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重读红楼》后记: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重读红楼》后记:红楼有路悟为径,学海无涯乐作舟——我的新新红学之路

作者:斯园幽兰 收录时间:2009-06-29  20:31

这第一本书献给我的父母,愿父亲在九泉安息,也愿天下父母健康长寿!

我家在黄河冲积扇里的黄淮平原中芒砀山坡下,背靠"敦煌前的敦煌"——梁孝王陵墓,曾出土金缕玉衣,脚下就是河南商丘永城神火集团(上市代码000933)的大煤田。

我的红学启蒙老师是我的妈妈,其实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因我自小患有"风流眼",见风流泪,妈妈说我是黛玉再生,黛玉是何东东,那是初中才知道的。

初中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古典文学如吴敬梓的《儒林外史》与西方经典如梅里美的《卡门》的时候,我便迅速抛弃了对通俗文学的爱好,不再迷信广播说书里的农民起义"五虎将"之类排名,至今对电视明星"讲故事"也不感兴趣!

初看红楼,为里面的江南生活感染,为宝黛的爱情心动,对吴文化开始爱好,并开始喜欢吃米饭!我们河南人是喜欢吃面条的,父亲就是代表,但我喜欢吃米以后就不喜欢吃面了!

那时候以为曹雪芹先生作为旗人能把江南生活描写得那样精细感到不可思议,大概是爱情的原因才感觉第二故乡的美丽吗?苦居北京的他有个刻骨铭心的江南情人吗?

休谟与康德的"天问"充斥于俺的方寸之间!

也许是这样朦胧的感觉,我在高二的暑假从江苏徐州坐火车到苏州沧浪亭去突袭拜访一位著名的"苏州风格"作家,可惜她到南京去了。不过我还是按图索骥一路找到玄妙观捐了十二元钱,并买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紫檀檀木梳!

到了大学,随着对红楼故事的逐渐熟悉和研究的深入,对那些红楼人物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形象就感觉张冠李戴了!

我看红楼的第一阶段是读文本,学技巧,为我写宋朝历史小说打基础,是张爱玲的模式,不对考据感兴趣,但1999年的寒假在郑州新华书店偶尔看到文史考据家陈寅恪与《柳如是别传》的信息,真的是如雷轰顶!

原来"还泪说"自有人家!原来红楼并非"家事说"!一连串的新思路打开了一个美丽新世界,我开始为自己的无知而狂读红学著作!学习屈原《天问》,开始了《红楼梦问》的探索之旅!

因为对文本的熟悉与理解,自然从源头查起"胡蔡之辩",而胡博士并不认为红楼是一部伟大之作,这让我对他的新文化运动旗手的好印象一扫而空,实在不能理解一个不读红楼的人能考证出什么红学来!而我以前的红楼历史教育,全来于他,呜呼,真如"50后文人"蓦然回首之背后冷汗!

随着研究的深入与对吴文化的爱好,迅速认同民国邓狂言与台湾杜世杰的"吴梅村说",及至2005年前后有隋邦森、傅波、钟长山、一赵子等继续提出"吴梅村新说",但遗憾的是都不系统也不全面,于是我本来没有打算写书的计划也随之改变,既然大家逐渐在认同,那我也推波助澜吧!

我不单是从考据的角度,而是主要用西方《红与黑》学从小说文本角度来分析,全面系统地把吴梅村与明亡清兴与《石头记》联系起来,结果发现用"心史解读"方法可以解答大多数人的大多数疑问,于是大兴奋,迅速把10年吴文化积累爆发出来,并东施效颦屈原的《天问》在中国最权威的专业红学网站《红楼艺苑》推出《红楼梦问:十万个为什么》,得到颜也之、土默热、隋邦森、王宪明、逗红轩、傅波、一赵子等在野派红学家的认同和鼓励,并有电邮与论坛交流!

很多人误解深圳是文化沙漠,可我却是在股海冲浪中完成60万字新新红学,美女诗人阎延文曾笑道:深圳出幽兰,李贺梦玉楼!

杂文集《红楼梦问》是目前国内最成系统性、思想最领先、数量最庞大的"吴梅村与红楼梦"研究,并在《金太仓》等杂志连载"吴梅村原创石头记说"。

2007年批判刘心武的"黛玉沉湖论",开启红学文本之争新浪潮,受到《扬子晚报》、《大河报》、《中国快报》与搜狐、新浪等媒体关注与报道,被誉为"新新红学第一人"。

2008年,受邀《燕赵讲坛》《娄东讲堂》等媒体布道新新红学,开创在野派红学家登陆讲坛的先河。

2008年底,红学会终于被迫宣布高鹗是编辑,我第一个也是唯一发布"曹学崩盘论",再次引起红坛内外关注。

2000年后,复兴国学与文艺复兴等论调风起云涌,生逢中国文化崛起之新世纪,百年红学,也需要"改朝换代"!

沿着陈寅恪与蔡元培二先师所指引的道路逆风飞扬,一个新新红学的"幽灵",正在中国大陆的"月亮之上,自由飞翔",而非徘徊!

本书能够出版需要感谢的师友们很多,恕不一一提到。我的论文走向通俗化,是"中国网络写史第一人"梅毅(郝连勃勃大王)老师的影响,看到《南明痛史》等书雅俗共赏让我不得不尊重广大读者的口味,当然,本书也参考了很多梅老师的《大明朝的另类史》等系列历史大著;在"忆清有约"圈子里与田海林老师一见如故,就以师礼待之,受教良多,田老师为我创意策划的《陈圣叹点评红楼梦》(120回本)也将在今年出版;"微型小说王"凌鼎年老师是吴梅村的家乡人,提供了很多资料,也正是凌老师的热心推荐,我的文章才会得到澳大利亚《汉声》杂志的转载和报道.......

还要感谢网上新新红学院的玉玲珑同学与小蝶同学......(既然是网友,那藕就踩你博客发悄悄话斜斜啦)

本书属于你们,因为我们都是红楼梦中人"暗上红楼立"(唐.韦庄)!都曾"惊破红楼梦里心"(唐.蔡京)!今天才"始知昨夜红楼梦"(明.陈子龙)!

让我们一起来重读《石头记》,重读吴梅村:"红楼历乱燕支雨,绣岭迷离石镜云。 绛树草埋铜雀砚,绿翅泥涴郁金裙"。

PS:下一部书预告:新新红学第二把火:《梅兰文史对话:红楼千年批判》。

拜谢所有的读者。

陈斯园 2009年元旦于深圳甄士隐炼春庐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件:cb200233@vip.sohu.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