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质疑《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五)——关于高鹗续书和富察明义诗的商榷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质疑《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五)
——关于高鹗续书和富察明义诗的商榷

作者:冯守卫   收录时间:2008-06-25

   关于高鹗续书的商榷

为了给其新红学留下广阔的探佚空间,刘心武先生对高鹗及其续书采取了全盘否定和竭力贬低的态度,甚至对现行通行本的继续存在都提出了否定。对此我们提出以下商榷意见。第一,先生主要根据的是对现有古本的猜测,但焉知高鹗未见过曹雪芹遗失的原稿,或今天已经失传的古本?第二,无论是鲁迅先生还是胡适先生,都并未对高鄂续书有任何全面否定之词。且鲁迅先生对后40回的“大故迭起,破败死亡相继”基本上是肯定的。胡适先生也认为程高本的出版是大好事。第三,记得有一句话是(可能是列宁说的):“鹰有时也飞得比鸡还低,但鸡永远也飞不了鹰那末高”。时下人们似乎竞相以批评高鹗为是。但一方面即以最为怀疑的“兰桂齐芳”而论,起码贾兰中举与李纨的判词是一致的。而即使这样写了,也可以理解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也仍然是“枉与他人做笑谈”,何况更多的情况是“到头谁似一盆兰”?而且就是将来真的“家道复初”,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又一轮梦幻悲剧吗?“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换个角度反向思维,来看看后40回中是否也有相当精彩之处,是否也有只有类似于曹雪芹这样的鹰才能达到的高度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则即可证明,或者后40回中也有曹雪芹的遗稿,或者高鹗也并非一无是处。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后40回中的精彩之处不但有而且是很多的。例如关于宝黛婚姻悲剧的几回,无论从思想性艺术性来说,都是只有类似于曹雪芹这样的鹰才能写出的。再例如“布疑阵宝玉妄谈禅”一节的描写:“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瓢之漂水奈何”,“水止珠沉,奈何”,……不但巧妙精彩的写了二人试探相恋的情节,而且也准确的揭示了他们爱情的险恶环境。相对于今天的,一些离了床上戏就无法吸引眼球的作品和影视剧,就要高明得多。再例如“宴海棠贾母赏花妖”一节,极其自然准确的写出了十几个人的不同心思态度,这也是值得一些标签化的作品借鉴的。

特别是关于贾宝玉反封建思想的升华及其出家原因的描写,更是极其深刻的。这主要见于118回中,贾宝玉与薛宝钗两种思想最终正面激烈交锋的情节:“据你说人品根底,又是什么古圣贤,……既要讲到人品根底,谁是到那太初一步地位的!”“内典语中无佛性,金丹法外有仙舟。”这里贾宝玉的话,就是对封建统治阶级的虚伪说教欺骗及封建社会的彻底否定。其含义与鲁迅笔下的,封建社会的历史上满纸都写着“仁义道德”,实际上字缝里却是“吃人”两个字,“难见真的人”等相同。在封建统治阶级的嘴里,虽然经常喊着“古圣贤”“仁义道德”,实际上他们谁是那样的人呢?如此的思想深度,如此精深的文字,怎么能否定的了?而贾宝玉出家也并不是因为家族不幸败落后的无可奈何行为,也不存在先生所谓的两次出家之说。而是对封建家庭,封建仕途,乃至整个封建社会的彻底看破否定和反抗叛逆行为。即所谓“走求名利无双地,打出樊笼第一关。” 这里顺便提出:相对于电视剧《红楼梦》来说,60年代的越剧电影《红楼梦》,其实更接近于原著精神。特别是最后贾宝玉离家出走时的唱词,“离开了苍蝇竞血肮脏地,脱却了黑蚁争穴富贵巢”等句,极为精彩和中肯。但后来的新版改编剧又增加了一段太虚幻境群舞,则纯属画蛇添足。电视剧《红楼梦》则似把小说变成贾家的不幸悲剧了。

关于后40回的优劣我们还可以采用横向比较法,即所谓的“货比货”。据说有关《红楼梦》的续书是很多的,但迄今能像高鄂续书那样流传下来的却一本也没有。这应该不是无缘无故的。又据说鲁迅先生曾把120回程刻本视为一体,比较谈及其它续书,认为是无法比拟的。

另外一个比较方法是:程乙本和庚辰本前80回的比较,究竟哪个底本更好是否高鹗改动的就一定很差?似乎也尚有探讨余地。就先生所谈的几个地方来看:秦业改为秦邦业(帮着作孽而并非本身作孽);“忠靖侯史鼎的夫人来了”增改为“带着侄女史湘云来了”(顺便带出史湘云及其身份);“乘槎待帝孙”改为“访帝孙”等。究竟是改得更好了还是反差了呢?此外第18回中插入的石头对比大荒山的感叹一段,究竟保留好还是不保留好,似乎也尚有推敲之地。另外无论如何,高鄂续书对《红楼梦》的广泛流传都是起了重大作用的。不知我们今天能否出现一部更好的替代续书来。

 

           富察明义第十七首绝句的含义

富察明义有关《红楼梦》的第十七首绝句内容如下:“锦衣公子茁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少小不妨同室榻,梦魂多个帐儿纱。”关于这首绝句的解释,刘心武先生认为前两句是说贾宝玉与薛宝钗的,后两句是说贾宝玉与林黛玉。“茁兰芽”是“拙兰芽”,是指贾宝玉“不善性行为”。“未破瓜”是说薛宝钗还是处女。这两句指的是两人婚后并未同房,无结婚之实。笔者认为这个解释是错误的,而且也无法与后两句连贯解释。我认为这首绝句整个都是指的贾宝玉与林黛玉,是说林黛玉初来贾府时,他们“日则通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同室相伴、同榻相处的情景。“茁兰芽”是说贾宝玉小鸡鸡正在成长,“未破瓜”是说林黛玉尚未来初潮,均是指他们尚处于性不成熟的少年时期。这首绝句的理解应该并不困难,先生的解释却使人奇怪。

西安市南二环中段:长安大学校本部 冯守卫 2008.2.29.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