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也谈红楼中的“猫儿狗儿打架”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也谈红楼中的“猫儿狗儿打架”

作者: 子非我  收录时间:2008-04-25

前几天,有个朋友问我‘红楼梦里面经常出现猫儿狗儿打架这样的文字,不知是什么意思’,虽然红楼我也看了几遍,知道里面有这样的描写,但并未特别注意过,因此只是凭感觉地说‘无非一些没必要写或者无聊的一些事’。
 
可回家重新拿起书特意翻看,只在书中找到三处‘猫儿狗儿’的字句,且其中竟有两处与秦可卿有直接关系,后在网上搜索也只得此三处,录之如下;
 
1,             秦氏便吩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朱旁:细极!墨旁:寓言。朱笔眉批:文至此,不知从何处想来?)
2,             及至梦醒,又重复以前“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3,             湘莲听后跌足道:这事不好了,断乎做不得。你们东府里除了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王八。
 
对于前两处的描写,在网上没有关于专家特意对此有任何的评论,或许他们认为这个描写只是作者的一笔带过,也就是秦氏吩咐丫鬟好好照顾宝玉、别乱跑的意思。虽然一些专家有关于秦可卿与宝玉有云雨关系的结论,但并非从此处分析得来。
 
但网上有些读者却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有文如下:串观上下文,秦可卿吩咐的不是要小丫鬟们照料宝玉,而是看猫儿狗儿打架。此为伏笔一也。其后“宝玉合上眼,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听曲看词后,警幻授予云雨之事,“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玉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借梦境以喻情事,此其二。及至梦醒,又重复以前“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雪芹作文,从不故弄玄虚,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岂有随意重复之理。乃暗点秦氏诱惑宝玉之笔。两次“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暗喻秦可卿心细如发,转移小丫头们的注意力。好生二字,用的很妙,也给我们留下了思索的空间。联系后文,宝玉听见秦可卿没了,哇的吐出一口血来。也印证了秦可卿曾诱惑宝玉之事。
 
此观点得出的结论是秦可卿曾诱惑宝玉,或者也趁丫鬟只注意‘猫儿狗儿’的当口发生过什么关系也未可知。而且我也可以从人性方面补充一点,如某人在准备做坏事前,发现有熟人在不远的地方,往往会借故过去问‘你在这做什么’表示自己的关心,然后做完坏事出来后,还会跑过去问‘你的事还没做完啊,那我先走了’之类,也即一定会有头有尾,不会前面开了头而后面没有结句,这可以称之为一种通过关怀别人的言语来掩饰自己的不轨作为。也许秦可卿亦是如此。说实话,通过前后两处向丫鬟问猫狗之事,让我脑海中有秦可卿边整理衣服头发边问丫鬟话的形象。
 
虽说如此,但我还是不赞同秦可卿与宝玉之间有性关系的结论。
 
我们看秦可卿,她是家住江南姓本秦(情);弟弟秦钟,脂批点情种,而养父秦业,脂批点明:业者孽也,盖因情因孽而生也。他们一家三口,先后因而死,终于绝户。 可见,作者写可卿着重的就是一个‘情’字,且其最突出的特点是‘兼美’,兼钗黛之美,如凤姐办事麻利,如香菱身世可怜,如尤三姐之风情之命运,最奇怪的是在房间挂了一幅《海棠春睡图》,使人无端想起史湘云(作者曹雪芹多次把海棠这一典故加以套用、渲染,如第十八回,宝玉《怡红快绿》一诗中有句红妆夜未眠也是把海棠比喻为睡美人,在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卧芍药烟》中有一番精彩的描述湘云真的在花众中的一个石凳子上睡着了,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花埋了。一群蜂蝶闹嚷嚷地围着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花瓣枕着......”表面写的是芍药花实即是指海棠春睡。因而在第六十三回,湘云抽到的又是一根海棠签,题着春梦沉酣,诗云只恐夜深花睡去,黛玉即笑道夜深两个字,改为石凉两个字,实即说明了作者是把湘云指喻为海棠的。……在贾母的眼里,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第五回)。在众人的眼里,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十三回)。更可惊的是她还有卓越的政治远见,其见识,丝毫不让须眉,连脂粉英雄王熙凤都敬畏十分。
 
如此众多的优点集于一身,似乎是个完人了。我认为,作者正是把秦可卿当作‘完美’之人来写的。她本来就不是个凡人,所以在文中只能昙花一现而又使人用志不忘。所以,宝玉把她当成了‘情’的化身或者‘美’的象征,并不单纯是暗恋其美色而已。既然宝玉是个重情、警幻仙子称之为‘意淫’的形象,那他心中‘情与美’的象征----秦可卿一旦突然死去,又岂能不伤心欲绝;既然秦可卿的形象已经从少量笔墨描写的秦氏升华到抽象的‘情与美’的象征上来,宝玉当然希望她的葬礼越隆重越好,再怎么奢华也当得起(写到这里,突然觉得红楼梦伟大之处不只是以前学者所说的那样,更重要的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或者用什么方法去研究,都能有始有终、前后辉映,如可卿的葬礼,前面已经分析过是贾珍欲盖弥彰的掩饰已经完全揭露死的真正原因;这里从作者的艺术手法上来分析,却也是有理有据)。既然如此,则宝玉对可卿是爱慕之情有之,发生关系就可能不敢或牵强。
 
再回到‘猫儿狗儿’的字句上,一为宝玉睡着之前也就是入太虚幻境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一为睡醒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首尾相和,入丝入扣。这是一个完整、完美的描写,就仿佛将宝玉一个人用‘猫狗’锁在那个充满传奇的房子里,在里面做了一个更传奇、更美妙的梦,而且这个梦是在可卿声音的引领下进入又在她的声音中出来。那么,‘猫儿狗儿’是否有什么隐喻呢。其实,我是很反对脱离原书而去联系实际,动不动就将政治牵强进来的,所以我只能从象征意义上来说,这猫儿狗儿应该是一种象征着守卫之兽吧,可卿即为其主人。
      
从现实来看,猫狗可能形容着强者与弱着,一般凶狠的男人称为恶狗,温柔的女人称之为猫,则贾珍为狗可卿为猫。而可卿强调自己的丫鬟要注意‘猫狗打架’,是否暗示着提醒丫鬟,自己是被逼的呢;或者是要丫鬟注意自己与贾珍的奸情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呢?但最终,可卿还是因为丫鬟撞见了自己的奸情而自杀,可能这也是一个伏笔吧。
 
对于第三处的猫儿狗儿,乃是柳湘莲与尤三姐的一段悲剧。其与贾珍这条‘狗’也有瓜葛,且尤三姐的风流、命运与秦可卿十分相似,但她最终为情而死,一生清白,或许这也能为秦可卿因羞而死的‘不得其所’有个圆满的结局罢,把两者结合起来,也就还了宝玉、作者、读者心中一个完美的秦可卿。贾珍、贾蓉、贾链与尤二姐、尤三姐之间的感情纠葛、逢场作戏也令人惋惜。尤三姐是除了秦可卿、林黛玉、晴雯之外最喜欢的红楼人物。
 
这篇算是写完了,怪道有人说:读红楼梦,应该将书本掰开来,一行一行地细细咀嚼。诚然也。
 
 电子信箱:shangchao520@yahoo.com.cn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