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回目综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回目综论

作者:胡文炜  收录时间:2009-03-11

《红楼梦》是一部奇书,既精彩纷呈,又耐人寻味,书中的很多回目就是一联联脍炙人口的诗句。作为回目,除了文句优美外,还有很多地方跟别的章回小说的回目有重大区别,仅仅从回目看,《红楼梦》已独辟蹊径,不蹈袭于传统小说的写法。
一、显示不拘一格的感情世界
 章回小说的回目是一部书的内容概括,传统小说的回目构成大都是人名加事件,象一百回《水浒传》的二百句回目中,除个别几句外,基本上就是以“其人其事”来作为回目,其中第二十三至三十二回的“武十回”中,有八回用了武松或武行者之名,第四十七至五十回中,有三句是“宋公明一打(二打、三打)祝家庄”,好象不在乎重复不重复。《西游记》也有接连三回用“孙行者一调(二调、三调)芭蕉扇”,《三国演义》中“孔明一气(二气、三气)周公瑾”中间仅隔了三回。当然,这样的回目跟内容紧密相关,着眼于人物和事件,能起到提纲挈领的作用,有助于对内容的提示,记忆。但从艺术上看,不免显得缺乏诗意。而在《红楼梦》中,我们可以看到“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比通灵金莺微露意”;“牡丹亭艳曲警芳心”;“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柳叶渚边嗔莺叱燕”等诗一样的句子。回目中虽有“初试”且无“再试”,虽有“一进大观园”并无“二进大观园”,所以显得不拘一格。
 跟小说内容相呼应,《三国演义》的回目文字中有很多“战”和“计”,《水浒传》的回目中有很多“打”。《红楼梦》的回目则有很多的“情”,诸如情友、情烈、情重、情误、情掩、情解、情悟、情遗、情归、情哥哥、情切切、真情、幽情、斟情、痴情、滥情、调情、耻情、斩情、情中情、不了情等,可见《红楼梦》确是一部人情小说,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感情的世界。
二、回目不统领整回的内容
 《三国演义》、《水浒传》等是以叙述故事为主,一个回次就是一则故事,《红楼梦》有所不同,其内容在表面上是家庭琐事,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连接及变化,因而一个回次往往有好多个中心内容。这样,《红楼梦》便出现了回目不统领本回全部内容这样的特有现象,这种现象在前八十回中占到三分之一以上,现试举其中几例:
 1、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中,有李嬷嬷排揎袭人;宝玉替麝月篦头等近一半篇幅的情节不能从回目中看出来。
 2、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另有湘云梳洗、蕙香乖巧、宝玉续南华这些情节未反映于回目。
 3、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谜贾政悲谶语”,本回主要是写贾府为宝钗过生日。
 4、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文句甚佳,但所反映的仅是三分之一的正文内容。本回中宝玉与众姊妹住进大观园,宝玉赋诗等大篇文字不能从回目中看出。
 5、第二十六回“蜂腰桥设言传心事,潇湘馆春困发幽情”,除了回目中的红玉心事、黛玉春困外,尚有宝玉跟薛蟠、冯紫英等聚会,黛玉吃闭门羹等重要情节未上回目。
 6、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龄官划蔷痴及局外”,另有金钏受辱,宝玉误踢袭人的情节从回目中看不出来。
 7、第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开河,情哥哥偏寻根究底”中,尚有吃螃蟹、问月钱等内容,回目中的信口开河、寻根究底只是本回中很小一部分内容。
 8、第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潇湘子雅谑补余音”中,有大篇文字写刘姥姥告辞贾家,王太医为贾母、巧姐看病及惜春学画,这些均未能由回目看出。
 9、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回目所含的内容不及半回篇幅,尚有请凤姐作监社御史,赖嬷嬷述说儿子作官等情节与回目无关。
 10、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文句好,但仅含三分之一篇幅内容,另有岫烟、宝琴入园等三分之二篇幅内容未反映于回目。
 11、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时宝钗小惠全大体”,后半回的江南甄家家眷到贾府,宝玉梦见甄宝玉这些重要内容未反映于回目。
 12、第六十二回主要写宝玉过生日,内有很多生动的场面与事件,“憨湘云醉眠芍药 ”虽极富诗意但仅是其中的一个场面,这也是《红楼梦》回目不统领内容的有代表性的一处。
 《红楼梦》中也有象“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史太君两宴大观园”这样充分涵盖整回内容的回目,但这类回目不多,或许正因此而体现了《红楼梦》回目的千姿百态,许多一回一个故事的小说,读了一遍后可以复讲给别人听,而《红楼梦》初读一遍恐怕只能留下一片很淡的印象。但是《红楼梦》能够越读越有味,每读一遍都会有新的体味,仅看回目就与众不同。
三、回目与正文不同步
 《红楼梦》回目的特殊性主要还不在于上面所述这二个方面,其中回目不包含本回全部内容,除了一个回次内发生的事情多以外,还有回目与内容参差不同步的现象,即回目在这一回,而主要内容却在下一回:
 1、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本回中仅写了王熙凤接受贾珍的恳请,接了宁国府作为发号、开支依据的对牌,思考了宁府应当治理的五件事。至于王熙凤如何协理宁国府,那是在下一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在这下一回中,才写王熙凤将宁国府佣仆分班落实责任,处理迟到者等,篇幅达半回。
 2、紧接的第十四回,在“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中,只有回末写了北静王水溶问贾政,哪一位是衔玉而诞者,宝玉走过去时瞥见坐在轿内的水溶。真正的谒见已在下一回“王熙凤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这一回写宝玉看清水溶的服饰面容后,“上来参见”,与水溶交谈,水溶夸奖宝玉并向宝玉赠物。
 3、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开头一大篇宝玉黛玉分别感伤,二人交心释疑,应当属于上一回的“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开始有关贾母责问邢夫人,贾母与薛姨妈等人斗牌、鸳鸯侍奉,直至贾赦不敢见贾母,费八百两银子买了个女孩子,这占本回三分之一多篇幅的文字,也应属于上一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呆香菱情解石榴裙”,本来篇幅已经较长,前面又“划入”了应属于上一回的一千多字。第七十七回也“划入”了应属于上一回的一千多字。
 以上是大篇幅文字与回目的参差,另外还有回目名字与正文不同步的现象,如第六十五回“尤三姐思嫁柳二郎”,在本回中写了尤三姐的“思嫁”,并没有点出思嫁哪一个,而是要到下一回的中间,尤三姐告诉贾琏后,才使读者明白她思嫁的是柳二郎柳湘莲。第七回回目“贾宝玉初会秦鲸卿”(列藏本、戚序本),要直到第九回才知秦钟的表字是“鲸卿”。
四、回目与正文内容不符
 在全部回目中,除了不涵盖全部内容和与正文不同步以外,更有近三分之一回次的回目与正文的内容不相符合,这是一种更为奇特费解的现象,这里又包括好多种不同情况。
 1、人名与正文内容不符
 1.第十二回回目下句“贾天祥正照风月鉴”,然而正文中并无贾天祥之名。当然回目中的贾天祥实际就是正文里的贾瑞,但为什么会不一致?几部《红楼梦辞典》将贾天祥作为贾瑞的“字”或“又名”,无非是凭“当然”,内中是否还有别的原因,似未见有过深究。
 2.第五十一回回目下句“胡庸医乱用虎狼药”,正文所写只是请了一个“大夫”为晴雯治病,这个大夫虽然是庸医,但既没有名也没有姓。第六十九回也有一个庸医,恰是姓胡,还有名,叫荣君,他错用药把尤二姐的胎儿打了下来。然而这个误人的大庸医乃是“太医”,而为晴雯治病的“大夫”是宝玉叫老嬷嬷瞒着家里从外面请来的,二人本不是同一人,书中在介绍胡太医时,也没有提到他就是用虎狼药为晴雯治病的大夫。有的辞典将二人视为一人也无非是因为第五十一回的回目有胡庸医,才将正文中的大夫视为第六十九回的太医胡荣君。
 3.甲戌本第七回回目上句“送宫花周瑞叹英莲”,正文中送宫花并且为英莲叹息的是周瑞之妻,并非周瑞。周瑞是周瑞,其妻是其妻,如果仅从回目看,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周瑞”其实是“周瑞家的”。
 4.宁国府的秦可卿死后,宁府为了“丧礼上风光些”,化钱为秦氏的丈夫贾蓉买了一个五品龙禁尉的官衔。可是第十三回回目的下句却是“秦可卿死封龙禁尉”,成了秦可卿死后封了官。第 3例是以丈夫作为妻子上回目,这一例是以妻子作为丈夫上回目。
 5.庚辰本、列藏本第三十回回目下句“椿灵划蔷痴及局外”,正文中在地上划蔷字的女子是十二个优伶之一的龄官。“椿灵”与“龄官”,无论从字形、含义、偕音上均无法联系,不会致误。而书中正文自始至终没有一个名叫“椿灵”的角色,这种回目名字与正文名字风马牛不相及的现象,在别的小说中未有所见。
 2、地点名称与正文不符
 1.贾宝玉原来的住处称“绛芸轩”,搬入大观园内的怡红院后,凡正文中涉及他居住的地方已不再称绛芸轩,然而回目却一再出现这个轩名,如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第三十九回“绛芸轩里召将飞符”。其相应的正文,第三十六回是黛玉湘云“二人来至院中”,“林黛玉却来至窗外”,并未说是绛芸轩的窗外。第五十九回是“春燕一直跑入(怡红)院中”,“奔到宝玉身边去”,也未说春燕奔入绛芸轩中。
 2.第二回回目下句“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正文中冷子兴演说的,除了荣国府外,明明还有宁国府。“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他首先演说居长的“宁公”及其子孙。
 3.第五十八回回目下句“茜纱窗真情揆痴理”,正文中涉及地点的,只写芳官“过这边来了”,芳官的干娘在“门外侍候”,“忙跑进来”,晴雯要她出去。根本没有提到“窗”,更谈不上“茜纱”。
 3、人物称法与正文不符
 1.第一回贾雨村在甄士隐的家中,隔窗看到了甄家的丫鬟娇杏,有点想入非非。娇杏无非是甄家的服侍丫鬟,回目却称娇杏为“闺秀”,闺阁之女而秀者应是千金小姐,称使唤丫鬟为闺秀似不见妥当。
 2.程甲本第九回回目上句“训劣子李贵承申饬”。贾政虽对宝玉看不顺眼,也无非是恨铁不成钢,宝玉毕竟是贵胄之家珍怜珠惜的“凤凰”,正文中从未将宝玉称之以劣。
 4、事件与正文不符
 1.己卯、庚辰、程甲本第七回回目上句均为“送宫花贾琏戏熙凤”,正文中送宫花的人是周瑞家的,如果仅从回目看,好象是贾琏送宫花给王熙凤。在书中,周瑞家的送宫花有一大篇文字,主要写她在薛姨妈处及林黛玉处的情景。在凤姐那里无非只有几句话,至于有关贾琏的,仅是听到“有贾琏的声音”而已,王熙凤则是连声音也没有,提也没有提一下。甲戌本、戚序本的回前还有这样的诗:“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姓本秦。”回目、诗、正文都不相一致。
 2.第二十七回回目上句“滴翠亭杨妃戏彩蝶”,杨妃指薛宝钗,这是宝玉作的比喻。宝钗是在寻别的姊妹时,见到一双“玉色”蝴蝶而取出扇子来“扑”,蝴蝶“将欲过河去了”,宝钗“跟到池中滴翠亭上后,无心扑了”。正文中宝钗是“扑玉色蝴蝶”而非回目中的“戏彩蝶”。
3.第四十三回回目下句“不了情暂撮土为香”,正文写宝玉带了茗烟去水仙庵行祭礼,向庵中姑子借了个香炉,“命茗烟捧着炉,出至后院中,拣一块干净地方,竟拣不出,茗烟道:‘那井台儿上如何?’宝玉点头,一齐来至井台儿上,将炉放下,茗烟站过一傍,宝玉掏出香来焚上,含泪施了半礼,回身命收了去。”这香是宝玉从荷包里找到的“二星速沉”,即两颗速沉香料。正文中并无“撮土为香”之事。
5、回目的提法与正文不一致
 1.全书首回回目的第一句是“甄士隐梦幻识通灵”,写甄士隐在梦幻中遇到了僧道二仙,看到一块美玉,上镌“通灵宝玉”四字,后面还有几行小字,正欲细看,已被僧夺去。可见甄士隐仅仅是粗看一下,并未看清小字,他没有真正“识”得此玉。
 2.己卯、庚辰、程甲本第七回回目下句“宴宁府宝玉会秦钟”,书中写王熙凤对王夫人说“珍大嫂子来请我明日过去逛逛。”第二天王熙凤与贾宝玉到宁府后,唯见“秦氏献茶”、“一时吃过饭”、“摆上茶果”、“秦氏一面张罗与凤姐摆酒果”,再后是“吃毕晚饭”。宁府根本没有设什么宴,正文中连“宴”字也见不到,凤姐和宝玉吃的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
 3.第五十四回下半回有“击鼓传花”等很多内容,然而回目下句却是“王熙凤效戏彩斑衣”。正文中,荣国府过元宵节时凤姐对薛姨妈说“那二十四孝上斑衣戏彩,他们(指贾珍等)不能来戏彩,引老祖宗一笑。我这里好容易引的老祖宗笑了一笑,多吃了一点东西。”“斑衣戏彩”就这么提了一下,王熙凤她根本没有类似二十四孝中的老莱子那样,穿斑衣而戏彩的举动。
 4.第七十二回回目下句“来旺妇依势霸成亲”,书中只写来旺儿求贾琏出面,要彩霞作儿媳妇。当凤姐跟彩霞母说时,彩霞母答应了。贾琏对凤姐说的,则是旺儿之子“大不成人,故还不曾说。若果然不成人,且管教他两日,再给他老婆不迟。”最后写彩霞“心中急躁”、“越发懊恼”。来旺儿子的婚事到此为止,既无如何“强霸”之举,更没有“成亲”。
 5.第七十五回回目上句“赏中秋新词得佳谶”,然而正文中未见“新词”,连新句也没有,无论哪种《红楼梦》版本,回目都有“新词”而正文都无。
 6、回目的提法与正文大小失当
 1.第二回回目上句“贾夫人仙逝扬州城”,贾夫人即黛玉之母贾敏。从回目看,应是贾敏在扬州病逝的经过原委,然而书中写到贾敏的文字是“今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夫妻无子,故爱如珍宝”、“谁知女学生之母贾氏夫人一疾而终”。贾敏本人在书中连出场露面也不曾。更无“仙逝”情形,正文与回目的差距实在太远。
 2.第三回主要写的是黛玉进贾府后的所遇所闻,其篇幅占本回的十分之八强,其中又以宝黛相见为主。然己卯、庚辰本的回目却是“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书中贾雨村的复职,仅写了一句贾政竭力内中协助,轻轻谋了一个复职候缺,两个月后补了金陵应天府之缺。林黛玉辞父北上也无非百余字而已,对照回目甚不见切合。甲戌本本回的回目上句“金陵城起复贾雨村”,所含内容比己、庚本回目上句所含还要来得少。
 3.第十一回回目上句“庆寿辰宁府排家宴”,庆的是贾敬寿。但书中未写宁府如何排场设宴,只有“这里吃饭”、“快送饭来”、“摆上了饭”、“吃毕饭”,全是饭,不见“宴”,更不见如何“排”。
 4.第十四回回目上句“林如海捐馆扬州城”,“捐馆”即死亡。林如海祖袭列侯,也是钟鼎之家,他本人探花出身,升至兰台寺大夫,时为钦点巡盐御史,死时必有十分热闹的场面。当然小说有详有略,林如海之死可以不作正面描写,就象书中那样,只是从下人口中说出“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然而与回目对照,差距不免过于悬殊。
 5.第三十二回回目下句“含耻辱情烈死金钏”,从回目看,当是写金钏投井前的心情神态及经过。而书中却是“一个老婆子忙忙走来,说道‘这是那里说起,金钏儿姑娘好好的投井死了。’”“就是太太屋里的,前儿不知为什么撵他出去,在家里哭天哭地的。也都不理会他......赶着叫人打捞起来,谁知是他......”如此而已,绝无投井前的一举一动一念一思。仅看回目,无论如何不会想到正文如此简略。
 7、不同的本子不同的文字
 《红楼梦》前八十回有多种早期抄本,其回目文字大都相同,即使前面所举回目与正文不合符的,诸如“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等等,及前八十回中难以猜测结果的“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第三十一回回目下句),各种本子都一样。然也有一些回目因本子的不同而差别很大,如:
 1.第三回
 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甲戌本)
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庚辰本)
 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列藏本)
 托内兄如海荐西宾,接外孙贾母惜孤女(程甲本)
 2.第五回
 开生面梦演红楼梦,立新场情传幻境情(甲戌本)
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己卯、庚辰本)
 灵石迷性难解仙机,警幻多情秘垂淫训(戚序本)
 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程甲本)
 3.第七回
 送宫花周瑞叹英莲,谈肄业秦钟结宝玉(甲戌本)
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己卯、庚辰、程甲本)
 尤氏女独请王熙凤,贾宝玉初会秦鲸卿(列藏、戚序本)
 4.第八回
 薛宝钗小恙梨香院,贾宝玉大醉绛芸轩(甲戌本)
 薛宝钗小宴梨香院,贾宝玉逞醉绛云轩(列藏本)
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己卯、庚辰本)
 拦酒兴李奶母讨厌,掷茶杯贾公子生嗔(戚序本)
 贾宝玉奇缘识金锁,薛宝钗巧合认通灵(程甲本)
 此外还有个别用字不同的,如:
 1.第二十六回(上句)
 蜂腰桥设言传蜜意(甲戌本)
 ............心事(庚辰、戚序、程甲本)
 蘅芜院......蜜语(列藏本)
 2.第五十六回(下句)
 时宝钗小惠全大体(己卯、庚辰本)
 薛宝钗..........(列藏本)
 识宝钗..........(戚序本)
 贤宝钗..........(程甲本)
 3.第六十一回(上句)
 投鼠忌器宝玉情赃(己卯、庚辰、戚序本)
 ............认赃(列藏、程甲本)
 ............徇私(戚序本)
 这些回目的文字差别虽然很大,但各本的正文却基本相同。如“小恙梨香院”、“金莺微露意”、“李奶母讨厌”,本来应是包含不同的内容,或体现不同的侧重,然而正文却是基本相同的文字,并不见有什么侧重,也无重要的文字出入。如果说是因为原来回目的文字不妥,而重新拟定或改掉几个字,那么象“捐馆扬州”、“撮土为香”、“戏彩蝶”等等又为何不改?
 8、两回共用一个回目
 历来章回小说都是每回一个回目,《红楼梦》却有二回连在一起共用一个回目的现象:
 1.第十七、十八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己卯、庚辰、列藏本)
 2.第七十九、八十回“薛文龙悔娶河东吼、贾迎春误嫁中山狼”(庚辰、列藏本)
 这不是下一回脱了回目,而是两句回目各包含了整整两回内容,这种现象在其他小说中也是未见的。
五、回目的特殊性说明了什么
 从《红楼梦》回目文字的种种特有现象上,至少可以看出以下几种情况:
 1、我国的古典小说大都有很多诗词,但许多小说的诗词无非是一种点缀,有诗意的不多,而《红楼梦》中的诗词,绝大多数是精心创作的佳吟,回目也一样。《红楼梦》中的许多回目富有诗意,耐人寻味,说明作者十分擅长诗词。张宜泉的《题芹溪居士》称“其人工诗善画”。脂评指出“此等才情自是雪芹平生所长。”其他同时代人留下的文字,也大都着眼于此,这正是《红楼梦》一书的重要特色。
 2、从回目不涵盖本回全部内容中可以看出《红楼梦》的含量之大。书中不少回次都有好几个中心内容,这些中心内容本可以拉长成一回文字。象“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如果普通作者去写,定会洋洋洒洒拉长成一整回文字。金钏投井即使敷演成二回也不成问题。作者之所以写得如此浓缩,正如小说开头说的,这是“半世亲睹亲闻”的“事迹原委”。作者要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而不是为创作而创作,为凑热闹而写这部书,因而有些事件看来很有剧情可以展开,但因为作者没有亲见亲临,就写得较简,甚至一笔带过。
 3、从《红楼梦》的回目与正文的不一致甚至不相符合,可以提醒我们:探佚不是那么靠得住的。有些研究者对脂评中的“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花袭人有始有终”;“对境悼颦儿”等,作了种种推测,严格地按照这些字面去探故事情节。有的作家据此写了续书和剧本,拍出了电视剧,认为这才是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我们既说《红楼梦》是一部与众不同的杰作,却仍按照普通小说的写法来作推测,其结果肯定不见得可靠。如果我们将前八十回的回目跟正文相对照,难道能够从“滴翠亭杨妃戏彩蝶”、“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含耻辱情烈死金钏”、“来旺妇倚势霸成亲”上面探出故事情节来?假设这几回的正文已经佚去,仅仅留下回目,那探佚家、作家不知会设计出何等样的故事内容来?只怕跟原著不啻南辕北辙吧?
 4、在几种《红楼梦》早期抄本中,有两处二回连在一起,即第十七第十八回和第七十九第八十回,每处都只用一个回目。印刷本程本则没有连,各分成两回,回目也都不缺,只是将抄本第十七、十八回的回目作为分开后的第十七回回目,第十八回的回目是“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伦乐宝玉呈才藻”。将原来第七十九、八十回的回目作为分开后的第七十九回回目,第八十回的回目是“美香菱屈受贪夫棒,王道士胡诌妒妇方”。但是程本比抄本增加的回目,其含意实际上都已分别包含于原合并二回的回目之中。因此可以肯定,增加的回目不是《红楼梦》作者所为,而是后人整理时所加。整理者比较尊重原著,对原来的回目并无改动。由此可见,作者所写的原稿还未最后定稿,连回目也没有全部拟就完毕,不过八十回的回次已经定下了,因为虽然第十七至十八回相连,且只有一个回目,但接下去是第十九回而非第十八回。要不,逐回后退,全书就只有七十八回了。
 5、甲戌本凡例指出“贾瑞病,跛道人持一镜来,上面即“錾风月宝鉴”四字,此则《风月宝鉴》之点睛。又如道人亲见石上大书一篇故事,则系石头所记之往来,此则《石头记》之点睛处。”《红楼梦》第一回告诉我们:“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此处醒目地将“纂成目录”作为成书过程的重要一环。“纂”,可以有二层意思:一是汇集、收集,《类篇• 糸部》:“纂,集也。”《楚辞• 天问》“纂就前绪,遂成考功。”二是编撰、编辑,《晋书• 刑法志》:“时虽有蠲革,而旧律繁芜,未经纂集。”白居易《与元九书》“今且各纂诗笔,粗为卷第。”看来纂成目录跟拟定目录是有区别的。
 从回目中,明显可以看出《红楼梦》不是先拟提纲,逐回写作;不是拟出一个回目写一回书,依次写出;也不是写好一回书拟出一个回目,依次写出。而是拟回目与写书没有同步进行。根据书的卷首、脂批及曹雪芹的出生经历,可知在《红楼梦》之前,已有石兄著《石头记》和曹雪芹著《风月宝鉴》二书。曹雪芹将此二书稿改写成一部我们现在见到的《红楼梦》。(参见《红楼》杂志九六年第二期《曹雪芹是红楼梦的写定者》和《贾宝玉与大观园》华艺出版社1995年)《石头记》和《风月宝鉴》分别各有回目,现存《红楼梦》中的回目,有的是曹雪芹将原书中的回目继续保留了下来,有的则是重新拟定,所以书中说是“纂成目录”而不是“拟定目录”。象撮土为香、椿灵划蔷、贾天祥正照等,应是原书中的回目文字,就象第十八回和第八十回还没有拟出回目那样,撮土为香等等也还未及修正改定。
 从回目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原稿中的一些情节跟现在书中的情节有所不同。如原稿中有宝钗戏彩蝶,有贾琏戏熙凤等等,后来曹雪芹对这些情节作了改动,而回目未来得及改被保留了下来。由于《红楼梦》还未最后定稿,我们也可以从回目中看出作者的打算,如作者准备在第七十五回写几首赏中秋的词,只是就象有些回目还未改定那样,这几首词也未写成。
 《红楼梦》一书虽经批阅十载,增删五次,仍然留有残缺,如第二十二回还没有写完,第三十五与三十六回不相衔接等等。《红楼梦》的回目虽已“纂成”,但仍然未经最后改定,不论是带脂评的抄本还是最早的印刷本程甲本、程乙本都是一样。

 《红楼梦》并不是逐章逐回依次写就的,而是经曹雪芹数次批阅增删,纂目分回,留下的一部未定稿。从《红楼梦》的回目中明显地可以看出《红楼梦》成书过程的重要痕迹。(收入《红楼梦欣赏与探索》)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