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曹雪芹“化诗”之谜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曹雪芹“化诗”之谜

作者: 严 中 (南京)  收录时间:2008-07-13


    199645,我在南京杨公井古旧书店(现为古籍书店),廉价购得一本《历代名妓诗词曲三百首》,编注者为刘引、孙安邦、潘慎,山西人民出版社199210月第1版。当我读到276-278页时,惊人地发现有三首诗竟与《红楼梦》中的三首诗相似。它们是:

    和冒辟疆咏菊 董小宛

小锄秋圃试移来,篱畔庭菊手自栽。

前日应是经雨活,今朝竟喜带霜开。

咏菊 冒辟疆

玉手移栽霜露经,一丛浅淡一丛深。

数此却无卿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绝别口占 李香君

眼空蓄泪泪空流,苦苦相思却为谁?

自诩豪情今变节,转恨无目更添悲。

我当即给山西人民出版社的责任编辑落馥香女士去信,询问上述三诗之出处,但未见复。随后,我给山西大学教授、红学家梁归智先生求助。很快,我收到梁先生的回信:

严中先生几右:

    惠札敬悉。我打电话问了落馥香,她说她已将您的信转《历代名妓诗词》编写者潘慎。我没有见过这本书,和潘慎先生也不熟,今将打听到的潘先生的邮址奉告:030001太原市侯家巷太原师专(潘先生已退休,所以只写这个地址即可,不必写系别)。他的家庭地址是师专X楼东单元XXX,但据说信是送师专一个退休信箱的。他的电话是:0351-XXXXXXX。请您直接与他联系。

梁归智 96516

随后,我直接给潘慎先生去信,很快收到他的回信称:这三首诗的出处已失记忆。

614,南京《周末》刊出拙作《林黛玉的一首题帕诗有“原型”》:

《红楼梦》第三十四回,写贾宝玉遭乃父贾政毒打后于昏睡中听到悲切之声,醒来细认来人,“只见(来人)两个眼睛肿得桃儿一般,满面泪光”,知是黛玉来探望。他推说自己的疼痛是假装的,安慰了她一番。黛玉走后,宝玉心里惦念她,便设法支开袭人,命晴雯以送两条旧手绢为名去看望黛玉。黛玉领会其中深意,“一时五内沸然炙起”,也顾不得“嫌疑避讳之事”,激动地在那块旧手帕上作了《题帕三绝句》。其一云: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

尺幅鲛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

近读山西人民出版社199210月版《历代名妓诗词曲三百首》一书,见其中收录有明末清初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绝别口占》:

眼空蓄泪泪空流,苦苦相思却为谁?

自诩豪情今变节,转恨无目更添悲!

据说,李香君与侯朝宗在南京秦淮相恋相爱之后,因兵乱而分离。明亡清立,李香君以为侯公子已殉国。后来与他相见于南京栖霞山葆贞观,得知他已降清并参加乡试得中。李香君十分恼恨侯的变节,也悔恨自己当初看错了人,遂口占此诗以绝前情。

拿林黛玉的《题帕三绝句》第一首与李香君的《绝别口占》两相对照,很显然,曹雪芹在为林黛玉“设计”这首《绝句》时是受了李香君《绝别口占》诗的启示的。有所不同的是,林黛玉流的是对贾宝玉的同情之泪,而李香君流的是对侯朝宗的恼恨之泪。

拙稿刊出后,广西钦州诗社陈富兴先生给《周末》编者写信,提出尖锐批评,认为拙文是对曹雪芹的“有意诽谤”。我当即去信予以解释。913,陈先生给我来信云:“我收到您的回信,读后我有点过不意,因为我说话有点过火,请原谅!我之所以如此气愤,是因为我误会您有意诽谤曹雪芹,谁知您却为他筹建纪念馆。这理所当然反过来对您产生敬意。

关于李诗在前,诗在后的问题。我也曾查过史实。不过按照通常的诗词知识,这首诗绝不是李香君所作。理由很简单,像李香君这样的才女绝不可能写这样不是七绝的诗。这很可能是写李香君小说的作者为她代作,正如曹雪芹为林黛玉所写《题帕三绝句》一样”。

同年1214,《周末》又刊发了拙作《〈红楼梦〉中两首咏菊诗有“原型”》: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蘅芜苑夜拟菊花题”和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中,写薛宝钗和史湘云发起举办了一个菊花诗会,并由宝钗拟出十二题:《忆菊》、《访菊》、《种菊》、《对菊》、《供菊》、《咏菊》、《画菊》、《问菊》、《簪菊》、《菊影》、《菊梦》和《残菊》。其中,史湘云作的《对菊》和贾宝玉作的《种菊》,原来是从“明末四公子”之一冒辟疆的《咏菊》和他的侧室——“秦淮八艳”之一董小宛的《和冒辟疆咏菊》脱胎出来的。这是我不久前从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历代名妓诗词曲三百首》中发现的。

史湘云的《对菊》云:“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此诗的第一、二、五、六句显然是由冒辟疆的“玉手移栽霜露径,一丛浅淡一丛深。数此却无卿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咏菊》)脱胎、变化而来的。

贾宝玉的《种菊》云:“携锄秋圃自移来,篱畔庭前故故栽。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此诗的前四句显然是从董小宛的“小锄秋圃试移来,篱畔庭菊手自栽。前日应是经雨活,今朝竟喜带霜开”(《和冒辟疆咏菊》)脱胎、变化而来的。

曹雪芹的好友、八旗诗人敦敏的《赠芹圃》中有句云“秦淮风月忆繁华”。曹雪芹著《红楼梦》时,借用并改编董小宛及其夫君冒辟疆的诗是完全可能的。由此亦可推知,敦敏所云曹雪芹曾流连“秦淮风月”之说不虚矣。

1998,我撰写了《秦淮八艳与金陵十二钗》一文,刊发在《南京社会科学》第10期上,文中我将在《周末》发表的上述两文的内容采入其中。同年11,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拙著《红楼续话》和199911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拙著《金陵百谜》均将《秦淮八艳与金陵十二钗》收集书中。因此,引起了红学界的关注。

20061,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土默热红学》一书,其中第430-431页中引述了我的“发现”,书中说:

三、关于《菊花诗》

《红楼梦》中姐妹们在大观园赛诗,规模最大的一次大概要数分题做《菊花诗》了。其中宝玉做了《种菊》,湘云做了《对菊》,黛玉做了《问菊》,其他姐妹们还做了《忆菊》、《访菊》、《对菊》、《供菊》、《咏菊》、《画菊》等题目。

这些姐妹们的菊花诗,是《红楼梦》作者原创的,还是从什么地方引用的?我们的红学大师们,也从来没有认真地加以考证,便异口同声地鼓噪曹雪芹的诗才如何了不起。

南明时期董小宛与冒辟疆的爱情故事,红学界诸君当不陌生。有一年秋天,冒辟疆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丛菊花,与董小宛一起种在房前地里,晚上下了一场小雨,菊花不仅成活,而且顶着霜花开放了。夫妻二人十分高兴,于是各自做了一首咏菊诗。

冒辟疆的诗是:[HTK]“携锄别圃试移来,篱畔亭前手自栽。前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竟喜戴霜开。”[HT]董小宛的和诗是 “玉手移来霜露经,一丛浅淡一丛深。数去却无君傲世,看来唯有我知间音。”

夫妻二人还有一个共同的朋友杨龙友,他也凑趣和了一首 “尚有秋情众莫知,联袂负手扣东篱。孤标傲世偕卿隐,一样花开故故迟。”

另有两个友人梁湛至、郑超宗也各和了一首。梁湛至的和诗是:[HTK]“闲趁霜晴试一游,旧杯茶盏未淹留。霜前月下谁家种,栏外篱边何处秋?郑超宗的和诗是: “秋光叠叠复重重,玉女偷移三径中。斋隔疏窗花远近,篱间破月锁玲珑。”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红楼梦》中姐妹们的菊花诗:怡红公子的《种菊》诗是 “携锄秋圃自移来,篱畔亭前故故栽,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戴霜开。”这是剿袭的冒辟疆诗!

枕霞旧友的《对菊》诗是: “别圃移来贵此金,一丛浅淡一丛深。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这是剿袭的董小宛诗。

潇湘妃子的《问菊》诗是: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这是剿袭的杨龙友的诗!

怡红公子的《访菊》诗是 “闲称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与梁湛至的诗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把“茶盏”改成了“药盏”,把“栏外”改成了“槛外”罢了。

再看枕霞旧友的《菊影》诗: “秋花叠叠负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这也完全是照抄照搬郑超宗的诗,改动几个字不多,意思完全没有变。 当然,《红楼梦》作者在书中所写的菊花诗,每首都从七言四句改造成了七言八句,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但其从董冒的菊花诗幻化而来这一点,是毫无疑义的!这组菊花诗,是南京曹雪芹研究所的严中教授(我的主要身份是南京日报社离休老干部、南京曹雪芹纪念馆名誉馆长——严注)考证出来的,是《红楼梦》作品南明背景的铁证!

200669,北京红学研究者杜春耕先生来电。他说,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土默热红学》中引用了您在《秦淮八艳与金陵十二钗》一文中的李香君的《绝别口占》、冒辟疆的《咏菊》和董小宛的《和冒辟疆咏菊》。据考,上述三诗实乃今人依《红楼梦》中林黛玉的《题帕三绝句》之一和史湘云的《对菊》、贾宝玉的《种菊》“窃改”在《董小宛传奇》和《秦淮歌妓董小宛》之中的。当他得知我的出处来自《历代名妓诗词曲三百首》时,希望我能将该书借给他过目,我当即将《三百首》寄去,他也将《土默热红学》寄赠给了我。

迨至这年年底,杜春耕先生来南京约我去南通会见《董小宛传奇》的作者之一的刘培林先生。刘坦言所谓的李香君、董小宛、冒辟疆、杨龙友、梁湛至、郑超宗、方密之诸人之诗作均系他们按照《红楼梦》里人的一些诗作改写的。

李香君的《口占》见于他们创作的《秦淮歌妓董小宛》(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54月第1)。在第425页中云:“……侯公子已经到了香君面前。香君一见,悲喜交集,心中千言万语,不知从哪里说起才好。猛然又见侯公子换了装束薙了发,又听他说报考清朝,顿时气愤了起来,把枕边的那把当初侯公子和她定情时题赠的桃花扇子,撕掉了抛在地上,哭道:‘我以为你跟史阁部一道殉难而死的,谁知你还在人间。唉,夏老爷,吴公子呀,你们太不识时务了。怪我瞎眼无珠。公子你既投奔了新主子,将来前途无量,不必以薄命人为念了。’她口占一绝道:‘眼空蓄泪泪空流,苦苦相思却为谁?自诩豪情今变节,转恨无目更添悲。’”

至于董小宛、冒辟疆的诗,见于他们创作的《董小宛传奇》(花城出版社19854月第1)。在第486-487页中云:

大家歇了一会,便由董小宛领着,离开湘中阁。在走向烟波玉的半路上,从岔路走向东边,见有一处短篱的隙孔里,居然看见有黄白红紫的一些晚菊开在枝头。那些秋菊枝梗,已是傲霜有叶,承露无花了。梁湛至惊奇地问道:“辟疆贤弟,你从哪里得来的这许多晚菊良种啊!”冒辟疆笑指董小宛道:“她住在园中等待我的时候,正值菊花盛开,是她剪枝重插,每日早晚浇灌照看,还薄薄施肥。今日之赏乃宛君心力所致啊,也是诸兄的奇缘也!”梁湛至点头道:“对此奇花,岂可无诗”,便即兴吟道: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茶盏未淹留。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

郑超宗接着吟道:

“秋光叠叠复重重,玉女偷移三径中。斋隔疏窗花远近,篱间破月锁玲珑。”

杨龙友边笑边吟道:

“尚有秋情众莫知,联袂负手扣东篱。孤标傲世偕卿隐,一样开花故故迟。”

方密之笑吟道:

“露凝霜重不倾欹,欣赏未过小雪时。明岁秋后期再会,劝君小别莫相思。”

吟罢朝冒辟疆笑道:“下面是贤伉俪了。”冒辟疆笑吟道: “玉手移栽霜露经,一丛浅淡一丛深。数去更无卿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方密之和大家拍手称赞道:“知音二字妙得很啊!”董小宛娇盼了冒辟疆一眼嫣然吟道:

“小锄秋圃试移来,篱畔庭前手自栽。前日应是经雨活,今朝竟喜带霜开。”

我们和刘培林先生交谈时,刘先生对窃后之《红楼梦》人物诗为前人诗“供认不讳”,并且沾沾自喜,一付自鸣得意的样子。我则暗地嗤之以鼻,因为这是一种“恶作剧”,是文坛所“不齿”的。不过话也说回来,《历代名妓诗词曲三百首》的编注者也有“失察”的责任。至于有人因此化名在网上攻击我为“大骗子”,我一直未曾理采。现在,借撰写本文之机,回应一句:那是“放狗屁”!

2007821,《文汇报》刊出任晓辉先生的《曹雪芹“窃诗”之谜》。全文如下: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有一组有名的菊花诗,是曹雪芹为大观园的诗友们量身定制的。诗题自“忆菊”至“残菊”共十二首,湘云、黛玉各三首,宝玉、宝钗、探春各两首。护花主人王希廉评曰:“菊诗十二首与红楼梦曲遥遥相照,俱有各人身分。”对于林黛玉菊花诗夺魁,蔡义江说:“咏物抒情,恐怕没有谁能比黛玉的身世和气质与菊相适合的了,她比别人能更充分、更真实、更自然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是完全合乎情理的。”自菊花诗问世以来,从未有人怀疑它()是曹雪芹原创。不想到了2006年初,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土默热红学》,该书作者认为:“《红楼梦》中怡红公子的‘种菊’诗是剿袭冒辟疆的;枕霞旧友的‘对菊’诗是剿袭董小宛的;潇湘妃子的‘问菊’诗是剿袭杨龙友的;怡红公子的‘访菊’诗与梁湛至的诗几乎一模一样;枕霞旧友的‘菊影’诗是照抄照搬郑超宗的。”

总而言之,这位作者发现曹雪芹的大量抄袭行为,这条新闻足可震动整个红学界,也是两百多年来爆出的第一大新闻。

该书引录了董、冒等人的五首诗以为赃证,现转引于下:

冒辟疆的诗:携锄别圃试移来,篱畔亭前手自栽。前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竟喜戴霜开。董小宛的和诗:]玉手移来霜露经,一丛浅淡一丛深。数去却无君傲世,看来唯有我知音。

杨龙友的和诗:尚有秋情众莫知,联袂负手扣东篱。孤标傲世偕卿隐,一样花开故故迟。

梁湛至的和诗:]闲趁霜晴试一游,旧杯茶盏未淹留。霜前月下谁家种,栏外篱边何处秋? 郑超宗的和诗:[JP2][HTK]秋光叠叠复重重,玉女偷移三径中。斋隔疏窗花远近,篱间破月锁玲珑。

今年119,土默热在艺苑论坛网站上又发表文章,说他“使用的这组菊花诗,其中冒、董的两首来自严中先生的《〈红楼梦〉与秦淮八艳》,其余三首是在网络上查到的”。而且他又据《秦淮歌妓董小宛》一书,引录出方密之的一首和诗。

露凝霜重不倾欹,欣赏未过小雪时。

明岁秋后期再会,劝君小别莫相思。

并说:“拿《红楼梦》中蕉下客的‘残菊’诗与这首菊花诗对照,‘渐倾欹’与‘不倾欹’,‘才过小雪’与‘未过小雪’,‘明岁秋风’与‘明岁秋后’,‘知再会’与‘期再会’,‘暂时分手’与‘劝君小别’,显然后者是合理的、本源的,而前者是牵强的、模仿的。孰是孰非,请读者朋友自去分析判断吧。”

既然“后者是合理的、本源的,前者是牵强的、模仿的”,那么自然是曹雪芹模仿方密之了。这位作者已经将自己的结论预先告诉了读者,那么“请读者朋友自去分析判断”云云,实在不过是一句套话而已。总之,在这位作者的眼里,曹雪芹的剽窃之罪是无法洗刷了。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我们做了些调查工作。

首先要调查的当然是严中先生。严中先生的《秦淮八艳与金陵十二钗》一文,引录董小宛和冒辟疆的两首诗:

冒辟疆的咏菊:玉手移栽霜露经,一丛浅淡一丛深。数此却无卿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董小宛的和诗:小锄秋圃试移来,篱畔庭菊手自栽。前日应是经雨活,今朝竟喜带霜开。

严中认为:《红楼梦》中史湘云的《对菊》和贾宝玉的《种菊》由此化出。也是这篇文章,在“林黛玉与李香君”一节中,引录李香君的一首《绝别口占》:

眼空蓄泪泪空流,苦苦相思却为谁。

自诩豪情今变节,转眼无目更添悲。

严先生也认为:《红楼梦》中林黛玉的《题帕三绝》之一即本于此。我们特地到南京请教严中先生,蒙严先生坦言,他的三首诗,引自山西人民出版社的《历代名妓诗词曲三百首》。

据查,《三百首》出版于1992,主要编撰者是刘引。我们又到南昌找到了刘引先生,他回忆说:他这部书的大部分资料均摘自近现代人的书籍。谈到菊花诗,刘说:可能引自和董小宛有关的一部传奇书。并说:收集资料时,董小宛、李香君等人的资料比较少,因此,摘引了一些非史料记载的资料。当时我带了一部刘培林等写的《董小宛传奇》,拿出来向刘先生请教,刘回忆说:他编的《三百首》中的冒、董、李三首诗就摘自这部书。至于“数此却无卿傲世”,“此却”《传奇》作“去更”;“篱畔庭菊手自栽”,“菊”《传奇》作“前”,三字之误,或是摘抄,或是排版、校对造成的,其出自《董小宛传奇》是毋庸置疑的。

    这样,问题又转到《董小宛传奇》这本书了。此书是1985年花城出版社出版的,作者是如皋刘培林和张德义。此书后又易名为《秦淮歌妓董小宛》由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出版。书中确有土默热前后引述的六首诗。这样我们又经如皋到南通找到了作者之一的刘培林,刘爽快地承认,他书中所写冒、董及朋友间的唱和诗,是他创作《传奇》时,为丰富故事情节,模仿《红楼梦》菊花诗创作的。

至此,真相已经大白。土默热指控曹雪芹的抄袭案,在事实面前,就彻底破灭,曹雪芹蒙受的不白之冤也得以完全清洗,还他清白。原来土默热所根据的完全是现代人的创作,又是模仿曹雪芹的《红楼梦》的!为弄清土默热制造的究竟是真新闻还是大笑话,我们由北京到南京、如皋、南通,再到太原、南昌,走了五千多公里的路程。(2007.8.7)

从任先生文章的内容来看,倒也是实情。只是我并不认识任先生,他也没有来宁采访过我。他的“材料”估计是由杜春耕先生提供的吧!

至于土默热先生和任晓辉先生“对簿”媒体则与我无关,我也就不渗和进去了。

左元先生:因为我是“当事人”之故。针对网上和《文汇报》上发文谈及“曹雪芹‘窃诗’之谜”一事,我撰写了《曹雪芹“化诗”之谜》,述其始末。您可否将其摘发在您的“原声”版上,或由您将其按“我口述,您实录”的形式编发之。不胜感谢!

《范进中举》已上网了,您见到否?!

《红楼研究》编辑部供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