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评刘心武先生的《秦学》,贺刘先生再上坛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评刘心武先生的《秦学》,贺刘先生再上坛

作者:冯守卫   收录时间:2008-08-06

评刘心武先生的《秦学》——“贺”刘先生再(六?)上百家讲坛。
(2007年旧作《质疑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之部分删简稿)

关于秦可卿的原型,刘先生“草蛇灰线,伏延千里”,串了许多连环,走了许多过场,但最终也没有绕到最关键的史料根据上。仍是主观臆想的“形成了一个思路”:她是太子二废时生下的一个女儿,为了逃避被圈禁的命运,“买通看守,将其偷运出宫,送往曹家藏匿”。同时又说:“现在我们虽然还没找到任何关于太子的女儿偷运出来,被曹家藏匿的史料,但可以不必再问:那是可能的吗?因为其可能性,应该大于得麟的逃逸”(一,194)。

我们先来分析“圈禁”。它究竟主要是政治上的限制和隔离,还是连同生活上的监禁?主要是对太子本人的还是株连到其子女?刘先生在另一处又说:“康熙这个人也有他注重骨肉感情的一面”,在郊外郑家庄他行宫的旁边替太子盖了一个很大的王府,“是一种柔性看管”(一,125)。临死前又遗言:对太子“丰其衣食”,封弘皙为亲王(一,124)。据此来看,太子的一个女婴有什么必要“偷运出宫,送往曹家藏匿”?且去给曹家当“童养媳”!此外根据紫砚斋的评语和小说此处改动后的遗留痕迹,秦可卿完全是“淫丧天香楼”自杀而死。如果秦可卿是废太子的女儿,而且是贾家命运一个依靠,贾珍何以要并且敢于胆大妄为,将其逼死?

下面再来看刘先生的论证逻辑。刘先生首先采用偷换命题的做法,将“废太子的女儿被偷运出宫,送往曹家藏匿”这个需要直接证明的必然性问题,回避、转换为“废太子的女儿被偷运出宫的可能性”问题。然后再采用“以彼证此”,的方法,用性质完全不同的“得麟逃逸的可能性”,去证明“废太子的女儿被偷运出宫的可能性”。实际上这里的得麟装死逃逸,极大可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背叛太子的逃离太子府行为。否则在太子及其一家自身都被“圈禁”的情况下,他不惜承担加重罪名的后果,却去冒险帮助一个奴才逃出“圈禁”的原因何在?我们再把此种逻辑说得更明白一些:首先把甲事件发生的必然性论题,转换为甲事件发生条件的可能性论题,再用性质完全不同的乙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来证明甲事件发生的可能性。这种逻辑能成立吗?

关于秦可卿死亡的原因,作者明显有意改动了。此即脂砚斋所说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矣,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因命芹溪删去”。既然如此,基于同样考虑,小说中曹雪芹对秦可卿的出身也就不想座实,故采取了养生堂抱养这种模糊化的处理方法。脂砚斋又说:“秦氏究竟不知系出何氏,所谓寓褒贬别善恶是也。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亦甚难矣。如此写出,可见来历亦甚苦矣,又知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可见脂砚斋已明确否定了养生堂抱养的真实性,是作者有意把其来历写得“亦甚苦矣”,“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而“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亦甚难矣”,则反映了作者写实和虚拟之间的为难。故 “养生堂抱养”只是一种“真事隐,假语存”的模糊化写法。秦可卿的实际出身可能并不特别低贱,但也并非比贾府还高贵。所以这里并不存在《红楼梦》的“巨大秘密”,这个问题也并不是什么“开启巨锁的钥匙”。所谓的“秦学”不过是一个五颜六色的肥皂泡而已。

下面我们再来分析一下刘先生关于秦可卿出身高贵的论证逻辑。刘先生认为秦可卿出身高贵且高于贾府的证据之一是:秦可卿卧室中曾提到武则天,赵飞燕,杨贵妃,寿昌公主和同昌公主等皇室人物,认为这就是暗示“帝王家”“公主的符码”。(一,79)但为什么不是女皇和贵妃呢?且脂砚斋明明说过:这是“设譬调侃耳”,是夸张比喻游戏笔墨。理解为比喻奢侈和淫荡也可以。而理解为公主的“符码”,则非有刘先生的“聪明智慧”才可。秦可卿身份高贵的证据之二是:秦可卿是警幻之妹,而警幻仙姑身份又高于宁、荣二公。这的确可算是“铁证”了!但如此看来,秦可卿可能是废太子的祖辈或曾祖辈,怎么能是女儿呢?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警幻仙姑到底是(人间?!)何州何县人氏?证据之三是:“情海情天幻情身”,和“淫丧天香楼”。情海情天喻“秦可卿的背景是天和海”,她的来历能小吗?。又联系到“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的诗句和刘氏的“月喻太子”论,则秦可卿的出身不是就“呼之欲出”了吗?证据之四是:她的判曲明明写着“秉月貌”,怎么能与废太子无关呢?证据之五是:薛姨妈送宫花,秦又是“惜花人”,故她与“宫中”是一个相逢的关系。证据之六是:她托梦凤姐时,口气极大,见识极高,故说明她“出身于一个非常高贵的家庭”,“他的出身是高于贾府的”。这里刘先生又提出一个“创新”:只有身份高贵才能有高贵的见识。(甚至于秦氏身份贵贱还关联到三世单传、延续香火的问题。)但既如此其父兄为何又见识极低,硬要以卵击石。而脂砚斋却说:秦可卿“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春秋战国时曹刿亦曾说过:“肉食者鄙”。毛泽东则总结为:“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究竟哪种看法有道理呢?证据之七是:她死了之后躺在了为她“父亲”准备的棺材里。但奇怪的是她寿终正寝的“父亲”都不能用的棺材,被皇上赐死(按刘先生关于秦死因的说法)的她却为什么能用?证据之八是:他的死还惊动了皇帝,专门派掌宫的大太监亲来上祭。但既如此,皇帝又何以会赐死她呢?证据之九是:“生死穷通何处真?英明难遏是精神。微密久藏偏自漏,幻中梦里语惊人”。但联系小说文本来看,这里的秘密究竟是“宿孽总因情”“爬灰”的秘密,还是秦氏的身份秘密?证据之十是:“漫言不肖皆荣处,造畔开端实在宁”。但这两句的意思应该是一贯的,如果把后句解释为是因为“宁国府藏匿了秦可卿”的政治原因而造畔开端,则如何与前句的“不肖”连贯理解?又如何与判曲中的“宿孽总因情”吻合?证据十一是:香菱与秦可卿相貌相像,故秦可卿也就是“累及爹娘之物”。但按刘先生的秦学来看,究竟是爹娘累及了她,还是她累及了爹娘?

经过上面的铺垫,和另外一些过场,最后在“秦可卿原型大揭秘”里,她的原型就终于浮出了水面。但是看了刘先生的论证逻辑,却不由使人想起网上的一篇文章:《按照刘心武的逻辑,刘心武是个杀人犯》:卯时手中拿着金光闪闪的刀子,心中充满了动武的念头。有时间,有凶器,有动机,不是杀人犯又是什么?无地点说明可能杀人不止一人一处,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他杀人的证据“而已”,因为它杀人之后又“销毁”了一切痕迹线索。

(然后就又上百家讲坛去了——此为2007年底附言,今年果然又两番上坛N次热炒了——特再发此文以贺之)
——兼贺百家讲坛栏目巨眼识英雄,风尘遇知己。

西安南二环中段:长安大学校本部
冯守卫 fshw435200@tom.com
http://blog.phoenixtv.com/962746.html/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