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四个金项圈和油冻佛手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四个金项圈和油冻佛手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8-07-23

 
第二十八回,宝玉去贾母处吃饭,走到凤姐儿院门前,凤姐蹬着门槛子剔牙。见宝玉来了,笑道:“你来的好。进来,进来,替我写几个字儿。”
宝玉跟屋里,凤姐命人取过笔砚纸来,让宝玉写下:
“大红妆缎四十匹,蟒缎四十匹,上用纱各色一百匹,金项圈四个。”
宝玉不明白,问:“这算什么?又不是帐,又不是礼物,怎么个写法?”凤姐儿道:“你只管写上,横竖我自己明白就罢了。”宝玉只得写了。写完之后,凤姐跟宝玉说了第二件事:要他跟前的丫头红玉。宝玉答应了。凤姐还想再跟宝玉说句话,可能是要告诉宝玉他写下的那些东西的来历,但宝玉急着走,凤姐没得机会。
此后,好像作者也忘记了这码事,也再没有明确交代。于是,宝玉写的那几样东西便成为一个谜:从哪里来的?做什么用的?细细推敲,似乎有些线索。头一个:“上用纱”,是专供皇帝使用的纱,说明这些东西来自宫里;蟒缎,是做官服用的,因而这东西是给男子的;大红妆缎,应该是办喜事用的。二一个,第二天一早,袭人把元妃赏的过节礼拿出给宝玉看,说:
“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
袭人的话提供一个重要信息:昨天,元妃身边的夏太监来过,除了端午打醮的银子之外,还带来了端午儿的节礼。这就提供了一种可能:那批绸缎和四个金项圈,也是由夏太监带来的。
袭人还告诉宝玉一件事:昨天,凤姐打发人来把红玉叫走了。这正是头一天凤姐跟宝玉说的。作者似乎在提醒读者:这几件事情是相互联系着的,而且都跟宝玉有关。于是又提供了一种可能:绸缎和金项圈是元妃给宝玉的。这点,我们可以先不下结论,且看这四个金项圈的去向。
金项圈的第一次出现是在第六十九回,凤姐的口中。尤二姐死后,贾琏跟凤姐要钱给尤二姐办理后事,凤姐不肯给,向贾琏哭穷:
丫鬟来请凤姐:“二爷等着奶奶拿银子呢。”凤姐只得来了,便问他:“什么银子?家里近来艰难,你还不知道?咱们的月例,一月赶不上一月,鸡儿吃了过年粮。昨儿我把两个金项圈当了三百银子,你还做梦呢。这里还有二三十两银子,你要就拿去。”
凤姐的话是不能信的。从第三回凤姐的第一次出场,作者就提醒过读者,不要轻信凤姐。脂批也告诉读者,凤姐是个善于“机变欺人”的。六十八回里,在大闹宁国府的一番表演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能把假话说得跟真事似的。因此,“昨儿我把两个金项圈当了三百银子”的话不可当真,她的本意,不过是要造成“我有的是金项圈”的假象。
金项圈的正式露面是在第七十二回,夏太监打发一个小太监来,跟贾府借二百两银子。凤姐叫平儿: “把我那两个金项圈拿出去,暂且押四百两银子。”平儿答应了,去半日,果然拿了一个锦盒子来,里面两个锦袱包着。打开时,一个金累丝攒珠的,那珍珠都有莲子大小,一个点翠嵌宝石的。两个都与宫中之物不离上下。一时拿去,果然拿了四百两银子来。凤姐命与小太监打叠起一半,那一半命人与了旺儿媳妇,命他拿去办八月中秋的节。
从小太监的眼中看,这两只金项圈“都与宫中之物不相上下”, 这就证明:金项圈确实来自宫中。拿它押四百两银子,证明一只至少值二百两银子。因而凤姐跟贾琏说“昨儿我把两个金项圈当了三百银子”的话,肯定是假的。因为抵押的银子少了一百两。凭她凤姐的精明、凭贾府的势力,当铺不大可能把当金压低三分之一的。那么,宝玉写的单子上的四个金项圈,暂且用去了两个——因为是抵押,有钱还能赎回来的。但是,能赎回来吗?
第七十四回,金项圈又被用去了一个。邢夫人不知从谁那里知道了贾琏找鸳鸯借当的事,跟贾琏要二百两银子做八月十五节日使用。贾琏来找凤姐商量。凤姐说:“且把太太打发了要紧。”
因叫平儿:“把我的金项圈拿来,且去暂押二百银子来送去完事。”贾琏道:“越性多押二百,咱们也要使呢。”凤姐道:“很不必,我没处使钱。这一去还不知指那一项赎呢。”平儿拿去,吩咐一个人唤了旺儿媳妇来领去,不一时拿了银子来。贾琏亲自送去,不在话下
这只金项圈也能押二百两银子,说明跟前两只是一样的。
以凤姐的口气,这金项圈俨然是她从娘家带来的。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她娘家的陪嫁之物,怎么可能白白贴补给婆家用?凤姐是这样大方的人么?之所以如此慷慨,只能证明一个:这些东西是白来的。所以,拿去抵押银子救急,原本就没打算赎回来。
于是,四个金项圈用去了三个。最后一个金项圈出现在在第九十七回——给薛姨妈“过礼的物件”中。这批彩礼计有八十件金珠首饰,其中有一金项圈;妆蟒四十匹,各色绸缎一百二十匹。与宝玉给凤姐写的哪个单子上的东西相比较,妆缎和蟒缎少了一半;“上用纱各色一百匹”换成了“各色绸缎一百二十匹”,虽然数量增加,但质量肯定不能跟“上用纱”相比。最重要的,是用“八十件金珠首饰”,顶替了三个金项圈。总之,整体价值打了很大折扣。
至此可以认定,那批“又不是帐,又不是礼物”的东西,是元妃为弟弟宝玉结婚准备的彩礼。“雁过拔毛”的凤姐,从中做了手脚。
让贪得无厌的凤姐掌管荣国府的钱财物大权,就好比派孙悟空掌管蟠桃园,不让她多吃多占是不可能的。还有个油冻的佛手的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
第七十二回,贾琏未语先笑道:“因有一件事,我竟忘了,只怕姐姐还记得。上年老太太生日,曾有一个外路和尚来孝敬一个油冻的佛手,因老太太爱,就即刻拿过来摆着了。因前日老太太生日,我看古董帐上还有这一笔,却不知此时这件东西着落何方。古董房里的人也回过我两次,等我问准了好注上一笔。所以我问姐姐,如今还是老太太摆着呢,还是交到谁手里去了呢?”
油冻,也叫蜜蜡,和琥珀同属一类,是一种松脂化石。一般认为,蜜蜡比琥珀形成的年代更加久远,民间有“千年琥珀,万年蜜蜡”之说,故同样的工艺品,以蜜蜡为材料的要比以琥珀为材料的价值更高。然而,决定工艺品价值的还一个因素,那就是制作工艺。用油冻石——也就是蜜蜡,雕刻成一个佛手,材质的色泽加上精细的雕工,这只佛手一定非常逼真。所以,才让见多识广的贾母喜爱。“老太太摆了几日厌烦了”,就给了凤姐。凤姐却没有把这件东西入帐,也没有告诉贾琏,大有“昧下来”之嫌,无怪乎贾琏怀疑。
平儿是凤姐的臂膀,自然要维护凤姐,听见贾琏责怪凤姐不把这件事告诉他,便说:
“奶奶告诉二爷,二爷还要送人,奶奶不肯,好容易留下的。这会子自己忘了,倒说我们昧下。那是什么好东西,什么没有的物儿。比那强十倍的东西也没昧下一遭,这会子爱上那不值钱的!”
这东西确实不值钱么?贾琏此刻急需用钱,需要多少?“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因为“又要送南安府里的礼,又要预备娘娘的重阳节礼,还有几家红白大礼”。从他首先想到了那个油冻佛手这一点来看,说明这件东西绝不是不值钱的,应该至少值一千两银子。凤姐不眼红才怪。


联系方式:010-67184779 
电子信箱:bja_zc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