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与文字狱--谈<红楼梦>的成书背景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与文字狱--谈<红楼梦>的成书背景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5-10-26

    《红楼梦》与文字狱
    ——谈《红楼梦》的成书背景
    讨论《红楼梦》,不能不涉及《红楼梦》成书的社会背景。
    过去许多研究者也都十分重视《红楼梦》的成书背景。然而在他们的视野里,当时的社会背景是尖锐的民族矛盾和激烈的阶级斗争,是清朝统治者残酷镇压汉民族的反抗,是宫廷内为争夺皇位的勾心斗角骨肉相残,还有为消除汉族知识分子的不满情绪而兴起的惨烈的文字狱。诚然,这些都曾经在《红楼梦》产生的前后发生过。但我们说:这些背景不是产生《红楼梦》的背景。换句话说,这些背景与《红楼梦》的产生没有直接关系。
    因为,《红楼梦》既不是阶级斗争的产物,也不是宫廷权利之争的产物,更没有和文字狱发生关联。
    专家们在研究红楼梦的成书背景时,总要联系到雍正乾隆年间的“文网之酷烈”。近来有学者指出,文字狱的根源在于封建专制,历朝皆有。只不过到了清代,民族矛盾加剧军政控制愈严而大发作。清代文字狱的实质,是对汉族知识分子的压服。而曹雪芹的祖上是清朝统治者上层的包衣奴才。他家的富贵都是清朝皇帝赏赐的,他和他的家族都是满族入主中原的受益者。他家对清朝皇帝感恩戴德还来不及,怎敢心存半点对异族统治的不满?文字狱即使再扩大化,也扩不到他老曹家。虽说当时“文网严酷”,却也没有到密不透风、不许任何人写诗作文的地步,还是“疏而不漏”的,网住的,只是那些统治者认为有不利自己统治的文字。而《红楼梦》恰恰产生在“文网酷烈”的时代。《红楼梦》问世之后,续作者纷纭,仿作者纷纭,给清朝中期的小说创作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高潮。这高潮本身,也正说明“酷烈”的文网并不像某些当代学者想象的那样严密。
    曹雪芹所处的时代,正是所谓的“康乾盛世”。一说“康乾盛世”可能有些人不以为然。好吧,我们不用这个提法。说清朝的统治已经进入了相对巩固、安稳的时期,这总是事实吧。康熙朝平定了“三藩之乱”,收复了台湾,征服了准格尔,社会趋于安定,经济上进入了稳步发展时期。这一点《红楼梦》中也提到了:“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第二回,贾雨村的话)”。
    这一时期,官僚贵族、八旗上层开始贪图享受。一些汉族官吏也开始贪墨、渎职、懈怠,“每赴外任,多携仆从。汰侈糜费,惟务黩货累民,恣肆放逸,未能谨守法度”(康熙二十三年《圣祖仁皇帝圣训》)。好在康熙、雍正两个皇帝清醒地看到了这一点。康熙四十二年夏四月己亥,玄烨谕八旗人等:“朕不惜数万帑金为旗丁偿逋赎地、筹划生计。尔等能人人以孝悌为心,勤俭为事,则足仰慰朕心矣。倘不知爱惜,仍前游荡饮博,必以严法处之!”用国库的公款为旗丁们还债赎地,可以说是为了缓和矛盾,也可以说是为了笼络人心,还可以说是为了巩固住自己的基础。因为一旦有战事,还需要这些旗丁效力卖命呢。但是,这些旗丁因何欠债、典地呢,从康熙“圣训”的内容看,就是旗丁们“游荡饮博”造成的。康熙深知:“满洲习俗,好为嬉戏,凡嫁娶丧祭之仪,过于糜费”,还有“赌博之风,禁之不止”,所以康熙皇帝多次警告八旗子弟:“自今而后,悉宜洗心涤虑,痛除旧习”。康熙皇帝还大力提倡勤俭。他指出,生活奢侈是腐败根源:“位官者俭,则可以养廉。居官居乡,只缘不俭,宅舍欲美,妻妾欲奉,仆隶欲多,交游欲广,不贪何从给之?”并以身作则,“朕所居殿,见铺毡片等物,殆及三四十年而未更换者有之。朕生性廉洁,不欲奢于用度也。”(引自中央党校出版社《康熙政风录》)他的继任者雍正也是一个崇尚节俭、不求奢华的皇帝。在位十三年,除了建风、云、雷、雨四神庙之外,没有为自己享乐兴建任何建筑。大臣们说他“日夜忧勤,毫无土木声色之娱”(昭槤《啸亭杂录》)。
    然而到康熙末年,朝廷还是由于吏治腐败,出现了财政亏空的局面。雍正登基后,一面“综核名实,罢一切不急之务”,一面传谕院部衙门和各省督抚,凡有亏空者,限三年之内如数补足,否则从严治罪。亏空官员们无不为之震骇。同时,雍正还打击贪官污吏,在内阁东面建了一座“封椿库”,专门贮藏赃款羡银,至雍正末年,其中贮银已达三千余万两。经雍正如此一番治理,户部库藏转亏为盈,国用充足,粮食储量“可供二十余年用”。(昭槤《啸亭杂录》)
说这些,绝不是想为清朝的这两个皇帝歌功颂德,而是这些背景与《红楼梦》成书有关。
    《红楼梦》中的故事,是在“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的背景下展开的。萧疏的原因,是“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其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俭”,以致“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可见宁荣两门的状况在康雍时期的贵族家庭中,具有代表性。而曹雪芹笔下的贾家,正是康熙皇帝指出的那样,“宅舍欲美,妻妾欲奉,仆隶欲多,交游欲广”,华服美食,享乐无度,不知节俭。刘姥姥面对荣国府华丽陈设和饮食糜费的感慨,贾珍接到乌进孝送租子年货单子时“这够做什么的”的抱怨,可知冷子兴说的不假。
    钱不够花,于是就放债重利盘剥——抄家时发现两箱房地契和一箱借据;就包揽讼词——王熙凤弄权铁槛寺,为了三千两银子,害了两条性命,“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的作为起来”;就收授贿赂——书中虽未正面写,且看一些蛛丝马迹:第六十回,有粤东的官儿来拜,送上两篓芙蓉霜;第八十八回,“贾政自从在工部掌印,家人中尽有发财的”,还有,荣府中有不少“上用(即皇帝御用)”的物品,也未交代来路。
    了解了这些背景,可知曹雪芹花费大量笔墨,不厌其繁、不厌其细、不厌其琐碎地描写贾府的铺张奢侈的生活,是有其用意的。说明曹雪芹清楚地知道如此生活方式要导致的必然结果。耐人寻味的是,《红楼梦》刚一问世,即有许多猜测,有说是写明珠家事的,有说是写张侯家事的,说明贾府的奢靡生活,可以是当时许多贵族家庭的真实写照。
    终于,荣宁二府被抄家了。至少从小说中看不到抄家与宫廷内的斗争、与文字狱有任何关联,完全是他们自己的子孙奢侈腐化、为非作歹造成的。薛蝌听两位御史说,贾珍引诱世家子弟赌博,强占良民之女为妾,因其不从,凌逼至死,还有平安州的官吏为迎合贾赦,虐害百姓,贾赦还包揽讼词。这些事情传到皇帝耳朵里,用现在的话说:“这不是顶风作案吗!”皇帝如果不闻不问才不正常。因而皇帝降旨说:“贾赦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连贾政都说,“大老爷(贾赦)忒糊涂,东府也忒不成事体!”总之,是自己闹得太不像话了,被抄家一点都不冤枉,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由此联想到曹雪芹的真实家世,恐怕也和小说中所描写的差不太多,由于经营不善和不能节俭,导致了巨大亏空,后来又是家里人行为不检点,触犯了朝廷的法律、惹怒了皇帝,这才倒了大霉的。
    所以,《红楼梦》的确不是“伤时骂世”之作,何况“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因而绝不会触及“文网”的。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