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我的红楼记忆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我的红楼记忆

作者:解味红楼 收录时间:2009-7-2 21:13 

我记性极差,三两月前的事情都常会不记得。偏偏红楼的每次印象都很深的留在记忆里。
第一次记忆是八十年代初,我还未上学,大姐出嫁了,去大姐家玩。无意看到一本书皮有些破旧的红楼梦,很胆战心惊的打开看了几眼。说胆战心惊是不知道从哪里听了些红楼是不好的书的风声,以为开卷有毒。(阿弥陀佛,亵渎雪芹了)。战战兢兢扫了那么几眼,留下了一个老婆舌头琐琐碎碎的印象,小小年纪,既不知什么是书里有毒,也未见毒在哪里。
怕被人发现,匆忙的一瞥就放了回去,犹惊慌未定的回过头,只见满屋的菊花开的黄灿灿的。一时如同久居暗室乍现光芒,耀的人睁不开眼来。姐姐好花,屋内无处无花,时正值秋菊绽放,花朵大如海碗,一色的嫩黄。红楼和黄菊的深刻印象,遂一起印刻在心中,二十多年过去了。还是那么鲜艳。
第二次记忆是上小学了,有个姐姐,爱书如痴,说到红楼。我说,那个书不好看,婆婆妈妈的。那会,我读的都是各类演义,飞碟探索,奥秘之类的书。趣味不同,与红楼算擦肩而过了。
第三次记忆是初中的时候,下午上课前,有个十五分钟读报时间,是长的酷似赵雅芝的班花美女给我们读。一天,我正听着班花美女声若铃铛,瞅着她肌肤胜雪,红唇张合,口吐莲花,胡思乱想,忽听着报纸的内容,好像是中青报?说到有人对红楼有新解,就是霍国玲姐弟。新解令我很吃惊,读报时间过后,要过报纸仔细读了多遍,才知道红楼有脂批,觉得很神秘。
第四次终于见到红楼了。高中时一个暑假,我们那个贫瘠的要命的小新华书店忽然进了几本红楼,是岳麓出版社出的,舒芜序的百二十回通行本。跟妈妈要银子,好像是十元买了,这笔开销很大,狠心买了,从此迷的不知归路了。
记得第一次通读是三日三夜,废寝忘食,读毕不知今夕何夕。后置于枕边,随手翻看,每次都随意看下去,也不续前回,如此不知凡几。然而后四十回自从通读后,总难以再卒读,反复看的总是前八十回。
第五次初遇脂砚斋。大学四年玩疯了,没有读书。九八年,霍国玲来校讲座,遂买了一本脂本红楼。是齐鲁书版社的集评本,冯其庸序。暑假,也只看了两遍。
第六次提笔笔记。毕业后漂泊多年,一直没有再看,去年又买了本以戚序本为底本的集评本。经过了生活的大起大落,几回回直面生死,一次次长夜痛哭,上天入地求告无门的痛苦折磨后,对生活、生命、自己和身边人更加珍惜,最近再读红楼,痴迷更深了,起笔写读红笔记。这一写,才知说红楼之难。然而此书之美,又令人每每击节感叹。所以人虽庸人,也可享这绝世的奇葩;笔虽庸笔,也想说说我心中的红楼。不求知音共赏,只是一个痴人的痴语罢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