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美国红学家大连谈红学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美国红学家大连谈红学

作者:梁剑箫  收录时间:2008-09-16

  在大连有一对外籍红学家夫妇。丈夫是美国人,妻子是入了美籍的韩国人,他们就是在辽宁师范大学担任英文外教的葛锐教授和他的妻子朴京淑。这一对夫妇对中国的古典名著《红楼梦》情有独钟,研究多年,已经有不少成果。曹雪芹写出的千古奇书在美国学者眼中究竟是什么样子?《红楼梦》研究在美国是什么样的情况?近日,笔者怀着好奇和和疑问走访了这对美国红学家夫妇。

读过十遍《红楼梦》的美国人

初见葛锐,就感到他的翩翩学者风度,同时又是一个快乐可爱的美国人。他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哲学系,曾对西方大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等作过很深的研究。1988年,他离开美国,去日本生活了四年;随后又到韩国住了五年半,娶了韩国太太。九十年代末,他来到中国,一呆就是七年。他说,中国才是亚洲的母亲,有真正博大精深的文化。

葛锐接触《红楼梦》是在2002年,他在北京语言大学的图书馆中看到了杨宪益和戴乃迭翻译的英文版《红楼梦》。葛锐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他把整部小说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之后,感觉兴趣盎然,就又读了一遍,但仍然爱不释手,就从头再读……如今,他已经读了十遍,却说自己还要继续重读,因为“《红楼梦》深不可测,它不只是一部小说,还是哲学,是诗,是历史,是整个中国文化”。

葛锐也读过英译本《西游记》和《金瓶梅》等,但他觉得,《红楼梦》更伟大,因为这本书里包罗中国文化的万象,是一部关于中国文化的百科全书。他说,在这部书里,你不单单是为男女缠绵悱恻的爱情所打动,同时可以寻觅到中国的哲学思想、宗教思想,还能发现中国的服饰讲究、建筑风格……真是常读常新。他说,《红楼梦》这部奇书渗透着不同层次的涵义,比如,建筑和服饰是一个层面,哲学与宗教又是一个层面。建筑和服饰体现典型的东方文化审美观,和西方的完全不同,那个大观园,你感觉好象颐和园、苏州的园林全在里面,和美国的花园广场一点也不一样。他又说,《红楼梦》中的哲学思想主要和“情”有关,这是一种很特别的哲学,也是一种很人性的哲学。

崇拜红学大师周汝昌

葛锐曾拜访过我国红学界的泰斗周汝昌先生多次。2002年,他和妻子就去周汝昌家,向周老请教红学问题。葛锐说,周汝昌先生的英文能力非常强,和自己用英语对话,没有任何语法错误,很流利的英语。

除了周汝昌,葛锐还拜访过蔡义江、张庆善等红学家。这些红学家对他都很友善,但自己最崇拜的,还是周汝昌。他说周汝昌让人印象深刻,是一个极其聪慧的学者,而且是非常special的,就是很不同寻常的,有独特学问和见解的。“周汝昌先生思想开放,对我很尊重,特别欣赏我提出的有关《红楼梦》是否是一部佛教和道教小说的问题。他说《红楼梦》里面表现得不是宗教问题,而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葛锐谈起他和周汝昌的学术探讨,显得格外神采飞扬。

谈起红学界,葛锐说中西方的红学研究领域内有一个问题,就是西方红学家的一些著作还没有中译本,中国的红学家还无法了解他们的思想。大洋彼岸的红学家以及红学思想如同无法归国的游子,和母亲遥遥相望,却不能相见。其实,中国红学家的著作翻译成英文的也是凤毛麟角,更不用说英语以外的其他文字了。

《红楼梦》属于全人类

葛锐教授代表性的红学论文是《英语红学研究纵览》,这篇论文系统地介绍了《红楼梦》在西方的研究成果,相当全面,而且包括最新的研究动态。此文已经在台湾淡江大学主办的红学刊物上发表,同一期刊物还发表了许多海内外红学家的文章,中国大陆的只有周汝昌先生的文章。这对中国红学界,无疑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在葛锐心中,《红楼梦》和莎士比亚一样,是全世界的宝贵文化遗产,它是全人类拥有的一块瑰宝。他说《西游记》、《金瓶梅》等是优秀的中国古典小说,但和《红楼梦》比起来,就稍逊一筹。“一个伟大的作家,不会把自己的视角局限在他当时所生活的社会环境,他会用深邃的眼光洞察未来。这是伟大作家与优秀作家的区别。”葛锐的这些话别有一番意味,真不愧是学哲学出身。

谈到《红楼梦》和中国传统文化在美国的影响,葛锐觉得很遗憾:“美国年轻人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了解得太少,有的人对中国几乎一无所知。”不过他又说,他的一个美国朋友马克在美国向学生讲授过《红楼梦》,反响很好。这证明《红楼梦》也能被西方人了解,《红楼梦》是属于全人类的。说到这,葛锐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要让西方人知道《红楼梦》和红学

葛锐还不能阅读中文书籍,但他有一个很好的助手,就是妻子朴京淑,这位秀丽的韩国女子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中文水平很高,对中国出版的红学书籍如数家珍。她仔细阅读汉语红学书籍,然后用英文说给丈夫听,夫妻二人合作得真是如鱼得水,珠联璧合。他们现在正在把周汝昌的《曹雪芹新传》翻译成英文。他们经常去书店,只要看到新出版的红学书,就立刻买回来。最近,他们就买到了大连红学家梁归智刚出版的《红楼探佚红》(作家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

原来,葛锐来辽宁师范大学任教,还有一个目的是想认识梁归智教授,周汝昌先生早就向他推荐过梁教授,说梁归智是国内唯一对庄子和《红楼梦》关系研究深刻的学者。可惜梁教授去俄罗斯任教,失之交臂。不过,葛锐说他已经和梁教授通了长途电话,做了学术交流。他还计划把梁教授写的《红学泰斗周汝昌传:红楼风雨梦中人》也翻译成英文。

眼下,葛锐夫妇的研究计划是写一篇有关中国读者与西方读者对《红楼梦》不同看法的论文。他们说,让更多的西方人知道《红楼梦》的伟大,了解中国的红学研究成果,也让中国人了解西方人对《红楼梦》的研究成果,这是他们毕生的使命。听他们这样说,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

发表于《红楼研究》2007年6月第2期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