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知识分子之绝唱(一)——《红楼梦》和《三国演义》对知识分子才智的赞美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知识分子之绝唱(一)——《红楼梦》和《三国演义》对知识分子才智的赞美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9-7-14 18:02

提要: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以知识和劳动为主要动力的。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依赖于知识。知识分子是人类中的精英。可是,在中国的封建社会,知识分子只是被利用和被践踏的对象。专制统治阶级在本质上仇视知识分子,当知识分子的意志不与他们绝对同心时,会被他们糟蹋得不成样子。这是历史的不公。《红楼梦》和《三国演义》,反映了这种历史的不公,并在某种程度上为这种不公翻案,全力歌颂了知识分子的伟大价值。本文从比较两部名著对知识分子才智的赞美同中有异这一视角,来探索两部名著的价值,同时也展示知识分子的价值。

关键词:《红楼梦》 《三国演义》 比较 知识分子才智的赞美

绝唱,有二义。一曰诗文创作的最高造诣;二曰死亡之悲鸣。本文题目,是说知识分子的价值及其悲剧。在《红楼梦》和《三国演义》这两部名著中,表现着这一思想;又相似,又不相同,甚或恰好相反。因内容多,本文分成上中下三篇。上篇和中篇论述两部名著对知识分子才智和品格的赞美,下篇写两部名著的知识分子悲剧命运。

一,知识分子是人类中的精英
知识分子是人类中的精英。劳动创造了人,知识改造了人。劳动把人从动物界分离出来,知识将野蛮人改造成文明人,将人类童年的人改造教育成为成熟的大写的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以知识和劳动为动力的。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依赖于知识,作为知识高层成份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在人类历史的发展中,知识和智慧的确具有超人的力量。今天的高科学高技术的社会文明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竖看中国历史,每一次改朝换代的成功,社会的繁荣,都是知识分子在其中起着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文王伐纣,建立周朝,没有姜子牙和周公旦,是不可能的。秦始皇统一国,基于秦国势力的强大。而秦之强,依赖于历代统治者重用知识分子。秦缪公重用百里奚和蹇叔,并国二十,遂霸西戎。秦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秦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散六国之纵。在这样的基础上,秦始皇又依靠李斯等知识分子,消灭六国,统一了中国。吕不韦“一字千金”的《吕氏春秋》,是众多知识分子的集体创作,对于秦始皇统一中国有重大的理论指导意义。这“一字千金”的说法,生动地说明了知识的伟大价值。楚汉之争,刘邦胜,因重用了张良、萧何、韩信等知识分子。而项羽之败,用刘邦的话说,是“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见《史记、高祖本纪》)李世民夺得天下并开创了有名的贞观之治,李绩、魏征等儒士起了极重要的作用。李世民深懂知识分子建国的关键性作用,继承并大力发展了隋文帝创立的科举制度。当他看到许多士子来参加进士考试时,得意地说:“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中矣!”这句名言,极其有力地说明了知识分子的伟大价值。这是为人类的历史实践所证明了的真理。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战争,既有破坏,也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一种动力。而战争的胜负,固然依赖于武装力量的强大,但更须要正确的战争理论和谋略的指导。《孙子兵法》之所以伟大,理由在此。
自然科学技术对于社会发展所起的重要作用,无须多述。由畜牧业社会进入农业社会,是人类文明的一大飞跃。这种飞跃,是依赖于铁的发现和炼铁技术的发明与掌握。几千年来,四川之所以成为天府之国,是因为在战国时出现了伟大的水利科学家李冰,创建了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都江堰。至于古老的中国三大发明,及历代科学家们对社会发展的伟大贡献,已经是老生常谈的常识,无须赘述。
然而,在漫长的专制主义社会里,统治阶级控制着社会财富,在相当程度上控制着文化知识。知识分子也在相当程度上受制于,依附于统治阶级。当统治阶级需要知识分子为他们争天下,为他们的统治利益效力,或知识分子的意志和统治阶级的意志相协调时,知识分子成了被利用对象。当权者在某种程度上给知识分子以某种有限的地位和待遇。当知识分子为了维护自身的独立和尊严,不愿意甚至逆反于统治阶级的意志,不听话,有个性,不驯服的时候,知识分子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便成了受歧视、受迫害的对象。
从本质上说,专制主义者对知识分子是敌对和仇视的。这是因为第一,历史上的专制主义统治者,几乎全是知识不全或者是无知识者。他们和知识分子这个阶层相比,在才智方面相当逊色。出于一种嫉妒心理,他们仇恨知识分子。第二,由于第一种的原因,专制统治者最害怕知识分子起来取代或篡夺他的权力。秦二世杀李斯,刘邦诛韩信,捕萧何,李自成杀李岩,即是其例。统治者对于知识分子,有许多看来是非常亲密的合作关系,而在心灵深处,依然潜藏着不信任因素。刘备对诸葛亮该是“鱼水”关系了,而他做了皇帝临终托孤时,却对诸葛亮哭道:“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说“君才十倍曹丕”,已透露忌孔明之才了。“君可自为成都之主”,这分明是深恐自己死后诸葛亮会取代帝位。诸葛亮自然一听就懂,所以:
孔明听毕,汗流遍体,手足失措,泣拜于地曰:“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尽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乎!”言讫,叩头流血。
这样才使刘备闭目死去。
特别须要一提的是,当知识分子掌握了政权,成了统治阶级中的成员之时,他们并不同类相惜,而是嫉妒、排斥同类,这种人整起同类知识分子来,手段有时更为阴险毒辣。
胡星斗教授说:“传统中国的历史就是知识分子为了专制政治而牺牲独立人格和自由的历史。”①如果有人不想牺牲自己的独立人格,那就是一条死路。
在中国的封建社会,知识和知识分子曾经被统治阶级糟蹋得不成样子,秦始皇依靠李斯等大知识分子夺得了天下。坐了江山之后,却焚书坑儒,大肆迫害屠杀知识分子。李斯本人也被秦二世腰斩于咸阳,并杀灭九族。刘邦也是这样。没有萧何、韩信这样的大批知识分子,他哪能打败项羽?但草莽英雄的他,在内心是嫉妒知识分子的,曾下流地把尿撒在儒冠里,发泄他对知识分子的鄙恶。等到大功告成后,这个流氓皇帝立即把矛头对准他的知识功臣。初唐盛唐似乎是重用知识分子的。但像骆宾王、李白等等这样的大儒,不是也遭排斥迫害吗?明太祖朱元璋是一个无文化的流氓皇帝,他依赖像刘基、李善长这样一批知识分子起家,坐稳江山后,却大肆诛杀功臣学者士子,杀人如麻,各地“府学”少有存活的。到了清朝,统治者迫害、屠杀知识分子的事件,多如牛毛,罄竹难书。
历代的农民起义,几乎全是失败的。原因很多。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没有合乎形势的理论作指导,就是排斥知识分子。最典型的是李自成起义。
当初,李自成的队伍不过是由贫民组成的流寇。自从有了李岩为首的一批知识分子加入,情况开始大变。李岩等人为李自成起义军制定一系列理论纲领:在政治上,提出“均田免粮”的战斗口号,反映了农民群众的迫切愿望,从而产生了巨大的政治影响。军事上,改变流寇战略,设官分治,守土不流,稳扎稳打,步步推进。制定严明的军纪,对敌作战以政治瓦解为主,军事攻击为辅。有了这一套纲领,李自成获得人民广泛的支持,农民军发展到百万人,夺取了北京,取得辉煌胜利。后来明军和清军围剿李自成军。李岩提出了团结多数,争取吴三桂等等政治措施,特别提出在河南建立根据地的战略,并愿意亲自前往实施。如果李自成完全采纳并真正贯彻他的主张,是可以在北京站住脚的。而这时,李自成却任用小人,排斥知识分子,冤杀李岩。
杀了李岩,等于自废武功,李再也没有正确的方向了。宋献策、刘宗敏等大将消极离心,李军呈现出了“解体”的趋势。李自成这一大错,换来的是满清疯狂的屠杀人民。李岩个人的悲剧,扩大成了民族的悲剧。这个教训实在不能说不深刻。
李自成杀李岩,在本质上反映了,无知识的人主对高智商知识分子的歧视、嫉妒、怀疑和排斥,是传统的知识分子为了专制政治而无辜牺牲的典型。这是历史的不公。
《红楼梦》和《三国演义》这两部名著,反映了这种历史的不公,并在某种程度上为这种不公翻案,全力歌颂了知识分子的伟大价值,也暴露了他们的二重性和自身的弱点,特别描写了他们和社会,和统治阶级之间的种种复杂的关系,更用眼泪痛哭了他们的悲剧。
本文先谈两部名著对知识分子才智的赞美。

二,军事谋略和家政谋略
文学,是知识分子创造的。他们企图在文学作品中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也企图在文学作品中认识自己和改造自己。伟大的文学名著所表现的思想倾向是各不相同的。但都可以从中看到知识分子的某种正面的、侧面的或反面的真实面目。他们不服气历代统治者对知识分子的贬低和歧视,要为自己这一阶层唱一唱颂歌。
谋略,是知识分子认识并改造世界的一种特殊本领。
《三国演义》对知识分子价值的歌颂,重点之一是在用兵谋略方面的出色才智。
书中所描写的几次重大战役,获胜的基本原因,都是依赖于知识和谋略。
第二十二回写建安四年(199年)六月的“官渡之战”。这是曹操和袁绍的一次大决战。是奠定曹操统一北方基础的战略决战。官渡之战是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列举的我国历史上“双方强弱不同,弱者先让一步,后发制人,因而战胜”的著名战例之一。袁绍挑选精兵10余万,战马万匹,粮草充足,军势极强。而曹操军队不过两万,粮草不足。而最终却打败了袁绍。其主要原因,全赖知识分子谋士刘晔、荀攸、许攸三人的谋略。是刘晔的霹雳车之计,大破袁绍弓弩兵,使曹操在官渡得到据守之地。是荀攸的“轻兵袭白马”计,大破袁军。特别是袁绍谋士许攸投奔曹操,献计用奇兵偷袭乌巢,烧掉袁绍军粮,使袁绍不战自败。而袁绍兵强势大反而失败,主要原因是不听知识谋士田丰、沮授、许攸等人士的谋略。
赤壁之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弱胜强的战争之一,是《三国演义》中最精彩的内容。这场战争以孙刘胜曹操败而告终。战争中,曹操的八十三万军队,可以说武装到牙齿。而孙权刘备的人马,不过十来万人。双方力量悬殊。但弱小的孙刘却把曹操打得全军覆灭。其主要原因是:1,诸葛亮和周瑜制定了一套正确的战略方针,孙刘联盟的建立,是战胜曹军最重要的战略要素。2,火攻,连环计,草船借箭,苦肉计,借东风,一系列奇谋的运用。特别是借东风,是诸葛亮准确预测气象的结果,是天文气象知识所创造的奇迹。而曹操失败,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听知识谋士程昱的意见。书中第四十八回,庞统向曹操进献“连环计”,把战船用铁链连起来,冲波激浪,稳如平地。曹操大喜,认为这是“天命助吾”。谋士程昱却对曹操说:“船皆连锁,固是平稳;但彼若用火攻,难以回避。不可不防。”谋士荀攸支持程昱的意见。而曹操听不进程昱、荀攸的意见。自作聪明地大笑说:“程仲德虽有远虑,却还有见不到处。凡用火攻,必藉风力。方今隆冬之际,但有西风北风,安有东风南风耶?”这说明曹操知识的浅薄,用一般的常规思维来思考问题,也说明曹操的骄傲,排斥知识。
夷陵之战。是公元222年,吴国(孙权)和蜀汉(刘备)为争夺战略要地荆州八郡而进行的一场战争,也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一次著名的积极防御的成功战例。刘备为义弟关羽、张飞报仇而出动十多万大军,进攻东吴。结果,被吴军火烧连营七百里。刘备大军几乎全军覆灭。败回白帝城后,刘备一病不起。这场战争东吴取胜,是因为孙权重用知识分子陆逊。是陆逊的用兵奇谋而一举打败刘备。而刘备之败的根本原因,是不听诸葛亮的苦谏。
《红楼梦》中的几个异样女子,与三国的英雄谋士一样,也有谋略的才智。所不同的是,不是用于战场的大谋大略,而是“小才微善”式的家政谋略。
第五十六回写贾探春、薛宝钗和李纨,大观园兴利除弊,学者称“探春改革”。说改革,其实只是荣国府的一次小小经济改良。从这种“小才微善”式的谋略中,也可以看出她们的志气和智慧。“探春改革”,与第十四回的凤姐治理宁国府相比,显示出知识的力量。凤姐的治家,算不上什么谋略,而是无知识人的工头皮鞭主义对奴隶的一种监工式的野蛮管理。而“探春改革”,则是知识分子运用理论,运用谋略,对家政进行准科学式的管理。这里特别要提到薛宝钗。作为这次兴利除弊中的“军师”,她向探春提出了朱子的《不自弃》文,作为探春改革的理论依据和指导。她的“小惠全大体”,“幸于始者怠于终,善其辞者嗜其利”,注意到劳动者的利益,等等管理思想,不但有实践的意义,而且有某种程度上的理论意义。这些,都是知识分子才有的眼光和行动。“探春改革”又是和贾府的众多的男人作比。偌大一个荣国府,安富尊荣,吃喝玩乐,赌嫖逍遥的男人不少,治理家政的却没有一个。遇上经济危机,要几个女子来兴利除弊。其实,岂止是一个贾府?,全社会的整个贵族阶级,也是这样。“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治家”。
“探春改革”是以失败而告终的。这且不去说它。要说的是,曹雪芹在这里是为了赞美女人中的知识分子,赞美知识的力量。改革的失败是整个社会的原因,不是这几个异样女子的无能。恰恰相反,正是这些女子的有才,导致了她们的失败。那个社会奉行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有才,是一种罪过。专制社会贵族男人们虽然没有治理国家之能,却有扼杀弱女子的本领。这又和《三国演义》中的貂蝉一样,毁灭来自自身出色的才貌。

三,以利服人,向对方的心理弱点进攻
马克思说,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美国石油大王约翰•洛克菲勒说:“我愿意付出比天底下得到其他本领更大的代价,来获取与人相处的本领。”美国总统罗斯福说:“成功的第一要素,是懂得如何搞好人际关系。”
现实中的人,天天生活在人的社会关系之中。社交,成了人处世为人的第一手段。即使是无知识的人,也懂得用“利害”的原则来进行人与人的交往。太史公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知识分子社交的特点,是能够自觉地,最大限度地运用这个经典原理。
翻开《红楼梦》和《三国演义》,让我们看到了一幅幅知识分子社交的生动图画。欣赏它!惊叹它!诅咒它!仿效它!
政治交际是是实施用兵谋略的重要环节。在这方面,《三国演义》有相当出色的描写。这种交际技能的总原则,是两句话:向对方的心理弱点进攻;以利服人。这种交际不但在政治军事方面有极高的价值,对于普通的人间交际,也是一种经典。
在交际中,要想说服对方,通常的原则是“以理服人”。十八世纪美国的富兰克林,却提出了“以利服人”。利,是人性的普遍欲求,切身的利害关系,是人人,或除了少数英雄志士的绝大多数人最关注的事。其实,“以利服人”这句名言,早于富兰克林二千多年前的中国谋略家鬼谷子,就已经说过了。在那时候的多种社交领域,我们的第一流的口才大家,就在出色地运用着这种交际妙术了。这在《左传》《战国策》等书中,有很多出色的记录。《三国演义》是经典文学,在这方面的描写更生动,更耐人寻味。
试举书中第三回,董卓的谋士李肃,游说丁原的部将吕布来降一事为例:
游说,是一种征服人的战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战场上战胜敌人的原则。游说,也必须首先做到这一点。李肃首先洞悉吕布的性格。他对董卓说:“某与布同乡,知其勇而无谋,见利忘义。”这是吕布性格中的致命弱点。李肃正是牢牢抓住了吕布这个心理弱点,一步步向他进攻。先是用赤兔马和金珠宝贝结其心,然后用心理战游说他。
李肃在和吕布的对话中,先刺激吕布的心理忌讳点。
人的心理深处往往有痛点、乐点、敏感点、忌讳点等等。吕布一身武艺非凡。他投靠丁原,认丁为父,低丁原一等,目的是为了从丁原那里获得功名富贵。如果按照他的情感来说,他并不情愿拜丁原为父。这是他的心理忌讳点。李肃赠他赤兔马等宝物,吕布心花怒放而置酒款待李肃。在兴奋之际,李肃突然说:“肃与贤弟少得相见,令尊却常会来。”李肃假装不知吕布拜丁为父之事,用这话来刺激吕布的心理忌讳点,由此逼得吕布说出真心话:不愿意甘居丁原之下。李肃又用恭维话激吕布,令其自言“恨不逢其主耳!”至此,李肃才说明自己的来意,又出赠吕布以金玉。于是,吕布只好乖乖投降了。
《红楼梦》中的社交,内容和《三国演义》不同,但社交的艺术却和《三国演义》有异曲同工之处。以利服人,向对方的心理弱点进攻——这一经典原则,由于是被几个异样女子所运用,更富有诗意。笔者曾有《红楼梦人物交际心理学》的文章,在《红楼》连载,后又收在笔者的《中外社交技巧》一书中④。本文只作简述。
《红楼梦》中的几个异样女子,在琴棋书画,诗文知识,从某种程度上说,也算得是博古通今,知识全能。其中,最突出的是薛宝钗,她可以称作是《红楼梦》中的女诸葛。她的交际艺术,真的是“八面玲珑”。这四个字可以说是对她交际艺术的高度赞美。
前文说过,李自成失败的原因之一,是没有听李岩“多团结人,收买民心”的谋略。刘备三分天下的成功,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多团结人,收买民心”八个字。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之一,是“统一战线”。《红楼梦》中的大知识分子薛宝钗,深深懂得并很出色的运用这一法宝。周瑞家的老婆,只不过是贾政的陪房仆人,赵姨娘乃是贾政臭不可闻的小老婆。这两个人,贾府的贵族人物,是谁也不会去理会,去亲近她们的。而薛宝钗却用“礼,利,节”三原则去团结她们。因为这样的人物虽然卑微,却是贾政的人。爱屋及乌。团结了这样的卑微人物,就是巴结了权威人物贾政。这对宝钗的个人目的达到大有好处。这是宝钗交际艺术的小处。从大处说,她不愧为一个知识人,有她的一套交际理念。如在交际中如何认识人的问题,她有句经典名言:“幸于始者怠于终,善其辞者嗜其利。”幸是庆幸,指因有利可图而感到侥幸。缮,修补、整治。嗜,特殊爱好。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说:开头因侥幸成功获利而兴头很高的人,最终是会懈怠的;善于花言巧语的人,自私自利心特别重。对于这样两种人,都应慎用或不用。这两句识人格言,在很大程度上有某种普遍性,在帮助人们认识人这件大事上,很有实际的警示作用。
征服人心,尤其是要征服上司的心,让他重视你,欣赏你,重用你,这是社交中的难点。薛宝钗解决这样的难点,很得心应手。《红楼梦》第三十五回,王熙凤因做莲子羹之能,使众人大夸她的“独巧”。贾母也在夸奖着凤姐,但心中却隐隐不平。老祖宗的这种隐秘心态,谁也不曾察觉。唯薛宝钗洞察到了这个秘密。她笑着对贾母说:“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真是一句顶千句,道出了贾母心中想说而不愿意第一个说出的话,说得贾母心花怒放,大谈自己年轻时的威风,把宝钗称为“我的儿”,宠爱她胜过了自己的嫡亲外孙女林黛玉。宝钗这种“听于无声,视于无形”的社交本事,完全可以比得上《三国演义》的一流谋士。

四,两部名著高度赞美知识分子的文章
《红楼梦》曾被称作百科全书。这“百科全书”的内容,主要是通过书中的主要人物,首先是知识分子人物的言行和事件来体现的。书中的知识分子的知识才智,也可以说是全能性的。其中最突出的表现是诗词韵文。
北宋汪洙编的《神童诗》中,有“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句。说明了,文章,是衡量知识才智的标准。科举取士,就是用这样的标准来考试学子的才能。
《红楼梦》中的文章,以诗词韵文为主。那是《红楼梦》中最能表现知识分子的才智之美的,带有经典的意义。一首《葬花诗》,一篇《芙蓉女儿诔》,论字数。不过几百上千。但她的内涵容量,却不小。她所反映的不只是诗人自己的某种命运和某种情感的发泄,而是一个甚至是几个时代的某种本质的反映。
林黛玉的《葬花诗》,是一个纯洁的,有独立个性的,生活在封建礼教的严酷压抑之下的青春少女的内心独白,是林黛玉一生的悲剧命运的写照,是从心灵深处哭喊出来的血和泪。也是专制主义统治下的广大被压迫的妇女大众的血和泪。
读林黛玉的《葬花诗》,会使人联想到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名作《变形记》:正直善良的员工格里高尔,上司是一个凶恶的专制主义者,上司的身旁有奴才加蠢货的心腹秘书,公司的职员全是无赖。格里高里生活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终年辛苦屈辱劳动,常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像西风黄叶那样飘浮不定,为自己的命运而惊恐颤栗,在和命运的搏斗中突然变成了甲虫,无可奈何躲在床底下挣扎而死。在专制主义下,人,尤其是具有独立意志的人,都会变成甲虫的。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每一个追求自由的人,尤其是女人,在专制社会中,每天都处在恶势力的压迫下过日子。是作者对当时社会的一笔否定,对专制主义的严正抗议。《葬花诗》最能体现林黛玉的“苏世独立,横而不流”的光辉品格。《红楼梦》的时代,史称“康乾盛世”。正当顺民们高呼“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大清皇帝万万岁”的口号之时,曹雪芹却借了林黛玉之口,用“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之诗,给这个歌舞升平的盛世投去一枪。
这样的作品形体虽小,却是伟大的《红楼梦》一书的有机组成部份,和贾宝玉的《芙蓉女儿诔》一样,是其中的核心。
《红楼梦》中的诗词韵文,其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是第一流的。其主要意义是构成小说不可缺少的部份。这且不说。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为了表现知识分子的的写作才智。其中的林黛玉、薛宝钗、妙玉、薛宝琴等人,都是第一流的诗人。
《三国演义》中的知识分子,写文章似乎并非他们的第一本领。但也足可显示他们的才智。周瑜在“群英会”上脱口而出的歌:“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我将醉,我将兮发狂吟。”短短四句诗,气势磅礴,表现了儒将大丈夫的英雄气概。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包含着治理国家的经典理论和方案,其价值已有定论。而第二十二回陈琳为袁绍讨曹操的一篇檄文,其威力也足可让人惊叹。当时曹操正患头风,读了这篇檄文后,“毛骨悚然,出了一身冷汗,不觉头风顿愈。”足见文章这东西,有时候,它的力量是无可估量的。像曹操这样的一代枭雄,万马千军难以动摇他的意志,一篇檄文却让他如此胆战心惊!应当说,《红楼梦》中的《葬花诗》、《芙蓉女儿诔》,是讨伐的封建势力檄文。她的力量也足以使专制主义统治者及其走狗“毛骨悚然,出身冷汗。”要不是续书者在后四十回高唱皇权伟大的颂歌,抵消了《芙蓉女儿诔》的战斗性,那么,曹雪芹的《红楼梦》是难能在贵族上层社会通过的。诗词文章,其能量,有时候可以惊天地,泣鬼神的。

五,两部名著的知识分子才智赞美歌,同中有异
同样是知识分子的才智赞美歌,《三国演义》主要是歌颂男人儒士在政治军事领域,在用兵,政治外交,等等的宏观国事上,为人主争霸,为自身建功立业而奉献知识才智。而《红楼梦》则是赞美几个异样女子,也包括她们的领袖贾宝玉,在闺阁,在宴席,在诗社,在家政,在亲友交际,在谈情说爱,等等的微观领域,为自己的命运,施展才情,为借诗文这个酒杯,浇自己心中的块垒。
这里,有宏观与微观,大与小,经国大才与小才微善,等等的区别。
《三国演义》赞美知识分子的经世大才,固然是知识分子的价值所在。《红楼梦》赞美异样女子和贾宝玉们的小才微善,同样体现知识分子的价值。王国维说,诗词的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优劣。“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宝帘闲挂小银钩”,何遽不若“雾失楼台,月迷津渡”也。③同理,经世大才和小才微善,虽有大小之别,而所体现的知识分子价值,是同等的。从审美的视角看,一是壮美,一是优美。
《红楼梦》第一回,空空道人于青埂峰下看了石头上所记的这一段故事后说:“并无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其中只不过几个异样女子,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亦无班姑蔡女之德能。”
王蒙说:“小才微善,几个女子,女子在那个社会本来就比男人低一等,而且又是女子的小才微善。不是女王,不是女相,也不是女将军,既不是武则天,也不是花木兰。这样降格以求,自我边缘化,有什么好处呢?好处就是多一点空间,你如果讲朝廷、讲风俗,讲理朝廷治风俗,讲善政,讲男人,讲大才、大善、巨善,那你任务太重了。你写出来的个个都如周公、孔子,如尧舜,如赢政,那要怎么写?曹雪芹写不了。可能有人写得了。”④王蒙这种解释很有道理。但需补充一点:《红楼梦》不同于《三国演义》,不是写帝王将相的政治业绩,不是写知识分子为这些大人物的业绩出谋划策和他们的大才智谋,作者对这些“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玩意儿没兴趣。作者感兴趣的是,有志之士不要和统治阶级合作,宁可躲在女儿堆里,和一群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的异样女子相近相处。这“异样女子”,可以作多种理解。笔者认为是指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妙玉、薛宝琴等一群女性知识分子。“小才微善”,是指这些异样女子们的知识才智。她们不能,也不愿意为朝廷善政出力,她们的知识才智只用于吟诗作文,谈情说爱。
两部名著的这种同与不同,就作者的创作动机来说,可能是别有用意。也许是“英雄崇拜”和“美人崇拜”的意识在启动。也可能是对现存秩序或拥护或否定的两种不同态度所导致。就客观形势方面来说,更可能是不同的社会背景所出现的必然现象。关于这,因受篇幅所限,本文从略,留待另文细论。

(写于2008年春节,发《红楼2008第二期》)

注:①见“百度网”:胡星斗《中国随想(六)》。②见祝秉权著《中外社交技巧》,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6-90,104,283页。③见王国维《人间词话》,《中国历代文论选一卷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第445页。④“新浪读书网”:《王蒙活说红楼梦》。
 

声明:未经本站及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