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脂砚斋身世考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脂砚斋身世考

作者:虞卫毅  收录时间:2008-09-16

    脂砚斋是一笔名,读脂评石头记,批语中常注"脂砚"二字,且有"芹、脂“之称,可见脂砚与雪芹关系亲密无间。而曹雪芹写作红楼梦时,脂砚能即写即评,且能帮助眷写与对清,这种关系也非一般的作者与评者的关系,只能是一种亲密无间的伴侣关系,二人情投意合,才能如此亲密合作。问题在于,脂砚暨能为雪芹眷抄文稿,又能对雪芹创作作出点评,甚至可以建议雪芹删去书中部分描写,而雪芹也能言听计从并尊脂砚为”先生“,脂砚的才情与身世肯定非同寻常。
    实际上,脂砚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其父何焯是康熙看重的大文人,是皇八子的老师。而皇八子的才学在诸皇子中是首屈一指,康熙曾有意培养他。由于皇八子对何焯言听计从,引起康熙的警觉,加之有人告发何焯奔丧守制期间,将幼女寄养在皇八子处,并得到查实,康熙担心传位皇八子后,大权会旁落,所以临时改变主意,训斥皇八子,逮捕何焯。并将一大批奉旨举荐皇八子为太子的大臣作了撒换。
    脂砚正是何焯的独生女,出生不到一年,其父因要回苏州奔丧,将其托给皇八子家中寄养。所以,脂砚的幼年是在皇八子家长大,其父是当朝第一流的大学者,且是康熙亲选的皇八子的老师,而皇八子与曹李两织造关系亲密,何焯又是苏州人,,所以脂砚幼时,在北京得到曹佳氏关爱与亲教是完全可能的,这就是脂批中称曹佳氏为”俺先姐“的原因所在。红楼梦十八回,元春省亲时,脂砚有多条批语,情真意切,而很难解读,如果从这一角度去看,批语的含义就能理解。脂砚出生名门,从小受到极好的教育,且才华过人,这是她后来能协助曹雪芹著书并帮助眷抄和点评的主要原因.
    何焯的入狱丢官,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因他回乡守制期间,将幼女寄养在皇八子家,在诸皇子争皇位过程中,被人告发。脂批中有“有命无运,累及爹娘”(胡庐庙失火一节,暗写)的痛批,说的正是这段痛史。
    皇八子对汉文化比较偏爱,皇四子(后来的雍正)颇有心机。告发皇八子与何焯的正是雍正手下的那位爱将年羹繇。康熙朝的这段历史惊心动魄,并影响了汉文化在清朝的历史走向。值得历史学家深入研究。与这段历史有关的另一部小说是〈儿女英雄传〉。读过〈儿女英雄传〉就知道出卖何焯与皇八子的人是谁?

    考证红楼梦必须从脂批入手,而要正确解读脂批,就必须从考证脂砚的身世及脂砚与曹雪芹的关系入手.脂砚斋身份与身世不明,就无法正确解读脂批.
红楼梦中的诸多谜团是一个连环大案,脂砚的身世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最难解的一环.脂砚的身世不明,红楼梦的考证研究很难取得突破.
    考证脂砚身世的史料很难查寻,也只有从脂批中,能看到一点蛛丝马迹.笔者关于脂砚为何焯之女的考证,虽说证据还不够十分充分.但是,如从时间关系上考察,恰能吻合.从历史事件上考察,恰能与脂批形成互证.从人物关系角度考察,更是合情合理.
    脂砚斋身世是红楼梦研究中最难解之谜,笔者关于脂砚斋是何焯之女的考证,是从脂批中"南直召祸"这一史实出发,作出的考证.因此,具有无可辩驳的雄辩性.
    对"南直召祸"批语的解释,很多人牵强附会地说,南直是指"南直隶"是(南京).这种说法本身就非常牵强,如果与葫芦庙失火联系起来看,就更加牵强.是根本解释不通的.而笔者的解释有理有据,是最合理的解释.(以下为旧文):
笔者在研究金农书艺时,无意中发现一些线索,感到妙玉(脂砚)极有可能是金农老师何焯的女儿。更为关键的是,在脂批中果然找到两条批语与何焯入狱大案密切相关。
  要说清其中的原委,先需对何焯的身世作一简要介绍。
  何焯(1661-1722),字屺瞻,号义门,晚号茶仙,苏州吴县人。康熙时以拔贡生值南书房,赐举人,复赐进士,官编修,直武英殿修书。著有《义门先生集》、《义门读书记》。何焯精于古版本鉴定,初以布衣身份受聘于工部尚书王鸿绪,后由直隶巡抚李光地推荐给康熙皇帝,深得康熙皇帝的赏识。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以拔贡生身份应召入京入直南书房授皇八子书。次年赐举人身份参加考试,又特许参加殿试,中第三名进士。真可谓君恩浩荡,一步登天。何焯不仅学问渊博,而且足智多谋,有“袖珍曹操”之誉。在皇八子与皇四子(即后来的雍正皇帝)争夺皇位的过程中,何焯出谋划策,深为皇八子所依重。由于皇八子争夺皇位之心太过急切和明显,引起康熙皇帝的警觉和反感,兼之皇四子党有意构陷,寻得皇八子结交外臣,图谋皇位的证据密奏康熙,康熙震怒之下,谕旨云:“(皇八子)自幼阴险,……与乱臣贼子等结成党羽,密行奸险。”②皇八子从此失宠,且连累一大批官员受到处分。何焯因在丁艰回藉守制期间将幼女托皇八子收养(违反清室规定)遂成为结党的铁证,为此被逮捕下狱,虽不久获释,但家中被抄,一切官职全部削去。何焯出狱后,托病回藉修养,1722年(雍正继位的前一年)在郁愤中去世。此一史实,在清史中有明确记载。何焯的得意门生,大书画家金农在何焯去职回乡后曾有一诗怀念其师:“宋元雕本积万卷,夫子著书游禁庭。近不得意但高卧,秋风吹老古槐厅。”③
  在了解了何焯的上述身世后,我们再来看脂批中的一些话,就能知道批语的真实含义及脂砚与何焯的父女关系了。脂评甲戌本第一回写甄士隐家被烧。原文是这样写的:“不想这日三月十五,葫芦庙炸供,那些和尚不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多,大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在“接二连三牵五挂四”这句话上有段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所谓:“南直召祸”,应是指何焯受康熙之召到京入直南书房为皇八子之师,不幸引来入狱和抄家之祸。书中所谓“那些小和尚不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其实是隐写皇八子及其党羽谋取皇位事机不密,东窗事发,致使诸多官员接二连三受到牵累的一段史实。不了解这段史实,当然就无法理解脂砚斋的上述批语。曹雪芹对脂砚的身世是清楚的,所以会这样写,脂砚斋对南直召祸的隐情更了解,所以才会这样批。南直之祸直接导致了何家的家道衰落,导致了脂砚的身遭离乱。对这段痛史,脂砚耿耿于怀,在脂批中有多处流露。例如甲戌本第十三回在“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句上,脂砚批道:“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伤哉,宁不恸杀!”有人认为“树倒猢狲散”这句话是曹寅的口头禅,其实不对,由甲戌(1754年)上推35年,时在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曹寅早已去世,不可能再说此话。说这句话的主人是谁?笔者认为正是脂砚的父亲何焯。何焯是康熙五十四年系狱丢官,不久获释,约在康熙五十七年前后返乡隐居,在何焯系狱期间,其苏州老家曾被抄家,④何焯去职返乡后,看到红极一时的何府已是七零八落,一片萧条的景象,发出“树倒猢狲散”的感叹,事在情理之中,此时的脂砚是唯一能慰藉何焯受伤心灵的掌上明珠,脂砚能清晰地记住其父生前反复念叨的这句口头禅,并在批书时发出悲叹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这是一例。再如甲戌本第一回写英莲,在“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八个字上,有一段眉批:“八个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词客骚人!……”按何焯系狱主要是因为他在返乡守制期间,将自己的幼女(脂砚)留在八皇子家托养,为皇四子所参奏,加之何焯回乡守制期间,曾四处活动,为八皇子拉拢官员穿针引线,此事也被他人密奏康熙,引起康熙的反感与震怒。龙颜大怒的康熙一面将皇八子怒斥一通,一面将何焯关进大狱,一大批与皇八子、何焯关系亲密的官员受到罢免和牵连。何焯众多有才华的门生弟子从此失去进身之阶。正是有感于此,脂砚才会在“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八个字下写出这样沉痛的长段批语。不了解这其中的隐情,是无法理解脂批这段话的真实涵义的。
    何焯之女生于康熙四十五年,康熙四十六年何焯回苏州奔丧,将不到两岁的幼女托给皇八子照看.
妙玉进贾府时,书上明写是十八岁.妙玉进贾府是贾府被抄家的前三年,约在雍正二年,由康熙四十五年出生,到雍正二年到曹家避难,其间正好是十八年.这是巧合吗?显然不是,这是一种实写.按笔者的考证,曹雪芹出生于康熙五十年,张云章的贺诗是明证.因此,曹雪芹比脂砚小四五岁左右,而书中妙玉进贾府时,宝玉年龄约在十三岁左右,恰比妙玉小四五岁,这难道也是巧合不成?笔者在考证中是采用排除法去进行验证的,如果在时间链上不吻合,早就会作出自我否定.但直到目前,还找不出明显破绽.所以一直坚持这一观点.
何焯因急于回苏州奔丧,行前将幼女交给皇八子一家照看和抚养.盖当时交通不便也.
    何焯回乡守制三年,后在江南各地又联络交游了一两年.才回北京,其女的幼年基本上是在八皇子家度过,是八皇子之妻当作女儿带大.必然会有感情.交往既久,必有传闻.传到康熙耳中,就变成皇八子有意收养何焯之女,成为结党的铁证.后来康熙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未再深究.
    雍正执政之初,为了笼络人心稳定大局,对皇八子等人委以重用.封皇八子为亲王.并在何焯去世后复其原官,这都是政治手腕.何焯与八皇子看的很清楚.所以,何焯去世前安排其女到曹家隐居.因为,何焯去世前,苏州织造李煦已被查抄,其女在苏州过活已不安全.红楼梦中对妙玉进贾府时的一段描写正是描写这一过程.它与史料恰能形成互证.在时间关系链上毫无破绽.
 

电子信箱
:ywy430@ah163.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