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是谁害了芳官?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是谁害了芳官?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8-11-06

在贾宝玉“意淫”对象的名单里,芳官的名字是不应该遗漏的。她虽然来到怡红院的时间较晚,在宝玉身边的时间也不长,但她很快就得到了宝玉的宠爱,地位几乎超过了晴雯。第六十三回“怡红院群芳开夜宴”是为谁而开的?不是群芳为贾宝玉,而是贾宝玉为芳官。

第五十八回,因为朝中一位老太妃逝世,全国“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真是跟传统相声《改行》里反映的那样,吃“开口”饭的全都得改行。“各官宦家,凡养优伶男女者,一概蠲免遣发”。于是贾府中蓄养的十二个唱戏的女孩子 除四五个走了的之外,其余人则分到了各屋。唱正旦的芳官便分给了宝玉使唤。

在宝玉的眼中,芳官“面目极好”,又“少亲失眷的,在这里没人照看”,这就足够能让宝玉怜爱的了。当她干娘用自己亲女儿洗完头的剩水给她洗头时,她就吵闹起来。晴雯就骂芳官不省事:“不知狂的什么也不是,会两出戏,倒象杀了贼王,擒了反叛来的”。袭人道:一个巴掌拍不响,老的也太不公些,小的也太可恶些。而宝玉则完全站在芳官一方,说怨不得芳官,物不平则鸣,都是她干娘不好。一见宝玉表明了立场,袭人、晴雯、麝月便全都站在芳官一边了。

起初宝玉庇护芳官,有讨好芳官的意思,目的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从芳官那里得到藕官烧纸的原因。但是他对芳官的宠爱有些过分了:吃饭时,芳官给他吹汤,吹了几口,他便怜惜地说:“好了,仔细伤了气。”还让芳官尝尝好了没有。芳官起先不敢,以为宝玉是开玩笑的。在袭人、晴雯的鼓励下,她才尝了,然后宝玉才吃。吃完饭,宝玉给芳官使了个眼色。“芳官本自伶俐,又学几年戏,何事不知”,便装说头疼不吃饭了,一人留在宝玉屋里,给宝玉详细说了藕官和菂官之间的“爱情”故事。从这以后,芳官便成宝玉的“心腹爱将”。

宝玉过生日,正赶上家里大人不在家。白天,大观园里的女孩儿们尽情娱乐,下棋的下棋,斗草的斗草。宝玉却惦记着芳官,问袭人:“这半日没见芳官,她在哪里呢?”回房一找,见芳官在床上躺着,便叫她出去玩。芳官抱怨道:“你们吃酒不理我,教我闷了半日,可不来睡觉罢了!”宝玉还得笑着哄她高兴:“咱们晚上家里再吃。”芳官于是提出:“若是晚上吃酒,不许教人管着我,我要尽力吃够了才罢。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这几年没闻见,乘今儿我是要开斋了。”宝玉一口答应:“这个容易。”在吩咐袭人准备晚上的酒菜时,宝玉特别叮嘱:“晚间吃酒,大家取乐,不可拘泥。”目的就是不让芳官吃酒受到拘束,“尽力吃够”。

贾府的规矩,夜间吃酒打牌是不允许的。所以刚到掌灯时分,林之孝家的和几个管事的女人便来查夜,叮嘱上夜的婆子们:别耍钱吃酒,我听见是不依的。提醒宝玉和他丫头们早睡早起,别“走了大褶儿”。然而,查夜的人一走,他们便摆上了酒果。宝玉率先脱了大衣裳,跟芳官划起拳来。

如此看来,怡红院开夜宴,完全是宝玉为了满足芳官吃酒的愿望。仿佛不是众人给宝玉过生日,倒像是宝玉设宴款待芳官,袭人、晴雯等人不过是陪客。这时的酒桌周围,除宝玉、芳官外,还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碧痕、小燕、四儿七个人,但宝玉还嫌不热闹,又派袭人、晴雯把宝钗、黛玉、探春、湘云、香菱、李纨也强拉了来。宝钗本不想来,架不住袭人晴雯再三央求,也以为是贾宝玉发起的,不好不给面子;而探春也喜欢吃酒,便没有坚持原则;李纨“原是个厚道多恩无罚的”,连下人都“逞纵”,更何况是小叔子!黛玉得很清楚:如此夜聚饮博是不合法的、违规的。她问李纨、宝钗、探春:“你们日日说人夜聚饮博,今儿我们自己也如此,以后怎么说人?” 李纨说:“这有何妨!一年之中不过生日节间如此,并无夜夜如此,这倒也不怕。”于是所有人便开怀饮乐起来。

通过这次饮酒,宝玉对芳官可是真的动心了。宝钗掣的签上画着一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一句唐诗是:“任是无情也动人”。作者用这句诗暗示宝钗的性格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贾宝玉拿着这根签,心里想的、眼睛看的,却是芳官。不仅因为签的题字里有“芳”、有“冠”(与“官”谐音)字,还因为宝钗让芳官唱了一支曲子《赏花时》。宝玉手里拿着那根签,颠来倒去地念“任是无情也动人”。听完芳官唱的曲子,宝玉眼看芳官不说话——此刻谁是花?不是花袭人,是而花芳官。下文芳官便自己说了:“我也姓花。”贾宝玉这是赏“花”赏得发了呆!天晓得他此刻在想什么!

喝酒的时候,“宝玉先饮了半杯,瞅人不见,递与芳官”——异性男女共饮一杯酒,象征着两人关系非同一般。这时候的贾宝玉,已经把自己和芳官的主仆关系悄然改变了。所以,当看到麝月掣的签上题着“开到荼蘼花事了”时,宝玉“愁眉忙将签藏了”。宝玉为何不高兴?因为芳官、袭人都姓花,“花事了”三字于她二人——恐怕是于芳官不利!

午夜时分,薛姨妈派人来接黛玉了。接着,李纨、宝钗也说:“夜太深了不像,这已是破格了。”送走了宝钗、黛玉、探春、湘云、香菱、李纨之后,怡红院的酒宴并没有结束,“关了门,大家复又行起令来”,猜拳赢唱小曲儿。袭人、晴雯等都唱了。事后说起来,她们都羞红了脸——哪有正经女孩儿在酒席上唱小曲儿的!

这顿酒,一直喝到了四更天——再有一个更次天就亮了!

这一夜芳官喝醉了。“两腮胭脂一般,眉梢眼角越添了许多丰韵”。宝玉说:“咱们且胡乱歇一歇吧。”袭人怕芳官“唾酒”,于是就轻轻将芳官安排在了宝玉身边睡下。这一夜,芳官竟与宝玉同榻而眠,“黑甜一觉”。对于芳官来说,这一夜真是幸福、快活、甜美的一夜。

蒙古王府本在这一回前面批道:“此书写世人之富贵子弟易流邪鄙,其作长上者,有不能稽查之处。如宝玉之夜宴,始见之,文雅韵极,细思之,何事生端不基于此?”回末又批道:“宝玉品高性雅,其终日花围翠绕,用力维持其间,淫荡之至,而能使旁人不觉,彼人不厌。……持家有意于子弟者,揣此而照察之可也!”明明是曹雪芹在给世家子弟的家长们提醒、敲警钟,而有些读者却以极为欣赏的眼光看待此回,有人还津津有味地考证夜宴时各人所坐的位置,实在是没有领会曹雪芹的良苦用心。

第二天,宝玉命芳官改成男装,还给她改了名字,叫“耶律雄奴”——被宝玉改了名字的,第一个是袭人,她原名叫珍珠;第二个是四儿,原名叫蕙香。芳官是第三个。因为“耶律雄奴”这个名字被人取笑为“野驴子”,宝玉“恐作践了她”,又改叫“温都里纳”,意思是“金星玻璃宝石”。“芳官听了更喜”!

将“芳官”的名字改成“耶律雄奴”,继而又改成“温都里纳”、“金星宝石”,反映了宝玉的什么心态呢?前一个名字是少数民族的,后一个名字又是西洋外国的。大概宝玉觉得,芳官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与众不同、有些另类吧。这很可能是宝玉怜爱她的原因。

正在宝玉和这些女孩子们尽情欢乐的时候,传来了东府大老爷贾敬殡天的消息。作者这也是在暗示芳官们的命运:乐极悲生。果然,红火热闹的夏天结束,萧瑟寒冷的秋天来临。中秋一过,王夫人便怒气冲冲来到怡红院,将晴雯、四儿和芳官赶出了怡红院。

细想起来,说芳官是“狐狸精”、“狐媚子”也很冤枉:她和宝玉的关系如何,并不取决于她。她也是个“无情”的,并没有主动勾引宝玉,是宝玉主动接近她的。

芳官最后出家了。对她的这般结局,责任完全在贾宝玉。如果贾宝玉不喜欢她、不娇纵她、不宠爱她,她的命运可能就是另一种样子了。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