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中四位争论最大的女性—蒙屈最大的红楼女性(9)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中四位争论最大的女性—蒙屈最大的红楼女性(9)

作者:周静浩 收录时间:2009-8-31 16:39

九、薛宝钗蒙屈是曹雪芹的刻意斧凿
【提示】:探讨作者的笔法是《红楼梦》的读法。薛宝钗的蒙屈归根到底是小说家的铸就,第五回的“警幻情榜”显露着曹雪芹的刻意斧凿,薛宝钗是作者在精心刻画贾宝玉的同时又一个最化心血的人物。“红楼情榜”是小说的题眼,透泄了作者在钗黛之间踌躇不前的心路曲折和二难心态,由此可见薛宝钗是蒙屈最大的红楼女性。
薛宝钗的命运不好,时运也不好,《红楼梦》产生于封建末世,在小说问世不久,社会激荡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于种种原因,贾宝玉被烘托为反封建的叛逆,红颜知己林黛玉也同时被烘托为封建家庭的叛逆。婚姻关系人生大事,人们追求自由民主也必然向旧婚姻制度发动挑战,又由于种种原因,将木石前盟烘托为反封建的标志,将金玉良缘贬损为封建婚姻的典型。更由于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薛宝钗就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更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薛宝钗的蒙屈不仅在于社会历史原因,而且在于小说家的刻意斧凿。本文以探幽曹雪芹的心态作为突破口,揭蒙薛宝钗蒙屈的由因。
薛宝钗的蒙屈,与其说是世人的偏见,还是说是作者的刻意,这就必需探幽小说家的曲折心路。“红楼情榜”在名分上披露了薛宝钗是蒙屈第一钗,薛宝钗是贾宝玉名正言顺的合法妻子,应该是《红楼梦》中的女一号主角,可是却屈居为女二号主角,这是显而易见的蒙屈。曹雪芹在精心塑造贾宝玉这个核心人物的同时,始终徘徊在薛宝钗和林黛玉之间而取舍不定,因心态二难而踌躇不前。为了演绎《红楼梦》大悲剧,精心构思了木石前盟的必然失败,又精心构思了金玉良缘的自然凑成,这就需蒙屈薛宝钗又牺牲林黛玉,却让“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的贾宝玉捡了个大便宜。
解读《红楼梦》即知,作者从构思薛宝钗的姓名、外表容貌到内在个性,又到婚后的命运悲惨(注:金玉良缘凑成是在续书,但是在前书的“警幻情榜”中已经揭示,本文从文学意义上品读《红楼梦》,就只能将120回作为小说的整体)。作者的心态始终处于矛盾之中,在全书都显有蒙屈薛宝钗的斧痕凿迹。虽说林黛玉是小说的女一号主角,描写她为多敏善感和疑心很重,似乎个性复杂其实个性简单。林黛玉是个聪明灵巧的姑娘,因一个情字而陷入迷蒙,敏感变成对恋爱的敏感,善疑变成对爱情的疑虑,迷失得只凭一个情字而孤芳自赏,轻视团结更忽略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幼稚得戏谑刘姥姥是母蝗虫还以为自己聪明。因而作者对黛玉在艺术构思上显见相对简单,凸显林黛玉为爱情而生,为爱情而死,爱情的故事完了,林黛玉的人生也就完了。然而,刻画薛宝钗就显得相对复杂,为了演绎金玉良缘之所以凑成,必须将薛宝钗刻画为随分入时,放眼长远的德才兼备而素质全面的淑女,于是将薛宝钗刻画为胸有城府和性格内秀,这就要求人物刻画不可平常,必须富有韬略具复杂化。在笔法上要求细腻,在描写上要求细致。宝钗与黛玉和凤姐相反,不重在嘴儿灵巧,而重在心思灵巧,作者让“贾母赞钗”道白了薛宝钗的内秀。作者在林黛玉和薛宝钗的身上赋予优点和缺点,笔法上对林黛玉采取明贬,在否定中有肯定,对薛宝钗采取委婉的暗贬,在肯定中有否定,但在最终否定了林黛玉,木石前盟的破碎就是根本例证。作者难以取舍的心态是刻画人物中常有的心态,然而,作者的心态复杂却愈易引起读者误会,从而在世上为林为薛甚至“几出老拳”。
解读《红楼梦》显见,作者对薛宝钗越是表述委婉曲折,薛宝钗就越显复杂;作者越对薛宝钗踌躇不前,薛宝钗就越显命运曲折;作者对薛宝钗越怀着复杂心态,薛宝钗就越不免蒙屈。第三回,人们正对林黛玉初入荣国府兴趣方浓。突然,峰回笔转,碾转反侧,另辟奇径,导出了薛家为宝钗待选匆匆上京。说是为备选上京却匆匆进入了荣府,人们就不禁怀疑薛宝钗是为备选上京呢,还是为择婿入府呢?淑女入府骤然给才女带来了莫大威胁。其实,蒙屈的还是薛宝钗,刚入场就造成了莫大尴尬。作者让薛宝钗“急急风”入场,刻意在第七回才让她真正登台亮相,又以送宫花就将薛宝钗和林黛玉的性格形成鲜明对照,凸显一个是与人为善的雍雅大度,一个是与人刁难的心胸狭窄,尚未直接谋面就形成了两峰对峙。紧接,第八回又让贾宝玉探病梨香院,更将薛宝钗和林黛玉的性格形成鲜明对照,一个是落落大方,一个是善疑尖刻。平心而论,如果在这个阶段由家长作主凑成了金玉良缘,人们也就会觉得薛宝钗胜出善妒的林黛玉,与贾宝玉是可最配的一对。可是,作者就是刻意不去凑成金玉良缘,反而让木石前盟在嗑碰中予以发展。第七回后,作者匠心以薛宝钗的德操贤淑,以林黛玉的率真专注,以贾宝玉的任性恣情,在三者间构成了关系微妙的三角关系。当然,三角关系不是什么三角恋爱关系,而却是诸多矛盾中冲突最尖锐的交织体。曹雪芹的苦心孤诣很明显,刻意让恪守传统道德的薛宝钗去面对有勃传统的林黛玉,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恪守与反恪守的理念冲突,实质是将薛宝钗推向了恋爱与婚姻冲突的风尖浪口。然而,木石前盟在后来破碎了,恰恰违背了人们的良好愿望。同情易于偏见,人们就凭着直观而不去追究社会原因,也没有去分析宝玉黛玉的个人原因,当然更不会去责怪曹雪芹,就一味地恼恨无辜并更遭殃的薛宝钗,使薛宝钗成为替罪羊而蒙屈深重,说到底是小说家刻意斧凿的高超艺术。
“榜”是汉文化的特色,更是古典文学的常用手法,《封神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和《镜花缘》等都运用了立“榜”的特色手法。现代文学运用“榜”的形式也不少,使读者刚读小说则已对小说的人物和情节有了大概了解,这在剧本的编写中更为普遍。当前,运用“榜”的形式已经由文化领域扩展到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并作为加强民主建设的一种手段,各级各部门以榜的形式实行了政务公开,财务公开和人事制度公开等。“张榜公布”是增强执政透明度的好办法,‘张榜’便于让群众了解,也便于接受群众监督。《红楼梦》运用汉文化的特色,以立‘榜’形式搞了个“警幻情榜”,在第五回以名册、画册、判词和‘红楼梦曲’等组成了“警幻情榜”,昭然揭示了金陵十二钗的人物本质、品位和最终命运,使读者步入红楼就对红楼的最终结果已可大致了解。因此,大多数人们都认为第五回是小说的总纲,当然,在特殊年代却铁定第四回是小说的总纲,进而将《红楼梦》铁定为阶级斗争的教科书,结果使正常的品读和研究《红楼梦》异化为阶级斗争的闹剧。“警幻情榜”的最大意义是为八十回后作了极其珍贵的弥补。“警幻情榜”也道白薛了宝钗是“可叹停机德”和“金簪雪里埋”而蒙屈最大的红楼女性,可见亦非是笔者的妄加评论。
作者在“警幻情榜”的判词、画册和曲子,刻意让薛宝钗中与林黛玉合在一起,始终让“双绝”处于矛盾冲突之中。“警幻情榜”中的判词叹曰:“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判词的本意就说明薛宝钗难免蒙屈。在排序上显见是薛宝钗在前,林黛玉在后。“可叹停机德”和“金簪雪里埋”明指薛宝钗,“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喻指林黛玉。作者的矛盾心态就在于:既然将林黛玉定位为才女,何必又将定位为淑女的薛宝钗在才学上胜出林黛玉呢?这里恰也透泄了作者对薛宝钗是作全方位的肯定,进而表明薛宝钗的金玉良缘凑成具有自然而然。
但是,定位林黛玉是才女也可引起争议,即是说“堪怜咏絮才”也可说是喻指薛宝钗。薛宝钗的“咏絮才”胜出林黛玉,咏絮《临江仙》是薛宝钗的代表作,更是众姊妹一再肯定的夺魁之作,《临江仙》恰与历史上“咏絮才”的谢道韫咏絮堪比最近。“咏絮才”典出《世说新语》,谢安在大雪纷飞中问儿女们:“白雪纷纷何所似?”儿女们咏雪呤诗作答,才学超众的侄女谢道韫咏曰:“未若柳絮因风起…”道白了雪花的形状,烘托了雪花的美感,“咏絮才”遂成了谢道韫的誉称。史称谢道韫“神情散朗,故有林下之风”,一曲《登山》:“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也是佳作。薛宝钗的《临江仙•柳絮》起首,“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起势逼真,大有赶超“清心玄旨,姿才秀远”的谢道韫之势。雪喻薛宝钗是《红楼梦》中无可争议的明喻,所以说“咏絮才”亦可指喻之是白雪公主薛宝钗。总要怪小说家在取舍上的“二难”心态,诱导着世人不断为薛宝钗和林黛玉而争论不休。
解读《红楼梦》应该求内容与实质的统一,林黛玉无疑是作者笔下刻画塑造的才女, “咏絮才”应该是指“神情散朗,故有林下之风”的林黛玉才最符合作者的本意。如果说谢道韫“清心玄旨,姿才秀远”喻谁,那就到可说是喻指薛宝钗。平心而论,虽然在才华上薛宝钗胜出了林黛玉,但是作者恰让薛宝钗常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论证作者的本意是将淑女桂冠赋予薛宝钗,而将才女的桂冠赋予林黛玉,判词恰也透泄了作者徘徊在薛林之间的踌躇不前。应该指出,红楼那个时期恰是女子重德不重才的时期,在理念上是有德者才能安身立命,有德者才能安天下,因而薛宝钗就名正言顺地成为了贾宝玉的正妻。可是天降大任于斯,有德者又必须忍辱负重才能磨砺而出,这就须得让薛宝钗蒙受屈在曲折中发展。作者的这般良苦用心有谁可知?古代人可以理解,现代人就颇难理解,这就不免进而蒙屈了薛宝钗。
薛宝钗在“警幻情榜”排序为第一。“红楼梦曲”的第一曲《终身误》主要是指薛宝钗,这首曲以贾宝玉的口吻作出咏叹,显著特色是每呤一句宝钗,总以黛玉作一句陪衬,亦可说《终身误》是将钗黛合在一个曲子里,也显见宝钗在前而黛玉在后,透泄了作者总是无可争议地将薛宝钗始终排在第一,最感叹林黛玉也只能将她排在第二。《红楼梦曲》的第二曲是《枉凝眉》,一般都说这是咏叹贾宝玉和林黛玉,笔者颇觉不然,认为这也是贾宝玉在咏叹薛宝钗和林黛玉,可以说薛宝钗是“阆苑仙葩”,林黛玉是“美玉无瑕”,一个是“水中月”,一个“镜中花”,可以说这个比喻最恰当没有。然则,本文对此既不展开也不求争论。   
“金陵十二支曲”、“判词”、“画册”等构成的“警幻情榜”,其实是小说的题眼和灵魂,以张榜公布透泄了作者的写作目的和小说的最终结局。在“警幻情榜”中,薛宝钗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号女主角,然而,应该理性认识在《红楼梦》的实质和内容,《红楼梦》毕竟是言情小说,这就更应从核心人物贾宝玉的感情角度去理解,林黛玉应该是第一号女主角,薛宝钗只能是第二号女主角。至于小说的自相矛盾说法,则是《红楼梦》的遗憾,更是曹雪芹的遗憾,然是小说家的绝妙笔法,恰也为人们在探幽曹雪芹心路中了解到矛盾心态。曹雪芹为了化解这对矛盾刻意将钗黛融合一体,在太虚幻境中异化出貌超众钗的警幻仙子,既有林黛玉风流袅娜,更兼薛宝钗鲜艳妩媚,似乎将钗黛合身在警幻仙子的皮囊里。脂批就认为钗黛应是一人,俞平伯先生曾有此说法然也运气不好,如同著名理论家杨献珍提出“合二而一”一般,被批判为“调和阶级矛盾”和“抹杀阶级斗争”。可见,“钗黛矛盾”在当时发展到了上纲上线的地步,这就是历史,这就是薛宝钗蒙屈的社会历史原因。笔者以为:薛宝钗和林黛玉既然作为小说人物,那么就应该是个性和人格独立的两个人物,并认为她们的心灵冲突不可调和,所以金玉良缘和木石前盟也就不可调和,也才有了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的悲剧。这也是恪守传统和反传统的冲突,从而使《红楼梦》更具有经典意义和悲剧意义。
薛宝钗屈居排序在第二位也是客观公正。名次先后的顺序究竟如何排列?应该坚持宽容和实事求是。作为读者就应该尊重作者的本意,更应该尊重小说的实质内容。在小说演绎的情节中,林黛玉所占的篇幅和内容明显多于薛宝钗。对核心人物贾宝玉来说,林黛玉显得更为突出重要,没有林黛玉就使贾宝玉失去了风采神韵,浑身上下毫无半点可取之处,正因为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所以才使宝哥哥不失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汉。《红楼梦》是言情小说,鲜明特色是坚持爱情重于亲情,置爱情于前而置亲情于后。“花容月貌为谁妍”,小说人物必须围绕和服从于核心人物,薛宝钗和林黛玉都是为贾宝玉而塑造,为贾宝玉而牺牲。林黛玉对贾宝玉的爱情生活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最亲密的红颜知己。尽管贾宝玉也与薛宝钗关系亲密并是法定夫妻关系,然而无法超越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特殊关系。因此,林黛玉应该是女一号,薛宝钗只能是女二号,这样排列比较合情合理。但是,肯定林黛玉和木石前盟,决不能否定薛宝钗和金玉良缘。从社会意义上说,既应认为木石前盟是合情的,又应认为金玉良缘合法的,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的实质是合情与合法的冲突,而又不可将薛宝钗与林黛玉置于敌对地步。多年来,解读《红楼梦》也明显存在着“两个凡是”:凡是贾宝玉最喜爱的人,就认为是最美和最可爱的人;凡是与贾宝玉个性相勃的人;就认为是最丑和最坏的人。这种偏见根深蒂固,至今仍然影响很深而影响深重。平心而论,贾宝玉在本质上不失是个有才有情的善良人物,但他是《红楼梦》中最复杂和最难识别的人物,也是《红楼梦》中最难定位的人物,你说他美好,他却有许多丑陋;你说他正气,他却非常邪气;你说他敢于叛逆,他却毫无反抗勇气;你说他维护女性,他却连一个小丫头了都保护不了。如果将贾宝玉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和划线的分水岭,那么就会将颓废当成健康,将消极当成积极,将荒唐当成正义,在判断上肯定会出现偏差,对人物评论肯定会产生偏见,甚至于会一部《红楼梦》荒诞无稽地说成是两大阶级的斗争,薛宝钗的蒙屈就是因贾宝玉的赐予和逐步升级。(待续)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信箱:zhoujinghao2008@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