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愈热,真事愈隐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愈热,真事愈隐

作者:持螯赏菊  收录时间:2009-04-27

    拜读了齐斋先生在《中国书法家论坛》上的研红文字,惊诧于其得出的结论及为寻找依据做出的长期坚忍不拔之努力。没猜错的话,岂今为止齐斋先生的一些结论尚停留在孤本或一家之说阶段,且实实在在具有石破天惊的强大冲击力。

齐斋先生研红结论精髓归纳如下:一,43回《金玉缘》为《红楼梦》初稿,今版《红楼梦》将前3回拉长至80回,接续后四十回组合而成;二、《红楼梦》后四十回为曹雪芹原作;三,将书中主要人物与现实做了对应。另有其他不再一一摘择。

对齐斋先生的论点及论据,本人持严重保留之态度。如先生不介意,愿在此谈谈保留意见原由。

红迷朋友大都知道,史上大抵有几部书均冠以《金玉缘》这个名称:

一是光绪年间《红楼梦》用过,上海同文书局出的石印本;

二是文康的《儿女英雄传》初名《金玉缘》,与《红楼梦》风马牛不相及;

三有个劳什子《花天荷传》叫过《金玉缘》,与《红楼梦》也扯不上半点关系,时间也为光绪前后;

四是近几年网上出现的43回电子版《金玉缘》。在"国学网站"上首贴,上贴者交代为河北农村名李玉的农民祖上传下,署名西楼居士原撰,高兰墅编次,程伟元题名。此电子版《金玉缘》共43回,前三回基本浓缩《红楼梦》前80回的故事,其余40回除人物名字抽换外,几乎与《红楼梦》后40回完全相同。这部小说被齐斋先生认定为《红楼梦》的初稿。

43回《金玉缘》有无可能为《红楼梦》初稿?咱们慢慢道来。

先看看网上《金玉缘》的作者及编者,“西楼居士原撰,高兰墅编次,程伟元题名”。这三个人物并排出现在一部书上,滑稽又可笑。西楼居士为明末清初大文学家、戏剧家袁于令;高兰墅与程伟元也史有其人,就是《红楼梦》程高本的修订者和出版者。袁于令与程高非同时代人,中间相隔一百几十年,他们跨越了时光隧道共同创作了《金玉缘》?《红楼梦》的考证起于清末,兴于五四之后。1927年胡适《红楼梦考证》发表前,没有人知道红楼梦是腰斩的东西,自然绝少有人知道程高的名字。如果《金玉缘》是《红楼梦》的初稿本,怎注上别人的名字,曹先生哪去了?那时候他应该健在。想齐斋先生怎么也不会否认《红楼梦》是曹雪芹写的吧!退回一万步说,即便《金玉缘》是《红楼梦》的前身,作者有必要将里面的人物名称一一抽换?如齐斋先生所说,将前3回拉长成80回,数百个人物名称统统改换成今本名称,接上《金玉缘》后40回,再将后40回的人物名称也一一改成今本人物?费力不讨好的营生,作者莫不是发了神经?何况还是曹雪芹!更别说网络版《金玉缘》里那些俗不可耐的人名,简直是地瓜蛋派风格。

再看看前3回改写成80回、与后40回接续这个说法,听起来十分搞笑。小说改写并不同于PVC管材的改接,只要口径相同,无论从哪里截去一段都可与另段粘接(暖气管道改装时见过此过程)。3回的内容接成80回,其人物、故事情节发生了太多太多变化,如何与后40回接榫?将此过程反过来,却是要容易得多。网络版43回《金玉缘》怎么看怎么象今人的恶搞,前80回缩写成3回,后40回不动,只换掉里面的人物名称,个别语句稍加改换,冠上几个人人耳熟能详的编作者发到论坛。作为网上通俗读物来看,原本无可厚非,网上的东西来路模糊,将其郑重其事当成依据未象有失偏颇。我们所处的时代,经过几次的文化劫难,毕竟难以找到足以服众的原始资料。曹雪芹这位文学巨匠生平与《红楼梦》也许会与清朝诸多著名疑案一样成为永远解不开的谜。

《红楼梦》后40回是曹的原作?这个观点本人也不敢苟同。张爱玲自8岁开始读《红楼梦》,每隔三四年重读一次,每读到80回后总有种按钮式的反应,小说中人物个个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起来,及后来看到胡适的考证才恍然大悟。这就是天才的敏感性。前80回与后40回在表现手法与文字功底方面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前80回(个别后人修补章回除外)那是字字珠玑,满口余香,惜墨如今,语言简洁爽利,后40回那是视墨如粪土。鲁迅的见解一针见血:“盖叙述皆存本真,闻见悉所亲历,正因写实,转成新鲜”。指出曹雪芹写的《红楼梦》大多都是他亲历的事情,采取了白描的手法,所以真实新颖,感人至深!曹公上赖天恩祖德,很是过过几年锦衣玉食养尊处优饫甘餍肥的好日子,书中场景极尽穷奢极侈豪华富丽的场景是亲历亲为。各位不妨仅从饮食的描写去对比前后的差距,高鄂无论如何是编造不出来的。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是连猪跑也未见过。高鄂为多年不第秀才,穷困潦倒至养不起老婆,正妻死后娶妓女为妾,妾亦离开他重操旧业,后张船山妹嫁他,亦两年病逝,张船山为此痛恨不已。《红楼梦》是在他三年会试未中百无聊赖中干的事。高鄂年老进仕,总算获得些许平衡,人生已望见尽头。为志改完《红楼梦》曾做诗曰:“老去风情减昔年,万花丛中日高眠。昨宵偶抱嫦娥月,悟得光明自在禅”。可见他无可奈何之心态。后40回随处可见穷怕了似的小家子气对白,又还没到抄家的时候,与高自小的生存环境脱不了干系。

本人还是比较认可一百一十回《红楼梦》的说法,不是未完,性命攸关,原稿实在不敢流传,终至毁掉,可惜可叹。

红楼愈热,真事愈隐(续)

自从04年网上出现来历不明网络小说《金玉缘》,便被齐斋先生奉为至宝并尊为《红楼梦》之原始底本,咬牙坚持寻找子虚乌有《金玉缘》底本之余,孜孜不倦镂心雕肝发掘二者各章节间的对应关系。齐斋先生对网络版《金玉缘》的高看,实在出乎当初发文者的意料,这小子一定躲在哪个角落里笑得打跌,摆足架子迟迟不肯显身接见对其奉若神明的崇拜者,令齐斋先生耗时费力苦苦寻觅神秘芳踪,实在不够厚道。

推断一件事情的过程,应该由因及果,即从条件证出结论。齐斋先生在“《金玉缘》为《红楼梦》之底本以及后四十回原作为曹雪芹”两个观点上反其道而行之,先断定结论,再寻找条件。这看起来是个非常有创意的作法,有效突破了胡适先生于民国时期提出的“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的实用主义观点,抛弃求证,大胆假设,将红楼人物与43回本《金玉缘》一一对应安插,主观臆测发挥至极致,实在与上世纪初为达实用主义目的而走火入魔地将墨子考成印度人、大禹被说成一条虫有得一拼。

被齐斋先生奉为有力证据的俞平伯先生临终遗言“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千秋功罪,难于辞达。”很值得商榷,其来源的可靠性至今遭人质疑。俞老先生建国后饱受政治洗礼,知识分子改造首先拿他开刀,他只是替罪羊,因当时真正想批判的胡适不在大陆,只能拿他弟子聊以释怀,在长期政治高压下谁能保证拿出的东西都不是违心的呢?谁又能保证人的意识形态不会发生变化?参考他54年写的《我们应该怎样读红楼梦》中让读者从阶级斗争与反封建、从封建主义欠人民血债观点去读,是不是对其临终的遗言能有个更全面的理解?

本人才疏学浅,网络文章不能一一拜读,但几本很有价值的推理严谨、详证史实的红学研究册子还是看过的,周汝昌、张爱玲、胡适等等等等,他们以严密的实证配合审慎的想象来灵活处理的态度 ,才是探究红学的真正可取的态度。我们这个时代已失去了寻找更多真实有价值的红学研究基础材料的环境和条件,取而代之的是风起云涌的网络文章,网络的虚拟性使网文的可靠性令人生疑。有些观点,还是不要坚持为好。
2009-6-10 09:15

邮件:casj@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