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凡例”考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凡例”考

作者:赵振东 收录时间:2009-6-15 18:10

甲戌本凡例,为甲戌本独有:甲戌首页首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顶格;
次低一格写“凡例”两字,再次一格写凡例五条。
末并有交待一书所写为何和标旨作者托情于书的七律一首。
现引如下:

甲戌本凡例

【段一】 《红楼梦》旨意。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又曰《石头记》,是自譬石头所记之事也。此三名则书中曾已点睛矣。如宝玉做梦,梦中有曲名曰《红楼梦》十二支,此则《红楼梦》之点睛。又如贾瑞病,跛道人持一镜来,上面即錾“风月宝鉴”四字,此则《风月宝鉴》之点睛。又如道人亲见石上大书一篇故事,则系石头所记之往来,此则《石头记》之点睛处。

【段二】然此书又名曰《金陵十二钗》,审其名则必系金陵十二女子也。然通部细搜检去,上中下女子岂止十二人哉?若云其中自有十二个,则又未尝指明白系某某,及至“红楼梦”一回中亦曾翻出金陵十二钗之簿籍,又有十二支曲可考。

【段三】 书中凡写长安,在文人笔墨之间则从古之称,凡愚夫妇儿女子家常口角则曰“中京”,是不欲着迹于方向也。盖天子之邦,亦当以中为尊,特避其“东南西北”四字样也。

【段四】此书只是着意于闺中,故叙闺中之事切,略涉于外事者则简,不得谓其不均也。

【段五】此书不敢干涉朝廷,凡有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一笔带出,盖实不敢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之上也。又不得谓其不备。

【段六】 此书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但书中所记何事,又因何而撰是书哉?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实愧则有余、悔则无益之大无可奈何之日也。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故曰’风尘怀闺秀’。”乃是第一回题纲正义也。

【段七】开卷即云“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世骂时之书矣。虽一时有涉于世态,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阅者切记之。

【段八】诗曰: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初读“凡例”,但觉言语警人,着笔广而立意深:有对题名的解释;又有对行文技巧的交待;并答有为何全书“闺中事切”“外事则简”“朝政者只略用一笔带出”。
末有七律一首道出全书所写(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及创作者创作的忘情投入(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既如此,甲戌凡例当是天工之物了?

实则不然:凡例中却大有问题。

(一)言语失份,表达失场。
既称凡例,当是从全书着眼;是全书前面的说明内容和体例的文字。
而甲戌凡例却大有不同,文中竟夹杂着大段关于第一回内容的说明文字“此开卷第一回也…”“故曰‘风尘怀闺秀’”“乃是第一回提纲正义也”
凡例身份与所有文字的极不相衬,令人费解。

(二)赘述。
现列例如下:
凡例【段四】:“此书只着意于闺中…”
【段七】:“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

凡例【段五】:“此书不感干涉朝庭,凡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一笔带出…”
【段七】:“并非怨世骂时之书。虽一时有涉于世态,然亦不得不叙者。”
段四与段七,段五与段七,在同一凡例中相离甚近,却又如此意同而语复,问题更可见一斑。

(三)排文混杂,逻辑紊乱。
把甲戌凡例分段作析:
【段一】、【段二】:解释题名。
【段三】:交待行文技巧,“从古之称”“不着迹于方向”。
【段四】、【段五】:分别解释为何“闺中事切”“外事则简”“用朝政者事少”等。
【段六】、【段七】:话头一转,郑重地述起第一回内容,与凡例之称极不相称。
【段八】:用七律作尾应是善为文之举,既文工而篇雅。然读之于段五段六后,则味同嚼蜡,不成文字了…
此七律一诗断非第一回能有,诗旨在标全书所写及创作过程之艰辛。当是凡例原有文字无疑。甲戌凡例排文之机械,定有他因!

甲戌本凡例中如此等等的矛盾召示我们,问题的解决要从凡例的形成着手;

笔者认为,现今甲戌本凡例实则是由“凡例”和第一回回前批窜合、抽拼而成的。(相关文章请参阅拙文《再谈“何来‘作者自云’”》一文)
在甲戌祖本中,凡例应在全书之前,独占一章。
而第一回回前批仅在第一回前,在甲戌本过录中,过录者并未在全书之前留有凡例一章。
故甲戌凡例与第一回回前批同出于第一回回前。
既如此,凡例也应与回前批有间隔,然过录者未及留,且一并把凡例中的七律诗移于回前批(现今甲戌凡例段六段七)之后,可能考虑到七律作尾的作用(既文工而篇雅)。
故而造成甲戌凡例言语失场,赘述,排文混乱的不错之错。

赵振东,于家

09,06,13

联系方式:blog.sina.com.cn/hlmeng51 
电子信箱:hlmeng51@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