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贾宝玉是“假宝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贾宝玉是“假宝玉”》   

作者:沈永生    收录时间:2005-10-05

    语文教学始终要回答三个问题:用什么教,教什么,怎么教;教师用书真的只是教学“参考书”,文本才是我们教学的根本,依据教参而不囿于教参,出得了教参,入得了文本,就有我们的事情可做。下面对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四册《林黛玉进贾府》进行例说。
    林黛玉进贾府,是小说通过林黛玉的耳闻目睹对贾府的人物和环境做第一次直接的描写。其描写人物出场,历来受到高度赞誉。“讲授中应把人物的性格特点及描写人物的方法作为重点,体会《红楼梦》一书的反封建意义”(教参“教学建议•三”)。“宝玉出场”其实是落实上面“教学建议”的最好的材料,只可惜教参“解题指导”、尤其是“课文鉴赏说明”取材角度有偏,解析也不尽合理,有待我们在实际教学中进一步拓展整合。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是《红楼梦》里的一副对联,也算是其基本的写法。都说贾宝玉他不听话,违逆家长,世俗的眼里,贾宝玉简直就是不成器的封建礼教的“顽石”,是彻头彻尾的“假宝玉”。其实,贾宝玉蔑视世俗,反对封建束缚,反抗封建礼教和封建道德;自由率性,要求平等。
    1.平易随和的宝玉
    林黛玉进贾府,宝玉是此时唯一的走上前台的男主人。他出场之前,贾母已是打发众人退去:“让我们自在说话儿”。而就在她们的谈话当中,“一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环进来笑道:‘宝玉来了!’”真的是如一首歌所唱:“我一见你就笑”,宝玉来了,丫环喜欢得不得了,也顾不了那么多,风风火火搅了老祖宗的清静。
    再看丫环的通报:“宝玉来了!”宝玉是谁?贾府的宝二爷也是你一个丫环口无遮拦直呼大名小姓的么?可见平日里丫环跟他是何等的亲近融洽,以至在新来的外客面前,在宠爱他的奶奶面前都不禁忘乎所以,眉开眼笑,口不择言。贾府里,宝玉不像其他的爷、其他的奶,他是最具民主思想的人,是第一个把下人当人看待些的讲些平等的主子。他的心目中,似乎少有主仆、尊卑的区别。对丫环的这些看似毫不经意的叙写交代,暗示出宝玉的平易随和而又超拔不俗。
    2.行色匆匆的宝玉
    那“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也不只是丫环作弄的,宝玉也是风尘仆仆,行色匆匆。宝玉匆匆而来,丫环能慢得吗?反过来,要是宝玉没有那么快,丫环匆匆上前,把个主子丢在老后头,这也不像个样子吧。再看,“忽见丫鬟话未报完,已进来一位年青的公子”。宝玉实在不差似丫环的匆匆。他向贾母请安时,“贾母便命:‘去见你娘来。’”宝玉“即”转身去了,且“一时”回来,“再看,已换了冠带”。不像当时那些官老爷那么稳重、周全,他还是个孩子,风风火火的,来就来了,走就走了,潇潇洒洒。
    3.自由闲散的宝玉
    初见宝玉,包装得也跟王熙凤一样的金贵与辉煌吧,“金冠、宫绦、朝靴”特别显眼,一副官人像。他一回家便立即卸妆换装。发型简单、随意、闲散,金贵的饰物少得不能再少。脱下来“宫绦、朝靴”之类端庄严正的官场装束,穿起了“半旧”大袄,这样的大户人家的大少爷,多不容易;还穿上了大“红”鞋,很有些俗气也有些酸气。更显眼的倒是祈求神灵保护小孩子的物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
    这两处肖像描写是两笔合写一人,前后对比突出其后,他人要求他在外的时尚规矩表现,一回家就一点也受不了,来个鹞子大翻身,要立即恢复他的自由天性,哪怕有些过分;备受溺爱,最喜在内帏厮混,一副宝贝宠儿像,绝对不像是什么“官人”样。
    4.不拘礼数的宝玉
    “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怪不得老祖宗要笑话他。一家上下都在接远客,接老祖宗的外孙女黛玉,应该说他也有所感知吧,起码见他娘时他娘要说。可是他年纪轻,有些任性,不拘礼数,不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子弟,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脱了衣裳。他不去顾及宠他的老祖宗的感受,也不是有意跟老祖宗作对,也只是被外面的规矩压迫不过。也只有他这个贾府核心人物王夫人的惟一儿子,“自幼”受“老太太疼爱”的宝贝,才敢在贾府居于“无人敢管”的特殊地位。
    5.一见如故的宝玉
    宝玉看罢黛玉,“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虽然别人笑他又是胡说,他解释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世上并非没有“一见如故”的事情,无独有偶,黛玉一见宝玉,“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如出一辙。这不是单方面的一见如故,而是两人的心心相应。只不过是性格各异,一个搁在心里,一个笑在嘴上。两人有“木石前盟”在先,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6.随性饱读的宝玉
    他问黛玉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妹妹可曾读书?”一个不喜欢读书的人断不会这样问吧。他说起“颦颦”的出处头头是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虽然探春笑他:“只恐又是你的杜撰。”而并不见得断定他杜撰,或许他以往杜撰过。就算是探春真的认为他杜撰,证据呢?怎见得不是少见多怪?也说不定别人不看的书他倒另是喜欢些。后来黛玉不是也读了宝钗所不齿的《西厢记》了吗?虽然也有人认为从下文宝玉的答辩来看,可能是宝玉的杜撰,而他只不过是说了句气话,强调杜撰的太多;依他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直性子,要是真的是杜撰的,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是会直言不讳的。退后一步讲,就算是他杜撰的,也还是杜撰得神乎其神,很有水平吧。他的文才也确实不一般,小说后文有证。他不是一概地厌恶读书,只是不愿意按照封建家长的意志读科举的书,那样地读死书、死读书。
    7.轻狂霸道的宝玉
    当然,就算你宝玉的“颦颦”二字取得是如何的有理有据,形容林妹妹是如何的恰如其分,甚至是如何的妙不可言,只是名字是父母所赐,也是你一个小朋友能够主动添改得了的,何况人家还是初来乍到的亲戚,一个独生女孩子。他就是这样子,什么样所见所想的,也就不分彼此地什么样子说了,不带任何的保留,也不显任何的忸怩。他这样的大户人家,一向是这样子轻狂霸道惯了,袭人等丫环的名字不也是被他们任意地改过了吗?
    8.脱俗飘逸的宝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兼异性相吸。一个漂亮美眉就在跟前,“细看形容”之后,宝玉有什么印象呢?惯用的身材、穿戴之类的形容一概未提。张超《浓妆淡抹各相宜——王熙凤、林黛玉肖像描写比较谈》(《名作欣赏》.1996.3)中说:“作为锦衣玉食的贵家公子,且‘最喜在内帏厮混’,见惯了腻红肥绿,华衣艳饰,兼其与生俱来的‘怪癖’,他怎么会去留意黛玉的穿戴而不被其‘与众各别’的‘形容’所吸引呢?在宝玉那里,她那‘弱柳扶风’的身姿就显得脱俗飘逸……”横看成岭侧成峰,爱因斯坦说我们的思想决定着我们的见识。宝玉看黛玉,看出了黛玉独特的精神气质,也看出了宝玉自己的精神气质。黛玉的脱俗飘逸显然是只有“脱俗飘逸”的宝玉的眼睛才看得见的。
    9.不论尊卑的宝玉
    贾宝玉“摔玉”的缘由是因黛玉所引起,在宝玉看来,罕物应试配奇人。家里的姐妹们不差似我,单我独有这玉,已是费解;神仙也似林妹妹应该有‘通灵宝玉’,竟然没有!于是宝玉顿时痴病发作,把自己与生俱来的‘宝玉’狠命摔去,并且咒骂“什么罕物”、“这劳什子”、“不是个好东西”。理由是“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在大家的心目中,这“玉”是一件罕物,是天命的象征,不是什么人都有的;在宝玉的心目中,林妹妹在我之上,起码得她也有。“摔玉”既写出黛玉的“与众各别”的“美”质,也同样写出宝玉的不论男女、宾主、尊卑的‘痴’劲。
    10.天真纯朴的宝玉
    老祖宗出于宠爱,把林黛玉暂时安置在碧纱橱里,他就自荐央求“我就在碧纱橱外的床上很妥当”。也都差不多是现在上中学的年龄了,男女有别吧,他宝玉才不管这么多。一见钟情,百般迎合,亲近还来不及,哪里舍得分开;老祖宗也还是答应了他;实际上黛玉也没有什么异议吧,当下,一个在碧纱橱内,一个在外面大床上。天真纯朴吧,浪漫率性吧,心心相应吧。最喜欢在内帏厮混吧,最受老祖宗宠爱吧,在贾府有至高无上的特权吧。
    问而言之,贾宝玉一出场就是独特的“这一个”。“假宝玉”还是贾宝玉,卓然独立,是封建贵族家庭的叛逆者。学生普遍认为,这样来赏析这一人物的性格特点及描写人物的方法,很实在;这样来赏析这一著作的“反封建意义”,很亲切。
 

(通联:246523 安徽宿松 许岭高中 沈永生 电话:0556-7962584宅/7962843办/7961045办/13355568596手)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