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与现代企业管理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与现代企业管理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7-06

    摘要:经典名著《红楼梦》能陶冶人的情操,提高人的文化品位。现代企业管理的核心是人,是管理人的素质和管理中的知人用人诸问题。深刻展现人的生存命运的《红楼梦》,在这方面,有可能给现代企业家和管理人在生存竞争中的某种启示。在困境中探索,是《红楼梦》的重要内容,也是管理大课题。两相沟通,不无益处。但不要受该书避世主义的影响。

    关键词:管理人的素质知人用人尊重人农业经济的文化背景

    一

    美国的企业家们很重视莎士比亚,认为莎士比亚的剧作从正反两个方面写透了人的智慧问题,而管理学就是智慧学。著名的美国科内尔机器公司规定:莎士比亚剧作是公司管理人员的必修课。日本企业界把中国的古典名著《三国演义》当作经营智谋的经典,著名企业家松下曾说,他是依靠《三国演义》起家的。眼下,中国新一代儒商志士,有一些人开始注意从文学名著《红楼梦》中寻探管理学问,但在整个企业界对此很冷淡。贵州工业大学王维模老师,在讲授“工业管理学”这门课程时讲《红楼梦》,很受学生欢迎。笔者在教学中也有此试,并作过这方面的讲座,效果不错。在《商战智谋》一书中,笔者举了《红楼梦》中很多故事,阐发它对经营管理的启迪作用。《红楼梦》是一部百科全书,许多重大问题从她那里能获得某种启示,这是从实践中得来的经验。但是,作为经典文学名著的《红楼梦》,她对于企业家和管理人的影响和教益,首先还不在此。文学是人学,是塑造人的灵魂的、审美的艺术,她能陶冶人的情操,提高人的文化品位,增进人的知识和智慧。文学是反映社会现实的,她能揭示现实的深层本质,反映广阔的现实生活,从而扩大人的视野,锻炼人的思维,。名著《红楼梦》在这方面的功能是很强的。文学名著又是形象的哲学,她用形象显示宇宙万事万物生存灭亡的规律和奥秘。《红楼梦》在这方面特别深刻。哲学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综合,是各种实践的指导理论,这对于企业家和管理人来说,是最重要不过的了。至于像《红楼梦》这类的文学名著,她的对于实践的应用功能,当然是有的。否则,何以称“百科全书”呢。但要注意的是,切不可牵强附会,把文学名著当成实用性的大字典来用,那就糟蹋了名著。
    现代企业管理和《红楼梦》所处的时代及其性质迥然不同。前者处于民主和开放时代,是人类积极改造世界的重要手段。后者处于封建末世,作者对于那个行将灭亡的家庭和社会采取了消极的避世主义态度。接触《红楼梦》,要警惕是书消极因素方面的负面影响。

    二

    说到管理,人们喜欢谈论《红楼梦》中的王熙凤,欣赏她协理宁国府时的魄力。其实,从王熙凤短促的一生来看,她的治家管理是失败的。她的协理宁国府,从贾府的视角看,是成功的;但若从现代管理学的观点来看,基本上是应当否定的。因为她是依靠皮鞭的惩罚来维持奴隶的劳动秩序的,现代企业管理岂能仿效?王熙凤贪婪成性,贪污受贿,高利贷盘剥,成了贾府的败家子,她自身也因此而毁灭。王熙凤的失败原因,从主观上说,是她素质中的缺陷:其一是太贪毒,贪权,贪虚荣,贪钱,狡毒,阴毒,刮毒。其二是奴隶主作风,凡事专横独断。看她宁府理家时的那付神气,大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女王气味。其三,她虽有一定管理能力,却缺少文化,视野不宽。这些缺陷是管理者的大忌。现代企业管理者若有此缺陷之一,就根本不能称职。和王熙凤相比,贾探春、薛宝钗、李纨在这方面就很不一样。在兴利除弊的大观园改革中,这三个人,作为一个领导集休,她们有如下三个方面的优点:(一)、以权谋取个人私利的成份较少,贪心基本没有。(二)、有某种民主观念,遇事能商量,能在某种有限的程度上考虑劳动者的利益。(三)、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尤其是薛宝钗,博学多才,视野较宽,能用儒家经典理论指导改革。这三个方面是合格的管理者必备的基本素质。当然,现代管理者的素质要求比贾探春们要高得多,性质也不尽相同。但她们这三个方面的优点,对我们还是有启示作用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值得效法的。探春改革最终的失败,其主要原因不在她们的主观方面,而在当时的客观环境方面。就她们当时所处的身份地位来说,能有这样的优点,是相当不错的了。下面对她们这三个方面的优点再加以申述。
    贾探春理家之初,她的舅父赵国基去世了,赵国基的妹子赵姨娘即探春的母亲,提出四十两银子的丧事补助费。探春坚持按制度办事,只补助二十两。任凭她母亲哭闹,她坚持原则不动摇。在大观园改革中,选择承包人时,平儿推荐莺儿的母亲承包花草经营。因莺儿是宝钗的贴身丫鬟,宝钗不同意。她说,有能力的闲人多得很,便推荐了她人来承包此事。贾探春和薛宝钗、李纨三人,操劳谋划,为贾府开源节流,自己却不取分毫报酬。这是很不容易的。和贾雨村、王熙凤一伙的贪婪谋私相比,她们算得上是那个社会中的廉洁分子。自然,她们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为贾府贵族阶级谋取利益。但在当时历史条件下,这一点不应苛求。我们应当在为社会、为人民谋利益的前提下,效法她们的这种优点。今天的企业管理人员,尤其是国有企业单位的管理人员,应当用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为指导,确立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为企业集体服务的牢固观点,不谋私利,廉洁奉公。这是做好管理工作的根本前提,是现代企业管理人员的最重要的素质。在大观园改革的整个过程中,身为改革领导小组负责人的贾探春,凡遇大事必和宝钗、李纨商量。她们三人真情团结。对于薛宝钗这位谋士,探春很尊重她的意见,常虚心向她求教。例如,探春在制定改革方案时,有单纯的经济观点。宝钗直爽地批评了她,并提出了用朱子的《不自弃文》作为改革的指导思想。两人发生了争论。但结果还是同意了宝钗的意见(第56回)。她们还注意到和劳动者搞好关系,适当考虑他们的利益,提倡“和为贵”、“全大体”,搞好劳动者们左邻右舍的关系。和为贵,就是讲团结;全大体,就是顾全大局,这种管理品格和管理思想,来自儒家哲学,是中国古代正统的道德观念。贾探春、薛宝钗把这种观念用之于她们的改革事业,真难能可贵。她们这种“和为贵”“全大体”的风格,和贾政的家长作风、王熙凤的专横独断,官场和贵族家庭内部的勾心斗角,构成了鲜明的对比。
    现代企业管理,无论在西方或东方,民主的领导方式和管理方式,都很缺乏。竞争,被理解为你死我活的斗争。但日本的一些企业家,在这方面却很有特色。日立电器公司创始人小平浪平,把中国儒家的“和为贵”思想,当作公司的座右铭,讲究公司上下的真诚团结,领导管理人员之间的和睦相处,遇事共商,使公司兴旺发达。有一则故事很能够说明这一个问题: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家电视机厂濒临倒闭,老板请来了一位日本人来管理该厂,新经理上任后放了三把火:(一)把职工召集来,请他们吃咖啡,每人赠送一台半导体收音机;(二)主动拜访工会,请他们多多关照;(三)需要增员却不新招,而是请来被解雇的老工人,他们报恩积极苦干。于是,企业复活。“和为贵”的管理观念近年来引起中国许多企业家的注意。一些大公司有感于前些时候低价竞争所造成的自杀性恶果,有感于加入wto后,面临外商企业挟强大的技术、管理、资本优势,来抢夺中国市场的危急局面,注意到著名儒商董建华毕生的经商成功经验,开始从儒家文化中寻探于现代企业管理有益的理念:和。不久前媒体发表的“长虹入世宣言”,说明了这一点。一项取自全球上千名知名企业经理的调查表明,“具有共同利益合作的社会正在取得优势”。
    和为贵的“和”,不是无条件、无原则的。贾探春在改革中,对于王熙风那一套旧规陋习,就不讲“和”,而是讲“斗”。否则,何以言“除弊”?何以言改革?在封建社会比较清明的时期,行政管理人(行政长官)是很讲究文化品位的。但一些社会单位和贵族大家庭的管理人,却不一定讲究文化程度。王熙凤是一个大老粗,她理家的失败,不在于她没文化,而在于她的缺德。贾探春的“兴利除弊”改革,代表着曹雪芹的为没落贵族寻探出路的社会理想。只有探春、宝钗、李纨这种具有较高文化品位的人,才能担此重任。三人中,文化品位最高的是宝钗。她具有学者型的品格,经史子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她都懂,并熟读儒家经典,晓哲理,明世事。像这样博学多才的大家闺秀,是很难得的。对这个人物的评价,在以往,多数人持批判态度。主要理由是,她维护封建制度,处世圆滑。近来,对她的评价有所好转。像宝钗、探春这类人物,是封建社会中的开明派人士。她们不是完人。但在“兴利除弊”改革中,她们确有值得肯定和效法之处。作为一个管理人,宝钗的博学文化,是值得羡慕的。管理,是现代企业生存的三大要素之一。管理工作涉及面宽,复杂多变,管理人必须站得高,看得远,懂得历史,了解现实,洞明世事,掌握信息,知人善事,会权变,善应酬……,没有渊博的知识,灵敏的头脑,岂能胜任?

    三

    企业管理,内容繁多。但不论何种管理,都把人的管理放在首位。知人用人,是人的管理的首要内容。知人就是认识人。用人应当人尽其才。知人的目的是用人。用人的前提是知人。知人,是人在认识世界中最困难的事,却是在改造世界、改造社会中的头等大事,当然也是企业管理中最重要的头等大事。齐桓公用管仲而称霸诸侯,秦始皇用李斯而统一中国,刘备用诸葛亮而三分天下。日本松下的成功,据松下自己说,是受《三国演义》的影响,访贤求贤,重用人才的结果。美国有名的“王安电脑”,由于年老昏迈的董事长王安错用了他的长子王列为公司总裁。在他上任的第一次董事局会议上,王列说了一大通外行话,使一批有经验的老干部当即辞职。经营不到一年,亏损四亿多美元。王安不得已宣布王列辞职,又委任米勒为总裁。米勒虽然学识渊博,却不熟悉电脑科技,外行岂能领导内行?在米勒管理期间,公司仍然沿着危机的道路下滑。上世纪末,王安去世,他创办了四十一年的电脑王国——“王安电脑公司”,也同时处在奄奄一息之中。上海天极公司在2OOO年与马来西亚某商业公司签订了网站聊天室等系统的技术开发合同。此项重大任务交给公司技术员项军和孙晓斌来完成。项、孙二人向来技术高超,工作积极,深得领导信任。哪知后来二人竟将开发出的技术秘密私自出卖给马来西亚那个商业公司,使该公司断绝了与天极公司的合同,造成天极公司的巨大损失。
    作为人学的文学,尤其是文学名著,描写知人用人常常很深刻,很使人震惊,对人极富启迪性。莎士比亚的著名悲剧《奥赛罗》,书中主人公奥赛罗,是身经百战的英雄和统帅。由于他错认错用了野心家、阴谋家亚果为心腹旗官,导致爱妻苔斯德蒙娜和他自己的毁灭。在《红楼梦》中,这方面的内容也很能振动人心。有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教训可供读者品味、深思。先说反面的。荣国府的毁灭,原因很多,王熙凤贪赃枉法、高利贷盘剥、豪华奢侈的治家理事,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当朝廷锦衣军从荣国府中抄查出价值五、七万两银子的脏证时,贾府主子贾政跪在来抄家的王爷前说:“实在犯官不理家务,这些事全不知道,问犯官侄儿贾琏才知。”此时,他心中必定后悔错用了王熙凤来治家。是啊,荣国府有才能管理家政的人,除了王熙凤,还有贾政的女儿探春和媳妇李纨。这二人的品德远在王熙凤之上。何以独选有才无德的王熙凤?这是贾府主子在知人用人上的片面性,只看到王熙凤有才的一面,只看到她在协理宁府时的一时一事的表现,只看到她有一张会奉承、善花言巧语的嘴,而不去考察她的品德如何。在这方面,贾政所犯的错误可不少。他推荐了贾雨村,让这个政治流氓青云直上,从知县直到朝廷大司马,自以为为朝廷推荐了一个人才。哪知这贾雨村干尽干事,并对贾政恩将仇报,在贾政遇难时下井落石。教训真深刻啊!
    再说正面的。王夫人虽然是一个庸人,在认识人方面却高于贾政。她聘用宝钗辅助探春理家,这一着真妙。当然,出于她为儿子宝玉选媳妇的利益需求,她对宝钗曾作了多方面的调查研究,得出了比较正确的认识。对于宝玉的丫头袭人和晴雯,如果站在贾府利益的立场上看问题,王夫人的认识也是正确的。袭人能监督宝玉读书走正路,晴雯只能陪宝玉玩耍谈情说爱。袭人是稳定的因素,晴雯是惹事生非的祸胎。我们当然不能那样看问题。我们依然喜欢晴雯,因为她天真直爽。而不喜欢袭人,因为她阴险媚上。著名作家王蒙有言,在革命时期我们支持林黛玉,在建设时期我们支持薛宝钗。就以上文所说探春改革的事来讲,作为谋士的薛宝钗,在知人用人方面也很有独到的见解。当探春在确定承包候选人时,来向宝钗请教用人标准问题。宝钗讲了两句知人名言:“幸于始者怠于终,善其辞者嗜其利。”意思是,开头因侥幸获利而兴头很高的人,最终是会懈怠的;善于花言巧语的人,特别爱占便宜。宝钗说这话当然是有针对性的。探春同意了宝钗的观点。选用的承包人个个合格。
    西方某哲人说,他人是地狱。如果不是仅从字面来理解这句名言,那么,此话中所包含的深刻的哲理,是很有启示性的。其中有一层意思是说,认识他人是极困难的事。法国哲学家丹纳说,我们认识一个人,并不就是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而是隐藏在这个人背后的那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人,并不随时都在显示自己的本来面目的。一个人的真实本质,往往被若干层美丽的、理性的、虚伪的、狡诈的东西掩盖着。正如莎士比亚的名著《哈姆雷特》中的主人翁的警世名言所说的那样:“上帝给了你们一张脸,你们又给自己造了一张涂脂抹粉的脸。”要想拨开这层脂粉认识真实的面目,犹如下地狱一般困难。这是因为,人,有两大天生的弱点难以克服。其一是片面性,其二是为某种利益所蒙蔽。上文所说的奥赛罗、贾政所犯的错误,不是他们的学识不够,而是一、看人只看其人某些正面的、表面的、美好的东西,而不去看反面的、深层的、丑陋的东西;二、由于自身的某种利益和贪欲,为对方的花言巧语、物质或精神的奉承和糖衣炮弹蒙住了眼睛。人的这种弱点有没有克服它的方法呢?在文学名著例如《红楼梦》中,可以找到这种方法。上述薛宝钗的名言就是这种方法之一。“幸于始者殆于终,善其辞者嗜其利。”据笔者积数十年之经验,这两句话可当作认识人的经典来看。在现实中,若遇到与这两句名言相吻合的人,那就要格外警惕。若作朋友,不可深交。如作干部,不宜重用。王熙凤就是这种人。当她开始协理宁府之时,兴头很高,那是因为“山中无老虎,猴子充霸王”,虚荣心的满足使她侥幸成功。到了后来,环境不顺,便逐渐懈怠,而把注意力放到以权谋私方面去。此谓之“幸于始者殆于终”。王熙凤的花言巧语是出了名的。她那张巧嘴,可以把稻谷草说成黄金条。她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盘火,暗是一把刀。她的甜言蜜语是把利刀,贾瑞和尤二姐就死于这把利刀之下。此谓之“善其辞者嗜其利”。
    《红楼梦》教人如何正确认识他人,还有一个绝妙的方法:用“风月宝镜”来照人。这故事见书中第十二回。风流公子贾瑞被他隔房嫂子王熙凤的粉面含春迷住了。向她求爱。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牵着贾瑞的鼻子在诱人的色情圈中乱转,害了相思病。在他病入膏肓之际,一位跛足道人给他送来一面镜子。对他说,这叫风月宝镜,是爱情女神制造的,专治邪思妄动之症,但只可照背面(即反面),不可照正面。贾瑞先照反面,见镜子里有一个骷髅,吓得他急忙放了镜子。又照正面,里面有一个美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王熙凤。美人向他招手,他进了镜子,与美人幽会。如此反复几次,便死了。家人大骂这妖镜子,要把它烧了。镜子旱子已飞向空中,大叫:“你们自己以假为真,如何烧我镜子?”
    这段故事的寓意,据脂砚斋说,是戒风月之情也。其实,这只是浅层的意思。它的深层意思是教人认识人、认识事、认识社会的方法,首先是认识当时社会本质的方法。曹雪芹生活的时代史称“康乾盛世”。当时的统治者以繁荣昌盛自诩,贵族文人们亦高呼“我皇英明,国泰民安”。曹雪芹却用《红楼梦》来揭穿这种假象,教人要用“风月宝镜”的背面来看那个社会,它只不过是“骷髅”而已。《红楼梦》中“风月宝镜”的客观意义是一种哲学方法,一种认识人的思维技巧。
从辩证法的观点来看,任何事物内部都包含着矛盾,人,也不例外。人,是一种二律背反的社会生灵。“人”字的两笔,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一个人,当你看到他(她)一切都是美时,那“美”中很可能隐含着“丑”;当你看到某人忽然对你特别亲近,特别奉承,而平时你们关系很一般。这时候,你就要警惕,就要多问几个为什么。最好运用曹雪芹教的方法,用“风月宝镜”正反两个方面照一照,可能会找到正确的答案。“奸伪的面孔是多么动人!”莎士比亚的这句名言,与曹雪芹的“风月宝镜”同义。
    现代社会的金钱关系很浓厚。激烈的市场竞争,使人的情感境界逐渐缩小。人的复杂性、多变性、不可捉摸性,比传统社会更甚、更烈。认识人的问题更值得重视。尤其是企业管理者,更应重视这个问题。当然不能绝对化。思想纯洁、性格透明、本质诚实善良的人,也不在少数;在劳动者中,这类人还是占多数。现代企业管理者,若能认真品味一下《红楼梦》中的“风月宝镜”两面照的方法,研究一番薛宝钗“幸于始者殆于终,善于辞者嗜其利”的名言,对于熟悉人、认识人、知人用人,将大有裨益。
   
    四

    知人用人的问题是和尊重人、关心人、爱护人的问题联系在一起的。世界现代企业管理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部从践踏人、利用人,到开始关心人的历史。
    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都滴满了鲜血和肮脏的东西。”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和资本主义初期,资本家只知道最大限度地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所用的管理方法,如同列宁所说的,是饥饿加皮鞭。在管理上是“践踏人”。到了二十世纪初,接连不断的经济危机引起资产阶级及其学者们的思考。劳资之间的严重对立状况,是消除危机、恢复经济的重大障碍。这时候,美国的泰勒发表了《科学管理原则》一书,提出了把人当作“经济人”看待的理论,认为人,是唯利的生物,因而制定了一套劳动和工资双定额的管理体制,用物质刺激加劳动监督的办法,使工人自愿增大劳动强度。在管理上是“利用人”。列宁说,泰勒制是资产阶级剥削最巧妙的残酷手段。到了二十世纪二十至四十年代,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梅奥,发表了著名的“霍桑实验”,提出了“社会人”理论。认为人的积极性决定于物质利益和精神需求两个方面。在管理上开始注意到“关心人”的大事。于是诞生了“行为科学”。然而,资产阶级学者“关心人”的理论,其基本目的是为了延长资本主义制度,所以其理论、其实践很有局限性。只有社会主义企业的企业管理,才把“关心人、爱护人”作为真正的管理内容来研究,来实践。
    作为人学的文学,尤其是文学名著,关心人、爱护人、尊重人,是其第一主题。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有一段关于“人”的议论:“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这段名言是世界文学把“尊重人”列为主题的宣言。
    在中国的封建社会,统治阶级除了爱护他们自己外,从来没有把人尤其是女人当成人来看待。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又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孔夫子说了很多谎言,而这两句话算是坦白了他对人民的态度。在中国文学史上,《红楼梦》第一次把“关心人、尊重人”提到文学主题的位子上来。几千年中被作践、被侮辱的女人们,几千年来受压迫、受践踏的奴隶们,在《红楼梦》中,被作为尊重和歌颂的对象。在曹雪芹的笔下,他(她)们以争人权、争生存、抗迫害的光辉形象而存在着。看:那带有原始性和憨痴性博爱观念的、大观园女儿国的领袖贾宝玉,壁立千仞、天子不朝、诸侯不友、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的妙玉,有诗一样的形貌和性格的林黛玉,博学多才、带有少女式的圆滑的薛宝钗,像晴空彩霞一样美的晴雯,受尽侮辱却依然憨头憨脑学诗的香菱,杰出的预言家、改革家、管理家,“才自清明志自高”的贾探春,还有温柔的紫鹃,多情的司琪,懦弱的迎春,风流短命的秦可卿,泼辣的娼女尤三姐……,等等,一幅幅绚丽多姿、美不胜收的人物形象的画廊,感染着我们,使我们赞叹,使我们陶醉。曹雪芹尊重人,关心人,爱护人的人道主义思想,通过艺术的力量,影响着我们,甚至无形中使我们接受他的观点。
    从企业管理尊重人这个问题的角度来看,《红楼梦》中的如下内容颇值得注意:在“兴利除弊”的大观园改革中,贾探春和薛宝钗们,把尊重劳动者和关心他们的利益,放在议事日程上。尤其是薛宝钗,她的管理思想中,“人”的内容占据重要位置。同距她两百年的美国学者梅奥的理论相比,有某种相似之处。有这样几个问题值得我们重视和研究。
    (一)减轻剥削,从物质利益上关注劳动者。大观园改革的贾府背景是荣国府的入不敷出的经济危机;但其社会背景却是庄头制的农业经济对农民的残酷剥削。清朝贵族夺取中国政权后,对中国传统的土地出租制度缺乏管理经验,便聘用庄头管理田庄。农民要受地主和庄头双重性的剥削。庄头多系流氓出身,对农民的敲诈极端残酷。大观园改革的经济模式虽然仍然是传统的土地出租制,但与庄头制却很不相同。它采用承包制,取消了中间剥削,定额性的货币地租比庄头制地租要轻得多,有利于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有某种进步意义的。
    (二)情感沟通,从精神上关注劳动者的某些需求。历来的封建租佃制度,地主与农民之间的关系很紧张,常处于严重的对立状态,农民受物质的剥削,又受精神的压迫。在大观园改革中,贾探春尤其是薛宝钗,注意到同劳动者在情感上的某种沟通,在某种程度上关心劳动者的疾苦,适当听取她们的意见,遇事跟大家商量,多采取说服教育的方法。使双方的矛盾得到某种程度的和缓。
    当然,她们的上述做法,其目的是为了贾府贵族的利益。但在客观上却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劳动者。身为闺阁千金的薛宝钗和贾探春,在那个时代能这样做,是很了不起的了。
    时代不同了,如今是社会主义时代,封建剥削消灭了,劳动人民成了社会的主人翁,现代企业特别是社会主义的企业,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力和先进的文化,代表着人民的利益,企业管理者与劳动者之间是平等的互助合作关系。然而,正如列宁所说,剥削制度灭亡了,但它们的尸体还会长期地腐烂发臭,散布着毒菌,侵害着人们的灵魂。有一些企业的管理人,仍然以人民的老爷自居,践踏工人,欺压劳动者。有些私有制的企业老板,与过去的资本家没有两样,心狠手辣,只知无限度地剥削工人,哪会关心什么工人的疾苦和利益?
    在现代企业管理者中,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的本质不坏,却不懂得如何尊重人和关心人。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办法是认真学习江泽民同志关于“三个代表”的讲话,学习专业知识。此外,如果在业余时间能读一读《红楼梦》,艺术的力量也许会感动他(她)的灵魂,提高精神境界,从改善自身素质方面解决管理中的尊重人、爱护人的问题。

    五

    企业管理中另一个重大问题,是决策。美国学者西蒙指出,决策,贯彻于管理的全过程,管理就是决策。企业决策就是决定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生存和获胜的方针政策。这个问题跟《红楼梦》似乎挂不上钩。其实不然。
    任何一种决策,其前提是价值判断。价值判断的前提是占有足够的信息和对问题观察的广度与深度。台湾女作家龙应台说,文学能使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文学反映的是生活中深层的东西,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易察觉的东西。一个粉面含春、体格风骚的漂亮女人站立在你的面前,你所看见的只是个美人而已。而《红楼梦》中的风月宝镜,却从背面照出这美人同时又是一个骷髅(死神、魔鬼)。清皇朝的康乾时代,在人们的眼里,是“盛世”,在曹雪芹的笔下,是封建末世。在贾政的眼里,王熙凤是有才能、有魄力的治家能手,所以把管家的重任托付于她,以致造成后来的恶果。贾雨村在贾政的眼中,是有学识的同宗,所以帮助他青云直上。后来,贾政在倒霉之时,却受到贾雨村的恩将仇报。贾政决策的错误是由于他价值判断的错误,价值判断的错误又在于他观察的片面性。倘若贾政具有一双风月宝镜式的眼睛,就不会犯此错误。“王安电脑公司”两次用人决策的错误,上海天极公司错用程序员的错误,与贾政何其相似乃尔!
    创新,是企业的生命,是企业管理决策的要害。文学名著之所以成为名著,就在于她的创新。鲁迅说:“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就是说,在思想和艺术两个方面,《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都是独树一帜的。在思想上,她那关于美的毁灭的悲剧性主题的深刻展现;对中国封建社会全部上层建筑相当深刻而又比较彻底的批判;对于几千年来一直被侮辱、被损害的女性命运的深刻同情,并对她们的聪明才智进行尽情的赞美;等等,在中国文学史上,是空前的。在艺术上,塑造形象的现实主义手法,立体式地以展现生活场面为主而不是以单线情节为主的艺术结构,在这以前是没有过的。把玩《红楼梦》,欣赏领会她的这些特色,对于现代企业的决策创新,不无启迪意义。
然而,《红楼梦》并非十全十美,历史的局限也给这部名著带来许多局限。
    当代企业家陈息湘曾说,我们的文化背景依然是农业经济的文化,鸡头文化和自然经济的文化;我们的企业决策往往习惯于经验主义,拍脑瓜子决策,摸着石头过河。这段话说得好,说得准确。我们的时代距离《红楼梦》两百多年,时代性质不同,但文化背景在本质上却依然没有大的变化。“宁为鸡头,不为牛后”,这句古老的格言,至今仍然被当成经典生根在我们的脑海中。先看一看我们两百多年前的祖宗曹雪芹,他在《红楼梦》中的一些重大决策,对于我们有什么样的正面或反面的启示。面对着那个腐朽的、行将灭亡的封建末世和贾府大家庭,曹雪芹的批判是深刻的,辛辣的,然而又是充满矛盾的。他痛恨它,鄙视它,却又婉惜它,留恋它。基于这种思想情感,他作出的第一个决策是,对那个社会和家庭,采取不合作的、消极的避世主义态度,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为她人做嫁衣,不积极参政,不为它效劳,把自己隐蔽起来。在书中,他的理想主人公贾宝玉,虽博学多才,却离世独立,不读圣贤书,不取功名,不进官场,终日躲在女儿国里消闲,对于腐败和黑暗,他只知道发牢骚,骂人,却不进行干预,更不去进行斗争。后来,实在受不了黑暗的熬煎和不自由的痛苦,就出家当和尚去。但曹雪芹这样做又不很心甘情愿,所以又写出个与贾宝玉相对立的、热心于功名富贵的甄宝玉来。不仅如此,他还通过大观园改革,让贾探春来修补那个社会和家庭的天。这些充满矛盾的决策,反映了作者思想上的农业经济文化和儒家、道家、佛教文化的矛盾性的汇合。他那不和当时统治阶级合作的思想,有一定的进步意义。但是,这是一种消极的避世主义,是以农业文化为背景的道家思想的一种反映。他那个“兴利除弊”的大观园改革,是他改良那个社会的重要设想,典型地反映了小农经济的愿望。可以这样说,农业经济观念浸透了《红楼梦》全书。诸如第十三回的秦氏托梦,第六回、第三十九等回的刘老老故事,等等。这种情况对于那个时代的曹雪芹来说,不仅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应当给予充分的肯定。
    然而,对于今天的企业家和管理人来说,上述曹雪芹的思想就不可取了,尤其是农业经济观念,简直成了企业管理的大敌。富有喜剧性的是,今天的企业管理决策,有很多地方竟然出现了与上述曹雪芹的决策极为相似的情况。有一些国有企业,计划经济观念很浓厚,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没有管理决策的议事日程,以致造成企业每况愈下,直至亏损破产。有一些企业,管理决策的内容充满了矛盾,一会儿这,一会儿那,一忽儿东,一忽儿西,缺乏一以贯之、“百年老店”的精神和内涵。巨人集团的失败就在于它的决策犯了这个毛病。原先,这个集团是依靠经营电脑汉卡起家的,曾经名噪一时。后来,又经营房地产,巨人大厦越盖越高,目标决策一改再改,终至失败。该集团负责人史玉柱在总结经验教训时,说了一句坦率的话:“我理解的竞争就是争着捡便宜,争着发横财。”小农经济的经营理念,导致一个新生企业的夭折。令人惋惜,令人深思。现代企业的时空背景是二十一世纪的整个地球,以突飞猛进的科技创新和激烈的市场竞争为其基本特点。加入WTO后,我们的竞争对手是列强资本,是面对面的肉搏战。邓小平同志曾多次提出“转变观念”。我们须要转变的观念很多,而从小农经济和计划经济的传统观念向现代化经济和大市场经济的新观念转变,是最重要的转变。北京华夏通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商立军,发明了“一坐爽冰垫”,很受顾客欢迎。起初,公司以自己的科技产品自居,独占利润,但市场面小,经营路窄,打不开大的营销局面。于是改变经营观念,降低门坎,给代理商、批发商以更多的实惠,以供货商身份与在京的法国商“家乐福”合作,把利润降到最低点。随着经营视野的放大,商品的市场也跟着扩大。公司的名声和经济效益很快大发起来。这是大市场观念战胜小农经济观念的结果。
    树立大市场的竞争观念,这对于现代企业家和管理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太紧迫了。贵州醇酒厂继推出信誉良好的“贵州醇”之后,又于去年推出了堪称绝品的神奇之酿“奇香贵州醇”。这一崭新产品是用葡萄与高梁为原料,通过独特的酿酒工艺而制成的,是把我们的传统酿酒艺术和西方的名酒文化结合起来的一种新创造。加入WTO后,洋酒将会大举挺进国门,传统国酒将受到严峻的挑战。正是基于这种大市场竞争的全新理念,贵州醇酒厂才有这种全新的创造。
    作为《红楼梦》背景的农业经济时代已经过去了,但它的上层建筑——农业经济文化观念,依然顽强地盘据着我们的头脑。《红楼梦》的艺术感染力特别强。由于我们传统的弱点太多,读《红楼梦》时很容易与其中的消极因素,包括农业经济观念产生共鸣。警惕啊!企业界的朋友们!

2OO2年7月1日初稿
2OO2年8月1日修改
(此文已在贵州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发表)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