲兵”即指此事。唐祖命说“岁辛酉(笔者按:即康熙二十年),予识先生于宜兴陈次山邸寓,与昆山叶桐初、长沙陶奉长及故侍中荔轩曹通政共赋岁寒词”亦足资佐证。也正因为叶桐初一年之内两度入京,秋往冬返,相隔不久,曹寅才会有“开门忽惊”之喜,才会有“须眉未改,宿犬知迎”之说。而唐祖命所谓“岁辛酉共赋岁寒词”,亦可参考陈维崧《岁寒词小序》:                                                              

斗室恒关,双扉久。饧香豆软,正当祀灶之辰;酿熟鸡肥,恰值消寒之会。三年执戟,急景匆匆;五夜雠书,浮踪落落。怅门丞之欲去,饯以盆;冀如原之能来,迎之烛。端居不乐,僵卧常愁。乃有绣虎才人,乘羊犹子,双拈玳管,倚小令以分吟;并劈苔,向长宵而睹写。传诸好事,目以词豪;播在通都,资为谈助。属鄙人之技痒,更我友之神来,和有数家,录成一集。嗟乎!上阳宫外,雪大如鸦;宣曲观前,风号似弩。山头冻雀,覆鹤毳以难温;砌下寒虫,藉貂而讵。何来数子,只欲雕冰;颇怪群贤,偏工镂雪。定属无聊之事,心知不急之人。之箧衍,且充压岁之钱;覆彼瓶盆,姑贮辞年之酒。[13]                           

按陈维崧于康熙十八年举博学鸿词科,旋授翰林院检讨,次年入值史馆,所谓“三年执戟,急景匆匆;五夜雠书,浮踪落落”,即指此,再参考“祀灶之辰”“迎之蕡烛”等句,此序必写于康熙二十年腊月。“乘羊犹子”,乘羊即“乘羊车入市”之省,犹子即兄弟之子,而陈枋正是陈维崧从侄,又恰于这年秋冬相交之际入京[14]。“更我友之神来,和有数家,……何来数子,只欲雕冰;颇怪群贤,偏工镂雪”,按叶桐初与陈枋差不多同时入京,而曹寅、姚后陶、叶桐初同为陈维崧之友,则唐祖命所谓“辛酉岁共赋岁寒词”之书证有在矣。

就已知材料看,曹寅和陈枋都有《凄凉犯·寒柝》[15],细校两词,盖为“共赋岁寒词”而同题分韵之作。曹亮武亦有《岁寒词》,《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二百集部第五十三说:“《岁寒词》则康熙癸亥、甲子两年所作,其同里陈枋遍和之,名《荆溪岁寒词》,亦附刻集内。”此则另一说法。事实是燕市六酒人先有《岁寒词》,其后陈枋又和曹亮武《岁寒词》,《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盖因曹亮武声名更著而有所偏误,难逃后人洞鉴[16]                                                

              三、《后陶遗稿》涉曹寅诗浅析                                            

《后陶遗稿》涉曹寅诗共三题四首,第一题是《吴门同曹荔轩通政昆仲游千尺雪限深字》:                                                                       

不陟支硎岁已深,山光树色感重寻。游来尚健跻攀履,望去空增今古心。石涧流泉横匹练,松风过酒散清音。诗成恐惹山灵笑,垂老追随畏苦吟。                                                      

曹荔轩通政昆仲即曹寅与曹宣,那么,他们是哪一年同游千尽雪的呢?我们可以参考王南村的《千尺雪和荔轩、芷园两使君》:                              

韶光九十半晴阴,胜地名流得共寻。谡谡松涛听逝远,萧萧竹院坐来深。日移瀑影悬珠箔,风激泉声奏玉琴。对此便成濠濮想,悠然遥会古人心。[17]                                                      

曹寅去世后,王南村又有《挽曹荔轩使君十二首》,其第三首注云:“以下三首追忆庚辰、辛巳、壬午间与公同游之乐。”诗云:            

支硎载酒观新瀑,邓尉联吟惜落红。十二年来成昨梦,等闲残醉醒东风。[18]                                                                  

按千尺雪在支硎山西侧,从这几首诗看,他们是在康熙三十九年庚辰同游千尽雪的。康熙四十八年,曹寅有“忆汝持节来,锦衣貌殊众。举眼历十稔,拱木已成栋[19]句怀念曹宣,可见康熙三十九年曹宣确实在江南,姚后陶诗就写于该年暮春。问题在于,曹、姚限韵,王南村和韵,王诗必为稍后之作,这与王南村所谓“庚辰与公同游之乐”有矛盾,怎么解决?

为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打乱诗的排序,先看第三题——《程耻夫、叶桐初、朱朴仙集饮吴门官署,兼怀楝亭通政游光福未返,即用光、福二字》:                          

春气何萧瑟,云树瞑晴光。薄游成汗漫,官舍如柴桑。感兹万里客,风雪生壶殇。俯仰无一事,且自乐清狂。

吴山广且宽,吾生何局促。抱此揽胜心,蹉跎鬓毛秃。举杯不极欢,恐负清贫福。遥念山中人,应伴梅花宿。          

光福,约在苏州古城西南五十里处,今辟为光福风景区,王南村与曹寅“邓尉联吟惜落红”的赏梅胜地邓尉山,就在光福风景区内。按姚后陶“遥念山中人,应伴梅花宿”句,曹寅此次游光福,乃主游邓尉山,这组诗亦写于康熙三十九年。两题对看,上面的问题就有答案了:曹、姚是先一拔,他们游千尺雪并限韵成诗;曹、王是后一拔,他们游光福邓尉并“联吟”(王诗保存至今,曹诗删落不存)——王南村读曹氏千尺雪诗后遂另有和诗。这几个人的几首诗,虽然都写于康熙三十九年春,但王南村没参加先一拔,姚后陶没参加后一拔,曹、姚限韵,王南村和韵,原因就在于此。

再看第二题——《将到锡山得曹通政来诗并携惠泉水至因和一绝》:                                                        

急煮清泉共品茶,一帆烟雨水无涯。赵州八十犹行脚,不看桃花看菜花。                                                               

曹寅康熙三十九年春夏之交有锡山之役,其《惠山纳凉歌》足资佐证,姚后陶此诗也应该写于康熙三十九年。“赵州八十犹行脚”,语出《莲池语录》:“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了然。及至归来无一事,始知空费草鞋钱。”赵州,即赵州从谂禅师(778897),是六祖慧能的第四代传人,在赵州弘法传禅近四十年,道化大行,为世所仰,人称“赵州古佛”。作为一位震古铄今的禅宗大师,赵州禅师以证悟渊深享誉禅林,每遇参学未悟者,即答曰“吃茶去”,千百年来,“赵州茶”已成参禅之典。曹、姚倡和之作,都化用了这个典故,遍查曹寅传世诗作,笔者发现《楝亭诗别集》卷三有一首《惠山题壁》,不但在内容上与姚诗有关联,而且用六麻韵、七绝体裁及所写地点都与姚诗相同——除此之外再无三要素都相同者,基于此,笔者认为,这一首诗就是姚后陶所和之作。兹录如下:          

  惠山山寺坐尝茶,杯影春山句绝佳。澹永自来非舌解,僧窗一箭草兰芽。                                  

两诗对看,“惠山山寺坐尝茶”、“急煮清泉共品茶”,化用“赵州茶”之典;“澹永自来非舌解”暗藏机锋,“赵州八十犹行脚”兼顾二义;“僧窗一箭草兰芽”,“不看桃花看菜花”,皆顾左右而言他,既言它而终归己,一倡一和间,深得“赵州茶”意旨。曹寅“少寄名浮屠氏”,“终年郎署反安禅”[20],中年后尤精佛义;姚后陶本是半僧半俗之人,以将近八十之高龄,而仍有锡山之游,用这样的典故是贴切的,有这样的倡和诗是不奇怪的。

  通读《楝亭集》,《惠山题壁》非只一题,而本文所引这一题,因被收入《楝亭诗别集》,一向难以判断写作年代,现在我们知道,这首诗就是姚后陶所和之作,则其写于康熙三十九年,也就可以大致确定了。姚后陶的和诗饱含禅味,“不看桃花看菜花”则寓田园之思。百余年后,许传霈诗有“治园新筑竹篱斜,不看桃花看菜花。岁暮归来贫亦乐,玉峰云里读书家[21]句,即用此意。姚潜字后陶,效陶潜之意甚显,有田园之思是正常的。

还有一个问题:曹寅于康熙四十五年授通政使司通政使,康熙三十九年的诗能称他为“曹通政”吗?其实,正如曹寅题像诗是改稿时拟题,姚后陶的诗题也可以在辑集时改定;而诗集整理者既可以改定标题,也就可以按自己的习惯称呼前人,譬如尤侗为曹寅《北红拂记》作序,原序有三处“柳山”,收入《艮斋倦稿》后都改作“荔轩”[22];再如梅庚跋《学余全集》说:“岁戊午,先生以鸿博征,改官翰林,时通政公方弱冠,称诗有‘寒山见远人’之句,先生尝吟讽不去口。”[23]按“戊午”即康熙十七年,“先生”指施闰章,“通政公”指曹寅,而曹寅授通政使乃在二十多年后,可见,以晚年显职称少年时代是可以的。基于此,笔者认为,姚诗所谓“曹通政”,也不是出自初稿,而是整理者的改称。                                                         

                      四、香河书屋与三度入京                                            

姚后陶有“香河书屋”,曹寅《后陶留饮香河书屋》说:                                                 

老厌燕南阅岁华,州客舍酒重赊。无多柳叶连桥暗,渐减冰澌落照斜。旧事隔城愁上马,新年贺节独君家。不辞半醉笼鞭去,待看北山桃杏花。                          

按昇州即江宁,北山即钟山,曹寅去香河书屋,还能欣赏钟山的桃杏花,香河书屋应该就在钟山附近。曹寅又有《永遇乐·香河书屋留饮戏题》:                         

老屋三间,寒河一派,非村非市。迟暮江关,坐消华发,庾信曾堪此。过他茶社,挥他麈尾,水厄常年惟是。恰从从,室无椎髻,今日微闻刀机。  煮鱼剖笋,咄嗟可待,放浪杯行且止。作达何堪,滑稽未满,要腹看余子。重寻旧事,牛栏避客,愁踏瓮城泥滓。又频来,破除扑满,君应粲尔。[24]                                     

瓮城,即城门内外的护门小城,曹寅从江宁织造府前往钟山,恰恰是需要经过北安门瓮城的。而姚后陶有一次从北京返回江宁,有《抵家日些山以诗见投依韵和答》二首:                                                                    

素喜爱交游,四海结同志。击筑入幽燕,龌龊无一遇。荆高既已往,慷慨谁能继。放诞金张家,纵饮胡姬肆。于此竟十年,阅尽人世事。挥手赋归来,丘园足幽寄。惟愿酒不空,日夕宾朋至。

三间临水屋,四围苍翠遮。取境在幽僻,当暑放秋花。物外三五友,室迩人不遐。盛年忽已去,老至难为家。……                     

杜岕则有《姚后陶自北归三日后招集新居看酒扫庭奥喜赋一首》:                                                         

雷雨洗高林,老友前日至。南风郁萧萧,钟山转。昔别记何时,豆棚炎暑避。今又值长夏,华居五载治。杨柳映广陌,陂塘接园次。言瞻旧蒋陵,岂羡金台地。洒扫既已毕,植援临水涯。识此何为尔?涂暨踵其华。物情厌束缚,藤萝赖交加。知子富丘壑,补屋牵青霞。绰约一老翁,羽扇手先拿。诸葛虽名士,乐哉惟还家。[25]                  

曹诗说香河书屋“老屋三间,寒河一派”,姚诗则说“三间临水屋”;曹寅《后陶留饮香河书屋》说“无多柳叶连桥暗”,杜诗则说“杨柳映广陌”;曹寅《十月朔后陶、雪蓬返棹戏呈》说“明岁探梅过野塘”,杜诗则说“陂塘接园次”。三人所指盖同为香河书屋。而杜诗既说“钟山转莤”,又说“言瞻旧蒋陵”,则香河书屋必在钟山无疑了。但香河书屋可不是康熙三十一年冬曹寅调任江宁织造后才建的:杜诗说“姚后陶自北归”,先从行程上否定了;姚诗说“当暑放秋花”,杜诗说“今又值长夏”,又从时间上否定了。杜诗说“华屋五载治”,而曹寅《后陶留饮香河书屋》乃写于康熙三十二年春,可见香河书屋之始建必早于康熙二十八年。那么,香河书屋是什么时候建的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明确姚后陶“自北归”的时间。姚后陶第一次“自北归”约在康熙元年。唐祖命说姚后陶事详载《林蕙堂集》,盖指《林蕙堂全集》卷十四之《送仲潜南还兼讯同社诸子》:                                       

十年不到康山路,梦里江云隔春树。忆昔当年庑下栖,赁舂早得皋君顾。此时廷尉绾金章,高名大节凌天阊。君家兄弟富文藻,马氏白眉称最良。伯也论交具鸡黍,晨夕追随呼尔汝。与君接袂不多时,把酒谭诗独心许。待诏无端同曼倩,离怀岁岁惊飞电。潞河双鲤不传书,渔阳匹马还重见。见君不为名利来,取卵危巢事可哀。万里艰难归赵璧,三秋慷慨上燕台。燕台荒没堪长恸,昭王死后黄金重。紫阁何人解设鲭,朱门到处长题凤。怜君意气转相投,匝岁浮踪每共游。寒灯岁卧山中寺,短筑狂歌市上楼。狂歌醉卧日相看,似尔浑忘归计难。岂谓秋风生短褐,却教明月照征鞍。高粱鞍马纷斜照,丈夫小别何堪道?心事宁须儿女知,图谋肯使英雄笑。为我传言旧酒徒,五陵同学漫踟蹰。长卿已倦游梁兴,欲向康山更结庐。                                           

吴绮早年贫困,依读于姚氏康山草堂,顺治十一年入京为官,康熙四年离京外任,据“十年不到康山路”句,可见吴绮入京已十年,姚后陶此次“南还”约在康熙初年;据“三秋慷慨上燕台”句,则姚后陶约在顺治末年赴京。另外,周亮工《庚子重九前四日板屋欲雨同姚仲潜、吴冠五诸君子共拈刘随州“黎杖嬾迎征骑客,菊花能醉去官人”为韵得十四首》及《重九后二日薗次、仲潜过慰用“去”字同冠五赋》二诗皆称姚后陶为“故人”[26],按庚子即顺治十七年,则姚后陶盖于顺治十七年入京,并于康熙元年返回扬州。

此外,据吴嘉纪《王解子夫妇》诗前小序记载:“如皋王解子,酷嗜酒,里有义士妻某氏,罪当遣戍,县官差役往送,解子与焉,归悲惋终夜,为之罢饮,其妇询知,愿以身代义士妻,解子许之,送至戍所,值乡人以金赎义士妻还,不知其为解子妇也,姚潜为余言,命予赋诗。”[27]很奇怪,当事人不清楚“其为解子妇也”,姚后陶却知之甚详!其实并不奇怪,据沙张白《吴园次传》记载:“先是,姚公永言有女,字于如皋李氏,李获罪,女殁于官,公力贷赎之子母,钱累及数千,不之悔也。”[28]尤侗《吴薗次六十征诗引》则说:“洒怨女之忧,独怜蔡琰(原注:姚永言给谏女没为官婢,公挥金赎之)。”[29]可见吴绮也曾出资营救姚氏,而姚氏则嫁了如皋李氏,姚后陶知道王解子夫妇的事迹不足为奇。

姚后陶第二次“自北归”,约在康熙二十三年前后。我们知道,曹寅于康熙二十三年秋南下江宁奔父丧,次年五月返回北京前有《留别姚后陶》诗,可见姚后陶此前已返回江宁。姚后陶第三次“自北归”[30],约在康熙二十九年曹寅出任苏州织造时。姚后陶第一次滞留北京约三年,第三次滞留北京约五年,据姚后陶《抵家日些山以诗见投依韵和答》“于此竟十年”句,可见他移居香河书屋当在第二次“自北归”后,即康熙二十三年前后。再参考“华屋五载治”句,则香河书屋应始建于康熙十八年前后。

那么,曹寅为姚后陶“筑室于红板桥北”是指香河书屋吗?当然不是的。顾震涛曾提及“十泉街红板桥”,徐崧则说“红板桥在休休庵西北”[31],按十泉街在葑门内,休休庵则在胥门外,可见苏州的红板桥还不止一处。十泉街今音讹为十全街,正是当年苏州织造部堂所在地,据惠海鸣《苏州织造府小考》说:“……一直有一座老木桥:红板桥。这是为了织造府的人来住方便建的。我是见到过的,十中的有些老教师上下班,经常走此桥的,大约在1960年才被拆去。”[32]惠文亦附有《苏州织造府古地图》,现从网上截图如下:                                                            

我想,惠先生的图文是有参考价值的,因为江南三处织造在康熙年间改为专差久任,曹寅赴苏州织造任后,本应久任,这时候为“出处与偕”的姚后陶“筑室于红板桥北”最为合适。基于此,笔者认为,曹寅为姚后陶“筑室于红板桥北”的地址就在苏州织造府前,即“十泉街红板桥”北;唐祖命说“通政外宦白门,先生从之,为筑室于红板桥北”,从北京直接跳到江宁,这样的叙事风格,在古人每每有之,实属囫囵不确之言。                                                        

      五、姚后陶其人其事及其对曹寅研究的意义                                               

综合各种材料看,姚后陶有三大特点:一是年辈高,好结社;二是诗酒放诞,任侠好客;三是超然物外,甚至超然我外。说年辈高,当然是相对而言:燕市六酒人中,姚后陶生于1624年,叶桐初生于1643年,陶奉长生于1654年,陈次山生于1656年,曹寅生于1658年,唐祖命生于1663年,唐祖命因说“先生降行辈友予”,曹寅亦屡以“先生”称姚后陶。而姚后陶所入“击筑社”,盖取荆轲、高渐离在燕市击筑畅饮之意。请看曹寅《楝亭诗别集》卷二《旅壁读阮亭渡易水诗且述牧斋、西樵句感赋》:                                    

荆卿赋奇气,寄迹屠沽流。燕丹困无道,罄折思报仇。杀马复杀妾,于势不可留。高步入秦庭,四顾谁与俦?渺渺秦武阳,倒提血骷髅。图穷祖龙走,不中实已羞。岂云剑术疏,促迫败良谋。所以高渐离,击筑he两眸。终始雪一耻,惟勇以义酬。而彼二孺子,亦各成千秋。悲风何萧萧,落日明古丘。从来燕市上,寂寞酒人游。                                                                 

这首诗于无意中为我们理解击筑社的寓意提供了参考,曹寅有“此际吾曹莫当轻,君须饮。吊荆高已矣,欢尽平生”句[33],唐祖命《满江红·自题殢花行者小照》以“慷慨击残燕市筑”的“酒徒狂士”自称,在《木兰花慢·自题春帆载酒小照》一词中又说“往时幽并侠少,半生诗酒江湖”,这些句子都与“击筑社”有关。陈维崧送别叶桐初之“雨收督亢天全绿”句[34],亦借荆轲携督亢图入秦之典而兼及叶桐初曾入击筑社之实。曹寅稍后作《送叶桐初南归三首》即引此句,而此诗之“击筑竟无歌哭地”句亦寓击筑社流散之悲。以侠义自居,因诗酒自豪,应是“击筑社人”和“燕市六酒人”的共同特质。

好结社则必好客,唐祖命说他“宾朋络绎,往往典裘沽酒,较量声律,阅题叠险,使其人必厌心满意而去”,自非虚言;曹寅说“先生好客惟蔬鱼”,亦具体而微的知己定评。姚后陶好客,好结社,自然离不开诗酒,唐祖命说他“伸纸援笔,如春蚕食叶,簌簌有声。往时文酒之会,先生们诗必先成,若不经意,而锤炼之坚,对仗之巧,浓厚典雅,含咀芳馥,侪辈无两”,胡会恩说他“为诗沉郁悲壮,铿鍧激昂,如长鲸苍虬,偃蹇踔厉而必欲一吐其胷中之奇气也”,都是指早年的风格。我想,这可能与他“少年意气豪迈,英姿磊落”的任侠气质有关。至晚年诗风大变,情思飘渺,既追求最热烈的诗酒雅会,又似乎对眼前的一切都无可无不可。我想,这可能与他参透人生、半入空门的经历有关,形诸于诗,亦平淡冲和自成高格试举《月下迟汪度若不至》为例:                    

好夜成枯坐,谁期踏月来。酒从无意得,花亦悄然开。世事老方懒,交情久更猜。何人吹玉,一听一生哀。          

全诗不逐僻典,纯粹用家常话而情思悠远,意在言外,能解者自解,不解者自不解。

姚后陶早年“粪土金玉”,中年后“磬毁家赀”,终其一身,始终保持超然物外的贵族气质。他能倾家荡产营救妹氏,“不叹无家,遨游自适”,既体现了他的慷慨任侠,也体现了他的超然物外。他又“笃于友谊”,为了曹寅,甚至可以超然我外。这个话题很有意义,我们费点笔墨,从唐祖命“一试一统馆”说起。

唐祖命说与姚后陶“戊辰、甲戌两世通门”,并自称“年家后学”,“戊辰通门”属上一代,且按下不表,“甲戌通门”则指康熙三十三年,这一年是会试年,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姚、唐参加了甲戌科会试,二是姚、唐参加了甲戌年的某一类考试。笔者倾向于后者,因为我们很难想像“屡试不第”的唐祖命与“甲申后弃举子业”的姚后陶能同时参加会试,也很难想像姚后陶竟然会年老心热到如此地步。更重要的是,遍查《乾隆歙县志》,有姚思孝于崇祯元年戊辰科中进士的纪录[35],没有姚后陶中举、中进士的记录;再查《光绪武进阳湖县志》,也查不到唐祖命中举、中进士的记录[36]。基于此,笔者认为唐祖命所谓“年家后学”只是泛称,而“甲戌通门”则是指两人同时参加了甲戌年的某一类考试。这一点应该先明确,因为他们早在康熙二十年就认识了,不如此不足以强调“甲戌通门”。

那么,究竟是哪一类考试呢?也有线索:程庭曾说唐祖命“一试一统史馆未遇”[37]。如果笔者理解不误,这是指唐祖命参加编纂《大清一统志》的资格考试。按《大清一统志》时由解官归里的徐乾学总裁,而徐乾学在康熙三十二年有《赠曹子清》诗:                                                      

涉秋已弥旬,执热甚中夏。清风渺难御,赫曦如渥赭。岩栖非不深,编摩无休假。目疲银海枯,腕脱白雨泻。涓埃岂云报?感恩泪盈把!愿言思所钦,豪荡俗情寡。萧闲少公事,万卷拥广厦。斋阁比蓬壶,高吟复潇洒。何日探林屋,披襟一闲写?[38]                                                                   

“岩栖非不深,编摩无休假”,言虽已解官隐居,犹须勤编《一统志》。“目疲银海枯,腕脱白雨泻”,自己已目疲体衰,任务却相当繁重。“涓埃岂云报?感恩泪盈把”,皇恩浩荡,以我涓埃之力,何能报效皇恩?[39]“愿言思所钦,豪荡俗情寡”,你就是我所思念所钦佩的人啊,既器量雄阔,又不入俗套,堪称“萧闲少公事,万卷拥广厦。斋阁比蓬壶,高吟复潇洒”。“何日探林屋,披襟一闲写”,整首诗先诉苦,然后褒扬曹寅,末两句邀曹寅入苏闲游,其实是请求帮忙的婉词。老徐是曹寅的师执辈,解官归里后,以私力编撰《大清一统志》[40],有困难是理所当然的,若曹寅不明其意,就真成傻子了。

而曹寅的“万卷拥广厦”,也是蒙徐乾学看重的原因。据韩菼《被命修一统志,先师司寇公完书也,感而有作》“穷尽异书多逸事,得来妙解释群疑”句[41],可见对参考书籍是有要求的。我推想,盛情难却的曹寅或有捐资供书荐人之举,姚后陶与唐祖命因得“一试一统史馆”。当然,这是在徐乾学领书局还里的情况下进行的,随着徐乾学于康熙三十三年七月去世,《一统志》书局移往北京,由康熙帝直接安排人事,他们就只能“一试一统史馆未遇”了。查《光绪武进阳湖县志》,“科举”与“修书”皆属“选举”,可见为“修书”而参加“选举”者,是可以互称“通门”的,唐祖命与姚后陶“甲戌通门”,盖援此例。

这个推想还有辅证——与姚后陶同在曹寅幕的叶桐初也被推荐了。康熙三十三年新春曹寅有《雪霁梦游渔村和桐初留别诗,并寄怀慕庐学士》:                       

炉烟缭碧窗凝白,起恋黄绸暖睡余。冻鹊一声如裂帛,残英几点乱书。刹那春梦身先觉,咫尺渔村径早除。为问比来何事健?客来还解佩边鱼。

人日楝亭人卧雪,二年灯火乐三余。不愁食指无晨爨,常愧寒家有赐书。贫士孤云元合调,祁寒厄闰费乘除。碧澄坊里如相待,布谷声中看网鱼。[42]                           

“为问比来何事健,客来还解佩边鱼”,叶桐初都辞幕了,我还能有什么高兴事?按叶桐初之祖、父皆死于顺治三年清兵南下,早就誓言绝不仕清[43],如果被推荐“一试一统史馆”,他是非辞幕不可的。碧澄坊里如相待,布谷声中看网鱼”,这两句兼及韩菼和叶桐初,说你们若在碧澄坊里等我,我会在布谷鸟叫的时候过访苏州。这是把主动权交给叶桐初了。再看韩菼《送叶桐初之楚兼简楝亭使君》:                                   

留君消息待梅花,花信俱过始别家。数口甑尘谁作主,一尊柳色即天涯。趁程长夏风偏热,上水孤舟日易斜。最是庾公楼上月,应怜客子若浮槎。[44]                                                      

两诗对看,是有请韩菼居中调解之意的[45],而韩菼也心知肚明:你既说“碧澄坊里如相待,布谷声中看网鱼”,我就帮你留着叶桐初,叶桐初本是年后走的,我先留他看梅花,等梅花过了,我又留他看桃花……如今二十四番花信都过了,已是夏季,你还没来“碧澄坊”,这叶家数口还得靠叶桐初养活,我可再也留不住了。就已知材料看,曹寅是在五月下旬才去苏州的,《楝亭诗钞》卷二有《甲戌仲夏二十二日有吴门之役,午憩句容驿院……》可证,可见曹寅有负“碧澄坊”之约。曹、叶分别后,再无诗文交集,或者与曹寅安排“一试一统史馆”有关,也可能与曹寅负“碧澄坊”之约有关。叶桐初一生漂泊,游幕四方而少有久长者,如今入曹寅幕,离家既近,又互为好友,不曾想亦三年而去,令人叹惜。

那么,以姚后陶的遗民气节,又为什么会参加考试呢?笔者认为,姚后陶是遗民固然不假,但遗民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既可泛指改朝换代后的亡国之民,也可特指改朝换代后不仕新朝的人,按我们的大汉族思想,比“遗民”更进步的,是不服从清朝统治的“顽民”。那么,曹寅对顽民是什么态度呢?曹寅《重修周栎园先生祠堂记》说:                                                        

顺治二年乙酉,前明背约羁使臣,王师南伐破淮扬,席卷而下,草昧廓清,东南底定。当是时,栎园周公以侍御史授外任,转运两淮盐法,旋改海防兵备。公储峙军实,绥靖顽民。不逾年,扬之人商贾者复其业,耕凿者宁其家,又能曲护其士夫,赎俘掳,掩残骸,宣布天子之威德。[46]                          

曹寅的态度已跃然纸上。过去有研究者认为,曹寅与明遗民交往是奉康熙帝之命,是为了笼络汉族文士,甚至不无监视之意,这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思维模式,理应予以纠正,但纠枉过正,过分强调曹寅与明遗民的交往,也不妥当。笔者认为,曹寅选择交往对象,主要着重于有才有德有气节,就这一标准而言,极具悲情色彩的明遗民,要远高于骄横跋扈的入关旗人;康熙帝提倡满汉融合,曹寅既是钦差大臣,又是深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的汉姓旗人,结交并善待汉族文士,本来就应该成为他的基本立场和基本感情。童年时代的曹寅,只要一走出家门口,就会碰到明遗民,他要学经史子集、诗词歌赋,也得找有名望的明遗民;曹寅和明遗民的交往,是从他还不知道明遗民是什么概念、还不知道如何选择交往对象的时候开始的,基于此,我们考察曹寅的交往对象,不宜刻意强调明遗民的身份。

曹寅交游甚广,给他的朋友作简单的分类,一类是明遗民,一类是非遗民,以便于论述,这是可以的,只要不陷入民族主义迷思就行了。曹寅《楝亭诗钞》卷四有《孟秋偕静夫、子鱼、尊五、殷六过鸡鸣寺,得诗三首》,很值得参考,其前两首是:                          

遂有寻诗侣,青林引兴前。僧荒太平日,地创永康年。香际凭高鸟,湖风浴早莲。悠然坐萧远,烟雨阅诸天。

飙轮飞十代,秋草属前朝。圣蜕随迁化,凡情堕寂寥。颓城疑护埭,老树强题萧。淘滤河沙在,能忘爪发销?(原注:甲申。重过又三十一年。)                                                   

这组诗写于康熙四十三年甲申,距顺治元年甲申正好一个甲子六十年,而清军入关,汉人剃发,亦众所周知,无须饶舌。按胡静夫是明遗民,《明遗民诗》和《清诗纪事·明遗民卷》均有载;鸡鸣寺始建于西晋,至清朝已将十代,“飙轮飞十代”即此意;而明末之乱尽人皆知,明代陈迹俱成秋草,如今“欣逢圣代”,多数明遗民的故国之思,已经寡淡得像大学食堂的油水,曹寅在问“能忘爪发销”之前,先以“僧荒太平日,地创永康年”和“飙轮飞十代,秋草属前朝”铺垫,可见既不是开导胡静夫,也不想刺激胡静夫,他只是在平静地描述一个再不会引发激烈情绪的客观事实。这句诗无疑而问,胡静夫无须作答。

姚后陶身为扬州“士夫”,正属于周亮工“曲护”范围之内,而姚家败落于顺治末康熙初,可见周亮工的“曲护”不虚,姚后陶固然不欢迎清军南下,却没有叶桐初那样的锥心之痛,基本不在被“绥靖”的“顽民”之列,基于此,我宁愿从友谊的角度,来分析曹寅安排姚后陶“一试一统史馆”的史实:曹寅既有满汉融合的善意,又有为好朋友谋声名的美意,还有为徐乾学抒愁解困的善心,他推荐姚后陶“一试一统史馆”并不奇怪;而姚后陶笃于友谊而超然我外,惯于牺牲自己成全他人——他的妹妹需要他营救,他就会舍弃家产全力以赴;曹寅答应帮徐乾学的忙,他就去“一试一统史馆”。如果徐乾学还大红大紫,他不会去趋炎附势;当世人避徐乾学惟恐不及,他却用行动表达支持。

这,就是我眼中的人性气节远超民族气节的姚后陶

胡会恩寄望姚后陶:“今者天子向意文学,方且开著作之庭,集渊云之彦,穷山荒泽皆思摄屫担簦橐笔而至,仲潜浪迹都下,适遇斯时,名公巨卿当必有为之劝驾者。”不曾想十几年后应在曹寅身上!可惜曹寅不是《大清一统志》的总裁,姚后陶和唐祖命“一试一统史馆”,事终未成。约十年后,当曹寅主持扬州诗局,奉命编纂《全唐诗》,其友人如洪秋士、王安节、汪度若、汪上若、朱林修、卓尔堪、余九迪、吴贯勉、孙伯琴、郭元威、鲍又昭、杨汇南、萧冶堂、王植夫、郭于宫、唐继祖、乔俊三、吴尚中、杜吹万等[47],就能参与其中了。曹寅《奏报全唐诗集本月内可以刻完折》说:“……臣等草形蚁质,亦获挂名其间,已列衔具公本叩求。”其《奏谢刊刻全唐诗得列衔名折》又说:“……但臣系何人,亦得列名其上,永垂不朽,臣不胜感愧无地,不知何幸得至于此,谨具香案九叩。”[48]事实证明,曹寅的所思所行,是一以贯之的,他安排好友“一试一统史馆”,既为徐乾学抒愁解困,也想让好友“永垂不朽”。唐祖命序以较长的篇幅讨论姚后陶“不以子传而以文传”,也是同样的道理,只是今天的我们已经不大了解古时文人的留名千古的强烈愿望了。                                                              

六、余论                                     

姚后陶早在康熙二十年就“馆于曹”了,两人的宾主之谊至少也有二十八年。曹寅与姚后陶“相于正有园居约”,最终为姚后陶“筑室于红板桥北”,其守信于此可见一斑;曹寅以诗明言“新年贺节独君家”,其尊重于此可见一斑;曹寅遇疑不能决时,不以告众宾密戚,顾时时耳语先生”,其信任于此可见一斑;姚后陶去世后,曹寅又主持丧事并亲自送葬,其情谊于此可见一斑;姚潜字后陶,名、字皆后改,效陶潜陶渊明之意甚显,其志在隐逸于此可见一斑;而姚后陶置隐逸之志于不顾,应曹寅要求“一试一统史馆”,其“笃于友谊、超然我外”亦可见一斑。要之,两人的朋友之谊远甚于宾主之谊,堪称石友,我想,曹寅“顾时时耳语先生”之事,一定包含了许多的曹家秘辛,可惜全都散佚无载,要不然又可以为我们提供多少研究曹雪芹家世的材料啊!可惜!可惜!

虽然如此,新发现的《后陶遗稿》,对曹寅研究仍然有重要意义,要其三点,一是曹寅的唱和诗又添三首,而且是无所不谈的老友所写的三首;二是澄清了一些误解,解决了不少疑问,如与燕市六酒人有关的问题,如曹寅对明遗民的态度问题,等等;三是为我们更深入考察姚后陶提供了最直接的材料。

本文的目的,不是要否定姚后陶的明遗民身份,而是要透过皮相直达核心。透过各式各样的云层,再往上是一样的天空;透过给人分类的简单标签,直入曹、姚二人的内心,我们会发现他们在骨子里是同一类人。笔者要在这里明确提出,曹寅与姚后陶交往,不是因为姚后陶的明遗民身份,而是因为姚后陶是有才有德有气节的“人”。有人认为曹寅与明遗民交往,意味着他“向着本民族文化的强烈回归”[49],这样的言论,在红学界是很有市场的,殊不知曹寅本是旗人中的汉人,而且从小就浸染于中华文化,他从来没离开过,又何谈“强烈回归”?这是主观意图想把曹寅拉回汉民族阵营,客观效果却把曹寅推离中华传统文化了。我想,从人性角度看问题,不拘泥于意识形态,这是对曹雪芹家世研究的基本要求,也是对《红楼梦》主旨研究的基本要求。设若曹、姚二人拘泥于意识形态,他们的友谊也必定无疾而终,这就是笔者考察姚后陶生平事迹的小小心得。

管窥蠡测未敢自是,愿就正于方家学者。


[] 如脂批“借省亲写南巡事”对曹寅“南巡接驾”的呼应,如贾氏二姝对曹寅“二女皆王妃”的呼应。按贾元春是皇妃,贾探春也将为王妃,如诸钗取笑探春:“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就是伏笔,并暗透元春本是王妃,因“借省亲写南巡事”而化为皇妃——这应该是较为合理的解释。曹寅“二女皆王妃”,见萧奭《永宪录·续编》,中华书局,2007,页390

[②] 譬如余丽提出:“曹寅的诗歌作为极富个性的私人话语,体现了他感受世界和表达情感的方式,本身就可作多种角度的解读,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其写心之作,展现了曹寅的性格特征和人生追求;诗歌风格的变化,反映出时代文风吹拂过的痕迹;其往来唱和的作品所反映的交游活动,则再现了清初江南诗歌活动群体化的真实图景。因此对曹寅诗歌进行研究,中肯地评价曹寅诗歌的创作成就,肯定他在江南诗坛的领导者地位,评价他在推进诗歌创作活动群体化倾向上的作用,这对研究清代江南诗歌史,具有填补空白的价值。”见余丽《曹寅诗歌研究》,浙江师范大学学位论文,“摘要”,页一。

[] 见《全清词·顺康卷》,中华书局,2002,页10026

[] 李果《送吴秋屏渡京江扫诗人姚后陶墓余友冷处士秋江亦葬丹徒因及之(姚墓在白兔山)》有“林偃青松鹿作群”句,吴秋屏《过江扫姚后陶先生墓,吴门李客山赋诗志慨依韵答之》有“松根梦冷自为群”句,皆可与“万松阁”对看。李诗见《归咏亭诗钞》卷三叶七下,吴诗见《国朝金陵诗征》卷八叶二十二。本文限于篇幅,有的话题未能充分展开,希望以后能进一步讨论。

[] 见《全清词·顺康卷》,页11112。本文所引程词,皆出于此书,不另注。

[] 见胡绍棠《曹寅与“燕市酒友”》,载《红楼梦学刊》2005年第2期,页6768

[] 钱谦益《太原府推官唐君墓志铭》说:“万历庚戌,进士举南宫者三百人……有两人焉,轩轩然杰出众中,永昌石应嵩兆甫、宣城唐公靖君平也……甲寅四月某日卒于寓舍。”见《初学集》,卷六十一。

[] 见陈维崧《妇人集》,载虫天子辑《香艳丛书·一集》,卷二。

[] 见《全清词·顺康卷》,页10637。本文所引唐祖命词,皆出于此书,不另注。

[] 见扬州古籍出版社影印本殢花词》卷首

[11] 前者据《小秦淮由十首(原注:同叶桐初、许山涛、冒青若赋)》,后者据《余邸舍有老槐数本,夏日同程山尊、叶桐初、姚仲潜、徐郿伯诸子小饮其下,赋得“老树空庭得”,限“兄”字“心”字两韵》,见《陈维崧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分见于第604913页,分系于康熙四年、二十年。叶桐初生于崇祯十六年(1643),卒于康熙四十一年(1702),研究者对叶桐初或知之不详,或多有误判,说详另文。

[12] 见聂先、曾王孙辑《百名家词钞》,卷九十九《荔轩词》,叶八。

[13] 见《陈维崧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页398

[14] 陈维崧《赠董侍讲默庵》诗有“我家两犹子,鬻畚洮湖滨。不知有何故,来踏京都尘”句,这首诗按编排当写于康熙二十年秋冬之际。与陈枋同时入京者还有陈维崧之亲侄陈履端,陈维崧因云“我家两犹子……来踏京都尘”。

[15] 前载《楝亭词钞》,后载《全清词·顺康卷》页8523。限于篇幅,本文不备录,不展开讨论。

[16] 曹亮武《岁寒词》卷首有尤侗序与陈枋序,可供参考。

[17] 见王南村《写忧集》,载《清代诗文集汇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页470

[18] 见王南村《芦中吟》,同上,页501511

[19] 曹寅《思仲轩诗》,见《楝亭诗钞》,卷六。

[20] 分见于曹寅《重葺鸡鸣寺浮图碑记》,载《楝亭文钞》;《冲谷四兄寄诗索拥壁图并嘉余学天竺书》,载《楝亭诗钞》卷一。

[21] 见许传霈《一诚斋诗存》。

[22] 转自胡文彬《曹寅撰〈北红拂记〉抄本中的几个问题》,载《红楼梦学刊》2005年第2期,页21

[23] 转引自胡绍棠《楝亭集笺注》,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页19

[24] 上引曹寅诗见《楝亭诗钞》卷一,曹寅词见《楝亭词钞》。

[25] 见卓尔堪《明遗民诗》,中华书局,1961,页527。又,“”乃“山”字头,电脑无法输入。

[26] 见周亮工《赖古堂集》卷二,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页133146

[27] 见卓尔堪《明遗民诗》,页299

[28] 见焦循《扬州足征录》,广陵书社,2004,卷一。

[29] 见尤侗《西堂杂组三集》,卷五。

[30] 康熙二十四年秋曹寅扶父灵返回北京,随后姚后陶也第三度入京,有曹寅《一日休沐歌》可证,田梅岑《丁卯客都门值余初度示姚叶二子》亦可辅证。

[31] 分见于顾震涛《吴门表隐》卷十二及徐崧《百城烟水》卷二。

[32] http://www.xileiyuan.com/hef/hef19/hef19.htm

[33] 见曹寅《沁园春·喜桐初至用梅村韵》,载聂先、曾王孙辑《百名家词钞》卷九十九《荔轩词》叶八。

[34] 见陈维崧《满江红·送叶桐初还东阿即次其与曹雪樵倡和原韵》,载《陈维崧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页1221

[35] 见《中国地方志丛书·安徽省歙县志》,卷八,叶三十七下。

[36] 歙县是姚后陶的原籍,武进是唐祖命的原籍,姚、唐若科举中式,依例当载。为稳妥起见,笔者又查了《江都县志》与《清朝进士题名录》,亦无记载。

[37] 见程庭《沁园春·送唐听翁归毗陵》词中小注,原注为“君尝一试一统史馆,未遇”,载《全清词·顺康卷》,页11116

[38] 见徐乾学《憺园全集》,卷九,叶十七。

[39] 这几十年来,这两句诗多被解释为徐乾学对曹寅感恩戴德,一笑。

[40] 朱彭寿《安乐康平室随笔》卷一说:“本朝人所刻之书,以康熙间最为工整,至当时钦定诸籍,其雕本尤极精良,然大都出自臣工输赀承办。”可供参考。

[41] 见韩菼《有怀堂诗稿》卷四,叶四。

[42] 见曹寅《楝亭诗钞》卷二。

[43] 见叶燮《叶桐初诗序》等。叶桐初是太仓人,婚后居江宁,后移居苏州,再移居太仓。说详另文。

[44] 见韩菼《有怀堂诗稿》,卷二,叶十三下。

[45] 韩菼是徐乾学的门生,也曾参与修撰《大清一统志》。徐乾学于康熙三十三年去世后,韩菼又接手总裁《大清一统志》。曹寅请韩菼居中调解,这个人倒是选对了。

[46] 见曹寅《楝亭文钞》。

[47] 见朱彝尊《跋集韵类篇》,转引自顾颉刚1921412日《致胡适书》,载宋广波《胡适红学研究资料全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5,页56

[48] 分见于康熙四十五年七月初一《曹寅奏报全唐诗集本月内可以刻完折》和康熙五十年三月初十《曹寅奏谢刊刻全唐诗得列衔名折》,载《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中华书局,1975,页4083

[49] 见刘上生《曹寅与曹雪芹》,海南出版社,2001,页76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信箱:631898429@qq.com  联系方式:
13534566292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