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稿》不可遗忘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稿》不可遗忘

作者:夏荷  收录时间:2009-02-01

    《红楼梦》是我国一部国宝式的文学巨著,1921年胡适先生创立“新红学”,根据敦诚敦敏的诗集,认定《红楼梦》为曹雪芹先生所著,写的就是他自己的“自叙传”;又根据张问陶《赠高兰墅鹗同年》诗题下自注云:“传奇《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的一个“补”字,便认定《红楼梦》后四十回,都是高鹗写的。

1959年在山西发现了一部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稿》。它的上面保留着作者增删圈改的创作痕迹和密密麻麻、重重叠叠的大量的改文。它的出现,用实物否定了胡适先生认为《红楼梦》后四十回为高鹗所著的猜测。因此我们认为:《红楼梦稿》的出现,在红学研究中,具有划时代的伟大意义。早在一九六二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出版《红楼梦稿》(当时叫《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著名的红学家范宁先生在为它写的《跋》里,便断定《红楼梦》的后四十回不可能为高鹗所著。以后,俞平伯先生另创“汇抄说”认为《红楼梦稿》是由好几位抄手根据不同的版本“汇抄”而成的。无价的国宝,就成了一文不值的“百衲衣”了。

这倒使我们有兴趣对《红楼梦稿》的性质作一番认真的研究。

《红楼梦稿》在它的扉页上被称作《红楼梦稿本》(秦次游)或《红楼梦稿》(堇堇、于源)。于源的题签写于“咸丰乙卯古花朝后十日”,堇堇则题于“已丑秋月”。若是“乾隆巳丑,”就是1769年,雪芹巳经逝去六年,再加这个本子曾经“兰墅阅过”(七十八回批语,)它自然是作者乾隆年间的遗稿无疑了。

我们首先运用现代语言学的方法,挖掘中国传统修辞。对《红楼梦》写作中真、假、隐、显、偶式修辞、史笔、模糊等修辞范畴,作了一番突破性的研究。汇集为《红楼寻真录》一书。在这种红学理论的影响下,我们对《红楼梦稿》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剖析了它上面的全部加文。我们用宋体字排出底稿,用行楷表示改文。在行楷的基础上加上不同的符号来表示誊正以后成为脂本、甲辰本、程甲、程乙诸本正文用宋体字加上删节线来表示作者的删文。这样,我们就可以把作者在悼红轩五次,披阅十载”的伟大创作过程形象地呈现在广大读者的面前了。中“增删五次,披阅十载”的伟大创作过程形象地呈现在广大读者的面前了。

我们用《红楼梦稿》与《红楼梦》的其他各种抄本相勘校,我们就找到了《红楼梦稿》上的年轮。首先我们发现在《红楼梦稿》上有一部分改文誊正以后乃是《甲戌本》的正文。例如:(在这类加文下加个圆点,而用括号括住删文。)

l、黛玉越想越觉伤感起来,也不顾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独立墙角边,花荫

之下,悲悲切切,呜咽起来。(正哭之间,忽听吱喽一声,门开处,不知是那一个,且听下回分解)原来这黛玉秉绝代之姿容,俱稀世之俊美。不期这一哭,把那些 附近的柳枝花朵上的宿鸟栖鸦,一闻此声,俱忒楞楞飞起远避,不忍再听。正是:

花魂点点无情绪,柳梦痴痴何处惊。

又有一首诗写道:

颦儿才貌世应稀,独抱幽芳出绣闱,

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鸟惊飞。

那黛玉正自啼哭,忽听吱喽一声,院门开处不知是那一个出来,要知端的,下回分解。

2、宝玉在山坡上听见,先不过点头感叹,次后听到: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等句,不觉恸倒在山坡之上,坏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如何解释这段悲伤。正是:

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

这里宝玉痛哭了一回,忽抬头不见了黛玉,便知黛玉看见他躲开了。自己也觉得无

味,抖(去落花)抖土起来,下山寻旧归路往怡红院来。

3、宝钗……到了贾母这边,只见宝玉(便笑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那红麝串子)也在这里呢。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是远着宝玉。昨日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和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幸亏宝玉被一个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惦记着黛玉,并不理论这事。此刻忽见宝玉笑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那香串子呢!”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问他,不得不摘下来。宝钗原生的肌肤丰泽,一时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的胳膊,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的想道:“这个膀子若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红楼梦稿》324页)

这一部分改文的写作时间,就应当在乾隆甲戌(1754年)以前。未经改动的原文,

更应当在乾隆甲戌以前的以前了。这便是《红楼梦稿》写作的上限。胡适先生说“《甲戌本》是世间最古而又最可宝贵的《红楼梦》写本,最近于雪芹的最初稿本。”(见胡适1961年《影印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缘起》和《跋》)也就是说,这《红楼梦稿》乃是世间最古而又最可宝贵的《红楼梦》的手写稿本,是曹雪芹的工作稿。胡适说:

嘉庆十四年(1809)(高鹗)考选江南道御史、刑科给事中——自乾隆四十七年 高鹗作《操幔堂诗稿跋》至此,凡二十七年,大概他此时巳近六十岁了。(见胡 适:《红楼梦考证》(改定稿)

嘉庆14年(1809)高鹗近60岁,乾隆甲戌(1754)他只有近5岁。《红楼梦稿》上那些誊正以后成为甲戌、己卯、庚辰本正文的改文,以及未经改动的底本,都肯定不是

高鹗的手笔了。

我们用《红楼梦稿》与其他各种抄本相勘校,稿本中有些改文又成了是其他抄本的正文,也就是说,《红楼梦稿》乃是各种抄本的母本。

《红楼梦稿》虽然是各种抄本的母本,却不可能根据各种抄本“汇抄”出一部《红楼梦稿》来。因为在抄录中,各种抄本都曾对母本作过不同程度的增删润饰,当然也有丢漏讹误的地方。例如:(我们在增文下面加个圆点)

l、贾雨村的“爱情诗”,在《红楼梦稿》上,是一首五言绝句。道是: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闷来时敛额,先上玉人楼。

似乎是婚姻无着,心烦眉皱。好像就要冲上娇杏的绣楼,总是显得有些鲁莽。以后

在《甲戌本》上,加了四句,改为一律,道是:

未卜三生愿, 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③,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①,谁堪月下俦②。

蟾光如有意, 先上玉人楼④。

前面加上了娇杏几度回头的追忆。后面表明他一旦考中,必娶娇杏为妻的决心。

2、凤姐的眉眼,《红楼梦稿》上说是:

“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

到《甲戌本》上改作: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

她既是一位漂亮,活泼的少妇;又是一个凶恶泼辣的管家婆了。

3、《庚辰本》上多有遗误。

4、《甲辰本》上有大刀阔斧的删削。

5、《戚序本》和《蒙古王府本》本上。把《红楼梦稿》上那些生动的下流话 都删削干净了。

可见各种抄本在抄录中,都曾对《红楼梦稿》作过不同程度的修改润饰,也有删削和遗误。以各种抄本为依据,是不可能“汇抄”出一部比较原始,比较扑素的《红楼梦稿》来的。

俞平伯先生的“汇抄说“是不能成立的。

后四十回与程高加文

周春在他的《阅红楼梦随笔》中说:

乾隆庚戌(1790)杨畹耕语余云:“雁隅以重价购钞本两部:一为《石头记》,

八十回;一为《红楼梦》,一百廿回,微有异同。”

这就是说:1791年《程甲本》刊行之前,百廿回《红楼梦》就以钞本的形式在社会上流行过。这种说法,在《红楼梦稿》发现以后,第一次得到了实物的证实。它证明作者写了后四十回,而且对它作过仔细的修改。这是《红楼梦稿》最有价值的地方。用《红楼梦稿》与《程本》及各种抄本相勘校,我们发现在《程本》上有一些《红楼梦稿》及各种抄本上都没有,而为《程本》所独有的文字。它们为《红楼梦稿》及各种抄本上所没有,便不是雪芹的手笔;它们为《程本》所独有,就应当是程高的加文了。例如:(程高加文,都用黑方括号[]括住)

l9 [那宝玉拿着书子,笑嘻嘻走进来递给麝月收了,便出来将那本《庄子》收了,把几部向来最得意的如《参同契》《元命苞》《五灯会元》之类,叫出麝月、

秋纹、莺儿等都搬来搁在一边。宝钗见他这番举动,甚为罕异,因欲试探他,便笑问道:“不看他倒是正经,但又何必搬开呢”宝玉道:“如今才明白过来了,这些书都算不得什么,我还要一火焚之,方为干净。”宝钗听了,更欣喜异常,只听宝玉口中微吟道:]发现“程高加文”,在红学研究中无疑具有重大的意义。它首先为我们研究程、高的功过提供了一分确凿的依据;也为我们研究百廿回《红楼梦》形成的时间提供了一个难得的衡量标准。像周春说的那种1790年以前就在社会上流传的百廿回《红楼梦》,没有经过程高的改动,它们上面是不会有“程高加文”的;或者说,百廿回《红楼梦》上,若有上述的“程高加文”,形成的时间就应当在1791年以后了。

上述“程高加文“的发现,也证明《红楼梦稿》上的后四十回,不可能为高鹗所

写,若为高鹗所写,他为什么不把上述“程高加文”写到《红楼梦稿》上去呢?因此

可以推论:《红楼梦稿》上的改文不可能为高鹗所写了。

对《红搂梦稿》的语言研究

《红楼梦稿》草草看去,好像是用四种不同的字体合写而成的,姑且把它们称作

甲、乙、丙、丁吧!在前八十回里,甲、乙、丙三种字体之间,甲种字写着写着就成

了乙种字,或丙种字,连一个明白的界限也没有,这是“软过渡”;在后四十回里,甲、丁两种字体之间,虽然也频繁的倒手,可是各自保持着自己的本来面目,这就是“硬过渡”了。“硬过渡”的双方不论多么亲密,也是不同的两个人;“软过渡”的三方,就是同一个人的字,在不同的时间、条件、情绪下,所形成的三种不同的变体。至于丁种字,我曾著文推测,应当是雪芹续妻的手笔。

《红楼梦稿》里,作者为了摹拟白下方言,描绘人物的神韵,形成了一些特有的

别字。例如:“都”“多”不分,“碰头”写作“蹦头”、“专”写作“耑”、“烫”写作“盪”、“诊”写作“胗”、“啼”写作“蹄”、“拿”写作“挐”、“很好”写作“狠好”、“玩”写作“顽”、“似的”写作“是的”、“瞅”写作“矁”等等。“蹦”和“盪”、是在描写白下方言里B和T的浊音。“专”(zhuan)读作“耑”(duan)把塞擦声读作舌头音了。也是白下方言的特点。这些别字覆盖面大得惊人,在前80回,后40回,三种变体,甚至在改文中都时有出现。它反映了曹家几辈人都住在金陵的实际情况,也证明作者是同一个人,这无意的习惯和对白下方言的摹拟,就把《红楼梦稿》溶为一体,再也无法拆开了。

《红楼梦》广泛运用方言,作者又自铸新词,语言活泼生动。如“急的跺脚”、“心下着忙”、“亏你不怕牙碜”、“又怕人撞破”、“兜头就打”、“早巳恨的人牙痒痒的”、“撞丧的撞丧,挺尸的挺尸”、“淫态浪言,压倒娼妓。”、“我乐得去吃一个河枯海干”、“索马认镫去了”、“孤根独种”、“叶稠阴翠”、“你敢是病着过阴去了”、“也别只管吞着”“唯见花光柳影,鸟语溪声。”、“神痴心醉”、“或可偷闲躺静”。“倒像黄莺抓住鹞子的脚,两个都扣了环了。”

在《红楼梦稿》七十二回末,有满文影迹,杨继振从而断言它出自满人之手,不是汉人所能插手的。这种说法与曹雪芹的家世也是相符的。

声明:未经编辑部及作者同意不得转载,侵权后果自负。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