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贾府示意图》简介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贾府示意图》简介

作者:童力群  收录时间:2009-02-07

    甲、制约《贾府示意图》的十个要点

(一)大观园与宁府、荣府紧密相连

从晚清至今,大观园图总计近百种,其中多半是孤立的大观园,其周边轮廓是不受制约的,即必定有随意性。

众所周知,大观园是从宁府、荣府内各划出一块而建成的。因此,大观园除北边临街外,其东边、东南边与宁府相连,其西边、西南边与荣府相连。其周边轮廓受相连关系的制约。

(二)两府面积相等

建大观园之前,贾府由宁国府、荣国府两部分组成。宁国公、荣国公既是亲兄弟,又同为朝廷敕封的国公,当年朝廷对这两人恩赐的府邸决不会厚此薄彼,宁国府、荣国府的面积应该是相等的(以宁荣小巷为分界线)。

(建大观园前的宁荣小巷,宽10米,长940米。)

(三)二府之门相隔没有一箭之路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写道:“因二府之门相隔没有一箭之路。”一箭之路有多长呢?第二回校注者注曰:约当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步。”一步有多长呢?《辞源》注曰:“旧时营造尺以五尺为步。”《辞海》注曰:“1营造尺=0.32米。”因此,一步合1.6米。可见一箭之路约为192米至240米。“相隔没有一箭之路”,即不到192米或240米。

本《贾府示意图》里的两府大门相距180米,与此基本相符。

(四)贾母院垂花门与宁荣前街的距离

第三回写林黛玉坐轿“却不进正门,只进了西边角门。那轿夫抬进去,走了一射之地,将转弯时,便歇下退出去了……众婆子步下围至一垂花门前落下”。“一射之地”就是一箭之路。因“走了一射之地”转弯,所以贾母院垂花门距宁荣前街在192米以上。

(五)嘉荫堂与凸碧山庄的距离

第七十五回写道“贾母且在嘉荫堂中吃茶稍歇……从下逶迤而上,不过百余部,至山之峰脊上,便是这座敞厅。因在山之高脊,故名曰凸碧山庄。”百步的上限是240米,因此,“百余步”应多于250米。因此,嘉荫堂与凸碧山庄相距约260米。

(六)大观园周长“三里半大”

第十六回里贾蓉说:“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花园起,转至北边,一共丈量准了,三里半大,可以盖省亲别院了。”清代工程用的是营造里,一营造里合576米,因此,三里半就是2016米,即大观园周长在2016米左右。

(七)荣府四大院落的比例

贾政院>贾母院>贾赦院>凤姐院。

(一)贾政院。第三回写道:“仪门内大院落。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比贾母处不同。”

(二)贾母院。第三回写道:“转过插屏,小小的三间厅,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皆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

(三)贾赦院。第三回写道:“黛玉度其房屋院宇,必是荣府中花园隔断过来的。进入三层仪门,果见正房厢庑游廊,悉皆小巧别致,不似方才那边轩峻壮丽;且园中随处之树木山石皆在。”

所谓“那边轩峻壮丽”,指的是贾母院“轩峻壮丽”。

(四)凤姐院。第三回写道:“王夫人忙携黛玉从后房门由后廊往西,出了角门,是一条南北宽夹道。南边是倒座三间小小的抱厦厅,后有一半大门,小小一所房室。”

(八)贾母院的正房面积大

第四十回写刘姥姥念佛道:“人人都说大家子住大房。昨儿见了老太太正房,配上大箱大柜大桌子大床,果然威武,那柜子比我们那一间房子还大还高……”

(九)凤姐院不小

第三回写凤姐院是“小小一所房室。”其实,凤姐院不小——凤姐屋的客厅不小,正房不小,凤姐院里有东厢房(尤二姐住宅)、西厢房(秋桐住宅),还有二门、外书房、下房、账房、屋后空房、后楼等(其根据散见于多回)。在《贾府示意图》上,凤姐院有8.5亩。

(十)会芳园大门临街,会芳园面积大

  许多论者以为建大观园时,将会芳园全部拆除了。其实,建大观园只拆了会芳园的一部分(论述从略)。《贾府示意图》标志的仍留在宁府里的会芳园有166亩。我以为,建大观园前,会芳园有322亩。会芳园大门面临宁荣前街。第十三回写道“会芳园临街大门洞开……”

乙、贾府之布局

(一)方位

  (1)贾府在京城的闹市之中。依“芳园筑向帝城西”,贾府应在京城的西部。依第十八回的元春省亲进“西街门”,贾府应在皇宫的东边。

贾府是作者塑造出来的,既在南京,又在北京。

(2)第二回雨村道:“去岁我到金陵地界,因欲游览六朝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

(3)第六回有“宁荣街”、“后街”之说。可见,贾府南边是宁荣前街,贾府北边是宁荣后街。贾府占了大半条街,还有小半条街是民居。因此,宁府东边是宁府巷,荣府西边是荣府巷。宁府巷东、荣府巷西,皆为民居。

贾府就在宁府巷、宁荣前街、荣府巷、宁荣后街的四方框框之内。

(4)贾府之东方有清虚观。贾府之西侧有贾氏义学(贾瑞家)。贾芸家在贾府之正北。花袭人家在贾府之东北。

(5)贾府是个整体,由三部分组成:宁国府、荣国府和大观园。

贾氏宗祠在宁国府院内,在贾珍院的西南方。

(6)贾府坐南朝北。东西向宽600米,南北向长940米。(清代用的是营造尺。我今为了便于表述,长度采用公制。)

贾府面积846亩。

(7)根据《红楼梦》的描写,贾府旁有街道和民宅。我将贾府及其紧连着的街道、民宅视作一块整体,名为“宁荣坊”。

宁荣坊1500亩,即一平方公里。呈正方形。

(8)建大观园之前,南北向的长940米、宽10米的宁荣小巷,是两府的分界。

(9)建大观园之后,宁荣小巷只剩下190米长。宁荣小巷北端有体仁沐德厅,厅北有二门,进二门有甬路,甬路北端有辅仁谕德厅。厅北是大观园。

(10)南院及南院马棚。第三十九回写道“丫鬟回说‘南院马棚里走了水。不相干,已经救下去了。’贾母最胆小的,听了这个话,忙起身扶了人出至廊上来瞧,只见东南上火光犹亮。”

(二)薛姨妈住宅。

这是研究贾府图的一个难点。

有些红学家认为薛姨妈一直住在梨香院里。这是不对的。诚然,薛家刚到荣府时,住在梨香院里。(建大观园之前,梨香院在荣国府的东北角)。但建成大观园后,梨香院被划进大观园。十二官(龄官、文官、芳官等)和教习们住进了梨香院。薛家自然已经搬到另一个地方了。

建大观园时,荣国府的北部,除西侧一个南北向的狭长地带被保留在荣国府以外,全都划进大观园里。

薛家搬到(建大观园之后的)荣国府的东北角的一个空宅里。此宅与大观园的大门侧的前西角门相近。

薛姨妈住宅与大观园相连,亦有角门。

第六十二回写道:“一进角门,宝钗便命婆子将门锁上,把钥匙要了,自己拿着。宝玉忙说:‘这一道门何必关,又没多的人走。况且姨娘、姐姐、妹妹都在里头,倘或家去取什么,岂不费事?’宝钗笑道:‘小心没过逾的。你瞧你们那边,这几日七事八事,竟没有我们这边的人,可知是这门关的有功效了。若是开着,保不住那起人图順脚,抄近路,从这里走,拦谁的是?不如锁了,连妈和我也禁着些,大家别走。纵有了事,就赖不着这边的人了。’”

(三)下人一带群房

第十六回写道:“荣府东边所有下人一带群房尽已拆去。”

既然荣府有“下人一带群房”,那么,宁府也有。宁府的“下人一带群房”仍保留着。

荣府东边“下人一带群房”拆去后,下人们住在什么地方呢?还是住在荣府里。荣府的空地、空宅多的是。

因为宁府的“下人一带群房”只能在宁府的东南角。与此对称,荣府的“下人一带群房”在荣府的西南角。

(四)会芳园

第十一回写凤姐带领丫头婆子们从宁府贾蓉院出来进入会芳园,只见“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纵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可见,会芳园原来的面积很大,其南边和北边的距离较远。会芳园究竟有多大?

我认为,建大观园之前,会芳园约322亩;建大观园之后,会芳园约166亩。

第十六回写道:“会芳园本是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今亦无烦再引。”由此可见,会芳园后墙面临宁荣后街。

第十三回写道:“会芳园临街大门洞开,旋在两边起了鼓乐厅,两班青衣按时奏乐,一对对执事摆的刀斩斧齐。”可见会芳园大门面临宁荣前街。

宁府大门与荣府大门“相隔没有一箭之路”,约180米。

在临街的180米内,有贾政前院、贾赦院、宁荣小巷、贾祠、贾珍前院,够挤了,因此插不进会芳园。所以,会芳园大门只能在宁府大门的东方。

许多红学家以为,建大观园时把会芳园拆完了。

我以为,建大观园后,会芳园几乎有一半仍保留在宁国府里。我的理由如下:

(1)大观园大门(朝南)不临街,而会芳园大门临宁荣前街。这意味着会芳园的东南块仍保留在宁国府里。

(2)天香楼与贾蓉房相近,原在会芳园东南块的北部。建大观园之后,天香楼及楼下的箭道,仍保留在宁国府里。

(3)大观园的中线,就是原宁荣小巷的北段。大观园以中线为界,东部(宁国府被划进的部分)面积少一些,西部(荣国府被划进的部分)面积多一些。而在建大观园之前,会芳园的北部的面积,比荣国府后花园的面积大。这就意味着会芳园的北部并没有完全划进大观园。因此,会芳园的东北块仍保留在宁国府里。

(4)第七十五回写贾珍“就在会芳园丛绿堂中……开怀赏月作乐。”又写丛绿堂“紧靠着祠堂”。可见,建大观园之后,会芳园有一部分紧挨着宁荣小巷和(大观园前的)甬路。

(5)会芳园后门即宁府后门,仍临宁荣后街。第十九回写宝玉到宁府看戏,又到宁府小书房前与茗烟对话,接着写道:“茗烟听说,拉了马,二人从后门就走了。”

(五)天香楼

第十一回写道:“贾蓉听说,即同宝玉过会芳园来了。”接着写凤姐“已来到天香楼的后门,见宝玉和一群丫头们在那里玩呢。”显然,所谓“宝玉过会芳园来了”,就是具体到会芳园的天香楼来。因此,天香楼在会芳园无疑。

第十三回写道:“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在一层楼上能同时容纳九十九位全真道士,而且举行打醮仪式,可见天香楼的面积之大。

第七十五回写道:“原来贾珍近因居丧……便生了个破闷之法,日间以习射为由,请了各世家弟兄及诸富贵亲友来较射,……因此在天香楼下箭道内立了鹄子,皆约定每日早饭后来射鹄子。”可见,建大观园后,天香楼仍留在宁府内,仍留在会芳园内。

丙、贾府面积诸数据

1981年冬初,我交的毕业论文就是《贾府示意图》。

1982年,我发表的论文是《贾府示意图说》。

近几年,我两次发表《重绘贾府示意图简说》。从1979年秋开始,直至现在,二十六年,我一直坚持研究《贾府示意图》。

我对贾府面积的研究的成果如下:

在《贾府示意图》里,大观园372亩,宁国府242.3亩(含会芳园),荣国府220.7亩,贾祠8.15亩,宁荣小巷(宽10米)2.85亩。因此,贾府面积总计846亩。

丁、大观园之布局

(一)、大观园中线有甬路又有水池

大观园正门与行宫、大观楼垂直的线,可称为大观园中线。

大观园中线以什么为主呢?戴志昂先生以中央大湖为主,认为“从元春、贾母乘舟游园经过路线可知园内重要院落都能乘船直达,大观园的水池是有相当大了。大观园确是一个以水为主的园林。”(顾平旦主编《大观园》,文化艺术出版社1981年版。)

徐恭时先生以辇道贯穿,其根据是脂评:“今贾政进的虽是正门,却行的僻路。按此一大园,羊肠鸟道,不知几百十条,穿东度西,临水过山,万勿以今日贾政之所径,考其方位基址。故正殿反于末路写之,足见未由大道而往,乃逶迤转折而经。”此是小径,非行车辇道,今贾政原欲游览其景,故指此等处写之,想起通路大道,自是堂堂冠冕气象,无庸细写者也。后于省亲之时已得知矣。”(《红楼梦研究集刊》第三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

1982年,我绘《贾府示意图》时倾向于徐恭时先生的意见,也在大观园中线画上了辇道。今图(1998年之图)修正了这一看法,变成了既画甬路又画水池。大观园里的确有一条甬路。第七十六回写道:“一语提醒了这管家伙的媳妇……说着便去找时刚下了甬路,就遇见了紫鹃和翠缕来了。”第十七回写贾政、宝玉等进入“曲径通幽”的石洞后,“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此处所谓“渐向北边,平坦宽豁”,指园中甬路无疑。

第十八回写元春“退于侧殿更衣,方备省亲车驾出园”。可见从行宫到大观园正门,有一条又宽又平的甬路供元春的“省亲车驾”行驶。

有甬路并不排斥大观园内有水池。许多建筑如凹晶溪馆、藕香榭、缀锦阁等皆是依水而建,隔水相望。

大观园内最大的水池在藕香榭之北、大观楼之南。第四十一回写道:“不一时,只听得箫管悠扬,笙笛并发。正值风清气爽之时,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自然使人神怡心旷。”因此,我称该池为“听乐池”。

(二)、怡红院、栊翠庵在大观园东部

中国地图出版社1992年6月出版的《最新中国地图册》登载了人工造景北京大观园的平面图。在该图上以沁芳亭和行宫为分界点,将北京大观园分为东部和西部,怡红院、栊翠庵、嘉荫堂、凸碧山庄、凹晶溪馆都在大观园的西部,而潇湘馆、秋爽斋、藕香榭、暖香坞、芦雪庵、稻香村、缀锦楼、牡丹亭、蘅芜苑都在大观园的东部。这些与我的《贾府示意图》绝然相反。

我认为,怡红院、栊翠庵在大观园的东部。第四十一回写道:“一时来至‘省亲别墅’的牌坊底下……忙命一个婆子带了东北上去……(刘姥姥)及出厕来,辨不出路径……只得认着一条石子路慢慢得走来……得了一个月洞门进去……”至此刘姥姥已从大观园的东北角走到了怡红院。因此,怡红院应在大观园的东部。

栊翠庵亦应在大观园东部。第五十回写道:“说着,仍坐了竹轿,大家围随,过了藕香榭,穿入一条夹道,东西两边都有过街门,门楼上里外皆嵌着石头匾,如今进的是西门……来至当中,进了向南的正门,贾母下了轿,惜春已接了出来。从里边游廊过去,便是惜春卧房,门斗上有‘暖香坞’三个字。”又写道:“贾母笑着,搀了凤姐的手,仍旧上轿,带着众人,说笑出了夹道东门,,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又写道:“来至跟前,可不是宝玉和宝琴。宝玉笑向宝钗黛玉等道:‘我才又到了栊翠庵。妙玉每人送你们一枝梅花,我已打发人送去了。’”

在上述引文中,关键是夹道的西门和东门,标明了几个处所的方向。因此,藕香榭在暖香坞的东方,“宝琴立雪”的山坡在藕香榭的东方,栊翠庵在“宝琴立雪”山坡的东方。所以,栊翠庵在大观园的东部。

(三)诸钗住宅在大观园西部

第十七回中,脂批云:“后文所云,进贾母卧房后之角门,是诸钗日向来往之境也。后文有云,诸钗所住之处只在西北一带,最近贾母卧室之后,皆从此北字来。”又云:“西北一带通贾母卧室之后,可知西北一带是多宽出一带来的,诸钗始便于行也。”

第五十六回写道:“回事的那人说:‘有吴大娘和单大娘他两个在西南角上聚锦门等着呢。”

由上述资料可知,聚锦门是大观园的西南角门,在贾母卧室之后,亦即“贾母卧房后之角门”,也是“诸钗日相来往之境”。诸钗所居“只在西北一带”,且“最近贾母卧室之后”,这就明确交待了诸钗所居方位,在大观园西北。

(四)梨香院

第四回贾政说道:“咱们东北角上梨香院一所十来间房,白空闲着,打扫了,请姨太太和姐儿哥儿住了甚好。”又写道:“原来这梨香院即当日荣公暮年养静之所,小小巧巧,约有十余间住房,前厅后舍俱全。另有一门通街,薛蟠家人就走此门出入。西南通一夹道,出夹道便是王夫人正房的东边了。”贾政说“咱们东北角上”时,还没建大观园,显然,所谓“东北角”是当时荣府之东北角,也就是宁荣后街与宁荣小巷的垂直结合处的西侧。可见梨香院在建大观园前的荣国府的东北角,后门通宁荣后街。(作为临街之门,此“后门”又可视为大门。)

大观园建成之后,梨香院被划进大观园。第五十四回写道:“媳妇听了,答应了出来,忙的一面着人往大观园去传人……一时,梨香院的教习带了文官等十二人,从游廊角门出来。”既然是“往大观园传人”,人又是从大观园的“游廊角门出来”,可见,文官等所住的梨香院在大观园内无疑。

梨香院亦与花冢相近。第二十三回写黛玉宝玉在沁芳闸桥附近的花冢掩埋落花,并在沁芳闸旁同读《会真记》,忽然贾母打发人来叫宝玉向大老爷请安,宝玉回房。接下写道:“这里黛玉见宝玉去了,又听见众姊妹也不在房,自己闷闷的,正欲回房,刚走到梨香院墙角边,只听墙内笛韵悠扬,歌声婉转。黛玉便知是那十二个女孩子演习戏文呢。”

沁芳闸是位于大观园东北角的引水闸,花冢在此。黛玉“正欲回房”,说明她走不多远就到了梨香院墙角边,可见梨香院与花冢相近,距离不太大。

而葛真先生等认为梨香院在大观园前,紧靠怡红院,因而花冢与梨香院相距甚远,这是不符《红楼梦》原意的。

第六十九回写道:“贾琏忙命人去开了梨香院的门,收拾出正房来停灵。”又写道“贾蓉忙上来劝:‘叔叔解着些儿,我这个姨娘自己没福。’说着,又向南指大观园的界墙。”又写凤姐“因此也不出来穿孝,且往大观园中来。绕过群山,至北界墙根下往外听”。说明梨香院在大观园的北界墙处无疑。

(五)怡红院布局的改动

  《红楼梦学刊》2003年第二辑,载有马瑞芳教授的《一部早期的、内容单一的〈红楼梦〉——对明义〈题〈红楼梦〉绝句二十首〉的考察》。(第230页)其文云:

“从明义所见《红楼梦》到《石头记》,主要人物描写的分寸感、准确性有很大进步。在明义所见《红楼梦》中,黛玉进不了怡红院,就在阶下听宝玉和宝钗谈话,在窗下走来走去。黛玉似乎既有心机又具耐性。这样的描写固然有趣,但不符合林黛玉单纯直率的个性,所以曹雪芹在增删过程中将这个情节删除。晴雯不开门的情节并非后来所加,而是早就有,但明义所见《红楼梦》中怡红院的布局与《石头记》不同,院外的人可以看到宝玉的窗子,可以走到窗边听里边人说话。所以曹雪芹写了黛玉遭拒后在窗外徘徊的情节。在增删过程中曹雪芹将林黛玉的感受从视觉改为听觉,为此必须改动怡红院的布局:从院外不能看到院内,特别是宝玉的窗口,只能听到院内说话的声音。晴雯不开门,黛玉就坦荡地大声说‘是我,还不开门么?’晴雯再次拒开,更使黛玉伤心。怡红院布局的改动既完善了黛玉形象,又让以红院的富贵气更上一层楼:试想,贾府‘凤凰’住的不是深宅大院,却像窄门小户,从院外就能看到少爷卧室的窗口,多没劲!但是,怡红院布局的改动并非专为写黛玉受拒而改,而是因为增加了元春归省,相应对‘贤德妃’家的园子提升了档次。”
声明:未经编辑部及作者同意不得转载,侵权后果自负。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