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咨询有关“吴玉峰”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咨询有关“吴玉峰”

作者: 劳 扬   收录时间:2008-10-06

  笔者现手头无《石头记》抄本影印本,不知可有网友愿帮助查阅列藏本或庚辰本的第一回可有“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这九个字,并在网上赐教。

产生此请求的来由如下:1994年齐鲁书社出版的脂砚斋评批《红楼梦》(黄霖校点,冯其庸前言‘重评庚辰本’)的第一回有此九个字。但该本的“校理后记”巳说明其第一回是依据“甲戌本”为底本。所以笔者不知“庚辰本”第一回情况。

另查岳麓书社1987年出版的《红楼梦》(舒芜前言,李金华标点)的第一回无此九个字。前言介绍此版是参照了影印列藏本和影印乾隆抄120回本修定的。因为乾隆抄120回本第一回是无此九个字的(可参看1994年长春出版社的《红楼梦》,即乾隆抄120回的今版),所以笔者不能推测列藏本第一回是否有此九个字。

总之,笔者想明白这九个字源于何本?

(自注:2004—8.17.上网,当天在“红楼艺苑”有名日恒王者发回贴说巳查过“列藏”和“庚辰”两抄本第一回都无这九个字,仅甲戌本有!因此自然有这样的问题:若最早抄本有,后抄者为何删?若是后抄者加,又是何理由?)

讨论吴玉峰的必要性

现已查明这九个字在甲戌本正文中,不是批注。其实巳故红学家吴世昌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1964年)就比较出“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是“京残本(即甲戌本)”比“京脂本(即庚辰本)”多出来的字。当然还多其他的字。但当时并还没有“列藏本”影印本问世。他的文章也就没谈到这层比较。而且据朱淡文《红楼梦论源》介绍,“列藏本”虽说书名题的是《石头记》但有的章回的回末却注记“《红楼梦》卷**回终”的字样。这是复杂的版本,应特别查对一下。所以在网上求教。据网友“恒王”的查核,是不是可以断定这九个字是“甲戌本”的独家文字了!

如是,我们应该把这九个字与”甲戌本”的标志性文字“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联系起来思考。笔者思考到以下几点,写出来供商榷:

(1):在这位置上的这九个字不是曹雪芹的原版,是脂砚斋在“甲戌抄阅再评”时放进的。

(2):在曹雪芹书写《红楼梦》成书过程的时候,究竟考虑过吴玉峰没有呢?这是一个理应考虑的问题。如果没有考虑吴玉峰那么就等于没有向“看官”们说清楚,为什么该书书名不用“风月宝鉴”,不用“金陵十二钗”,而是用……

(3):甲戌本这九个字的第一个字“至”有点不伦不类,不知要说明什么。在“东鲁孔梅溪题曰……”前并无“至”字,也很通顺。

(4):笔者认为曹雪芹是要向“看官”说清《红楼梦》这个书名的来历的,所以推测“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最先曹公是写在绝句之后,即《甲戌本》的“至脂砚斋……”的位置上。而脂砚斋不满意《红楼梦》作书名,甲戌年再评时就改书名为石头记了,自己加了他那标志性的十五个字,而把那九个字提到“孔梅溪”之前。脂砚斋的这个“至”有强调时间的意思。他之所以说“仍用石头记”是因为空空道人从大荒山带入人间的本子是石头记。脂砚斋这一改,说明了《石头记》书名的来历,说明了为什么不叫别人的题名,也强调了他的“再评”。但他却冲淡了“石头记”的神化色彩,似乎在甲戌之前真有过《石头记》本子。所以笔者以为当前的寻“石头”热根子说来还就在“脂砚斋”。

(5):笔者这一推测似可解释一些问题。例如:明义,永忠他们看到的书名是“红楼梦”,而曹雪芹也在第一回中交代了书名的来历。

(6):可能的反诘之一是为什么脂砚斋不干脆把这九个字去掉。笔者的回答是初评的版本是题名“红楼梦”。另外,曹公还健在。

(7):比较难回答的反诘是为什么别的脂本去绰甲戌标志性的文字,也去掉了“吴玉蜂”,为什么不保留这九个字。可能的答案是完全为了让书名与“红楼梦”三字绝缘,让它仅作为曲牌名。你看庚辰本就没有甲戌本的“凡例”了,也就没了“红楼梦旨义”之说。

(8)怎样理解梦觉主人也没有写“吴玉峰”?可能的答案是:脂砚斋再评之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曹雪芹的“红楼梦初稿”了,人们也就不知严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一说。

以上的推测,承望横挑鼻子竖挑眼。

(自注:2004—8—19上网)

释心中块垒

谢谢关注。当我第一次读《红楼梦》时就有一疑问,作者曹雪芹自己题曰“金陵十二钗”为什么不用,却用“红楼梦”。按这个推测似可以解释。吴玉蜂是针对全书的内容和曹雪芹的五言绝句题的,特别是针对“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用“梦”来化解曹公的“辛酸”,同时诱发读者的”解梦”情趣。实践证明曹雪芹和吴玉峰的最后抉择是对的。二百多年来人们都在解梦不止嘛!把小说用《红楼梦》来概括比起把“红楼梦”三字局限于曲牌,更有高屋建瓴之势。(自注:回答网友“红楼今雨”的意见,2004.8.21上网)

立此存照

巳故红学家吴世昌生前曾强调不要隐瞒巳知的不同立论的材料。考虑到有的网友无暇查资料,现把张爱玲《红楼梦魇》(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的有关论点摘录如下:

(1):看来甲戌前曾有一个时期用红楼梦书名,脂砚甲戌再评,才恢复旧名《石头记》……明义所见的《红楼梦》巳属此书的史前期。(页057)

(2):如果作者为了书名的矛盾删去《凡例》与契子里的“红楼梦”句,放弃“红楼梦”这书名,为什么把“甲戌……再评,仍用石头记”这句也删了,以至于一系列的书名最后归到“金陵十二钗”?最后采用的书名明明是“石头记”,不是“金陵十二钗”。作者整理的结果岂不更混乱?甲戌本契子多出的这两句显然是后添的,他本没有,不是删掉的。己卯,庚辰本删去《凡例》与“红”句,“甲”句之说不能成立。(页067—068)

(3):明义<绿烟琐窗集>中廿首咏红楼梦诗……诗中有些情节与今本不尽相同,脂评人当是在这时期写“凡例”。写第一回总批,还在初名《石头记》的时候:“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撰此《石头记》一书也”(页072)

(4):《凡例》是书名《红楼梦》时期的作品,在“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之前。至于初评,即名《石头记》的时候巳经有总批,可能是脂砚写的。《凡例》却不一定是脂砚所作。第一回总批笼照全书,等于序,有了《凡例》后,性质嫌重复,所以收入《凡例》内。(页072)

(5):书名《红楼梦》之前的《金陵十二钗》时期,也巳经有过“五次增删”。(页072)

(6):“吴玉峰”建议用曲名作书名。(页073)

(7):契子里这张书名单上,《红楼梦》应当排在《金陵十二钗》之后,为什么颠倒次序?……作者当时仍旧主张用“十二钗”,因此把《红楼梦》安插在《风月宝鉴》前面……(页073)

(8):假定《凡例》是“吴玉峰”写的,脂砚外的另一脂评人化名。(页074)

(9):《凡例》硬把书名改了,作者总是有他的苦衷,不好意思或是不便反对,只轻描淡写在契子里添上一句“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贬低这题目的地位,这一句当与《凡例》同时。“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这句,是第一回最后加的一项,因此甲戌本第一回是此回定稿。……”(页074)

以上就是摘抄。望有兴趣网友以此对照并点批我的推测。

归纳笔者的推测和上面的语录之区别如下:

a:从技术层面上看:

a-1:笔者推测了在《红楼梦》作书名的时候,“红”句是在甲戌本的“甲”句位置

即在《十二钗》后。

a-2:“张文”未太肯定,因为按(9)“红”句就是在“风月宝鉴”之前,与甲戌

本中的位置同;而按(2)既然“甲戌”添两句,那就是说“红”句在这之前也没

有了。两种说法矛盾。

b:从观念上看:

b-1:笔者据第一回文字认为甲戌年前无《石头记》书本。

b-2:“张文”认定存在过初期《石头记》。但是什么时候呢?不清楚。按(1)“红楼

梦”是史前期,按(5)“红楼梦”前有“风月宝鉴”,那《石头记》究竟存在

何时?史前的史前?

敬请评说:(2004.8.23上网)

主编:梅玫

发表于2005年2月第1期


声明:未经《红楼研究》编辑部及作者同意不得转载,侵权后果自负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