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由甄士隐和贾雨村得到的创作真言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由甄士隐和贾雨村得到的创作真言

作者: 冉博  收录时间:2008-02-01

    甄士隐与贾雨村的谐音义是"真事隐去"及"假雨存言".其中的具体内涵作者在开卷第一回业已说得很明白,甄士隐就是作者所历过的一番梦幻,借通灵之说写成了《石头记》一书.可同时又说,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时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为了表示悔过,把所赖天恩祖德恩,背父兄教育之德,编述一集."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雨存言,敷衍出一段故事来,是闺阁昭传,悦人之目,故曰"贾雨村云云."
    其表面义甚明,甄士隐代表的是家世的梦幻,贾雨村是悔过文字,两者意义上有严格地界限.但是,就目前来看,一般理解为把真事隐去,用假话存言.这就很容易给人们一种误解,要把真事隐去,作者在用假话述真事.据我个人的看法,甄士隐和贾雨村都是平权的谐音词,不存在用假隐真的含义,传递的都是"真事",而且真言全在其中.为了解开次谜,先请读者谅解,抛开这里,从谐音有关的人物开始分析,看有没有别的方法来弥补其中的不足,并找到解开的钥匙.
    凡是读过作品的读者都知道,谐音艺术是作品中比较突出的一个方法.除上述二人之外,甄英莲,风肃,娇杏等人都用了这一方法.英莲谐应怜,风肃是风俗,娇杏是侥幸.不难看出,这几个人物作者仅用了简单地谐一法,比较好理解.下面的几位人物就不同了.贾府的四春,作者也用了谐音法,分别是原,应,叹,息.据脂砚斋批语将讲,这四个字有联合成"原应叹息"的隐义.经这么一分析,读者可能已经明白,这四个人名身上,作者实际上用了谐音联合的艺术.这个词不见于所有的语法著作,为了合乎作者的本意,用离合法来表示.(注:有的著作中称为复合体谐音)
    谐音离合并不是曹雪芹的首创,在汉以后的神秘文化中业已存在.然而,在当时并没有当作一种艺术方法来用,而是仅限于离合诗词的创作中.创作者为了对某位历史人物进行批评,或对某事件发表意见,将定语词分寄寓于一首诗词中.这便是离合诗的来历.此方法大部分用于拆字,复合转义等手法.如"王安石柄国时,有题相国寺壁诗云:终岁(十二月,合一青字)荒芜(草田,苗字)湖浦焦(水去,法也),贫女戴笠(安字)落柘条(石字),阿侬(吴语,即吴字)去家京洛(国字)遥,心情寇盗(贼民也)来攻剽.这首离合诗合起来,就是"青苗法,安石误国贼民也).
    作品中曹雪芹没有直用此法,而是把短句离成了单一的字,若要得到其中的真义必须将方法反回去,也即用合字为句的方法.因为此方法始终在离合的范围内,我还是用离合作为称谓.
    作品中这类例子很多,在其它的作品中即将介绍,暂不去涉及,这里主要说甄士隐与贾雨村名字的隐义.曹家人有一个风俗,上辈在给后辈起名字时大都从,《五经》中来找现成的句子,用其中的关键字作为名或字.这样一来,不仅名与字之间有了具体地意义,而且,在文义上形成关合.这一方法本身,就是在用离合.所不同者,关合是义理的,而离合是形式上的运用.曹雪芹在创作时不可能象在生活中那样,去引经据典,,不仅不利于创作,而且带来麻烦的可能性极高;不仅宜于泄露创作的秘密,而且作品的味道恐怕也要变味.而形式上的运用就可以避免,所以曹雪芹用于作品的往往形式上的最多.
    对甄士隐作者是这么介绍道:"姓甄,名费,字士隐".据脂砚斋批语的意思,甄谐真,费谐废,士隐就是事隐.结合前面介绍的离合方法,就可以得到"真废事隐(去)"的句子,照字面义,作者在说:真事废去,事隐其中.这比较符合手法的本意.可是,理解起来却觉得别扭,不如说"真费事隐去",来得顺当(费,废相通).
    贾雨村在作品中出场时,作者写道:"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对此,脂砚斋批道:贾化,假话;时飞,实非;雨村,语存.用上述方法,合起来就是"假话实非语存(言)".
    以上只是对甄士隐和贾雨村分别进行的谐音分析,虽说比单纯的谐音要复杂,但还不是结果的最后.谐音即可以用于短句,自然也可以用语长句的离与合.这是谐音艺术的概括特点.为此,甄士隐与贾雨村的完整意就是:真费事隐(去),假话实非语存(言).这就是曹雪芹的创作真言所在.

电子信箱:yelangxingkong@sohu.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