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座上珠玑昭日月 堂前黼黻焕烟霞……》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座上珠玑昭日月 堂前黼黻焕烟霞
——《林黛玉进贾府》服饰例说

作者:沈永生    收录时间:2005-10-05

    《林黛玉进贾府》节选自《红楼梦》第三回。按照曹雪芹原作手抄本(甲戌本)的回目应是“…荣国府收养林黛玉”(程高本改成“…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借助主人公林黛玉的耳目,对贾府的环境和人物作第一次直接描写,使荣国府的上下人等,以各自不同的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地走到读者的面前。
    单就人物服饰而言,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鲜明生动地表现出贾府显赫、华贵又尊严的特殊地位,展示出荣国府这一典型环境“与别家不同”。
    1.未近身先吃惊,以外面奴仆的服饰衬托贾府“与别家不同”。
    先来看看开端部分的几个例子:
    例1.弃舟登岸后: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
    例2.大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
    例3.进西边角门一射之地:另换了三四个衣帽周全十七八岁的小厮上来,复抬起轿子。
    例4.上房台矶之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
    林黛玉一路行来,看见里里外外的奴仆们分门别类,种类多数量也多。他们都是奴仆,还是打外场的,地位自然低,有的还是三等的。他们尚且如此穿着打扮,衣帽周全,色彩缤纷,品质华贵。可想而知他们服务的贾府也必定是“与别家不同”的膏粱锦绣之家。
    2.写些不写些,最主要最当红的主子的奴仆反而没写。
    看看凤姐出场时的情景:
    例5.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
再看看吃晚饭那场戏:
    例6.老太太那里传晚饭的:只见一个丫鬟来回…
    例7.凤姐院门上:也有四五个才总角的小厮,都垂手侍立。
    老太太虽然不是贾府家政、财政大权的掌握者,但却是这一贵族之家的无上权威的偶像,是这个庞大复杂的宗法之家的“老祖宗”,是荣国府祖辈硕果仅存的宝塔尖儿。透过一顿随茶便饭围绕在她周围的那份“敛声屏气,恭肃严整”的气氛,我们就可以概括地感受到她平素享受着怎样的尊严。她的奴仆可能穿得差似别人吗?而凤姐是贾府的实际掌权人,大红大紫、呼风唤雨级人物,她的丫鬟也自不必说了吧。
    3.突出地写了一两个主子的服饰,其他人尽可能地省略,甚至干脆不写。
    林黛玉进贾府,服饰该得浓彩重墨吧,而在贾府三代人及众人的眼里,她的穿戴竟无一字提及。张超《浓妆淡抹各相宜——王熙凤、林黛玉肖像描写比较谈》(《名作欣赏》.1996.3)中说:“作为锦衣玉食的贵家公子,且‘最喜在内帏厮混’,见惯了腻红肥绿,华衣艳饰,兼其与生俱来的‘怪癖’,他怎么会去留意黛玉的穿戴而不被其‘与众各别’的‘形容’所吸引呢?在宝玉那里,她那‘弱柳扶风’的身姿就显得脱俗飘逸……”横看成岭侧成峰,爱因斯坦说我们的思想决定着我们的见识。宝玉看黛玉,看出了黛玉独特的精神气质,也看出了宝玉自己的精神气质。黛玉的脱俗飘逸显然是只有“脱俗飘逸”的宝玉的眼睛才看得见的。
    林黛玉拜见过贾府三代主要女眷人物,跟外祖母、舅母这些长辈都曾独处过,可是没有关注到她们的服饰;也没有涉及李纨大嫂的。贾氏三春也只不过是一笔带过:
    例8.不一时,三姐妹来了: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妆饰。
    而两个舅母的奴仆的服饰多少是写到了:
    例9.邢夫人正室里:早有许多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
    例10.王夫人耳房内:这些丫鬟们,妆饰衣裙,举止行动,果亦与别家不同。
    例11.王夫人小正房内:只见一个穿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丫鬟走来笑说…
    奴仆们尚且如此穿着打扮,作者反倒不去刻画他们服侍的主子的服饰。因为这本身自然是不消说;倒也可以笔墨经济些,行文也能疏密有致,免得单调。如果比赛着写,也太俗气,读者一定会厌倦。正因为没有写,我们也可以从奴仆的服饰、已经写了的其他主子的服饰上去充分想象她们的服饰。
    着力刻画的是王熙凤、贾宝玉两个人。宝玉是男孩子,凤姐是媳妇家,花样年华的那些姑娘小姐们在穿着打扮上自然要赛过他们、胜似他们;太太、老太太是王熙凤的婆婆、老婆婆级,也自然比媳妇、孙媳妇更有资格讲究、摆阔气。
    4.把王熙凤“包装”得妖艳凌人,遍体锦绣,与其说是褒赞,勿宁说是贬谪。这是反文正作。
    例12.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作者选取头饰、裙饰和服装三个要点,极力铺陈王熙凤在《红楼梦》里的第一次露面,集珍珠宝玉于一身。
    “与众姑娘不同”,如此包装,来接见初来乍到的林黛玉,露骨地炫耀自己拥有的华贵服饰,何尝不是给林黛玉一个下马威,实际也等于是给了读者一个下马威,充分表现自己在贾府中特殊显赫的身份地位。应该说林黛玉也算是侯门金贵身,并不少见多怪吧,对王熙凤的穿着打扮如此惊奇,可见其辉煌华艳的程度。这身包装同时折射出的王熙凤春风得意的心态,又和处于鼎盛时期的贾府“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气氛正相协调。
    任何美都是有其时代性的,用当时关于美女的标准来衡量,言妇女之美,尽在娇羞媚态。李渔说服饰“不贵精而贵洁,不贵丽而贵雅,不贵与家相称,而贵与貌相宜”。可见,王熙凤过事修饰与包装,反而显得不是美丽而是俗气,她生性奢侈,对荣华富贵贪得无厌地追求,也就从侧面反映了她内心的空虚和低品味。把王熙凤刻画得妖艳凌人,遍体锦绣,与其说是褒赞,勿宁说是贬谪。这是反文正作。
    5.贾宝玉是封建贵族家庭的判逆者,在服饰描写上也有体现。
例13.一位年轻的公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初见宝玉,包装得也跟王熙凤一样的金贵与辉煌吧,“金冠、宫绦、朝靴”特别显眼,一副官人像。为什么大家偏偏要说他是封建判逆呢?可这些都不是他的精神追求,这些都是他人要求他在外的表现。他一回家,便立即卸妆换装:
    例14.已换了冠带:头上周围一转的短发,都结成小辫,红丝结束,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从顶至梢,一串四颗大珠,用金八宝坠角;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下面半露松花撒花绫裤腿,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
你看,发型简单、随意、闲散,金贵的饰物少得不能再少。脱下来“宫绦、朝靴”之类端庄严正的官场装束,穿起了“半旧”大袄,这样的大户人家的大少爷,多不容易;还穿上了大“红”鞋,很有些俗气也有些酸气。更显眼的倒是祈求神灵保护小孩子的物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
    这两处肖像描写是两笔合写一人,前后对比突出其后,他人要求他在外的时尚规矩表现,一回家就一点也受不了,来个鹞子大翻身,要立即恢复他的自由天性,哪怕有些过分;备受溺爱,最喜在内帏厮混,一副宝贝宠儿像,绝对不像是什么“官人”样。他蔑视世俗,不愿受封建传统的束缚,厌弃对功名利禄的追求,突出其判逆性。
 

(通联:安徽宿松许岭高中沈永生 电话:13355568596手/0556-7962584宅/7962843办/7961045办)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