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冷眼看爱情——管窥《红楼梦》 挽歌女儿情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冷眼看爱情——管窥《红楼梦》 挽歌女儿情

作者:张远华  收录时间:2009-01-08

  提要:女人有了爱,便如鲜花般的绽放;失却爱,花儿为谁鲜艳为谁开?《红楼梦》的爱情很美丽,却是好景不长。摧残美好爱情的恶势力是专制主义,也有大男子主义。黛玉葬花哭女儿,为天下怀爱不遇的女儿们大放悲声!尤三姐的悲剧是柳湘莲的欺骗和三姐的轻信。说明爱情有很大的欺骗性。一部《红楼梦》,说不尽的“怀爱不遇”。真正的爱情,总是短命的,天长地久的爱情是极少有的。别把爱情太看真,别把爱情太看重!读罢《红楼梦》,冷眼看爱情!!
本文多有新意;对王夫人等女性的爱情变态有独特观点。

关键词:冷眼看爱情 爱情悲剧 王夫人 李纨 林黛玉 尤三姐

一,女人有了爱,便如鲜花般的绽放;失却爱,花儿为谁鲜艳为谁开?
一部《红楼梦》,怎一个“情”字了得!祝秉权教授说,《红楼梦》是女人文学。①这是独具慧眼的论断。翻开《红楼梦》,一个个灵秀女儿迤逦而来。她们情深款款,至美,至柔,至纯,至真,可亲可爱。
女人是为爱而生的,是爱的化身,爱的精灵。有了爱,女人便如鲜花般的绽放:她珠莹玉润,鲜丽照人,摇曳生姿,千娇百媚,风情万种,楚楚动人。无爱的女人,花儿为谁鲜艳为谁开?憔悴不堪,枯萎,凋零。她,徒具空壳,甚至,绝望心冷,了结生命。爱情是女人的灵魂。没有爱情的女人,算不得是真正的女人。林黛玉是诗,困为她有坚贞的爱情。薛宝钗虽满腹才智,因她过于礼教化,淡漠爱情,冷心冷面,世故圆滑,理智遮掩了她的性情,成了可畏的冷美人,美丽的面孔下,散发着雪底金簪的阴冷。
失却爱情的女人形只影单,茕茕孑立,孤魂飘零,无依无傍,脆弱恐惧,悲苦莫名。且看出身金陵名宦的李纨,早年守寡失爱,虽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却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作者用了“槁木死灰”四个字,把李纨的处境命运概括尽了。她在大观园住的是“稻香村”,书中描写“数楹茅屋”,外面“编就两溜青篱”,“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俨然是一派隐士隐居的寂寞农家风光。一个本应是活泼泼的青春女人,却有一个“稻香老农“的外号。这个名号包含着多少孤寂之味啊!她腹中有才有智,却几乎从未写出诗来。仅在“芦雪庭联诗”中吟了两句:“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这两句诗意思是非常让人沉痛的。谚云: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是人生的最美好的时光。却是洁白的雪花飘零入泥,让人心疼啊!这就是李纨,就是青春守寡,冷眼看爱情的李纨。虽然她教子成龙,但到头来,“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这就是李纨的悲剧。
女人,按照她们的天性来说,是纯净的,善良的。但一旦失却爱情,却会常常发生剧变。性格被扭曲变态,甚至变成了蛇蝎恶妇。都说宁国府的王夫人是个面善心毒的恶妇人。是的,王夫人的确是一个口念阿弥陀佛,心是毒蛇毒蝎,杀金钏,害晴雯,逐芳官,撵四儿,制造一系列的冤案,坏事做绝,真是千刀万剐不解恨。然而,王夫人这种性格形成的深层原因,有一点是人们,包括学者们很少研究过的。她身为大家闺秀出身,包办婚姻让她嫁给了贾政这样的伪君子。贾政这种男人,不学无术,做官治家都是第一流的草包,诗酒放诞,不拘小节,一凶二恶,庸俗无能,只知道和两个小老婆在色里混。他和王夫人毫无爱情可言。在这样的丈夫面前,失却爱情的王夫人,由于出身名门,严格的礼教束缚着她,不能,不敢,也不会另觅所爱,只好把爱的欲望深埋在灵魂深处。爱的压抑使她的性格渐渐被扭曲,使她嫉妒痛恨一切向往爱情的女人。金钏、晴雯等人向往爱情的对象是她的儿子贾宝玉。她要杀掉这些女人,从她的视角来看,是情理之必然了。绣春囊,更是直接刺激了她嫉恨男女交欢的神经,凭她自己内心的体念,一口咬定是凤姐所为;并一怒之下,发动了对大观园的抄捡,惩办了司棋等一批向往爱情自由的丫环。
在这方面,王熙凤比王夫人更为典型。青春美人王熙凤,粉面含春,体格风骚,充满了爱的欲望,却嫁给了一个淫棍色狗贾琏,终日在外面偷鸡摸狗,剥夺了她的爱情。在这种情况下,王熙凤爱情变态,嫉妒仇恨爱情,是情理中的事。当另一只色狗和贾琏同类的贾瑞来玩弄她时,她以其人之道杀了他,完全符合她的变态心理逻辑。杀尤二姐的深层心理因素也是这样。

二,黛玉葬花哭女儿,为天下痴情痴意、怀爱不遇的女儿们大放悲声!
万两黄金容易得,知音一个也难求。爱情,是人世间最珍贵的无价之宝。人世间的专制主义,大男子主义,贵族的私利,存在于人们心中的嫉妒心理,汇合成一股仇恨爱情的洪流。想拥有,想坚守一份真正的可贵的爱情的红楼女儿们,到头来,是一个个惨遭不幸,以惨痛的悲剧告终。其中尤以林黛玉为最。黛玉天生丽质,才华卓越,傲世独立,在恶势力面前不屈不挠,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最后落得个“一弯冷月照诗魂”,含恨死去,令人心颤。
为爱情,红楼女儿们遭受一系列惨痛结局。或自刎,或吞金,或夭亡,或被劫,或出家,或寡居,或变态•••狂风肆虐,百花摧残,活泼泼的生命一个个横遭扼杀。可悲!可怜!可叹!可愤!
看风过处,落红成阵,牡丹谢,芍药怕,海棠惊。杨柳带愁,桃花含恨。这花朵儿与人一般受欺凌。我一寸芳心谁与共,七条琴弦谁知音? 我只为惜惺惺怜同命,不教你陷入污泥遭蹂躏•••②
正是: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黛玉葬花哭女儿。为天下所有被欺骗,被利用,被愚弄,被辜负,被压抑,被摧残的女儿们,为之泣,为之悲,为之痛,为之叹,为之惜,为天下痴情痴意、怀爱不遇的女儿们大放悲声!

三,爱情有很大的欺骗性,当事人常常自欺,亦欺人
尤三姐的悲剧是另一方面种性质:大男子主义对女人的欺骗。尤三姐,这个美丽多情的少女,一时的情感冲动,看上了并且倾心于柳湘莲这样一个花花公子。而对他的情况可以说一无所知。书中写这个人物:
那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
原来,这柳湘莲是个“赌博吃酒,眠花卧柳”的流氓。当初,贾琏给他做媒时,他对尤三姐是多么的热火!把自己最心爱的“鸳鸯剑”赠送三姐作为定礼。这“鸳鸯剑”作信物,就等于山盟海誓。后来,凭道听途说,尤三姐过去曾有某种感情方面的不检点之处,未经慎重了解,便背信弃义,索还信物,撕毁“山盟海誓”,迫使三姐饮剑自刎,活活害杀了尤三姐。柳湘莲这个流氓,只准自己眠花卧柳,乱嫖女人,而听说尤三姐曾有这方面的失足,便不能容忍。尤三姐之死,完全是柳湘莲的大男子主义迫害的结果;在三姐自己这方面,则是轻信。
轻信,这是单纯的女儿们的天生弱点。不用理智多方面了解对方,只凭对方的某种外表,只听对方的甜言蜜语,一时冲动,便以身相许,结果呢,一失足成千古恨。
扼杀女儿的《红楼梦》时代已不复存在,现代人为何仍在演绎着红楼女儿悲剧?还有多少被爱情所伤所害的女儿,还在深怀悲凄,幽怨无诉,备受煎熬呢?
考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有一点重要原因,颇像《红楼梦》中的尤三姐悲剧,就是男人的欺骗,女方的轻信。是啊,爱情有很大的欺骗性,当事人常常自欺,亦欺人。其他的且不说,单说这“海誓山盟”,就虚不堪信。
女儿们,早在花季时期,就在心中描绘、憧憬着爱的归宿——白马王子。她们天真,单纯,轻信。于是,“王子”们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便轻易地夺走了一个又一个少女的心。只有
有了成熟人生经验的女人才不信那一套花言巧语。然而,孔夫子说的好,“四十而不惑”,人的成熟,要到四十岁以后,到那时候啊,花已凋谢。有多少清纯的少女做着甜蜜的爱情梦啊!误把鸡毛当令箭,错将谎言当真谛。最终,爱的诺言难以兑现,美梦化为乌有。于是,纯情痴意之心被毁,酿成了哀莫能言的悲剧。
自从社会进入了文明时代,由专制主义派生的大男子主义就在爱情的领域兴风作浪,我们的祖辈对此早就有了领教和感悟。且听《诗经•氓》中那位弃妇的泣诉: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桑树果儿满枝头,叶绿果鲜爱煞人。班鸠鸟儿听我劝,切勿嘴馋贪桑椹。年轻姐妹听我言,见了小伙莫多情。负心男子随处是,朝三暮四把欢寻。痴情多是女流辈,陷入爱河难脱身。桑椹果儿离了枝,树老枝黄叶飘零。)
在谈恋爱之时,那位男子是多么的殷勤,一旦得了手,就用大男子主义的态度来对待妻子。
这是多么深沉的忏悔!多么沉痛的呐喊!然而,这样的悲剧,却是一代又一代在各个角落里重演。

四,爱情,很难经得起时间和现实的拷问
红楼尤二姐,当贾琏和她谈情说爱之时,在这位多情郎君向她低声下气的求爱时,她是多么的赏心惬意,赏槟榔,赠龙佩,卿卿我我,情意绵绵。初婚时,二人似胶如漆,颠鸾倒凤,百般恩爱。但好景不长,很快被凤姐发现。于是,接二连三,灾难来临,终至毁灭。
或曰,尤二姐的婚姻与一般不同啊。她的悲剧是因为是做了贾琏的二奶。作为第三者,她的婚姻当然不会有好结果。是的。尤二姐的悲剧的重要原因是这样。然而,如果尤二姐做了贾琏的正妻就会幸福吗?还有,那些不属于第三者,而是第二者的正统夫妻又怎样呢?在《红楼梦》中,我们没有看到有一对夫妻是幸福的。就是翻遍了中外的文学史,爱情和婚姻融合一起,夫妻幸福白头偕老,反正我是没有读到过。就连毛泽东也说过:“至于家庭,我看东西方加在一起,真正幸福的不多,大多是凑凑合合地过。因为这些家庭,本来就是凑合起来的。”②
正如《红楼梦》的《芦雪庭联诗》:爱情,像飘在天上的雪花,轻柔,洁白,美丽,晶莹;而一旦落在地上,便被玷污,溶化,消失。
夫妻关系,其实是契约关系。一纸婚书,契约而已!既是契约,必论条件。一旦条件有变,情感亦随之改变。变淡,变味,变性,变态,变无。这就难怪古有王魁抛弃敫桂英,陈世美追杀秦香莲,今有大款换女人,明星换情侣了。
毫无疑问,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爱情,是美丽的。然而,如果真的让他们二人结了婚,生儿育女,那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惊天动地的爱情都是短命的。某女作家说过,幸好林黛玉、梁山伯早逝,不然就没有这样美丽的爱情了。
事实上,爱情,很难经得起时间和现实的拷问。现实,粉碎了多少痴愚女儿的清纯美梦。
可怜的爱情啊,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圣洁的爱情啊,你究竟是至高无上的女神?还是卑贱低俗的奴婢?
诱人的爱情啊,你是千古美谈?还是千古谎言?

五,一部《红楼梦》,说不尽的“怀爱不遇”
爱情,是双方的,互助的,你一往情深,也得他心向神往。否则,便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便是一厢情愿的相思梦。
爱,是两颗心的心心相印,是两颗心的相互碰撞,是两个同档次,同品味,声气相通,心声相投的异性之间的相知,相应,相慕,相悦,相恋,相依。二人情投意合,道合志同,灵犀相通,默契相谐,是灵与肉的融会,是知音的最高境界。
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属于这种。翻开《红楼梦》,我们看到,当徘徊在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那颗绛珠仙草渴爱之时,怀才不得补天的神瑛童子用爱的甘露来灌溉她。患难与共的爱,使这株仙草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这美丽的神话是宝黛的纯真爱情的序幕。
“高山流水遇知音”!“万两黄金容易得,人间知己最难求”!
《红楼梦》描写的宝黛爱情,是诗!意绵绵静日玉生香,西厢记妙词通戏语,埋香冢畔的倾心相诉,潇湘馆内的卿卿我我:一个个倾心相爱的画面让读者如醉如痴。正是:一寸芳心谁共鸣?七条琴弦谁知音?
然而,好景不长。“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倾?”在贾府恶势力的阴谋迫害下,美丽的宝黛爱情活活被扼杀。
是啊!爱情,是短命的。尤其是像宝黛这样纯净如诗的爱情,更是短命。
茫茫人海,知音难觅,爱情难觅,天长地久的爱情更是子虚乌有。“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和唐婉爱情的毁灭,知音的不遇,使他唱出了如此沉痛的悲歌,道尽了怀才怀爱双不遇的个中滋味。
一部《红楼梦》,唱尽了怀才怀爱双不遇的悲歌。
“怀爱不遇”,这是祝秉权教授在他的《百味红楼•红楼梦分回品赏》一书中提出来的。祝教授说:“怀爱不遇,或怀爱而终生不遇所爱;或虽遇所爱,却只是一厢情愿;或虽有所遇,二人爱得刻骨铭心,却是一场悲剧。”冰冰女士在这里有评语:“‘怀爱不遇’这四个字,对千百年来及现实社会种种爱情悲剧作了高度的概括,其内涵远比‘怀才不遇’要丰富得多。”③
啊!怀爱不遇!多么深沉,多么惨痛的言语!
怀才不遇,怀爱不遇,这“不遇”的滋味啊,有体验者来欣赏!孤独,凄冷,无人认同,无人回应。有的是寂寥,悲哀,空落,生活仿佛是无边无尽的黑洞,了无声息,黯然莫名!
正是:“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怀爱不遇,正如祝教授所说,其内涵有多个方面。遇而不得,也是一种恼人的无奈。也许,他(她)就在你的近旁,对你默默凝视,却是咫尺天涯,遥不可及。这里面有着多种原因。妙玉和贾宝玉,二人心中相互默契,一往情深,却只能用“奉茶”“赠梅”“送生日贺贴”来表示一种无奈的暗示。秦可卿爱上了贾宝玉,却因伦理道德的限制,根本不能有任何表示,只有在梦中偶尔相会一次。而即使在梦中,也是因违犯人伦而差一点掉入情魔无底洞毁灭。
爱情是千年等一回的造化,机遇,缘份,常常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恩典。
曹雪芹必定体验过这种“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的寂寞生活,才会写出“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的巨著《红楼梦》来。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爱情啊,几多无奈!几多身不由己,又何必执着于怀,勉为其难呢?倒不如泰然处之,潇洒处之,随缘随份!
《红楼梦》的时代早已过去。但在爱情的天空,依然少有澄静的白云蓝天。爱情的泉水依然少有清纯甜美。在物欲横流,浮躁攒动的人流中,也许,还有像林黛玉、尤三姐这样的痴情女儿。但,痴情的须眉男人,却是很难有了。别把爱情太看真,别把爱情太看重!
读罢《红楼梦》,冷眼看爱情!!
(完)
2007年11月29日

注:①参见祝秉权教授《女人文学和男人文学•红楼梦和三国演义比较之一》。
②越剧《红楼梦》黛玉唱词。③见“中华网”:《毛泽东谈<红楼梦>和<红与黑>》。4见祝秉权教授《百味红楼•红楼梦分回品赏》,巴蜀书社2007年版第1页。 
 
邮件:tcy921@tom.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