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辩 之 薛宝钗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辩 之 薛宝钗

作者: 刘鹏  收录时间:2008-04-16

    在《红楼梦》薛宝钗和林黛玉一直是有争议的角色,在以前我们大都会“褒林贬钗”,甚至在现在也有很多的“红迷”依旧是这样的1我不能说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但是我们应该去全面的解读薛宝钗,这个不仅仅对我们理解薛宝钗是很重要的而且对我们全面的解度《红楼梦》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先来看看〈红楼梦〉中对她的描写吧,《红楼梦》第五回的回目是: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其中的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说的就是她,“可叹停机德”,第一句讲的是宝钗的品德。这没有疑义。“堪怜咏絮才”,是讲宝钗的。在小说中,作柳絮词的那一回,夺魁的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宝钗此回夺魁,“玉带林中挂”整句话的意思是:贾宝玉的感情,贾宝玉的那颗心,都牵系在了林黛玉身上,这就造成了薛宝钗“金簪雪里埋”的命运结局。“玉带林中挂”是因,“金簪雪里埋”是果。“金簪雪里埋”一句中的“金钗”指的是薛宝钗也应该没有疑义,这就又分明指出了薛宝钗的命运结局是:最终没有离开薛(雪)家,无声无息或很刺眼(雪白金黄)地固守终身。

    这个就使我们产生想法了,这个薛宝钗的确是个传统的人物了,我们先不要过早的对她评价,我们还要看一下脂砚斋先生对她的评价,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在《红楼梦》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句话:

    至上酒席时,贾母又命宝钗点。宝钗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玉道:“只好点这些戏。”宝钗道:“你白听了这几年的戏,那里知道这出戏的好处,排场又好,词藻更妙。”宝玉道:“我从来怕这些热闹。”宝钗笑道:“要说这一出热闹,你还算不知戏呢。庚夹:是极!宝钗可谓博学矣,不似黛玉只一《牡丹亭》便心身不自主矣。真有学问如此,宝钗是也。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一出戏热闹不热闹。——是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韵律不用说是好的了,只那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的极妙,你何曾知道。”

    当然着只是说她学问的丰富的,我们在这回还看到这样的话语:

    次日又与宝钗看。宝钗看其词庚夹:出自宝钗目中,正是大关键处。曰:

  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庚夹:看此一曲,试思作者当日发愿不作此书,却立意要作传奇,则又不知有如何词曲矣。
    看毕,又看那偈语,又笑道:“这个人悟了。都是我的不是,都是我昨儿一支曲子惹出来的。这些道书禅机最能移性。庚夹:拍案叫绝!此方是大悟彻语录,非宝卿不能谈此也。明儿认真说起这些疯话来,存了这个意思,都是从我这一只曲子上来,我成了个罪魁了。”说着,便撕了个粉碎,递与丫头们说:“快烧了罢。”黛玉笑道:“不该撕,等我问他。你们跟我来,包管叫他收了这个痴心邪话。”

    当然了,这个还是不能够说明她其实是宝玉的一个知己的,但是我想那个说她是“毒妇”的言论也该休息了吧!

下面我们还要来说一下,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到底是不是她严格按照传统的礼仪要求来严格要求自己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第四十二回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么一段对话,是宝姐姐和林妹妹的对话:

    宝钗等吃过早饭,又往贾母处问过安,回园至分路之处,宝钗便叫黛玉道:“颦儿跟我来,有一句话问你。”黛玉便同了宝钗,来至蘅芜院中。进了房,宝钗便坐了笑道:“你跪下,我要审你。”黛玉不解何故,因笑道:“你瞧宝丫头疯了!审问我什么?”宝钗冷笑道:“好个千金小姐!好个不出闺门的女孩儿!满嘴说的是什么?你只实说便罢。”黛玉不解,只管发笑,心里也不免疑惑起来,口里只说:“我何曾说什么?你不过要捏我的错儿罢了。你倒说出来我听听。”宝钗笑道:“你还装憨儿。昨儿行酒令你说的是什么?我竟不知那里来的。”蒙侧:何等爱惜。黛玉一想,方想起来昨儿失于检点,那《牡丹亭》、《西厢记》说了两句,不觉红了脸,便上来搂着宝钗,笑道:“好姐姐,原是我不知道随口说的。你教给我,再不说了。”蒙侧:真能受教。尊重之态,姣痴之情,令人爱煞!宝钗笑道:“我也不知道,听你说的怪生的,所以请教你。”黛玉道:“好姐姐,你别说与别人,我以后再不说了。”宝钗见他羞得满脸飞红,满口央告,便不肯再往下追问,因拉他坐下吃茶,蒙侧:若无下文,自己何由而知?笔下一丝不露痕迹中补足,存小姐身分,颦儿不得反问。

    从上面的文字我们不难看出来,宝姐姐并非是不讲情理之人,也并不是那“毒妇”不仅是这样,我们知道她在后来还说道:“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诗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些《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所以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就连作诗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究竟也不是男人分内之事。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一片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

    这样看来我们的宝姐姐并不是那传统的卫道士了吧,当然我们还发现她的这些行为大都是在人很少的时候进行的“秘密行为” ,那这是为什么呢?既然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行为为什么不在众人之前提出来呢?

    我们还记得这样一个事情吗,就是宝姐姐她是干什么的呢,她的起初是要参加选秀的,她的家庭起初培养她的时候就是按照这个目的去的,这才出来了现在的宝姐姐,作为薛宝钗自己,内心也并不一定同意的!

    我个人还是认为,宝钗和黛玉其实是一个人的两种不同的性格分开的表现!也许在曹老的生活中的确出现过这两种不同的性格,但也许它们是在同一个人身上的表现出来的!

联系方式:15864471098 
电子信箱:liushuanglianyue@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