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谁宝和氏璧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谁宝和氏璧

作者:梁归智  收录时间:2008-09-21

 大家都知道和氏璧的故事。说的是楚国的卞和氏,发现了一块藏在石头里的举世无双的宝玉,献给楚王,他献了三次,头两位楚王都说他搞“假冒伪劣”意在欺诈,重重地惩罚了他。只有第三位楚王才认识到这快“璞玉”被隐藏的价值,把玉从石头里发掘出来,并琢磨成一块“璧”,这就是后来家喻户晓的“和氏璧”。再往后这块珍贵的和氏璧辗转落到赵王手中,秦王想得到它,说要用十五座城池来交换,然后就是蔺相如“完璧归赵”的一幕上演。有了这一段历史插曲,和氏璧就又有了一个别名:连城璧,就是说它宝贝无比,“价值连城”。

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艺术遗产中可有“和氏璧”?有,那就是曹雪芹的《红楼梦》。

曹雪芹《红楼梦》的价值被长期遮蔽扭曲,也像那块被包裹在石头里的玉璧。世人虽然也赞美它,却是赞美它的“石质”而不是“玉质”,因为它的“玉质”根本没有被发现和认识。

《红楼梦》的真思想,《红楼梦》的真艺术,《红楼梦》的真文化,都被层层粗陋的砂岩所掩盖,这层层砂岩的外壳,还很坚固而不易被打破,它的结构也很复杂,要辨别和清除颇为费劲,而且它还有点像“玉”,能够以假混真。

这像“玉”的粗陋的砂岩是什么?有好几层。第一层是后四十回的续书,它偷梁换柱,李代桃僵,就把原著的价值作了篡改,混淆了世人的耳目。第二层是社会常情的惰性和惯性,喜欢陈陈相因,懒得动脑筋思考问题,追求真相,学习钻研。第三层是后来西方文化东渐,不能和原有的中华文化完全水乳交融,在带来许多可贵新资源的同时,也造成了一些教条和模式,一些新的“套路”,时间长了,成了另一类型的“陈腐旧套”,而舆情惟“新”是趋,惟“西”是宝,把这些教条框架硬往《红楼梦》上套,并且认定这一套就是正宗,《红楼梦》的“大美”“真美”无非如此如彼。还有第四层、第五层……

读《红楼梦》不容易啊。

咱们先不说思想,单说艺术——更理论一点叫审美。《红楼梦》是一部文学作品啊,“文本”才是它的本体啊,不要尽搞作者、版本那些“红外学”啊,要多搞“红内学”啊……好啊,咱们就专门“红楼谈艺”,《红楼梦》的文本艺术,这是不是地地道道的“红内学” 呢?还有什么比“艺术”更是“内学”的呢?

但有两种“红楼艺术”。

一种是视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为一个“整体”和在古今中西新老理论教条模式规范下的艺术,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形象,曰:原型和母题,曰:一百二十回的有机结构,曰:后四十回的白话语言美,曰:高鹗修改尤三姐形象的贡献,曰:后四十回贾母的政治家风度,曰:“林黛玉惊噩梦”的心理学,曰:“调包计”的戏剧性,曰:“黛死钗嫁,宝玉出家”的悲剧美学……

这不是《红楼艺术》里所要贡献给读者的“红楼艺术”。从这本书的立场看来,上面所说的那些东西恰恰是歪曲掩盖了真正的“红楼艺术”之“和氏璧”的层层“砂岩”。再打个比方,是后四十回所写通灵玉丢失后有人贪图赏格而伪造出来的那块“假宝玉”:像倒像,只是颜色不大对——怎么把头里的宝色都没了呢?

那么,真正的“红楼艺术”是什么?

且摘录几条《红楼艺术》的目录:

一喉两声,一手二牍

伏脉千里,击尾首应

勾勒·描写·积墨

“补遗”与“横云断岭”

“诗化”的要义

两次饯花盛会

鼓音笛韵

吴带曹衣

……

这才是真正的“红楼艺术”。它的核心、要义何在?

第一,真正的“红楼艺术”是要发掘出曹雪芹艺术创造的独特性,那独家秘传的绝活,而不是你会我也会的“大路货”。比 如,“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击尾首应”,那些“谶语”、“影射”、“化用典故”的“活笔”和“侧笔”,那“巨大的象征”,那九回一个单元的巧妙结构……大观园的“沁芳”隐寓着十二钗的“花落水流红”,贾芸和小红互相交换手帕影射着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手帕情缘”,“两次饯花盛会”所特笔暗示的贾宝玉的生日是四月二十六日芒种节……

第二,怎样才能发现这些创作秘密呢?有前提。首先,你必须对“红外学”有过研究,至少也要有所了解。你要仔细考察过版本,要知道“绛洞花主”是“绛洞花王”的抄写失误,而绛洞花王是贾宝玉的“三王号”之一,这是精心的艺术设计,是微妙的隐喻艺术。你要知道“冷月葬花魂”才是原文真笔,“花魂”和“鹤影”植物对动物,对仗才工整,而且是和“葬花吟”后应前呼,暗示黛玉和十二钗的结局。你要对“曹学”有所涉猎,知道贾母的原型是苏州织造李煦的妹妹、曹寅的寡妻,而贾政的原型是过继到贾母原型名下的曹寅的侄子曹頫,你才能体会贾政打贾宝玉而贾母护孙描写的“一击两鸣”之意。你要对曹家在雍正和乾隆朝两度败落的“家史”有一些探索,才能欣赏小说中秦可卿神秘死亡、冯紫英去铁网山打猎这些情节,有“假作真时真亦假”的皮里阳秋。你要对脂批慧眼识珠,才能对“庄子离骚之亚”、“得金瓶壸奥”、“一树千枝,一源万派”的度人金针“鸳鸯绣取从君看”。

开窍了吗?“红内学”是以“红外学”为基础的,“红楼艺术”是奠基于曹学、版本学、脂学、探佚学等全部红学研究的铺垫之上的。你于“红外学”一无所知,也就不可能真懂“红内学”,不会发现曹雪芹的真艺术、雅艺术、高级艺术,而满足于后四十回的假艺术、俗艺术、低级艺术,成了井底之蛙还洋洋得意,“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庄子·秋水》)。你就压根领略不到曹雪芹苦心经营的七宝楼台之惊奇绝艳,对“落霞与仙鹤齐飞,湘水共海棠一色”(这是指曹雪芹用落霞、仙鹤、湘水和海棠象征史湘云,)的巧夺天工麻木不仁,却为那纸糊的假花所炫耀迷惑,你的“水平”就永远上不去高台阶,你就只能是个“肉眼凡胎”的俗僧,见到“假西天”就顶礼膜拜,和真正的灵山圣境却违远隔膜了。

还有前提。你得对中华传统文化有比较全面的修养。你得懂戏曲、园林、诗词、书法、丹青、禅宗、民俗……否则,你怎么能看出传统书法绘画的“勾勒”、“积墨”和“吴带曹衣”体现在曹雪芹的写作艺术中呢?对曹雪芹如鱼在水一般化为写小说技巧的传统音乐的“鼓音笛韵”和传统诗词的神韵意境,你又怎么会有感觉呢?一句话,你得懂中华传统文化,而且要懂得全面,懂得深刻,懂到灵魂,懂到骨子里,能look into,浮光掠影不行,稍微懂一点不行,假装内行更不行。《红楼艺术》的第一章就是“《红楼》文化有三纲”,其中说:“我个人以为,它是中华唯一的一部真正当得起‘文化小说’的伟著。” 此中三昧,君亦拈花微笑乎?

当然,你还必须有文学气质,有艺术感觉,你得有点“诗质”,因为曹雪芹就是一个情痴情种的诗人,《红楼梦》艺术的一个本质就是“诗化”。就像第七十八回写到贾宝玉,说他“空灵隽逸”,能够“虽无稽考,却都说得四座春风。虽有正言厉语之人,亦不得压倒这一种风流去”——这就是杜诗圣(“杜诗圣”是指杜甫,)长吟的“文采风流”了。其实,这也就是中华文化的特质,就是一个“活”字。怎样才能“活”而不“死”,作“透网金鳞”?就是要文、史、哲全方位“打通”,考据、义理、辞章齐头并进,真、善、美相辅相成,“证”和“悟”互为表里,而不是硬扣“死证据”和“形式逻辑”,还美其名曰“学术规范”。如果说在某些考证问题上,这种“跛脚的学术”还能搬弄一点别人一时不熟悉的罕见史料来装装门面吓唬一下人,一进入“艺术”领域,那可就捉襟见肘,立刻原形毕露了。

《红楼艺术》里说:中国的诗,特别注意这个“境界”或“意境”。而《红楼梦》的真魅力,正是由这儿产生的——并不像有人认为只是“描写”、“刻画”、“塑造”的“圆熟”、“细致”、“逼真”的事。《红楼梦》处处是诗境美在感染打动人的灵魂,只有这一点,才凸出了《红楼梦》与其它小说的主要不同之特异色彩。这种诗化是渗透在小说的字里行间的。比如第七十六回黛玉、湘云联句,后来妙玉加入,邀请黛、湘到拢翠庵(版本考证:“拢翠”与“怡红”对仗,不是“栊翠”)去,《红楼艺术》特别指出,小说接着描写三人到庵中,“只见龛焰犹青,炉香未烬”。这“八个字、一副小对句,宛然传出了那种常人不能‘体验’的特殊生活境界。我每读到此,就像真随她们三位诗人进了那座禅房一般,那荧荧的佛灯,那袅袅的香篆,简直就是我亲身的感受”。又比如第七十一回写鸳鸯到大观园里传贾母的话,出园时晚了,独自一个人,走到园门,此时此刻,景况何似?静无人迹,有八个字描写得十分微妙——“角门虚掩……微月半天”,这多么生动地画出了一个大园子的晚夕之境界!

总之,对曹雪芹的真艺术、独特艺术,《红楼艺术》可谓真“解其中味”,将文本的不传之秘一一抉示,让读者对曹雪芹的文心匠意恍然大悟,时时惊喜,享受于山重水复之中忽然柳暗花明之乐。谈“红楼艺术”的著作、论文也够得上车载斗量了,当然各有视角,各有收获。但如果要评选一本真能“从根儿上”阐发出曹雪芹“令世人换新眼目”之文采风流的“谈艺第一书”,把曹雪芹那“胸中一段锦绣”真正发露出来的著作,那恐怕非这本《红楼艺术》莫属了。

这本《红楼艺术》的作者是哪一位?当然是红学的泰山北斗周汝昌先生了。除了他,谁又能达到如此境界呢?不是总有人在讥讽周先生是“考证派”吗?说周先生只钻牛角尖搞“红外学”却脱离了《红楼梦》的艺术文本吗?可是,发这样轻薄议论的人,你能写出周先生的《红楼艺术》吗?“回到小说文本”可不是空喊口号比嗓门大的事,得拿出货色来!

周先生的《红楼艺术》是一本旧著,当年行世不久就售磬了。这次旧版新印,周先生要我写几句话以为推介。周先生是红坛祭酒,我当然不配写正襟危坐的“序”一类文字,就随便谈一点感想聊以塞责了。正是:

机锋涵咏较才情,难道天刑八股评。

一脉沁芳凭解味,推敲月下可通灵?

发表于梅玫主编《红楼》2006年11月第4期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