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崭新视角看红楼 (上篇)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崭新视角看红楼 (上篇)

作者: 水西弱  收录时间:2008-02-25

 
 
(摘要:用信息论研究《红楼梦》是一种新的尝试。本文别开生面,从崭新角度切入,对红学索隐问题产生根源,立论基础和索求方法作了一番新的有益的探讨。)

《红楼梦》是我国文学上一颗璀灿明珠,是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但也是歧见纷呈,聚讼不已的作品。刘梦溪在《红楼梦与百年中国》里,介绍了百年来红学的十七次论争,九桩公案,四条不解之谜和三个死结。看来,沿用过去传统的研究方法,要使这些问题达到统一的认识,恐怕遥遥无期,各方面的激烈论争,也将永无竞时。
当今人类社会已进入二十一世纪,新兴的学科和理论,如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等出现,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科学思维方法,扩充了人们的视野,我们何不从崭新的角度为切入点,运用这些新的科学思维方法和手段,另辟蹊径,重新审视红学研究中的各种问题,或可使人茅塞顿开,获得新的颖悟和启迪,甚至使某些问题迎刃而解,拙文正是本此朴素的初衷,进行一些初步的探讨。
一、 索隐问题概说
索隐一说,源自《红楼梦》开头的一段话,就是:
“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
索隐学者认为,“将真事隐去”这句话内有乾坤,说明作者要表达的“真事”(或称“本事”)没有直接写在作品里,而是隐藏在其他历史资料里。据此,他们翻阅大量文献古籍,野史稗闻,苦心孤诣地索求所谓“真事”。结果,“真事”搜集了一堆,影射人物找到了一批,但由于源于猜测,止于猜测,缺乏具体证据,经不起推敲质疑,没有获得大家的认同。这些结果,可概括为如下三个方面:
(一),不同索隐者索求到的“真事”各不相同。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具体例子如下:
1、 张侯家事说。(周春:《阅红楼梦随笔》)
2、 明珠家事说。(陈康祺:《燕下乡脞录》)
3、 清世祖与董小苑故事说。(王梦阮和沈瓶庵:《红楼梦索隐》)
4、 清康熙朝政治小说。(蔡元培:《石头记索隐》)
5、 康熙诸皇子争储说。(寿鹏飞:《红楼梦本事辩证》)
6、 清崇德、顺治、康熙、雍正、乾隆五朝历史小说。(邓狂言:《红楼梦释真》)
7、 康熙末年诸皇子争储位与曹雪芹家事混合说。(赵同:《红楼猜梦》)
(二),不仅“本事”不同,具体人物的影射对象也不同。他们认为,《红楼梦》中人物与某些历史人物有着对应影射关系。按理,这些人物的影射对象是确定的唯一的,可令人费解的是,对不同索隐者来说,同一个人物却有不同的影射对象。贾宝玉,陈康祺说影射纳兰成德,王梦阮说影射顺治帝,蔡元培说影射胤礽,王以安说影射多尔衮。林黛玉,蔡元培说影射朱竹坨,王梦阮说影射胤礽,赵同说影射曹俯。薛宝钗,蔡元培说影视高江村,王梦阮说影射陈园园,寿鹏飞说影射雍正,杜世杰说影射洪承畴,赵同说影射康熙第三子允祉,邓狂言说影射王鸿绪。总之,几乎所有人物,在不同的索隐者眼里,都有不同的影射对象。
在学术研究中,对于同一个问题,不同的研究者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法来探索,但得到的结果都会朝着唯一正确的目标靠拢和逼近。索隐派学者索求到的结果,竟是彼此迥异,互相离散。这种现象是十分罕见的。
(三),几乎所有索隐文章都有主观臆测,牵强附会的通病,常常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陷于不能自拔的泥淖。
这样的索隐文章,理所当然遭到其他红学研究者的诘难和批评。
孟森先生质疑王梦阮《红楼梦索隐》关于顺治帝与董小苑故事说,他以确切的史料考定顺治帝之皇贵妃是董鄂氏系内大鄂硕女,而非江南名妓董小苑,不应张冠李戴。而且,董小苑生于明天启四年,死于清顺治八年,活了二十八岁。而顺治帝生于明崇祯十一年,比小苑小十四岁,两人年龄相差近倍,在等级森严的皇宫里岂能上演这么一齣“姐弟恋”?《红楼梦索隐》立论基础崩塌了,此说法不攻自破。
胡适先生在《红楼梦考证》中列举大量材料批驳《石头记索隐》存在的种种纰漏和错误,指出这种七拐八弯的索隐方法,简直是“猜笨谜”。
评论文章众多,这里不一一列举。但应指出,这些文章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因事论事,没有涉及争论的核心问题,即《红楼梦》中是否藏有“隐”?所以索隐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虽然,索隐学派已经式微,但索隐文章还会以各种面孔出现,如探佚,揭秘之类,可谓余波未息。
索隐派开篇之作《阅红楼梦随笔》写于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距今已二百多年了。这个困惑红学多时的谜团也该到了破解的时候了吧?
二、《红楼梦》是否藏有“隐”?
我们从作者,作品和读者之间的关系来探讨这个问题。
从信息论的角度来看,作者是信息的制造者,传播者。作品是信息载体,传播媒介。读者是信息的接收者。彼此关系中,作者是处在主导地位的,向读者传播什么信息,容量大小,利用什么形式传送等都是由作者决定的。
作者制造的信息与其生活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作者的人生经历有可能成为其艺术创作的原始素材,但不是指其生活经历的全部。作者在创作过程中,对其观察体验的事物,会进行筛选,有所取舍,有所综合,有所提高,对于一部具体的作品尤其是这样。
作者脑海里的信息不能直接传递给别人,只有通过媒介才能传播开来。我们知道,语言文字是人们交流思想的工具,具有传播信息的作用。曹雪芹就是通过语言文字写成《红楼梦》,把宝黛恋爱故事的信息传播开来。
下面谈谈语言文字传播信息的几个问题:
(1)、语言文字中的每一个词(字)与其表达的意义是一一对应的,有着严谨的科学规定性。天地日月,山岳江河,花鸟虫鱼……都有清晰准确的含义。至于词汇中存在若干个多音字(或多义词),其所谓“多”,也不过是有限的几个。而在这有限的几种情况下,相对于每一种情况也都有唯一准确的含义。例如:重复和重量,步行和银行,就是如此。
(2)、从传说仓颉造字算起,我国文字出现已经有几千年悠久历史。经过人们长期努力,形成了一套严谨的科学体系。从词汇的含义到各种使用方法等有关知识都被记载下来,编纂出版了字典、词典、语法学等各种文献书借,使人们应用起来有所规范,达到了有法可依,有典可据,有章可循的完备程度。
(3)、根据巴甫洛夫神经学说,通过语言文字认识事物是人脑的一种条件反射,它不是先天生来就会的,而是后天经过学习才能获得的。只有通过不断地学习,这种本领才会得到加强,人们的阅读和写作水平才会得到提高。
作者应用语言文字这些特点和规律,把信息变换为文字符号,写成了作品。人们获得作品后,通过阅读其中文字,产生条件反射,在脑海中浮现出相关影象,接收了作者传来的信息。这样,作品就在作者与读者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作品是信息的载体,是传播信息的媒介。
阅读作品的人称为读者。但要真正读懂作品的内容,接收到作者传播的信息,他还得事先掌握语言文字与信息变换的规律,具有这种条件反射的本领。一个没有学习过中文的外国人是看不懂《红楼梦》的。
红学研究者也是《红楼梦》的读者,也是信息的接收者。他们不应越俎代庖,对作者的创作原意以及题材安排说三道四,误导广大读者。
现在,我们利用这些科学理论和现代思维方法,具体剖析索隐问题。
(一)、关于“真事隐”
“真事隐”出自楔子开头的话: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从文字内容看来,这里“真事”是指作者曾历过的真实事情。
索隐者认为,曹雪芹没有把“真事”写在《红楼梦》中,而且把“真事”隐藏起来。这就产生了三种情况。我们对每一种情况加以分析。
1、如果隐藏在他心中,那么随着作者的逝去,就成为永远不解之谜。
2、如果他把“真事”写在别的著作里,那也无法知晓。因为作者留存下来的是一本还未完成的《红楼梦》和两句诗:“白傅诗灵应甚喜,定教蛮素鬼排场”,目前尚未发现其他文字资料。
3、剩下来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委托他人代为隐藏,再由别人记录下来。
我们来讨论这种“委托代隐”的可能性。综观索隐者求索到的“真事”,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具体指某某家事说,如,明珠家事说;另一类是笼统地指某个朝代的政治小说或历史小说,如,清康熙朝政治小说。
先说第一类,张侯家事说。周春说:“癸亥、甲子间,余读书家熟,听父老谈张侯事”,听说而已。
明珠家事说。陈康祺听其先师徐柳泉先生云:“小说《红楼梦》一书,即记故相明珠家事。”也是听说。
清世祖与董鄂妃故事说。王梦阮说:“尝闻之京师故老云:是书全为清世祖与董鄂妃而作”。还是听说。
这些文章的作者完全没有提及他们与曹雪芹有任何关系,自然也不存在委托可能性。
再说第二类。这类说法引用的文章很广,牵涉的作者也很多。以《石头记索隐》为例,其中所引文章有三十多篇(部),涉及作者十余人,才找到宝玉等十一人的影射对象。《红楼梦》是一部鸿篇巨制,书中描写的男女人物有五、六百个,如果要把他们的影射对象全部找出来,依此类推,引用的文章当有数百篇,牵涉的作者也可能有数百人。如果真的要把这些人召集在一起进行“委托”,简直就是召开一次全国性创作会议。曹雪芹是个获罪抄家的破落子弟,过着“举家食粥酒常赊”的贫困潦倒生活。试问他有何经济实力和政治号召力来做这样的事?更何况,这些作者中有部分竟是朝廷命官,如朱竹坨。高仕奇、徐健庵等,与他们共同商议“吊明之亡,揭清之失”,岂非是与虎谋皮,自投箩网?
其他第二类文章的情况大抵相若,这里不逐篇剖析了。索隐者不能提供“书面委托”的具体证据,“口头委托”也经不起推敲,看来,“委托他人代隐”说法可以休矣!
从以上分析可知,被隐去的真事只能是永远地埋藏在作者的心中,没有被任何人形诸于笔墨,在现实世界里,并没有这些“真事”的文字记载。这样,索隐者就陷于无“隐”可索的尴尬境地。
(二)、关于另有“本事”说
索隐者认为《红楼梦》书中文字所表达的内容不是作者的原意(或称“本事”)那么,作者的“本事”是什么呢?他们认为,是曾经发生过的某些历史事实,该历史事实中的人物和《红楼梦》中的人物有着“一一对应”影射关系。这就是另有“本事”说,是索隐学说的立论基础。然而,这种说法有事实依据吗?合乎逻辑吗?且看:
1、 此信息并非源自作者
我们知道,作者是信息制造者,他写什么,不写什么,只有他才知道。我们不禁要问索隐者:你们是怎样知道《红楼梦》作者另有“本事”?而且确认这个“本事”是历史上发生过的“真人真事”呢?这个信息是谁传给你们的?是通过什么媒介传给你们的的?你们和曹雪芹不是同一时代的人,不可能是口头传达。那么。是书面吗?你们持有任何文字记录凭证吗?上面已经说过,曹雪芹留下来的只有两句诗和一本没完成的《红楼梦》,其他尚无发现。所以,上述信息不是曹雪芹告诉你们的,百分之百是你们主观杜撰的。
2、违背了语言文字传播信息的法则及人们认知规律。
我国的语言文字中,文字和语义是一一对应的,不能一身而二任。一段描写“良宵花解语”、“静日玉生香”的情意缠绵的文字,不能同时表达金戈铁马,刀光剑影,浴血沙场的厮杀情景,也不能反映争储夺嫡,骨肉相残,明争暗斗的重重黑幕;同时,对于今天的读者,根本没有机会看到什么《啸亭杂录》、《觚剩》、《严君墓志》等秘史轶闻,不知道高江村、严荪友、汤潜庵为何许人也。根据巴甫洛夫神经学说,我们在读《红楼梦》时,脑海里绝对不会浮现出这些人物的影象。无需进行问卷调查,都会得出明白无误的一致的结论。可见,另有“本事”说与现代科学理论是相悖的。
3、歪曲了作者的原意
《红楼梦》是作者字字皆血,句句带泪哭成的。在书中作者浇灌了无限深情,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毕生精力,讴歌了生死不渝的真挚爱情,讴歌了冰雪聪颖的悲惨凄凉的可怜女性。二百年来,感动了无数的读者。索隐者竟然如此冷酷,对此毫无感觉,还疑惑作者怀着二心,另有“本事”,暗藏玄机,愚弄读者。这种无中生有的指责,不仅严重曲解了作者创作的原意,更是对作者人格的极大侮辱。
4、 冤枉了别人
历史事实是需要人们记录的。另有“本事”说不仅歪曲了作者的原意,同时也害苦了那些记录史实的人。有理由相信他们当中好些人根本没有和曹雪芹见过面,甚至可能没有读过《红楼梦》。他们修史,作传,写墓志铭,或是职责攸关,或是受人所托,却平白无故地被诬为曹雪芹的同谋,背上了“吊明揭清”的黑锅,真是冤哉枉哉!幸亏《石头记索隐》发表时,清王朝已被推翻,否则,谁也不能估计会发生什么麻烦事。
(三)、关于“影射”说
“影射”说,和另有“本事”说,是一对孪生兄弟。另有“本事”说是索隐学说的立论基础,“影射”说就是索隐的方法或手段。现在我们来讨论“影射”这种方法能否帮助他们索求到所希望的“隐”。
“影射”,它的意义是什么呢?根据《现代汉语词典》解释是:借甲指乙;暗指(某人某事)。可见这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对甲乙双方没有任何规定,对影射规律没有任何说明。每个索隐者都可以按照自己的主观意愿,随意地选择某个法则来进行影射,结果闹出许多荒诞不经的笑话来。
(1)由于影射对象的性别没有具体要求,到底影射对象应该是同一性别(如,男射男,女射女)还是性别相异的(如,男射女,女射男)?特别是,影射不是变性术,为什么一个妙龄少女影射后竟然变成了须眉大汉?令人费解。
(2)影射对象的数量多少没有规定。有的索隐者认为是一对一的,有的认为是一对多的。如,《红楼梦索隐》认为,董小宛的影像是黛玉,袭人,晴雯和宝琴;陈圆圆的影像是宝钗,妙玉和香菱。一个人竟然有多个影像,试问怎能自圆其说?
(3)影射对象全体的范围没有限制。有人认为应局限在一个家族内,有人认为可扩充到一个朝代里。更有甚者认为可扩展到几个不同的朝代。但在什么条件下,影射对象应从什么范围内寻找?无人能给予回答。
(4)影射对象所处的时空也没有限制。上溯明末清初的洪承畴和多尔衮,下至清末民初的李鸿章和袁世凯都是影射对象,真叫人啼笑皆非。
这样纰漏百出的影射,完全丧失了科学规定性,怎能应用到严谨的学术研究上来呢?如果有人指望用它来找寻什么“本事”,到头来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综上所述,《红楼梦》和《水浒全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古典文学作品一样,是按照我国传统语言文字规律写成的,作者传达给读者的信息都已写在书中。我们完全可以象对待其他文学名著一样阅读它,研究它。如果说,“隐”指的是作者曾历过的没有写在书中的事件,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作者的逝去,任由其灰飞烟灭吧。如果说,“隐”指的是和《红楼梦》中的事物有着对应影射关系的某些历史事件,那答案则是否定的。这就是索隐问题的全部结论。
写到这里,不禁令人想起六祖禅宗惠能大师的偈语: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联系方式:0758—2836150 
电子信箱:shxrd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