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天 机 不 是 织 机—— 纠正红楼梦诗词解析书籍中共同的一个误解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天 机 不 是 织 机—— 纠正红楼梦诗词解析书籍中共同的一个误解

作者:劳扬  卢陵鹄   收录时间:2008-12-12

《红楼品茗》网网主:
您好!
鄙人与南京的计算机软件专家卢陵鹄先生合作的《天机不是织机》一文已经在《红楼研究》今年第四期发表。但其中重要的图示和部分注释都没有刊登。对于直观的理解该文,这样的省略不能不是个很大的缺憾。但编辑有权删改投稿。而且该文曾投给北京的一家刊物,没有被采用,而《红楼研究》能采用已经反映了梅玫主编的百家争鸣的方针和雅量。我们十分感谢。为了能使感兴趣的读者能够看到该文的例证性的星图,鄙人把原稿邮给您,如果贵网以为质量可以且能够贴出星图,这肯定要花费您的不少精力,肯请谅解,更期待您支持!
谢谢
深圳 劳扬 顿首
2008年12月12日

“TianJi”
An implement in the skyis not any textile-machine——for correction of one misunderstanding existing in all books about explaining poetries in the novel <the dreams in red chamber >

劳扬    卢陵鹄   

  要:本文根据诗歌阐释的基本原则和天文学的基本知识,论证《红楼梦》中薛宝琴和林黛玉所吟诗词中的“天机”是指天空中的南斗星,并利用电子星图软件[1],绘制出她们吟诗时刻或其诗境(冬季傍晚和春季凌晨)的天空星图,给予形象而具体的佐证。

关键词:天机,阐释,南斗六星,人马座,星座图

 

 TOC \o "1-3" \h \z \u
 
一、    问题的提出... PAGEREF _Toc140759190 \h 1

二、    典籍指明“天机”就是“南斗六星”... PAGEREF _Toc140759191 \h 2

三、    “缟带”何时断于“天机”处?... PAGEREF _Toc140759192 \h 3

四、    “天机烧破鸳鸯锦”恰是晚春晴天凌晨的景象... PAGEREF _Toc140759193 \h 7

《红楼梦》第五十回芦雪庵联句中薛宝琴吟出了“天机断缟带”的联句,在《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创作的《桃花行》中写有“天机烧破鸳鸯锦”的诗文。正确的理解“天机”一词显然是很必要的。

 一、     问题的提出

我们,在有限的阅读范围内,见到的对这两处“天机”的解释,千篇一律为“天上织女(或仙女)使用的织机”。[2]这样地诠释“天机”,若不加深究,似乎也能被许多读者接受。把“断了的‘缟带’”理解为对漫天大雪的比喻,把“烧破了的‘鸳鸯锦’”理解为窗外桃花兴起的联想。单从色调看,这样的翻译没有大问题。(说“没有大问题”就意味着即使单从色调看也不是绝对没有问题,例如,烧破了的鸳鸯锦,颜色必然已不是完好的鸳鸯锦的原色调了!)主要的问题在于存在无法回避的逻辑上的矛盾。织机的功能是编织布绸、锦缎,是建设性的;没有任何文献、任何典籍赋予“织机”破坏性功能。说织机不仅“断”得了“缟带”,还能“烧” 得了“鸳鸯锦”,这完全是主观主义的臆想。“织机”一词的内涵是与诸多现代《红楼梦》研究著作对于“天机”的诠释不相容的,是冲突的。这样的诠释缺乏诗歌阐释应有的公信力。诗词阐释公信力应该是从“字典”中获得依据,或者从历史文献中寻求出“典故”的支持。现代许多规模庞大的词典往往已经尽量多收集了被释词的相关典故。我们如果见到对某个诗词的翻译不能从这样的海量词典或辞海中查到源头,那就应该仔细推敲了。对“天机”的“织机”解恰恰是没有来历的[3]。当然,学术不能拒绝创新性的诠释,但学术的创新应该是科学的,是要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是解决旧理论与实际情况的矛盾的,而不是制造新的矛盾。“天机”的“织机”解显然不属于学术的创新,我们应该质疑之。在《汉语大词典》第2册第1433页对“天梭”有这样的注释:“天上织女所用之梭”。会不会有的学者套用了这样的注释来解释“天机”?但这样的套用是缺乏公信力的。我们应该重新阐释大观园女儿诗词中的“天机”。

二、     典籍指明“天机”就是“南斗六星”

我国的古籍早就介绍过天空二十八宿中斗宿就是南斗六星,而“南斗”在《星经》中也被称为“天机”。

在中国,不仅古代研究天文学的学者了解四季太空的星图,而且研究和熟谙《诗经》的人士也对星座图“胸有成竹”!例如,清代《诗经原始》一书[4] 就绘制了天图,其中牛郎、织女对峙,南斗、北斗同辉。这就是告诉我们,当我们阅读古诗时,特别是研究与季节、时辰、气象有关联的古诗时,应该考虑到其中可能蕴涵着天象元素。在考究天象时南斗也和北斗一样是不可忽视的。《诗经原始》中的天图可作为我们理解“天机断缟带”、“天机烧破鸳鸯锦”所反映的天象的基础星图。

在这张星图中,“银河”是一条带子。因为这是黑白示意图,我们无法从这样的图示中体会到这条带子的色调。如果你在晴朗的夜晚仰望太空,看到浩瀚的“银河”,它就像无限延伸的“缟带”悬跨在天上;仅仅是我们的视力所限,只能无奈地看到它消失在南、北两个方位的地平线尽头,仿佛“缟带”在地平线处被切断了。如果你希望有彩色的示意图,建议您不妨浏览《大众天文学》[5]中的彩色的“夏夜银河与牛郎织女星”照片。这张彩色照片的注释包含这样的解说词:“出现在南方地平线上的是银河最辉煌的部分,南斗六星就在这里(银河最亮处的左上方)”。此照片与《诗经原始》提供的黑白示意图,几乎是一致的。我们在这里提供因特网上展现星空图的网址,可以登陆此网观察到彩色的“夏夜银河与牛郎织女星”图[6],从中也可较形象地感受到“银河”宛如“缟带”。“缟”字不仅仅只指白色,也有“熠熠生辉”之意[7]。“缟带”用于比喻银河是非常贴切的。

三、     “缟带”何时断于“天机”处?

前面谈到晴朗的夜晚我们可以看到浩瀚的“银河”就像无限延伸的“缟带”悬跨在天上,消失在南、北两个方位的地平线尽头,仿佛“缟带”在地平线处被切断了。仔细观察“夏夜银河与牛郎织女星”图,南方地平线处的星座是天坛座,我们可以说此时此刻“缟带”望断于天坛座。基于这样的天象,说“天坛”断“缟带”也就顺理成章了!

回到我们的主题,我们应该证明“‘南斗’断‘缟带’”或曰“‘天机’断‘缟带’”确实反映了某时某地的特定天象,并且这个天象显现在我们头顶的时机正好与薛宝琴吟诵此句诗词的地点和时间相吻合。

借助于专业电子星图软件可以方便地验证我们的结论。请看《北京严冬傍晚星空图》(图1,这是公历17281223日下午5点时在北京看到的天空中繁星位置。南斗六星(即人马座中构成斗勺和斗柄的六个亮星)正好在西南方的地平线上。

阅读此星空图需知:(1)图中有方向标示,这个方向相当于读者按地球经线躺下,头朝北、脚朝南时仰望天空的星阵方向;(2)图框南边的注释内容有观星时间,观星地点,后者以纬度和经度二维标示。1 标明北纬度3954分、东经11624分正是北京的位置。

  1 北京严冬傍晚星图  (点击下面的链接然后刷新网页可看原图)
http://photo1.bababian.com/upload13/20090113/3013528C95585CA4C9A285D259788271_800.jpg

请注意:星座图的圆心照惯例表示观察者的头顶正上空,1的圆心就表示北京人站着时的头顶上空,也就是薛宝琴吟此诗句时的头顶上空。可知,此时北斗正在北方地平线上方,织女星在西北方向上(天琴座),牛郎星在西南方向上(天鹰座),银河沿着织女星、牛郎星向西南方向伸展,在南斗六星(人马座)附近被望断!为了更清晰,我们把这三个星座的相对位置局部放大,并顺时针旋转60°(图2,这使“望断银河于南斗”的天象更显明。薛宝琴在此刻看到南斗星位于西南天边,而夏季出现在南斗右下方的银河最亮处是看不见了,于是在她心里产生了一丝遗憾。这遗憾的情绪进而凝固在“‘天机’断‘缟带’”的“断”字里了。

      图
2 :“图1”的局部放大图  (点击下面的链接然后刷新网页可看原图)http://photo1.bababian.com/upload13/20090113/6DFC3B2ACE4C78774974DD0308D64F49_800.jpg

由于我们所处的地球自转缘故,天空中的恒星自东向西移动。南斗六星(人马座)在北京严冬傍晚5点还可以在天边看到,之后它将要“落”到地平线下面而看不见了。我们可以反推之,这一天下午三点南斗六星(人马座)大概在头顶,但由于太阳光还比较强,把天空其他星座的微弱亮光淹没了,我们看不见它们。这就是说在这样的日子里,只能在傍晚不太长的一小段时间里我们才可以看到南斗星。当然也就只有熟悉天象的诗人才能准确地把握这个天象和这个时辰的关联,并准确地把这种关联以诗歌的语言反映出来,生动的形象的表现出诗人当时所在的境界。

研究“诗学中的时间概念”的学者已经指出诗学中的“时间概念”总是最初表现为诗歌或文学中的时间体验。[8]我们讨论的问题就是一个例证。“天机断缟带”反映了曹雪芹的时间体验,在《红楼梦》文本中他是通过薛宝琴表达这样的体验的。为什么他首先选择薛宝琴而不是其他大观园女儿?这是薛宝琴本身的生活经验的反映,她随经商的父亲走南闯北,俨然一位小旅行家。空间和时间是旅行的两个基本要素。在我国古代,天象是极其重要的资源,天象不仅提供空间方位信息也昭示了时间参考。例如古书《冠子》中有这样的归纳:“(北)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薛宝琴对此要比别的姑娘具有更丰富的积累,更敏锐的观察。而其他大观园女儿很少具有她的这种时间体验。曹雪芹通过她来表现自己的时间体验,是很自然的了。
 
四、     “天机烧破鸳鸯锦”恰是晚春晴天凌晨的景象

      只要我们依照“古籍”的明训,把天机理解为南斗星,《桃花行》中的“天机烧破鸳鸯锦”也就很好理解了。这也是一种时间体验。不过不是严冬的傍晚,而是晚春晴天的凌晨。本文图3展示了公历172945日早晨4点北京的星空图。这时南斗星正在东南方闪耀。它是那样明亮,照透[9]了冷冷的鸳鸯锦被。这里的时间体验鲜明地刻画出《桃花行》中帘内人在桃花盛极转衰时节清晨的孤寂无眠。关于《桃花行》的艺术价值和文学内涵已超出本文的视野,无须在这里赘言了。

      图
3 北京晚春清晨星图 (点击下面的链接然后刷新网页可看原图)
http://photo1.bababian.com/upload13/20090113/11594F1EFA37F5E693E4F9CCF60D04F5_800.jpg

 

[1],本文涉及电子星图软件--SkyMap Pro 10(共享版)》,即中文名为“星空图”的软件,下载自互联网,仅供学习参考用。

[2],蔡义江《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中华书局,200110月第一版 276页、349页), / 刘耕路《红楼梦诗词解析》(吉林文史出版社,20055月第二版 195页,232页),/ 于振中、雷子《红楼梦诗词赏析》延边大学出版社,第165页,天机:指织女所用的织机。第207页:天机:天上仙女用来织云锦的织机。“天机”句:桃花好像红色的云锦被烧破掉落在地上。/ 王士超《红楼梦诗词鉴赏》北京出版社20041月第1版第141页,天机:传说天空中织女所用之织机。“天机”句:像是天上织女裁断了白色丝带。第174页:天机:传说天空中仙女所用之织机,仙女用以织云锦。/ 林冠夫《红楼诗话》山东画报出版社200510月第1版。虽讲解了《桃花行》,但没有具体地解释“天机”,/ 霍国玲、紫军《红楼史诗——红楼解梦》,东方出版社,20061月第1版,P31/ 崔跃华《否定群雄解红楼》,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20071月第1版,P390/ 闻荃堂《红楼梦中赏群芳》中国三峡出版社,20078月第1版,P131

另见: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之一,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版《红楼梦》,199611月北京第2版,P672,脚注(4)。正因为中文版《红楼梦》的“天机”被解释错误,至使北京“外文出版社”的英文版《A  Dream  of  Red Mansions》中,“天机”被翻译为 The heavenly loom ,即“天上的织布机”。这样一来,误解也就出了国门,更有尽快纠正的必要了。

[3],罗竹风主编《汉语大词典》,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883月第1版,第21448页,其中“天机”词条有四个解释,详录如下:

[天机]1:犹灵性。谓天赋灵机。《庄子,大宗师》:“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勉学》:“及至冠婚,体性稍定,因此天机,倍须训诱。”2:谓天之机密,犹天意。宋,陆游《醉中草书因戏作此诗》:“稚子问翁新悟处,欲言直恐泄天机。”后亦以泛指秘密,故不能透露秘密谓之“天机不可泄露”。3:国家的机要事宜。《三国志,吴志,吴主传》:“君临万国,秉统天机”。4:星宿名。即斗宿。

另,《汉语大词典》第1册第886页有“南斗”词条,释文是:1:星名。即斗宿,有星六颗。在北斗星以南,形似斗,故称。《史记,天官书》:“南斗为庙,其北建星,建星者,旗也。”(以下的释文略)

又,《辞源》修订本,商务印书馆,198312月修订第120043月第九次印刷(两册本),第694页中“天机”词条的第4解中写道:“星经.下,斗宿载南斗六星,亦名天机。”

再查,台湾的中国文化学院华岗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中文大辞典》(民国68年五月第四版)第21579页有“天机”词条,收编多个解释,含“南斗”解,也没有“织机”解。

[4][]方玉润《诗经原始》(上海古籍出版社 续四库全书 73 经部 诗类 第九页)

[5],(法)C. 弗拉马里翁 著《大众天文学》,李珩 翻译增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1月第1版,下册,彩色插页。

[6],下载自香港太空馆网站

(http://sc.lcsd.gov.hk/gb/www.lcsd.hk/CE/Museum/Space/index.htm)

[7],参考书同[3], 第九册第971页“缟”字有三解,1:细白的生绢。2:白色。3:映照。宋王安石《寄蔡氏女子》诗之一:“积李兮缟夜,崇桃兮炫昼”。

[8],史成芳《诗学中的时间概念》,湖南教育出版社,20016月第1版。第3页:“能指和所指的对立及分离,极大地启发了人们的思维。表现在叙事学上,就是能指时间与所指时间关系的探索。”第102页:“综观东西方古典诗学,在它们不同的隐语体系背后,也有着同一的东西,这就是反映在诗学中的时间概念。”而诗学中的时间概念总是最初表现为诗歌或文学中的时间体验。

[9],参考书同[3]。见第7册第248页:“烧”字的第5解是:“照耀,映照。唐王建《江陵即事》:“寺多红药烧人眼,地足青苔染马蹄”……和谷岩《枫》:“秋天的黄昏,晚霞烧红了西方的天空” 7 1026页“破”字第34解,助词,相当于“着”“了”。举例中有:宋,苏轼《游径山》诗“中途勒破千里足,金鞭玉镫相回旋”。元,马致远《荐福牌》第二折“你岂敢戏弄我!怎生出的这恶气,我则题破这庙宇,便是我平生之愿。”我们认为“天机烧破鸳鸯锦”中的“破”字与所引的字典中举例的“破”字语法作用相同。

  扬:高工;深圳南山区常兴路荔苑2603号,518052

卢陵鹄:软件设计师,系统项目经理;南京市中山北路21918楼,210009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