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中四位争议最大的女性之——蒙诟最重的红楼女性(3)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中四位争议最大的女性之——蒙诟最重的红楼女性(3)

作者: 周静浩  收录时间:2008-07-08

三、袭人非是完美无缺的女性

《红楼梦》控诉了封建社会女性的悲惨命运,解读《红楼梦》,重要的是客观分析红楼女性悲剧的原因。过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重视社会原因,忽视个性原因。老人家曾说过这样的话,只有首先解放自己,才能解放全人类。《红楼梦》表明,红楼女性的悲剧主要是社会原因造成,同时也有女性的个性原因,袭人的悲剧就反映了既是社会原因,又有其个人原因,这对女性解放有积极意义,对促进人们加强对自己的主观世界改造也有积极意义。

袭人是荣国府里的女奴。曹雪芹笔下的人物没有完美无缺的人物,他笔下的袭人至多是个"空云似桂似兰"的女性,也指出了她的个性缺陷,让她对自己的人生负有一定责任。

袭人虽贤慧却也缺点不少,同普通人一样都有往上爬求富贵的心理。人们在这方面对她的批判谴责的不少。其实,这种心理在现代社会女性中也都很强烈,这是人性面对现实的客观,袭人则代表了封建社会女性的共同心理。人说袭人求富贵向上爬,主要是奚落她想嫁给宝玉作妾,对此没有什么可指责。人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理解,但不能用现代思维和目光去判定。现代社会的女性人格独立,人身自主,经济上能自立,政治上有保障。封建社会的女性从属于男性,既无政治上的人生保障,也无经济上的自立条件,她们只能恪守妇道,坚持"夫荣妻贵"理念,对人生只希望和依靠嫁个好丈夫。她们虽处于择夫不能自主的环境,但在心里仍强烈希望能嫁个好丈夫,甚至在希望破碎和嫁夫失望的情况下,她们还是忍受坚持。第八十一回,贾府痛哭迎春误嫁中山狼时,贵族命妇王夫人也只能哀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种无奈和忍受,纨绔子弟贾宝玉不可理解还觉得奇怪,所以王夫人要教诲他。这种无奈和忍受,现代人也难理解,认为这就是奴性,然在封建社会却是理智。因为封建社会不可能有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不可能有保障妇女的法律,如若妇女不敢忍受婚姻现状,那么男人就可以将你休了,甚至可以将你出卖为奴为娼。王熙凤够厉害的了吧?贾琏到处惹花沾草,王熙凤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泼醋在府内不敢打官司,只能在鲍二家的和多姑娘面前耍威风。她对尤二姐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反对,只能颇有心思地毒设十面埋伏之计。贾琏敢胆拿家伙威胁要杀了她,她最厉害也不能提出离婚,判词说她在最后还是被丈夫休了,逐出贾府哭向金陵老家去。

袭人的心思可理解,希望嫁个好丈夫,代表了封建社会女子的共同心理。黄梅戏《天仙配》可超前提倡婚姻自主了吧!可是那位神通广大的玉帝女儿仍深情高唱"世上只有滕绕树,"这是说男子是女子依靠的大树,女子是找依靠的绕树蔓滕,对此,我们怎么理解呢!她却唱得很讲究现实,为她鼓掌者不少。在现代社会,不少未婚的女子仍具有此种心理,希望找个好丈夫以作终身依靠,这根本没有错。

袭人虽往上爬和求富贵,却是个脚踏实地讲究实际的女子。她脚踏实地是以优势作阶梯,积极开展改变人生的竞争拼搏。现代有些人唱高调水平很高其实很可怜,傻着拉自己的头发高喊要离开地球,结果人没离开地球厘毫却吊死了。袭人在封建社会是个从属于而又从属于的女奴,被奴役而又被奴役的女性,她的这种心理应该更应使人理解,敢愿给宝玉作小老婆,不是人格低贱,也不是用心不良,除了有痴迷外,对现实有奋斗也有屈从,既要看到她的积极性,也要看到她的消极性。第四十六回的贾赦逼鸳鸯为妾的寓意极为深刻,"禀性愚儡"的邢夫人,被贾母讥剌她帮贾赦逼娶鸳鸯,真是"贤慧也太过分了",然她却认为主子娶丫环为妾天经地义,还认为此事蛮有把握。精明得世不多出的王熙凤也这样认为,说道:"别说是鸳鸯,凭他是谁,那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这半个主子不做,倒愿意做个丫头,将来配个小子就完(蛋)了。"即是说,这样好的机会给你,若不服从就将你卖了为奴做娼就完了。邢夫人笑道:"正是这个话了。别说鸳鸯。就是那些执事的大丫头,谁不愿意这样呢。"王熙凤与邢夫人说的到是实话,揭示了那个时期女奴愿意做妾求富贵的共同心理,现代人如若指责反显浅薄。鸳鸯却却相反,她的抗婚激化了小说的矛盾冲突,更反映了贵族家庭内部的矛盾重重。有人说鸳鸯为什么能如此坚贞,袭人为什么就如此卑贱?不能横对袭人横加指责。说鸳鸯的高贵,更说社会的黑暗,应知鸳鸯有鸳鸯的苦衷。鸳鸯的悲苦在于贾母死后绝不能做妾,只有求死才能解脱。她是家生仔,没有人身的婚姻自由,不服从就很可能被出卖为奴甚至为娼。贾母在世时,她以服侍贾母为理由,也能得到贾母的保护就可不做妾,贾母去世后,她的靠山和理由都没有了,就只能选择死,这是黑暗社会逼着鸳鸯走上了绝路,这也是鸳鸯在无奈绝望中的最聪明选择,以此摆脱被贾赦的凌辱。因而说到底,鸳鸯也只能代表自己,而不能代表社会的大多数,也代表不了贾府丫环。贾府丫环包括袭人和晴雯,有很多都是在追求做老爷的小老婆,以图改变自己的地位,以图以作往上爬和求富贵阶梯,然而,人们绝不能脱离实际而否定她们的人格。其实,人最讲究现实,这就是人最能改变现实,人最能服从现实。人的可贵,还最能在现实中创造条件和寻找机遇,去努力改变现实。

我们不必侈谈伟大,必须讲究现实,真理是在现实中悟出来的。我们可看到贫困地区妇女为了改变现实,表现出克勤克俭,奋发图强的精神,我们也可看到她们中有人祈求于神佛。应该在消极中发现积极,希望是人生奋斗的动力源,与其说她们是迷信愚昧,还是说她们在无奈中满怀希望。祈神求佛的现象在沿海富裕地区也很多,有不少还是党员干部呢,说他们愚昧,他们的智商很高;说他们智商高,却又忽视了自己。《国际歌》唱得好,"没有神仙和皇帝,只能靠我们自己"。现代人尚且如此,何必去谴责古代人呢!封建社会地位低下的女奴,虽然身处被奴役被压迫地位,但是许多人很理智也很清醒地注重现实,她们觉得要改变现实命运,走小说中林四娘的路是无法走也走不通,于是就觉得横竖婚姻不能自主,受主子强迫支配,所以就敢愿嫁给主子作小老婆,竭力取得姨太太的地位以改变现实命运,这总要比堕落红尘为娼妓的命运更好吧?

袭人是个理智的要强者,她愿意作宝玉的妾,由于被痴情所累;她为了做小老婆,由于要改变自己的地位命运。

袭人的理智在于明确自己拥有感情优她势、才貌优势,还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她如果不敢去竞争,那就不是花袭人了。最能竞争的人是有既勇气又能扬长避短。袭人懂得这个道理,积极发挥自身优势,充分利用外部优势,开展了积极的竞争,显得合情合理又合法。

袭人与现代的有些人相比,那是她高尚多了。现代社会中有些人的所为确成问题,强着去做他人的第三者,横插一脚去侵犯他人的利益,硬是去破坏他人的家庭,有的甚至不择手段、有的甚至不求名份,只求做个"二奶"、"三奶"也是好的,她们同袭人相比差之远矣!

袭人愿做宝玉小老婆在内心也有矛盾,虽没有鸳鸯头脑清醒,但在心底里也反对,否则就不会同情和支持鸳鸯。在她的那个时期,她是合法的;在她和宝玉相爱时,宝玉是真心爱她的;在她那个时期,可是凭她的身份只能做个小老婆。因之,说袭人愿意做宝玉的小老婆是人格低贱,手段鄙薄和品格低下等,这是没有道理的无理指责。

袭人的缺陷在于痴迷地误将'顽石'当作了'宝玉',悲在于错将鱼目当龙珠。她将宝玉视为终身的唯一希望和依靠,还最后差点儿在一棵树下吊死。薛姨妈称赞袭人"刚硬要强",从反面理解却是袭人很痴迷固执。说袭人的痴迷,主要是说她缺乏理智,她应该了解做贵族老爷小老婆的滋味,她应该可以争得自由之身,她应该可以做人堂堂正正的正妻,她应该在晴雯插足后就抽身与宝玉分手,她应该在宝玉出家后理直气壮地走出贾府。悲在于如曹雪芹所说"这袭人亦有些痴处,...心中眼中只有一个宝玉。"悲叹袭人,应悲哀她的那个时代局限了女性,坑害了女性。当然,我们也是站在现代历史上唱高调。那个时代的袭人不可能知晓自由和婚姻之间孰重孰轻?只知道忍受命运安排,忍受主子支配。当时女奴的婚姻受主子支配,你不服从只能死,可是死亦很难,还需要考虑能不能死,还需选择好时间和地点。鸳鸯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贾母死后她也死,选择了死在贾母的灵堂前,表现出坚贞刚烈,忠心不二。贾府的老爷们就不得不旌表于我,不得不厚葬于我,不能累及于我的亲人,表现出死得其时其所。她的死,获得贾政一房和贾府绝大多数人的敬佩和同情。她的死水,给贾赦一伙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人们愤怒谴责他们是逼死鸳鸯的罪人。

袭人则是一头雾水,朦朦胧胧,连个月朦胧乌朦胧也分不清,她的爱情是迷蒙之途,不知路在何方,也不知归于何方,最后连寻死的地方都难。死在贾府不行,死在哥哥家里不可,死在蒋玉涵家里不能。

袭人的奴性既是社会历史原因,也是她的个性造定。在贾府选定她为宝玉准姨太太的前后,袭人痴情认定宝玉是自己不二的未婚夫。如果听从母亲和哥哥赎身离开贾府,那么就不存在被宝玉抛弃。她却留恋贾府,那么按她的身份地位至多能做个妾,然而做小老婆的竞争对手也很多也很激烈,做了小老婆还有大妾小妾之争,更有争宠于丈夫之争。由于她的痴迷不悟,就难免被人垢议遭辱。宝玉有他极为可贵的一面,但也有极其消极的一面,总的来说是失败的一生,由此,既定她的箴宝玉是对的,也反映她的结局必然悲惨。人说宝玉出家是对社会制度的反抗和叛逆,不必说得那么伟大,这是他在失败下的万念俱灰,无法立足现实中的百般无奈。袭人只能自叹痴迷不悟的决策失误。其实,她是红楼年轻女性中命运最好一个。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对袭人的结局写得最好,妙在于让她多少明白点儿凄凉结局有自己的责任,贵在于让她有了点在她那个时期女性极为可贵的觉醒。

袭人想嫁给宝玉作妾,解读《红楼梦》中确也找不出她的不正当手段,没有可指责的卑鄙之处。袭人是宝玉的准姨太太,首先是宝玉的心里和行为作出的认定,又是贾府决策高层作出的选定,也是贾府上下人等的认定。袭人为宝玉作出的牺牲最多,她为宝玉丧失了获取自由民的机会;她为了悉心伺候宝玉,无辜遭了"窝心脚";她为了宝玉遭人嫉妒,被他人无辜辱骂;她为了宝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霄花解语"和"姣嗔箴宝;她为了宝玉避免其父责罚,每每担心吊胆;她还被"紫鹃试莽玉"事吓得要死,第五十七回说找紫鹃哭诉,说宝玉"已死了大半个",显露何等慌不择言的心态,她要求王夫人将宝玉迁出大观园以避嫌疑,也表现出她对宝玉是死心塌地的爱。

袭人是个奴性极重的典型奴性,表明奴性是封建社会压迫奴役下被扭曲了的人性。袭人没有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又加上个性原因就成为了典型奴性。她的那种绝对服从主子,忠心维护主子,悉心伺候主子,表现出是个训服的奴婢,在许多方面是自己压抑自己。

袭人的奴性也可联想到《红楼梦》里的女性,甚至贾母、王夫人、李纨和王熙凤等贵族命妇,实际上也都是被男性奴役的女性,她们虽然在许多方面表现出精明强干,但是涉及到男权方面都表现出无可奈何。第四十四回是说"变生不测凤姐泼醋",水平极高的贾母却不先指责贾琏,而先镇住凤姐嚣张,第一句话就是说:"什么要紧的事!"这是多么令人惊震的话,继而她为贾琏开脱说:"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来的。"过去,人们对此话批得要命,现在仔细想想,贾母是通晓大义的人,她的话饱含了多么大的无奈和痛苦,如果是凤姐将鲍二引进房里,那可怎地了得?大观园发现绣春囊的事,王夫人起先认为大观园里都住着姑娘们,莫非因凤姐是结过婚的女子,是她拿来作玩儿的就先怀疑于她,泼辣的凤姐听说被吓得要死,"又急又愧,登时紫涨了面皮,便依炕双膝跪下,也含泪诉道..."知道在礼教压力下这是不可玩的,跪在地上苦苦喊冤。因此,贵族命妇即使地位最高,然她们也都戴着重重的枷锁。女性的解放受着生产力水平的制约,女性的解放不能离开社会制度,最终取决于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

袭人是《红楼梦》中的奴性典型。《红楼梦》中有四个身处妻妾地位的奴性典型。秦可卿虽说是一个,但她是个即现即逝的人物,说她的奴性,许多是人们的推测和臆想。她无非是男权下的性奴而已,对即现即逝的红楼人物大肆渲染其实是臆说,很有哗众取宠之嫌。出身平民,身为贾珍正妻尤氏是一个典型奴性,出身乡绅,苦难深重的香菱是一个典型奴性,不平凡的平儿也是一个典型奴性,再一个就是出身平民的准姨太太袭人即是一个典型奴性。

袭人等四个典型奴性女子,虽然遭际不同也各有特点,但具共同点:一是《红楼梦》也讲究唯成份论,阶级地位决定了女性的命运,袭人她们的出身地位都不高,曹雪芹将她们排除在贾、王、史、薛四大家族之外,奴役和被奴役的首先决定于出身地位,说明门第观念在封建社会很讲究。二是个性决定命运。她们的个性个个软弱且都无争强之心,她们的个性都严重缺乏自强、自立精神;满足现状,与世无争;委曲求全,以忍为本。三是消极人生,意识制约命运。她们在意识上保守落后,屈从天命,认定自己出身地位低,命运不好是命中注定,抗争无用,只求过得去。在思想上毫无抗争意识,在现实生活中就毫无抗争,成了丈夫的应声虫和男权附庸,难以摆脱被奴役的地位。

其实,袭人等四位女性的智商都很高,小说对她们评价都颇高。

尤氏,虽为宁国府贾珍的正妻房,儿媳秦可卿死去时,宁国府筹备和举行大出丧时,却将她冷在一处靠边站,让荣国府请来的王熙凤出尽风头操办大出丧。王熙凤错以为尤氏老实可欺,处处挤兑她,然而讽刺的是凤姐寿宴时,却让尤氏操办凤姐的寿宴,她操理得有板有眼。在"独艳理亲丧"时,她也表现出将事情办得妥贴得体,这是对宁荣两国府极大的讽刺。尤氏最能给王熙凤挨软钉子,讥剌道:"我劝你收些着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第四十三回,她对平儿说:"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弄这些钱那里使去,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尤氏虽是被凤姐欺负的多,但是谁能对王熙凤数落得那么尖锐深刻?

平儿,贾琏的侍妾,王熙凤的陪房丫环,也是王熙凤离不开的最得力助手,被称之为"总钥匙"。平儿为人聪慧干练,心地善良,处世应变,公平公正,对地位低下的女奴总能得饶人处且饶人,帮助她们避免了禍殃。她虽身处要冲,行权处事,但从不为虎作伥,欺压他人。第五十二回的"俏平儿情掩虾须镯"。第六十一回的"判冤决狱平儿行权"等,平儿表现出何等善良、厚道,公正的品格。宝玉赞她"以贾琏之俗,凤姐之威,竟能体贴周旋。"她为王熙凤在风尖浪口中保持了平衡,她为贾琏一次次避免难堪,没有平儿,他们夫妻的关系更为紧张。平儿是荣国府中最不平凡的女儿。

香菱,小名英莲,原来是乡绅的掌上明珠,由于社会险恶势力和官场的黑暗势力相勾结,她始终摆脱不了被摧残的命运,先被拐,后被卖,又被抢,最后强被沦落为恶少的妾侍。香菱绝顶聪明,心地善良。第四十八回的"香菱学诗",表现出对文化知识的孜孜以求,在学诗中极端刻苦认真,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香菱的智商很高,质地聪明伶俐,艺术感受力极高,从不懂读诗到能读诗,又达到了能写诗的水平,对读诗不仅能理解诗的情景,而且达到能体悟诗的意境。从"香菱学诗"想去,这样一个聪明美丽而心地善良的小家碧玉,硬是一步一步地将她吞噬。香菱这样聪明美丽的姑娘却迫给薛蟠为妾,薛蟠是极端粗陋鄙俗的下流之人,将香菱强迫为妾,这不是简单说的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而是对善良美貌女性的强暴摧残和凶狠扼杀。香菱悲惨命运,全面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女性悲惨命运的原因所在。

袭人等四位奴性典型,既因个性缺乏自强意识,更因社会扭曲了她们的人性,在双重压迫下异化为奴性,却也被赞颂为封建社会女子的道德化身,这使人觉得解读红楼四位典型奴性颇有意思,如果说封建社会提倡女子无才便是德,对于女子不说是首先服从男子才是德,提倡'四德'是以'三从'为前提。

《红楼梦》宿命论意识浓厚,也以"禅"喻世,悲哀要强的女性结局悲惨,刻意述说了四位最要强女性的命运。

头一个是"凡鸟偏从末世来",脂粉堆里女英雄的王熙凤。她的才能令人倾慕。她约在十八岁时出场时就委为荣国府的掌门人,约在二十岁就掌门操理宁国府如此奢华的大出丧,显得才具非凡,令人佩服。她不择手段地最为名利,也为名利所累,为名利所死,争名于朝,争利于巿,处处争名争利。在家族内部争,在社会外部争,她出现在那里,就争在那里,争宠于贾母,争吵于丈夫,玩弄官司还显得纵横捭阖,阴狠毒辣,谋财害命。然而最后是"一从二令三人木",落得个"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卿卿性命"。

第二个是"才是精明志自高"的三小姐贾探春。赵姨娘的遗传基因在她身上明显,决不甘心于自己的庶出身份。在贾府子女中,她最具奋发向上,她首先发起结社吟诗,她以德才赢得人们好感,以正义泼辣给王善保家的一个耳光。她的要强好胜是积极向上。她的辩论口才,果断性格,善于察颜观色的水平,在小说中最为突出。她的精明强干,政治风度,颇有作为,在《红楼梦》中无人超越。她操理荣国府时,思路清晰,精明才干,政绩明显,公正廉明,王熙凤也暗暗佩服。她的要强争胜与他人有区别,为摆脱自己的庶出身份外,也是为了家族整体利益,扶撑这个即将倾倒的大厦。她的志气令人敬佩,可是却 "清明涕泣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痛别亲人,远嫁海偶,正因为她聪明要强,小说注定了她的命运也很悲惨。

第三位是站在袭人对立面的人物,本文较多提到的晴雯。晴雯"风流灵巧",小说冠以'勇'字,爽直'爆炭',她还能与王夫人较劲。抄检大观园时,她明知来者不善,却勇敢非凡,"挽着头发闯了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朝上,往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她一味地勇往,也不知路在何方,横撞直闯,不知环境险恶,四面楚歌,陷于孤立无援,结果被撵出了大观园。

赵姨娘且也算她一位。她是贾政的小老婆,难免压制和压抑,也是小说中的消极落后人物,其实是个极其要强的女性,到也反映了人性本能。她凭自己肚子争气为资本,为贾政生育了一儿一女,颇不满意自己的偏房地位,为了改变'苦瓠子'现状,敢于强争出人头地,她与上层吵,与下人吵,还与女儿吵,吵得荣国府鸡犬不宁。她为夺取掌管荣国府的大权,也为贾环成为合法继承人,愚昧无知,竟不择手段地耍起阴谋请来了马道婆,妄以魇魔法加害王熙凤和贾宝玉。她在心里充满忌恨怨气,以自己兄弟死去为由,多索例银,刁难女儿,借机泄愤,激化矛盾,大闹荣国府。可是在贾母出殡时却突然中邪,把自己不义之事全都吐露了出来,最后发疯死去。

《红楼梦》宿命论浓厚,以'空'消极人生,这四位最要强的女性在后来都落得一场空。其实,《红楼梦》也在释"禅"明理,客观肯定这四位女性的要强好胜,指出都是出于人性本能的敢于竞争,肯定她们是积极的处世表现。她们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善自己的处境,为使自己活得更美好,奋发图强,敢于拼博。贾探春是为了家族整体敢于争强,表现出积极意义的富有进取。王熙凤也有她的生活难处,肚子不争气只生了个女儿,忌犯"六出之条",要不是她出身名门望族背景过硬,厌恶了她的丈夫、那位信奉"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贾琏,早就将她逐出家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贾琏为了传宗续代,就有堂堂正正的理由娶小老婆威胁于她,人们也应对她予以客观谅解的一面。"当家三年,狗猫都招怪",她也真不容易支撑着三百余人口的贵族家庭。"猴向凤姐",真也处于"骑虎难下了"的处境。

对于人生,对于争强,禅宗六祖慧能禅师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以此解读《红楼梦》女性的要强敢争如乎太玄远。其实禅理广泛深远,慧能禅师正因这首偈语,以盲童得以五祖弘忍衣钵,是为禅宗六祖。曹雪芹对"禅"理解深刻,虽然,他无法指明女性要强敢争的路在何方,但是,他以禅理喻世富有警示意义,告诉人们在竞争中要遵循游戏规则,坚持正当竞争。

"禅"告诉人们"佛在心中",在于"悟"字。尘世喧嚣,淤泥难隔,一念心清静,处处莲花开,心念清静,出淤泥而不染。 "禅"绝非消极之说,它指导和鼓励人们参与竞争,它指导人们如何摆脱羁押,挣脱枷锁,乃获得人生自由之真谛。巿场经济离不开竞争,灯红酒绿最易污染人性,思"禅"能心念清静,能清醒人生,清正廉洁,出淤泥而不染。人生虽然不能没有竞争,但是你的要强敢争一定要把握适当的度。坚持心念清静,不应属于自己的,不可属于自己的,切莫强伸手,否则,枷锁套身,身系囹圄。现代社会中有些人原来多么逍遥自由,枕边有人,膝下有儿,袋里有钱,却硬是将枷锁套在自身上。有些人原来多么威风,前呼后拥,俨然是座上首席,却成了阶下囚徒。王熙凤和赵姨娘敢于竞争无可非议,《红楼梦》是说她两人因贪心太重,欲壑难填,在竞争中手段极不正当,酿成堕落于阿鼻地狱的悲剧。

袭人是否不择手段往上爬的心理极强?这个"强"在《红楼梦》中也很难解读到,读到的都是袭人处处委曲求全,以忍为本。他人的寻衅辱骂,她决不接受挑战。在奴才们面前,她不敢强出头而忍心吞气。在主子面前,唯唯诺诺,训服得毫无半点反抗之心。她以奴性的忍,坚持不要去惹火烧身,不要去惹事生非。她不愿意离开贾府去做自由平民,因为很满足贾府对她的宽待。她受贾母的指派去伺候宝玉中束缚宝玉,可是对宝玉的"牛心左性"只能无奈,至多是"霄花解语"和"姣嗔箴宝玉"。她的"强",只表现在强烈希望嫁给宝玉,强烈希望宝玉改邪归正,"只因宝玉性情乖僻,每每规谏宝玉,心中着实忧郁。"。说她"强"实在不强而是软弱,她没有驾驭宝玉的水平,在这方面远不如晴雯,连麝月也不如,她仅仅要求做宝玉的妾就满足了。她与尤氏、平儿和香菱一样,认定了、满足了、忍受了,她们是保守落后的女性,所以袭人的凄凉结局是由一定的个性造成。当然,按她们的个性既不会去做巴尔狗,更不会去为虎作伥。

袭人和平儿、香菱及尤氏的奴性,从一个侧面告诉人们:女性的解放不仅取决于社会制度的先进,而且还取决于女性的个性解放。从现代意义上说,社会主义制度为妇女的翻身解放提供了根本条件,但是,在妇女解放的问题上还存在着这样和那样的不少问题,虽然更多的更重要的是属于社会问题,但是也有许多是属于妇女个性问题,表现出缺乏自立、自强、自重、自爱,自身素质修养不足。由此看来,妇女的解放是个极其复杂的问题,既是社会问题,也是个性问题。

袭人对宝玉竭诚真心,对贾府竭尽忠诚,由于她的太痴,痴迷得身不由己地走上了不归路。对于任何事物都不能采取极端,极端就是片面,极端就是偏激,极端最终必然失败。不要以为袭人个性温顺,其实她的个性很痴迷也很偏激,也是造成个人悲剧的重要原因,她对宝玉的爱,对贾府的忠走到了极端,由于固执和片面,结果使自己痴迷得不知路在何方。在第三十二回是说"诉肺心迷活宝玉",宝玉错将袭人视为黛玉。小说言道:宝玉出了神,见袭人和他说话,并未看出是何人来,便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敢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心中暗度如何处治方免此丑禍"。袭人如是陆游《钗头凤》所曰:"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情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小说是以"诉肺心迷活宝玉",揭示宝玉在面对黛玉、宝钗和湘云的三位美女,表明真正所爱的仅是林黛玉。对袭人来说,是考验也是机遇,她听到宝玉肺腑之言,却不以为幸却以为禍,"吓得魄消魂散,"惊恐思虑"如何处治方免此丑,"显示她对宝玉的爱,既痴迷也浅薄。因此,愈甚痴迷,南辕北辙,越走越远,最终分道扬镳。

袭人在第三十三回的宝玉挨打后,也在心里忐忑不安担忧不少,在感情上是为了宝玉,但也有避嫌的私心,在第三十四回,王夫人叫她留下,"袭人答应着,方要走时,王夫人又叫:"站着,我想起一句话来问你。"袭人忙又回来。王夫人见房内无人,便问道..."这就发生了《红楼梦》中篇幅少有的长长对话,也挫伤了宝玉对她的感情。王夫人却连称袭人三个"我的儿"。袭人在对话中,一是说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若老爷再不管,不知将来做出什么事来呢?"这说明她坚持管教宝玉。二是说"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个变法儿,以后竞还叫二爷搬出园外住就好了。"这是个重要警告,引起了王夫人的惊震,意思是强调宝玉搬出大观园以避嫌疑。这在第二十四回宝玉要吃鸳鸯胭脂时,袭人不无担忧的说过此话,当时说:"你再这么着,这个地方就难住了"。这话使王夫人"大吃一惊","宝玉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说那到没有。三是说"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像大家子的事......"这话很入情入理,她担忧宝玉出轨,也担忧给贾府带来不利,更担心损害宝钗和黛玉这两位贵族小姐名声。因此,袭人的话用心善良,动机良好,聪明的宝钗在抄检大观园后的第二天就搬回家去住了。贾府的上层也加强了对大观园的管理。袭人对主子死心塌地的忠心,却对大观园的人们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损害。

袭人的话,其实王夫人也早已想到,只是没有觉得如此严重而已。"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以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金钏儿是王夫人的丫环,原是本文的丫环,可是在宝玉的挑逗下,有次她拉着宝玉的手取笑说:"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可吃不吃了?"谁知禍由此始。在第三十二回,宝玉去王夫人处,他以为母亲睡去,便和金钏说起了调情的话,金钏的话刚落音,王夫人翻身起来打了她个嘴巴,金钏被领回家后就愤而投井自尽,贾政骂宝玉是"淫辱母婢"被狠狠揍了一顿。王夫人触想此事,当然惊恐不已,宝玉竟敢在母亲的眼被底下竟敢引逗母婢,那么在其他场合则难以设想,经点醒后在心里着实感谢袭人不尽。因而"心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我何曾不想到这里,只是这有几次有事就忘了,你今儿一番话提醒了我,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名声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罢了,你且去罢,我自有道理。只有一句话:你今日既说了这样的话,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袭人连连答应着去了。"她在王夫人心目中的地位又提高了许多。

袭人的话极大刺激了王夫人,促使加强了对大观园的管理,加强了对宝玉的约束。实事求是地分析袭人的这番对话,一是不能给袭人扣上谗言的帽子。她对宝玉、对贾府是个忠心训服的奴婢,反映的问题都是事实,更重要的是没有谗言任何人,绝没有出卖人格。二是袭人的分析也比较客观,宝玉的平素胡闹不加以节制人,就免不了影响自己和损害他人。三是袭人在主子询问时忠实反映情况,建议也没错。四是对贾府极为必要,宝玉为琪官的事已经得罪了忠顺亲王,再不采取措施,将来朝廷责怪下来顶不住。五是强调了防范的必要性,对宝玉、黛玉和宝钗都有益处。袭人的话,话不是坏话,心不是坏心,却给自己种下了苦果,遭人忌猜怀疑,影响自己名声。

袭人的话挫伤了宝玉的感情。第三十四回,叛逆的宝玉挨打后对黛玉的感情日益增深,心下只记挂着黛玉,满心里要打发人去,却忌讳袭人,于是便设法支走袭人,吩咐晴雯去赠帕黛玉,宝玉对袭人的感情趋于淡化,信任度远不如过去。在第七十七回,宝玉为晴雯被撵,与袭人对话,语言含酸,颇有猜疑,最后竟杜撰出文采夺人的《芙蓉诔》,袭人面对痴公子只能哀叹道:"天知道罢了"。

袭人在第三十三回的宝玉挨打后,可解读到她不是个什么很有心机的人。当时,宝钗随即来探望宝玉,询问袭人为何遭打的原因,袭人便把焙茗的话直说出来,不顾忌讳地扯上薛蟠,还是宝玉聪明,想到牵扯薛蟠会当面让宝钗难堪,可是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可见,袭人不是城府很深、极有心机的女子。因此,她在第三十四回中,毫无遮拦的向王夫人说了长长的一番话,讲话的目的是明确的,语言的层次是分明的,对话的重点是突出的,可是心思却痴迷不悟的。

袭人的结局其实没有《红楼梦》中众多女性那般悲惨,虽也凄凉可悲,却也在凄迷中带来了幸运,她比薛宝钗真是万幸,亏得没有明媒嫁给宝玉为妾,也亏得薛姨妈对她好,进言王夫人通情达理地帮了她。高鄂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对袭人的结局写得恰如其分,入情入理,基本符合前八十回本的意图。第一百二十回是说探春省亲回家,在交谈中言明了宝玉出家的事,冷美人薛宝钗真了不起,想得开放得下,气度恢弘,镇静自若,一派大家之气,小说言道:"宝钗听了不言语,袭人那里忍得住,心里一疼,头上一晕,便栽倒了。王夫人见了可怜,命人扶他回去。"

袭人苦苦思念宝玉,谁知宝玉竟如此不负责任,出家做了和尚。袭人那般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千辛万苦,千想万念,谁知竟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王夫人对袭人的感情一如既往,宝玉出家做和尚后,袭人成为荣国府上下人等中最难安排的尴尬人物。王夫人从宝钗想到袭人甚为难,觉得"若说别的丫头呢,没有什么难处的,大的配了出去,小的伏待二奶奶就是了。独有袭人可怎么处呢?"薛姨妈也是看重袭人,可惜和体谅袭人的人,她觉得道:"我见袭人近来瘦的了不得,他是一心想着宝哥儿。但是正配呢理应守的,屋里人愿守也是有的。惟有这袭人,虽说是算个屋里人,到底他和宝哥儿并没有过明路儿的。"王夫人觉得放他出去,恐怕袭人不愿意,更怕她寻死觅活;若要留着她,现在家境困难,又恐贾政不依。薛姨妈显有见解地说道: "我看姨老爷是再不肯叫守着的。再者姨老爷并不知道袭人的事,想不过来是个丫环,那有留呢?只要姊姊叫他本家的人来,狠狠的吩咐他,叫配一门正经亲事,再多多的陪送他些东西。"薛姨妈的一番话才解脱了袭人,指明了她的路何方。

袭人在贾府,不知内情的人只知是个大丫环罢了,知道内情的人也认为无非是个准姨太太罢了,于礼于法于情至多是个"二奶"。王夫人对袭人真是留着不成体统,出嫁于心不忍,心里也着实尴尬。如是唐婉答陆游的《钗头凤》词曰: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袭人也在苦苦地左思右想,泪痕满面,深深觉得自己的处境实在尴尬。她为人本来老实,不是伶牙俐齿的人,只能薛姨妈说一句,她答一句,只能认定"我是做下的人,姨太太瞧得起我,才和我说话,我是从不敢违拗太太的,"便凄怆地答应了王夫人的安排。她想起宝玉那年到他家去,回到贾府后说的死也不回去的话,这是在第十九回她对宝玉说的:"你果然依了我,就是你真心留我了,刀搁在脖子上,我也是不出去的了。"袭人回忆起当年宝玉对她表白的一番信誓旦旦的话,"我只一心留你,不怕老太太和你母亲说"。"只见宝玉泪痕满面"。"好姐姐,好亲姐姐,别说两三件,就是两三百件,我也依。只求你们同看着我,守着我,等我有一日化成了灰还不好,灰还有形迹。还有知识。"宝玉这些情意切切的话仍萦绕在脑际,袭人痛苦万分。

袭人的心致死也在维护主子,心里还是想着宝玉,处在进退维谷,想道:"如今太太硬作主张。我若守着,又叫人说我不害臊;若是去了,实不是我的心愿。"袭人当时想到了死,却又千难万难,想道:"我若死在这里,倒把太太的好心弄坏了,我该死在家里才是。"情之不弃,死岂容易?袭人回家后又细细思考了两天,觉得"哥哥办事不错,若死在哥哥家里,岂不害了哥哥呢。"千思万想,左右为难。一缕柔肠,几乎牵断。她才觉得当年的鸳鸯何等聪慧,勇敢的选择了死,她死得何等壮烈,何等荣耀,我现在却又如何呢?真是: "千夫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

袭人的结局凄凉,却也幸运。作者对袭人格外有情,她比宝钗、迎春等其他众多红楼女性幸运多了。"堪美优伶有福,"那位优伶蒋玉菡原是宝玉亲密无间的朋友,婚后方知袭人是国公府公子宝玉的大丫环,地位决不低于小家碧玉出身,于是对她深为叹服,不敢勉强,越发温柔体贴,弄得袭人真是无死所在。袭人的命运比较幸运,做了正妻,又有人爱她、疼她和敬服她。

借引苏东坡的《水龙呤·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以喻袭人,似乎不妥,却也无妨,词曰:"似花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三分春色,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

袭人毕竟是小说中的虚拟人物,好在于既不需要人们去为她去平反昭雪,也不需要人们给她颁发荣誉证书,更不怕有人诟议她,她无非是曹雪芹笔下的子虚乌有人物。现在,人们评击袭人也好,为袭人辩说也好,赞誉袭人也好,都是在解读《红楼梦》中各抒己见,都难免戴着时代眼镜,即使说得荒诞不经也无妨,只要大帽子不满天飞,即使吵翻了大观园,也对社会也影响不大,说实在话是在读玩品尝《红楼梦》。从道德意义上说,实事求是评价袭人,对加强道德建设,构建和谐社会到也非无意义。

修改于二OO八年三月十八日

邮箱地址:zhoujinghao@126.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