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里觅“母亲”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里觅“母亲”

作者:周静浩  收录时间:2008-10-30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祖国是最伟大的母亲,抗震救灾凸显了母亲的爱最伟大。想起了高尔基的《母亲》,朱德元帅的《母亲》,柔石的《为奴隶的母亲》,还有雨果在《在悲惨世界》里的母亲…《红楼梦》有否母亲?
《红楼梦》里有慈母,踏入红楼觅“母亲”。《红楼梦》主要是写关于女性的书,屈指略算约有270多个女性人物,愚以为在众多女性中,慈爱的母亲必不少。却也寻寻觅觅,勉为其难。虽然,小说塑造刻画和提到了那么多的女性人物,但是,真正形象丰满的母亲人物却不多,即使是母亲的人物,然也形象单薄,印象模糊,妈妈们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作为母亲人物的大多都是一笔带过的人物。
徜徉在《红楼梦》里,寻寻觅觅,颇费心思。譬如:贾母是位母亲,然是以祖母形象出现在小说;刘姥姥也是位母亲,然也是以姥姥形象出现在小说。还有那位李嬷嬷是李贵之母,宝玉的奶妈,然是个排喧她人的庸妇,毫无母亲形象。又譬如:邢夫人和尤氏身为贾赦、贾珍的正妻,可是没有生育,勉强说她们是继母,然为继母却形象不光彩。再譬如:‘二尤’之母、岫烟之母、袭人之母、金钏儿之母、莺儿之母、坠儿之母等都是身为人母的妈妈,可是小说对她们仅一笔而过,形象极为漠糊,说她们是母亲,其实是小说中的过场人物。还是那春燕之母、五儿之母、司棋之母在小说中多少体现了母亲的形象。
《红楼梦》里觅母亲,觅得王夫人、薛姨妈和王熙凤姑侄‘王氏三女’,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母亲。又如,王夫人的媳妇李纨虽是寡妇,却是一位立志悉心培育儿子成才的良母。再如,王夫人的情敌赵姨娘也是一位典型的母亲。其中,王夫人是形象最丰满,个性最鲜明的典型母亲。
王夫人是位典型意义的母亲,不仅母亲的形象最丰满,而且是文学作品中难以寻觅的母亲。王夫人聚集祖母、婆母、亲母、嫡母、叔母、姑母、舅母、姨母、主母和国母于一身的典型母亲。功夫不负有心人,《红楼梦》书从人愿,终于觅到了《红楼梦》里第一母亲王夫人。
《红楼梦》里难觅“母亲”非是虚说。说王夫人是典型的母亲形象,然而,一直将她视为荣国府的主母,更因她是关联“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关键人物,故而又一直将她视为政治人物。说王夫人是个典型的母亲人物,不可能是在实践中寻觅而来,只能在阅读中读了出来,《红楼梦》里寻寻觅觅的“母亲”。
对王夫人在过去曾思索很多,在认识上也有曲折过程,先是认为她是恶霸地主王世仁的母亲,后又觉得她是个蒙受了不少冤屈的红楼女性,至今才深深地认识她是红楼里的第一母亲。那是由于震憾人心的汶川大地震,深切感受了祖国母亲的伟大,启迪我从人物本质的意义上去挖掘王夫人这个人物的形象,发掘王夫人蒙冤的根本原因是将她定性为政治人物,长期来将她作为政治上的批判对象,在人性意义上抹杀了王夫人作为母亲形象的人物意义。由于王夫人这个人物非常复杂,又是联结四大家族的关键人物,从而将她定性为政治上的关联人物,过去,影响认定《红楼梦》是部政治作品,如果能将王夫人的形象定性为母亲人物,那么对阅读和理解《红楼梦》具有重要意义。
王夫人在本质上是个母亲的小说人物,首先必需摘去戴在她头上的政治光环。从人物本质特征上,必须否定王夫人首先是个政治关联人物的观点。从一般和具体的结合上,否定第四回是《红楼梦》总纲,从肯定小说是反映女性生活和命运的意义上,否定‘护官符’是《红楼梦》的主线,进而否定《红楼梦》是部完全意义上的政治作品。从人文意义上,进而肯定《红楼梦》是部内容丰富,意义广泛的文学作品,这是洗刷王夫人冤屈的意义所在。
其实,阅读研究《红楼梦》的历史,也反映着我国历史发展的轨迹,也反映了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思想路线正确,促使人们敢于大胆肯定第五回是《红楼梦》的总纲,那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所提供的机遇,也给阅读《红楼梦》带来了生机。真理是绝对的,更是相对的,世上没有终极真理,因此,也不能绝对肯定第五回就是《红楼梦》的总纲,不能人们限制对《红楼梦》的各种认识和感悟,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人们阅读研究的深入,肯定又有新的发现,又有新的成果和又有新的发展。
王夫人是《红楼梦》中蒙冤最多的女性,为她洗冤最难的是涉及到了几条人命案。这就是“逐金钏而金钏死”,“撵晴雯而晴雯亡”,“驱司棋而司棋死”的人命案。这些身为女奴的丫环都是贫下中农女儿,这关系到阶级立场、阶级觉悟的大是大非问题,好在于政治清明的今天不会给人扣上大帽子。对于红楼三个丫环的死都与王夫人有关系。对此,王夫人有齿难启,为了宝玉还想掩饰不说,如果想说,王夫人即使混身是口也说不清。历来对她的争论很大,对她的评说不佳,她的蒙冤乃是极其疑难的案件,主审“十五贯”的况钟请不来,还是自己吧!
王夫人的性格冷峻,个性复杂,身份复杂,是红楼诸多人物中最复杂也最难判定的人物。王夫人喜静好重,不愿显扬,混身上下透着股寒冷,笔者戏称她是‘冷面观音’。似是:“雪塑观音坐萱堂,一片冰心救苦难;雨淋佛身戚然脸,两眼流泪假慈悲。”说王夫人喜静善稳,心态平和,然而为了儿子在处置问题时,却表现出迅速果断,正是她喝命抄捡到大观园,将《红楼梦》的故事推向高潮,又将小说情节的发生转折。以‘绣春囊’为由因,邢夫人叫板王夫人,引发了抄捡大观园的风波,暴露了荣国府主子与主子之间,主子与奴才之间,奴才与奴才之间的矛盾,“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荣国府从此走向下坡,招致了皇家抄检荣国府,揭露了红楼必将“唿喇喇似大厦将倾”,人物必将“昏惨惨似灯油将尽”。
王夫人喝命抄捡大观园,虽是王善保家的谗言所致亲临怡红院,但是她喝命撵走了晴雯,逐出了四儿,遣送了十二官。由于她喝命抄捡大观园,闹出了人命案;由于她喝命抄捡大观园,姑娘们迁出的迁出,出嫁的出嫁,丧命的丧命。大观园原是姑娘们天真烂漫的‘女儿国’,在抄捡后一片凄凉萧瑟,悲歌一曲一曲地奏演连绵。更有人说抄捡大观园是一场阶级斗争,是对女奴实行残酷无情的阶级镇压,反映了勇敢女奴们进行了愤怒的反抗,此说在一时也曾硝烟弥漫,曾也叠成高潮。究竟如何去正确看待王夫人与她喝命抄检大观园,确是个很棘手的问题。不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岂能为王夫人洗刷一定的冤屈?
王夫人牵累于“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是《红楼梦》的重要命题,也是《红楼梦》最热门的话题,更是《红楼梦》之所以吸引力最强,生命力最强的原因所在。人们又将这个热门话题又提升为反封建和封建的热门话题,并以此为分水岭,划分了谁是正面人物,谁是反面人物,长期以来争论不休,搞得热闹非凡。王夫人是贾宝玉的母亲,岂能与她没有关系呢?王夫人早就被卷了进去,而且说她的罪孽比贾母还重。这是为什么?因为,王夫人是四大家族的关联人物,就冤屈她是一心想搞政治联姻的人物,所以,王夫人是破碎“木石前盟”的凶手,凑合“金玉良缘”的黑手,成为了热门话题中的焦点人物。这是个冤案又是个历史难题,从一般意义上说,可能还说不明白。
王夫人是“贾、王、史、薛”四大家族中的关联人物。‘四大家族’是通过婚姻构成的关系,‘四大家族’的关系,实质是反映封建社会官场的黑暗网络关系。王夫人正好是关键人物,这个关系在过去说成是《红楼梦》主题。第四回的‘护官符’,深刻反映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政治关系。那么,它同“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究竟有何关系,那么,王夫人是不是破碎“木石前盟”的凶手?是不是凑合“金玉良缘”的黑手?‘四大家族’的关系是不是《红楼梦》的主题?‘护官符’是不是《红楼梦》的主线?封建社会婚姻中的政治联怎么去认识?等等。一连串的问题将人搞得头晕目眩,这些问题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涉及历史观、政治观和道德观的问题,谁能说得清楚?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王夫人与宝玉是亲密无间的母子,宝玉是封建叛逆也好,是逆子也好,反正都包含了叛逆。那么,宝玉的叛逆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如果说宝玉是天然形成的叛逆,因宝玉本身是块天生补天无用的顽石嘛!这样说违背了事物的客观存在。任何事物的产生、发展都有规律性。曹雪芹决非简单的人物,他揭示了宝玉叛逆的内在必然性和外部的联系,必然揭示了宝玉叛逆个性发展形成的客观过程,那么,作为宝玉的母亲王夫人究竟起了什么作用呢?这些问题,既是疑点又是悬案,解读王夫人自有韵味所在,似如解读《红楼梦》的一把钥匙。
王夫人是个典型的二重性人物,有人性本善,也有人性本恶。王夫人作为二重性人物跃然《红楼梦》,在本质上是以人性美的形象出现在小说,这是敢愿为她洗冤的基础和根本原因。任何事物都互相联系,有联系才有区别,不免对红楼相关人物也作些客观分析,难免有失偏颇,难免损害有些人物在人们心目中的原来形象,这就能引起不同的看法和争论,这对读《红楼梦》来说是件好事。
王夫人既然是个二重性人物,那么就应该宽容于王夫人。宽容是厚道,宽容是涵养,宽容是构建和谐不可缺少的条件。中宣部等部门组织举行了支援汶川大地震献爱心的文艺晚会,电视里看到了有几个曾被人们愤懑的文化艺术界人士,他们在晚会上真诚地向灾区人民献了爱心,人们理解了也感动了,体悟他们也是有良知的人,也是有爱心的人。人孰能无错,人孰能无情?我们特别需要宽容,宽容是明智,宽容也是谅解。宽容就能发现王夫人是个慈爱的母亲。
王夫人是个二重性的人物,乃是个难以克服自身矛盾的人物。既宠爱溺爱宝玉,又希望宝玉成才。她对宝玉,放在手里怕化了,含在嘴里怕溶了,岂能克服烦恼和自身矛盾?王夫人的政治水平没有其夫贾政那么高,贾政就担忧宝玉如不加强自律,如不加强管教,发展到“弑君弑父”地步怎么办?王夫人政治水平没有儿媳李纨那么高,李纨也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可是她对贾兰慈严并举,培养贾兰刻苦学文练武,终于学有所成,荣祖耀宗。宝二爷呢?不负责地出家做了和尚,做了和尚仍然不合格,不伦不类地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
王夫人如苏轼《洗儿戏作》诗曰:“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一生误。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天上那能掉下馅饼来?望子成龙,苏子在于戏说,曹子在于解嘲,而红楼第一母亲王夫人呢?却是惑然。望子成龙,却落得个望子成虫。大清皇朝正葬送在宝二爷这样不学无术的“八旗子弟”手里。
封建社会的灭亡是必然的,有其客观规律性。封建贵族家庭的灭亡表现出多样性,没有一定的规律性,仅是个偶然性。说荣国府衰亡反映了封建社会必然灭亡的规律,其实很偏面。应该说荣国府衰亡是败亡在不肖子孙手里,这正应了‘富贵不过三代’的历史现象。王夫人在主观上努力希望荣府中兴,可是在客观上起到了促使衰败的作用,这正是她人生悲剧的根本原因所在。分析王夫人的悲剧原因,对于今天来说仍然很有意义,远比将王夫人作为政治人物有意义多了。
写于2008.6.20.2008.10.30发表于红楼品茗

声明:未经作者授权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