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意淫”和“两赋”的含义及其与贾宝玉的形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意淫”和“两赋”的含义及其与贾宝玉的形

作者:冯守卫   收录时间:2008-09-12

    《红楼梦》中警幻仙姑所说的“意淫”,及贾雨村所讲的“两赋论”,含义是什么?与贾宝玉的形象及《红楼梦》的主题有什么联系?
    警幻仙姑谈宝玉“意淫”时说:“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此处的“意淫”,脂批中说是“体贴”之意。这无疑是对头的,但是否仅如此理解就够了呢?警幻为什么还说“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等话呢?
    在七十八回贾母说宝玉时谈到:“我也解不过来,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别的淘气都是应该的,只他这种和丫头们好却是难懂。……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爱亲近他们。既细细查试,究竟不是为此。岂不奇怪。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贾母为什么“难懂”?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反映了什么问题?
    可能是对文革极左思潮的惩罚,现在谈《红楼梦》中阶级斗争和反封建似乎又成了禁区。本文对此不作专门论述,只略谈几句。《红楼梦》中确实没有极左和脸谱化的阶级斗争,但完全有真正现实的阶级斗争。贾母既不是黄世仁的母亲,也不是“一个慈祥的老太太”。一个不应忽略的基本事实是,主子奴才、上下尊卑,等级森严、贵贱有序的封建秩序,正是当时社会的“世道”。袭人因母亲热孝而不在宝玉跟前伺候时,贾母就明确“笑道”:“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尤氏在李纨处洗脸,丫环捧脸盆只弯腰而没有跪下,也被认为是出格。在封建大家族中所发生的种种罪恶、丑恶都是不足为怪的正常“世道”。一个奴才和丫头的死亡也并不算什么大事,“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更谈不到什么自主平等人权了。而“悲凉之雾,遍被华林,领会而呼吸者,独宝玉耳”。与这种“世道”不合的只有贾宝玉一人。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他能突破主奴界限,平等对待丫头,“每每甘心为诸丫鬟充役”。“平儿理妆”中的热情也是一种同情。而这一点正是贾母认为“迂阔怪诡”,感到“难懂”的。在贾母和当时的“世道”看来,一个主子,除非是看上“丫头”,另有目的,否则是不应也不会和丫头们好的。
所以,警幻仙姑的“意淫”之意,似应再加上能“平等”对待女儿之意。而问题还可以再深入下去,警幻说他“迂阔怪诡”“见弃于世道”的还有什么呢?
    这主要见于贾宝玉的一句名言:“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这表明,贾宝玉不但主张主奴平等,男女平等,而且公开否定鄙视男子,独为闺阁良友。这是因为封建社会是以男权为中心的,其影响在女儿丫头们中相对要少一些。所以贾宝玉才会这样说。他才只喜欢在女儿国中厮混消磨,而“懒与士大夫诸男人接谈”。但同时他却对宝钗、湘云等有时也大加不满,说“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这就明确表明了,贾宝玉的这句话是针对当时的封建社会的,是对封建“世道”和仕途经济的不满、批判和否定。这就是叛逆和反封建思想,难道这不是事实吗?警幻所说的:“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也是针对这点而言的。
    由此可见,警幻仙姑的“意淫”一段话语,也是与贾宝玉的整个形象紧密相关的。不唯如此,它还与《红楼梦》的主题相关。由这里也可见曹雪芹写书的大旨本意并不是要“为女儿写书的”,也并不是“大旨谈情”,更并不是要封109个情榜的。所谓“我之罪固多,然闺阁中历历有人”,只是一个障眼法和借题发挥的手法,既并非真的自我否定、自我批判,也并非真的要“为闺阁立传”写“红粉英雄”。而是完全要“干涉时世”,借以揭露当时的世道的,借以批判否定封建社会的。完全是一部反封建的书。
    小说中关于“两赋论”的一段,也与贾宝玉的形象有关。古代也可能有人谈的“气”中有唯物的含义。但贾雨村这里讲的,可分为正邪两类的“气”,能先天赋给人并决定人的优劣的“气”,则完全是唯心的。曹雪芹在这里既有刻画贾雨村这类酸儒学问道行的作用,也有借以表示贾宝玉属另类叛逆者之意。

    周汝昌先生说:《红楼梦》“有一个思想纲领,就是正邪两赋论”。这是“对宇宙群生,地灵人杰的一种哲理的总结”。“这类奇才异品(两赋之人),乃是中华文化大背景所产生的精华宝物——所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雪芹著书传人的大旨本意,正在于此”。(《红楼小讲》第七讲)刘心武先生通过“文本细读”,探佚到了有关“同性恋”“双性人”“中性人”“性无能”等问题。并揭秘出秦可卿与贾珍的真爱关系。她又同时“养”了贾宝玉“小叔子”,故贾宝玉与袭人应是“二试云雨情”。
——“识力”过足乎?“细读”过细乎?

2008.9.11.


西安南二环中段:长安大学校本部
冯守卫 fshw435200@tom.com
http://blog.phoenixtv.com/962746.html/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