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短文_耿平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不要连焦大的话都读不懂

作者:耿平  收录时间:2009-02-10

不要连焦大的话都读不懂  
 
刚才在某网站看到说秦可卿的小叔子是北静王的,太离谱了;前也见过说这被养的小叔子是贾蔷的,或者有说是贾宝玉的。慨叹现在的人们太能圆了,大有在解“这小叔子是谁”的问题上比一比谁的想象丰富的念头。假语村言不得不告诫大家:焦大这句话没有可以深究的,只是一句极其损人的醉骂而已。

“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正合贾珍秦可卿的乱伦关系。前一句将爬灰的改为“贾珍”二字,后一句将养小叔子的改为“秦可卿”三字,则为贾珍爬灰,秦可卿养小叔子。意思也简单,前有贾珍爬灰之行,后有贾珍爬灰之果。焦大之骂太损,贾珍不在家,在场的秦可卿耳听此语,何其难堪矣!想那秦可卿一旦怀上孩子,养小叔子之嫌怕是无法摆脱,此也为秦可卿耻情而悬梁自尽设一伏线。

有人认为养小叔子之养不是生养之养,而是供养之养、宠养之养,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一来以贾珍之威,量无人敢虎口夺食;二来既有如贾瑞般不怕死的,一旦东窗事发,岂能为贾珍饶过,即使是贾蔷,也不会只是让他另立门户了事;三来以秦可卿在贾府的地位身份,怕也无权无势来明里暗里供养贾蔷。

唉,一句简单的醉骂引来诸多高深的猜测,打住,奉劝读红楼梦者切勿以此为学问。也不要再以此为据,研究出贾宝玉和秦可卿乌七八糟关系来,成为他人笑柄。

假语村言:红学家们,不去江南江北走走,不去听听村言假语,做学府中,高堂上,焉能读懂红楼

假语村言关于红学现状的剖析  

假语村言总是在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让那些伪红楼学者、伪红楼爱好者难看。听,他说了:
红楼梦问世以后,研究红学之风也越刮越猛。历史学家从历史甚至曹雪芹家史的角度出发,大有得历史者得红楼真味之势。别人都是胡说八道,掌握历史等于掌握发言权,等于真理在握。哲学家从哲学的角度阐述,高深莫测的分析,分析到莫测高深人人不懂为止。经济学家也来分一杯羹,虽然不能有潇潇洒洒的谈诗论赋,但总可以为林黛玉算一算家产,表一表王熙凤的管理能力。诗人论诗,性学家言性。或比对索引,或据一版本为天书而言之凿凿。曾几何时,知名作家也登坛作说,你方唱罢我登场,热热闹闹

公说公理,婆说婆理。或者彼此横加指责,谩骂,斯文扫地;或者互不侵犯,我说我的高论你做你的奇谈,大家清高。

对这些分析研究推断,我以为,有机会就多看多听,长自己见识,千万不要迷信,因为真味在书中,在假语村言口中,虽然版本多样,但好在假语村言变化不多。只要沉下心来就一定找到红楼真味。更何况读书的过程思考的过程,也是喜爱红楼的人享受快乐的过程,红楼梦已经成了每一个红楼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希望每一个爱好者好好经营。

至于假语村言派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在下有四句歪诗,两句俗话,聊借红楼梦第二回,与朋友们分享。

一张如圭传喜讯,暂别村野谋官运。

红楼梦酣睡未足,江南江北何处寻。

或曰:雨村,该醒了,天下都吵翻了,你也不出来说句真话。

雨村:早已醒了,就是不敢出来,版本太多,出得红楼,一回头就进不得红楼了。
听!他又说了:

红学界的现状堪忧:考证派将红楼梦考证得漏洞百出,索引派将红楼梦索引得索然无味,评点派将红楼梦评点得支离破碎,更有一批批红楼骗子、红楼痞子横行红学界;广大的红楼梦爱好者希望那些专家学者给出红楼真味,相信历史的风云将会涤荡一切污垢,还红楼梦一个清清白白,是不可能的。一脉相承的派系后来者怎么舍得抛弃前辈辛辛苦苦得来的“成果”,怎么敢又怎么会成为派系的叛逆者。而岁月的尘土掩埋了红楼知情者,也即将抹平红楼痕迹。等待到如今,假语村言再次重复那句真心话,“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广大读者该关注“假语村言”,用自己的努力,拂拭历史的尘埃,让红楼真旨大白天下。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deng1968@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