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石头记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石头记

作者:凤眼萍婆  收录时间:2009-03-23

    当初女娲炼成五色石补天,单剩一块弃在青埂峰下。此石经修炼后通灵性,喟叹无材补苍天。后遇一僧一道大施佛法相助,幻化通灵,携入红尘受享若许年。那僧曾说“若说你性灵,却又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只好踮脚而已。也罢,我如今大施佛法助你助,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以了此案。你道好否?”那僧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戴可拿。后不知经历几世几劫,空空道人仿道求仙,忽从这青埂峰下经过,忽见此石上编述其红尘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空空道人将《石头记》检阅改名为《情僧录》。东鲁孔梅溪题曰《风月宝鉴》。后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篡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这便是石头的来历。顽石得道人点化,其性灵即幻化为宝玉,最喜在内帏厮混;其质蠢,只好化作一块山石,终日与园里花草树木相伴。那块大如雀卵的玉是宝玉的护身符,是他的标志。玉是落草时便含在嘴里的。顽石如何见证一干风流公案的?

当日地陷东南,一僧一道携那玉到姑苏阊门外十里街仁清巷内葫芦庙旁甄府花园中。那玉化作甄士隐手中的扇坠见识了穷儒雨村与娇杏之意想不到的奇缘;见识了红尘中一二等富贵的甄家如何从烈火烹油鲜花著锦而呼喇喇似大厦倾;见识了末世穷儒官海沉浮一朝得势。扇坠是雨村娇杏的私定终身之物;扇坠是甄家衰败之祸根;扇坠是贾雨村讨好贾赦的觐见礼。扇坠易主,娇妾易主,掌上明珠易主;甄家花园从此改姓“贾”。假作真时真亦假。
依照十六回“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花园起,转至北边,一共丈量准了,三里半大,可以盖造省亲别院了……先令匠人拆宁府会芳园东大院中。荣府东边所有下人一带群房尽已拆去。当日宁荣二宅,虽有一小巷界断不通,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连属。会芳园本是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今亦无凡再引。其山石树木虽不敷用,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皆可挪就前来。如此两处又甚近,凑来一处,省得许多财力,纵亦不敷,所添亦有限。”七十六回有一段文字“这山上赏月虽好,终不及近水赏月更妙。你知道这山坡底下就是池沿,山坳里近水一个所在就是凹晶馆。可知当日盖这园子时就有学问。这山之高处,就叫凸碧;山之低洼近水处,就叫作凹晶。这‘凸’‘凹’二字,历来用的人最少。如今直用作轩馆之名,更觉新鲜,不落窠臼。可知这两处一上一下,一明一暗,一高一矮,一山一水,竟是特因玩月而设此处。有爱那山高月小的,便往这里来;有爱那皓月清波的,便往那里去……由此段描述可推知:
1.会芳园大部分景点在造园时归入大观园。
2.宁府位于西边,荣府位于东边;宁府地形像“凹”字,也像金锁;荣府地形像“凸”字,也像葫芦;两府合起来成一方圆,凹凸二字合榫,往高处俯视像八卦。宁府有八角门,荣府亦有八角门。取义“八门金锁”。故文中多处提到东南小角门。
3.荣宁两府有条十里街,街内有仁清巷,巷内有葫芦庙和甄士隐府邸。也就是说葫芦庙和甄府正好位于荣府葫芦嘴处,甄府三里,葫芦庙半里,合起来三里半。
4.因仁清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所以贾珍贾琏雨村一干人才敢放邪火。一把火“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可怜甄家在隔壁早已烧成一片瓦砾场。”原来荣宁两府是这样“连属”的,使不着官中一分钱,倒白添了许多。伤天害理呀。
5.“由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使大观园的沁芳溪流贯穿于整个“凹”字(金锁),曲曲折折共十里,即十里街旧地。寓意“芳龄永继,不离不弃”。

二、
那玉见识了甄家的小荣枯亦见识了贾府的大荣枯。在宁府会芳园中那玉化成一假山石。书中第十一回描写“凤姐儿带领跟来的婆子丫头并宁府的媳妇婆子们, 从里头绕进园子的便门来.但只见:
黄花满地,白柳横坡.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篱落飘香,树头红叶翩翻,疏林如画. 西风乍紧,初罢莺啼,暖日当暄,又添蛩语.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纵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笙簧盈耳.别有幽情,罗绮穿林,倍添韵致。
凤姐儿正自看园中的景致,一步步行来赞赏。猛然从假山石后走过一个人来,向前对凤姐儿说道:‘请嫂子安。’凤姐儿猛然见了,将身子望后一退,说道:‘这是瑞大爷不是?’贾瑞说道:‘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不是我是谁’凤姐道:‘不是不认得,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贾瑞道‘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偸出了席,在这个清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么?’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不住的觑着凤姐儿。”此景系宁府贾敬寿辰会芳园满园菊花盛开之时。会芳园景尚未归入大观园。“猛然”二字写触不及防,此处是一背光山坡一隅,所以清净。且恰好有一假山石屏蔽,从山坡后转弯经过此处,不易被人发觉。从山坡转弯过去是往荣府去的路径。凤姐说“不是不认得,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方向不对。贾瑞故意守候多时,是假意制造所谓的“和嫂子有缘”,自古奸淫狗盗之人心机都不错。只可惜贾瑞不知凤姐“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真真冤家路窄。顽石见证了温柔富贵乡中一幕叔戏嫂的好戏。所谓“风月宝鉴”。

十七十八回元妃省亲之时插入顽石一段感慨之语“此时自己回想当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凄凉寂寞;若不亏癞僧、跛道二人携来到此,又安能得见这般世面。本欲作一篇《灯月赋》、《省亲颂》,以志今日之事,但又恐入了别书的俗套。按此时之景,即作一赋一赞,也不能形容得尽其妙;即不作赋赞,其豪华富丽,观者诸公亦可想而知矣。所以倒是省了这工夫纸墨,且说正经的为是。”从此顽石“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
三、
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辞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和二十四回写宝玉在阳春三月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玩。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 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 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宝玉要抖将下来,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来至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芳 闸去了. 回来只见地下还有许多,宝玉正踟蹰间,只听背后有人说道:"你在这里作什么?“ 宝玉一回头, 却是林黛玉来了,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内拿着花帚.宝玉笑 道:"好,好,来把这个花扫起来,撂在那水里.我才撂了好些在那里呢."林黛玉道:"撂 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遭塌了. 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 随土化了,岂不干净."黛玉发现宝玉有本《会真记》,于是十六出看完。二人便收拾落花,正才掩埋妥协,只见袭人走来说老太太找宝玉。这里黛玉正欲回房,刚走到梨香院墙角上, 只听墙内笛韵悠扬,歌声婉转. 林黛玉听了曲子,不觉心动神摇 …… 亦发如醉如痴,站立不住,便一蹲身坐在一块山子石 上…… 林黛玉正自情思萦逗, 缠绵固结之时,忽有人从背后击了一掌,说道:“你作 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林黛玉倒唬了一跳,回头看时,不是别人,却是香菱.林黛玉道:"你这个傻丫头,唬我这么一跳好的.你这会子打那里来?"香菱嘻嘻的笑道:"我来寻我 们的姑娘的,找他总找不着.你们紫鹃也找你呢,说琏二奶奶送了什么茶叶来给你的.走罢, 回家去坐着”
1.宝玉原是要避开众目,所以才找了这么个清净地方坐在石上观书。满树桃花吹下一大半,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有李煜词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的意境。落花惊扰了观书人。
2.宝玉正踯躅间,黛玉从背后来。宝玉先闻其声后见其人,且黛玉肩上担着花锄,手内拿着花帚。故而并未吓到宝玉。
3.宝玉说把这花扫起来,撂到那水里。黛玉说“撂到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糟蹋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娟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真真一神秀一慧能。
宝黛二人并坐读西厢,后收拾落花,正才掩埋妥协,只见袭人走来。说道“那里没找到,摸在这里来。”可见此处隐蔽不容易被人发现。
4.黛玉一蹲身坐在一块山子石上正自情思萦逗、缠绵固结之时,忽有人从背后击了一掌,说道“你作什么一个人在这里?”黛玉倒唬了一跳,回头看时,不是别人,却是香菱。首先黛玉在静思,其次香菱先击一掌才说话,所以黛玉唬了一跳。
四、
二十五回“红玉答应了,便走 出来往潇湘馆去.正走上翠烟桥,抬头一望,只见山坡上高处都是拦着帏幙,方想起今儿有匠役在里头种树. 因转身一望,只见那边远远一簇人在那里掘土,贾芸正坐在那山子石上.红玉待要过去,又不敢过去,只得闷闷的向潇湘馆取了喷壶回来,无精打彩自向房内倒着.众人只说他一时身上不爽快,都不理论.”此山子石见证了红玉与贾芸的风流公案。
五、
二十六回宝玉无精打采的, 只得依他晃出了房门,在回廊上调弄了一回雀儿,出至院外, 顺着沁芳溪看了一回金鱼. 只见那边山坡上两只小鹿箭也似的跑来,宝玉不解其意. 正自纳闷,只见贾兰在后面拿着一张小弓追了下来,一见宝玉在前面,便站住了,笑道 :"二叔叔在家里呢,我只当出门去了."宝玉道:"你又淘气了.好好的射他作什么?"贾 兰笑道: "这会子不念书,闲着作什么?所以演习演习骑射."宝玉道:"把牙栽了,那时才不演呢."
六、
二十七回红玉听说撤身去了, 回来只见凤姐不在这山坡子上了.因见司棋从山洞里出来, 站着系裙子,便赶上来问道:"姐姐,不知道二奶奶往那里去了?"司棋道:“没理论.”此处照应后七十一回司棋与潘又安大桂树阴下私通一案。
七、
二十七回宝玉因不见了林黛玉,便知他躲了别处去了,想了一想,索性迟两日,等他的气消一消再去也罢了。因低头看见许多凤仙石榴等各色落花,锦重重的落了一地,因叹道:“这是他心里生了气,也不收拾这花儿来了。待我送了去,明儿再问着他。”说着,只见宝钗约着他们往外头去。宝玉道:“我就来。”说毕,等他二人去远了,便把那花兜了起来,登山渡水,过树穿花,一直奔了那日同林黛玉葬桃花的去处来。将已到了花冢,犹未转过山坡,只听山坡那边有呜咽之声,一行数落着,哭的好不伤感。宝玉心下想道:“这不知是那房里的丫头,受了委曲,跑到这个地方来哭。”二十八回不想宝玉在山坡上听见,先不过点头感叹;次后听到“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等句,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宝钗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则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欲为何等蠢物,杳无所知,逃大造,出尘网,使可解释这段悲伤。正是: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  那林黛玉正自伤感,忽听山坡上也有悲声,心下想道:“人人都笑我有些痴病,难道还有一个痴子不成?”想着,抬头一看,见是宝玉。林黛玉看见,便道:“啐!我道是谁,原来是这个狠心短命的……”刚说到“短命”二字,又把口掩住,长叹了一声,自己抽身便走了。
  这里宝玉悲恸了一回,忽然抬头不见了黛玉,便知黛玉看见他躲开了,自己也觉无味,抖抖土起来,下山寻归旧路,往怡红院来。可巧看见林黛玉在前头走,连忙赶上去,说道:“你且站住。我知你不理我,我只说一句话,从今后撂开手。”
八、
三十五回大家说着,往前迈步正走,忽见史湘云、平儿、香菱等在山石边掐凤仙花呢,见了他们走来,都迎上来了。少顷至园外,王夫人恐贾母乏了,便欲让上房内坐。
九、
四十一回宝玉湘云等看着丫鬟们将攒盒搁在山石上,也有坐在山石上的,也有坐在草地下的,也有靠着树的,也有傍着水的,倒也十分热闹。一时又见鸳鸯来了,要带着刘姥姥各处去逛,众人也都赶着取笑。
十、
四十六回平儿拉了鸳鸯到枫树底下,坐在一块石上说话。只听山石背后哈哈的笑道:“好个没脸的丫头,亏你不怕牙碜。”二人听了不免吃了一惊,忙起身向山石背后找寻,不是别个,却是袭人笑着走了出来问:“什么事情?告诉我。”说着,三人坐在石上。平儿又把方才的话说与袭人听道正说着,只见他嫂子从那边走来。袭人道:“当时找不着你的爹娘,一定和你嫂子说了。”鸳鸯道:“这个娼妇专管是个‘九国贩骆驼的’,听了这话,他有个不奉承去的!”说话之间,已来到跟前。他嫂子笑道:“那里没找到,姑娘跑了这里来!你跟了我来,我和你说话。”……平儿儿因问袭人道:“你在那里藏着做甚么的?我们竟没看见你。”袭人道:“我因为往四姑娘房里瞧我们宝二爷去的,谁知迟了一步,说是来家里来了。我疑惑怎么不遇见呢,想要往林姑娘家里找去,又遇见他的人说也没去。我这里正疑惑是出园子去了,可巧你从那里来了,我一闪,你也没看见。后来他又来了。我从这树后头走到山子石后,我却见你两个说话来了,谁知你们四个眼睛没见我。”
  一语未了,又听身后笑道:“四个眼睛没见你?你们六个眼睛竟没见我!”三人唬了一跳,回身一看,不是别个,正是宝玉走来。【庚辰双行夹批:通部情案皆必从石兄挂号,然各有各稿,穿插神妙。】袭人先笑道:“叫我好找,你那里来?”宝玉笑道:“我从四妹妹那里出来,迎头看见你来了,我就知道是找我去的,我就藏了起来哄你。看你低着头过去了,进了院子就出来了,逢人就问。我在那里好笑,只等你到了跟前唬你一跳的,后来见你也藏藏躲躲的,我就知道也是要哄人了。我探头往前看了一看,却是他两个,所以我就绕到你身后。你出去,我就躲在你躲的那里了。”平儿笑道:“咱们再往后找找去,只怕还找出两个人来也未可知。”宝玉笑道:“这可再没了。”鸳鸯已知话俱被宝玉听了,只伏在石头上装睡。宝玉推他笑道:“这石头上冷,咱们回房里去睡,岂不好?”说着拉起鸳鸯来,又忙让平儿来家坐吃茶。平儿和袭人都劝鸳鸯走,鸳鸯方立起身来,四人竟往怡红院来。宝玉将方才的话俱已听见,心中自然不快,只默默的歪在床上,任他三人在外间说笑。
先是平儿与鸳鸯坐在石上说话,此处点景“枫树”,因说的是私房话,因而听到有人笑不免吃了一惊。平儿鸳鸯在明处,袭人“闪”在树后头山子石后,是在暗处。且说的是私房话,因而听到有人笑不免吃惊;平儿鸳鸯袭人三人坐在石上,鸳鸯嫂子’“从那边来”,在三人视线范围内,三人并未受惊。可见是在山石的正面方向而来;而宝玉跟在袭人后面,亦是躲在山石后,又唬了三人一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鸳鸯伏在石头上装睡,宝玉说石头上冷。也可推知石凳在山坡背面。
十一、
五十一回冬夜麝月开了后门,揭起毡帘一看,果然好月色。晴雯等他出去,便欲唬他玩耍。仗着素日比别人气壮,不畏寒冷,也不披衣,只穿着小袄,便蹑手蹑脚的下了薰笼,随后出来。宝玉笑劝道:“看冻着,不是顽的。”晴雯只摆手,随后出了房门。只见月光如水,忽然一阵微风,只觉侵肌透骨,不禁毛骨森然。心下自思道:“怪道人说热身子不可被风吹,这一冷果然利害。”一面正要唬麝月,只听宝玉高声在内道:“晴雯出去了!”晴雯忙回身进来,笑道:“那里就唬死了他?偏你惯会这蝎蝎螫螫老婆汉像的!”宝玉笑道:“倒不为唬坏了他,头一则你冻着也不好;二则他不防,不免一喊,倘或唬醒了别人,不说咱们是顽意,倒反说袭人才去了一夜,你们就见神见鬼的。你来把我的这边被掖一掖。”晴雯听说,便上来掖了掖,伸手进去渥一渥时,宝玉笑道:“好冷手!我说看冻着。”一面又见晴雯两腮如胭脂一般,用手摸了一摸,也觉冰冷。宝玉道:“快进被来来渥渥罢。”一语未了,只听咯噔的一声门响,麝月慌慌张张的笑了进来,说道:“吓了我一跳好的。黑影子里,山子石后头,只见一个人蹲着。我才要叫喊,原来是那个大锦鸡,见了人一飞,飞到亮处来,我才看真了。若冒冒失失一嚷,倒闹起人来。”一面说,一面洗手,又笑道:“晴雯出去我怎么不见?一定是要唬我去了。”宝玉笑道:“这不是他,在这里渥呢!我若不叫的快,可是倒唬一跳。”晴雯笑道:“也不用我唬去,这小蹄子已经自怪自惊的了。”一面说,一面仍回自己被中去了。
十二、
五十四回宝玉便走过山石之后去站着撩衣,麝月秋纹皆站住背过脸去,口内笑说:“蹲下再解小衣,仔细风吹了肚子。”后面两个小丫头子知是小解,忙先出去茶房预备去了。这里宝玉刚转过来,只见两个媳妇子迎面来了,问是谁,秋纹道:“宝玉在这里,你大呼小叫,仔细唬着罢。”那媳妇们忙笑道:“我们不知道,大节下来惹祸了。姑娘们可连日辛苦了。”说着,已到了跟前。
十三、
五十七回宝玉见了这般景况,心中忽浇了一盆冷水一般,只瞅着竹子,发了一回呆。因祝妈正来挖笋修竿,便怔怔的走出来,一时魂魄失守,心无所知,随便坐在一块山石上出神,不觉滴下泪来。直呆了五六顿饭工夫,千思万想,总不知如何是可。偶值雪雁从王夫人房中取了人参来,从此经过,忽扭项看见桃花树下石上一人手托着腮颊出神,不是别人,却是宝玉。雪雁疑惑道:“怪冷的,他一个人在这里作什么?春天凡有残疾的人都犯病,敢是他犯了呆病了?”一边想,一边便走过来蹲下笑道:“你在这里作什么呢?”
十四、
五十八回近日将园中分与众婆子料理,各司各业,皆在忙时,也有修竹的,也有wu树的,也有栽花的,也有种豆的,池中又有驾娘们行着船夹泥种藕。香菱、湘云、宝琴与丫鬟等都坐在山石上,瞧他们取乐。宝玉也慢慢行来。湘云见了他来,忙笑说:“快把这船打出去,他们是接林妹妹的。”众人都笑起来。宝玉红了脸,也笑道:“人家的病,谁是好意的,你也形容着取笑儿。”湘云笑道:“病也比人家另一样,原招笑儿,反说起人来。”说着,宝玉便也坐下,看着众人忙乱了一回。湘云因说:“这里有风,石头上又冷,坐坐去罢。”
  宝玉便也正要去瞧林黛玉,便起身拄拐辞了他们,从沁芳桥一带堤上走来。只见柳垂金线,桃吐丹霞,山石之后,一株大杏树,花已全落,叶稠阴翠,上面已结了豆子大小的许多小杏。
  正胡思间,忽见一股火光从山石那边发出,将雀儿惊飞。宝玉吃一大惊,又听那边有人喊道:“藕官,你要死,怎弄些纸钱进来烧?我回去回奶奶们去,仔细你的肉!”宝玉听了,益发疑惑起来,忙转过山石看时,只见藕官满面泪痕,蹲在那里,手里还拿着火,守着些纸钱灰作悲。宝玉替藕官解围。
十五、
(莺儿藕官)一径顺着柳堤走来。莺儿便又采些柳条,越性坐在山石上编起来。
十六、
六十二回正说着,只见一个小丫头笑嘻嘻的走来:“姑娘们快瞧云姑娘去,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板石凳上睡着了。”众人听说,都笑道:“快别吵嚷。”说着,都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 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

    泉香而酒冽,玉盏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众人笑推他,说道:“快醒醒儿吃饭去,这潮凳上还睡出病来呢。”湘云慢启秋波,见了众人,低头看了一看自己,方知是醉了。原是来纳凉避静的,不觉的因多罚了两杯酒,娇嫋不胜,便睡着了,心中反觉自愧。连忙起身扎挣着同人来至红香圃中,用过水,又吃了两盏酽茶。探春忙命将醒酒石拿来给他衔在口内,一时又命他喝了一些酸汤,方才觉得好了些。
十七、且说鸳鸯一径回来,刚至园门前,只见角门虚掩,犹未上闩。此时园内无人来往,只有该班的房内灯光掩映,微月半天。鸳鸯又不曾有个作伴的,也不曾提灯笼,独自一个,脚步又轻,所以该班的人皆不理会。偏生又要小解,因下了甬路,寻微草处,行至一湖山石后大桂树阴下来。【庚辰双行夹批:是八月,随笔点景。】刚转过石后,只听一阵衣衫响,吓了一惊不小。定睛一看,只见是两个人在那里,见他来了,便想往石后树丛藏躲。鸳鸯眼尖,趁月色见准一个穿红裙子梳鬅头高大丰壮身材的,是迎春房里的司棋。鸳鸯只当他和别的女孩子也在此方便,见自己来了,故意藏躲恐吓着耍,因便笑叫道:“司棋你不快出来,吓着我,我就喊起来当贼拿了。这么大丫头了,没个黑家白日的只是顽不够。”这本是鸳鸯的戏语,叫他出来。谁知他贼人胆虚,只当鸳鸯已看见他的首尾了,生恐叫喊起来使众人知觉更不好,且素日鸳鸯又和自己亲厚不比别人,便从树后跑出来,一把拉住鸳鸯,便双膝跪下,只说:“好姐姐,千万别嚷!”鸳鸯反不知因何,忙拉他起来,笑问道:“这是怎么说?”司棋满脸红胀,又流下泪来。鸳鸯再一回想,那一个人影恍惚象个小厮,心下便猜疑了八九,自己反羞的面红耳赤,又怕起来。因定了一会,忙悄问:“那个是谁?”司棋复跪下道:“是我姑舅兄弟。”鸳鸯啐了一口,道:“要死,要死。”司棋又回头悄道:“你不用藏着,姐姐已看见了,快出来磕头。”那小厮听了,只得也从树后爬出来,磕头如捣蒜。鸳鸯忙要回身,司棋拉住苦求,哭道:“我们的性命,都在姐姐身上,只求姐姐超生要紧!”鸳鸯道:“你放心,我横竖不告诉一个人就是了。”一语未了,只听角门上有人说道:“金姑娘已出去了,角门上锁罢。”鸳鸯正被司棋拉住,不得脱身,听见如此说,便接声道:“我在这里有事,且略住手,我出来了。”司棋听了,只得松手让他去了──

十八、
七十三回傻大姐在园中掏促织,忽在山石背后得了一个绣春囊;
十九、
七十六回一语未了,只见栏外山石后转出一个人来,笑道:“好诗,好诗,果然太悲凉了。不必再往下联,若底下只这样去,反不显这两句了,倒觉得堆砌牵强。”二人不防,倒唬了一跳。细看时,不是别人,却是妙玉。二人皆诧异,【庚辰双行夹批:原可诧异,余亦诧异。】因问:“你如何到了这里?”妙玉笑道:“我听见你们大家赏月,又吹的好笛,我也出来玩赏这清池皓月。顺脚走到这里,忽听见你两个联诗,更觉清雅异常,故此听住了。只是方才我听见这一首中,有几句虽好,只是过于颓败凄楚。此亦关人之气数而有,所以我出来止住。如今老太太都已早散了,满园的人想俱已睡熟了,你两个的丫头还不知在那里找你们呢。你们也不怕冷了?快同我来,到我那里去吃杯茶,只怕就天亮了。”黛玉笑道:“谁知道就这个时侯了。”

二十、
七十八回七十九回读毕,遂焚帛奠茗,犹依依不舍。小鬟催至再四,方才回身。忽听山石之后有一人笑道:“且请留步。”二人听了,不免一惊。那小鬟回头一看,却是个人影从芙蓉花中走出来,他便大叫:“不好,有鬼。晴雯真来显魂了!”唬得宝玉也忙看时,──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宝玉祭完了晴雯,只听花影中有人声,倒唬了一跳。走出来细看,不是别人,却是林黛玉,满面含笑,口内说道:“好新奇的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的了。”宝玉听了,不觉红了脸,笑答道:“79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才刚太太打发人叫你明儿一早快过大舅母那边去。你二姐姐已有人家求准了,想是明儿那家人来拜允,所以叫你们过去呢。”宝玉拍手道:“何必如此忙?我身上也不大好,明儿还未必能去呢。”黛玉道:“又来了,我劝你把脾气改改罢。一年大二年小,……”一面说话,一面咳嗽起来。宝玉忙道:“这里风冷,咱们只顾呆站在这里,快回去罢。”黛玉道:“我也家去歇息了,明儿再见罢。”说着,便自取路去了。宝玉只得闷闷的转步,又忽想起来黛玉无人随伴,忙命小丫头子跟了送回去。自己到了怡红院中,果有王夫人打发老嬷嬷来,吩咐他明日一早过贾赦那边去,与方才黛玉之言相对。
二十一、
七十九回宝玉只听见说娶亲的日子甚急,不过今年就要过门的,又见邢夫人等回了贾母将迎春接出大观园去等事,越发扫去了兴头每日痴痴呆呆的,不知作何消遣。又听得说陪四个丫头过去,更又跌足自叹道“从今后这世上又少了五个清洁人了。?在紫菱洲一带地方徘徊瞻顾,信口吟成一歌。方才吟罢忽闻背后有人笑道”你又发什么呆呢?”宝玉回头忙看是谁,原来是香菱。
综观全文,可知作者巧妙的布景,山石并非简单的园中点缀之物,在情节安排上具有特殊的作用,相当于舞台的大帷幕,将前台后台划分开来,亦将正邪两赋区分开来;山石是荣宁两府的分界石。山石背面宝黛读西厢;宝黛葬花;湘云眠芍……山石前面上演的是龌龊之勾当;山石是“风月宝鉴”只可照他的背面,千万不可照正面;山石背面刻有其红尘经历故事,是为《石头记》。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
fengyanpingpo@yahoo.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