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梦觉主人”的糊涂一时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梦觉主人”的糊涂一时

作者: 劳扬   收录时间:2008-01-27

    “甲辰本”,也就是1951年在山西发现的八十回《红楼梦》抄本,因为有“梦觉主人”题款的《序》,且序的标称时间是“甲辰菊月中浣”,所以书称“甲辰本”和“梦觉本”了 。梦觉主人策划了这个抄本,赶上了全中国人民在伟大人物的指引下通读红楼梦、笃信“不读三遍就读不懂” 判词的好时代。他的“梦觉本”也就成了颇被“学家”们青睐的典籍了。可谓梦觉主人聪明一世也。但他也有糊涂一时的时候。
    他这个抄本的第七十八回没有了叙述贾政“名利大灰”的整段文字。表面上看删去了“名利大灰”的文字,第八十一回的贾政教训贾宝玉攻读四书备考应举的情节,与程本和庚辰本等本子的第七十八回相比,就没有“人物性情变化”的矛盾了。
    且不说从七十八回内部的情节的铺叙看,追念“将军林四娘”与悲撰《芙蓉女儿诔》气氛和情绪很难平滑的进展,是内容的突兀变化。重要的是“甲辰本”关于林四娘故事的叙述存在不可容忍的误笔。这个错误不是一个故事创作人员的错误,而是改写者的疏忽性错误。
    是什么错误?为什么这么分析?
    错误是:同一情节中,“甲辰本”让贾宝玉“两”次从外面到贾政书房来。
    分析的依据是:原创者与改写者的“胸有成竹”的状态不同。一个创作人员(作者)在设计情节或场景时,什么人物在场,何时进场,何时退场,那他应该是很清晰的,不可能让在场的某个人物,还又调度他从场外再进来一次。犯这样的错误只能是改动别人的原稿忘记了被改动的场景的人物布局了,才可能出现调度在场人员再从场外进来。
    请看在林四娘故事一开头是“王夫人命人送宝玉至书房中”。这个“调度”,“甲辰本”与其他本子 如《程甲本》的情况相同,也就是宝玉比贾环和贾兰先到贾政书房,所以《程甲本》后来写道“说话间,贾环叔侄亦到.贾政命他们看了题目”。但甲辰本的“书写者”却忘了这一茬,写成了“说话间,宝玉贾环贾兰俱已到来,看了题目。贾政命他三人各吊一首。”这就是说“甲辰本”让宝玉进书房两次。这不可能是作者的笔误而是只能是改写者的记忆丢失所至。 不能不承认梦觉主人在改动第七十八回糊涂了“一时”。

    据此鄙人以为“甲辰本”的抄写时间只能在社会上公开讨论第八十一回与第七十八回在举业看法上有矛盾(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后。那种认为梦觉本是脂本到程本的过度本的论说是没有充分、合理的论据的。



被删的内容如下:

他两个虽能诗,较腹中之虚实虽也去宝玉不远, 但第一件他两个终是别路,若论举业一道,似高过宝玉,若论杂学,则远不能及,第二件他二人才思滞钝,不及宝玉空灵娟逸,每作诗亦如八股之法,未免拘板庸涩.那宝玉虽不算是个读书人,然亏他天性聪敏,且素喜好些杂书,他自为古人中也有杜撰的, 也有误失之处,拘较不得许多,若只管怕前怕后起来,纵堆砌成一篇,也觉得甚无趣味. 因心里怀着这个念头,每见一题,不拘难易,他便毫无费力之处,就如世上的流嘴滑舌之人,无风作有,信着伶口俐舌,长篇大论,胡扳乱扯,敷演出一篇话来.虽无稽考,却都说得四座春风.虽有正言厉语之人,亦不得压倒这一种风流去.近日贾政年迈,名利大灰,然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因在子侄辈中,少不得规以正路。近见宝玉虽不读书,竟颇能解此,细评起来,也还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就思及祖宗们, 各各亦皆如此,虽有深精举业的,也不曾发迹过一个,看来此亦贾门之数.况母亲溺爱,遂也不强以举业逼他了.所以近日是这等待他.又要环兰二人举业之余,怎得亦同宝玉才好,所以每欲作诗,必将三人一齐唤来对作.
闲言少述.且说


电子信箱:ninharseal@hotmail.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