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建筑意象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建筑意象

作者:水中捞月    收录时间:2005-07-01

    中国古典建筑的全息图像
    ——红楼梦建筑意象
    绪论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而中国的古典建筑在世界的建筑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它发源于中国两千多年前的原始社会,历经五千多年的漫长发展道路,一脉相承,形成了具有独特风格的建筑体系。中国古典建筑从个体建筑、建筑组群到城市规划,都创作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成为人类建筑宝库中的一份珍贵的遗产。《红楼梦》是一部享誉世界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书中通过贾、史、王、薛四大封建家族的由兴到衰的演变和主人公贾宝玉的爱情悲剧的描写,深刻而多角度地刻画了一部18世纪中叶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画卷,而作为中国古典小说最高峰的《红楼梦》,她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可以说涉及到了当时封建社会的各个层面,书中对于当时的文史哲理、琴棋书画、工艺美术、风流游戏、服饰宴饮、保健医药、园林建筑等各个方面无不做了深入精确的描写。无怪乎《红楼梦》被认为是当时中国封建社会的全息图像。书中的贾府更是中国古典建筑规划布局的集中体现,它集中地体现了中国古典建筑府邸的规划布局原则和园林设计的高超手法。尤其是那个令人叹为观止、耐人追寻的人间仙境“大观园”更是激起人们探究的巨大兴趣。因此自《红楼梦》问世以来,两百多年研究探讨者有增无减,推测考察者经久不衰,溯源问津、撰文绘图者乐此不疲,尤其是书中所描绘的大观园,鬼斧神工,逼真如画,虽不是某个具体的古典园林,但“梦”中的“园”却比现实中的任何一座园林更典雅、更美妙、更理想。笔者试图从《红楼梦》的建筑这一层面切入,以图像的形式表现出书中所反映的建筑形象,使这座存在于书中的文笔封建豪门巨宅、华丽典雅的花园能够准确、形象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读过《红楼梦》的读者都知道,《红楼梦》中的故事主要是发生在贾府中的大观园里。而大观园又是贾府的有机组成部分。不仅其建筑同整个贾府紧密联系,而且园中诸人的日常生活及许多事件都与整个贾府密切相关,所以在表现大观园的布局的同时,必须同时考虑整个贾府的布局概况,才能准确地反映出大观园的全貌。因此我们先从介绍贾府府邸的布局入手。因为书中对于贾府的院宇描写细腻,生动准确,有许多地方大家已成共识,限于本文的篇幅,所以在下文中就不再展开探讨,只做一般性的介绍。而对于有争议和难点的地方,笔者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分析,再提出自己的见解:
    贾府的总体构成:书中的贾府是由宁国府和荣国府两府构成,两府位于街的北侧,座北朝南开大门。两府相联,中有小巷隔断。宁国府在东,荣国府在西,二府之门相隔不远,不足一箭之地,即二百米左右。
    宁国府的院宇构成:宁国府分为府邸和花园两个部分,花园名“会芳园”。文中对各建筑院落均泛泛而谈,方位不详。只知道宁国府花园(会芳园)中有建筑“天香楼”,“凝曦轩”,“登仙阁”,“逗蜂轩”等。有溪流通过,可知是后面建大观园时所提的引外河之活水,照应后面建大观园时,从会芳园的“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一语。园中西北是水面,依水建轩,东南有假山。傍山建榭。府中各房各院均泛泛而提,方位不详,但从后面的文字分析,应该集中在东路和中路,书中着重提出有“三间一所抱厦”,应是正堂前的抱厦。在宁国府中路正院的西侧有一院落是贾氏宗祠;此外宁国府中路从大门到正堂的各层次构成,书中写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 一路正门大开”,作者在这里意在渲染宁国府的广宇重门,庭院深邃,但实际上建筑布局不会这样一连串从南到北地布置,这句话实际上是表现了三个进深的院落,第一进院落是从“大门”到“仪门”,第二进院落是从“仪门”到“内三门”,这一进院落中有大厅,及其左右的暖阁和后面的内厅,第三进院落就是从“内三门”到“正堂”,其中“内三门”实际上应该就是“内仪门并内塞门”的组合,“内塞门”可以理解为“内仪门”即垂花门的一道屏门较合当时建筑的做法,统观宁国府的布局可知这和当时王府的布局是相似的;再有会芳园在建大观园后仍残存部分园林,园中天香楼仍在,还有紧邻贾氏宗祠的丛绿堂等建筑残存。
    荣国府的院宇构成:书中对于荣国府的描述比宁国府要深入细致得多。因为从全书看,《红楼梦》一书描述的重点在荣国府,而荣国府的重点又在位于西路的贾母院中。可见全书荣国府是主,宁国府是宾衬。书中对于荣国府的主要院落和交通路线都做了详细的描述,其目的是为书中人物创造出一个具体的活动场景。关于荣国府内各院落的关系可以总结为:荣国府的院落主要是四路,中间一路是荣府正院,其西路是贾母院,其东路紧邻是王夫人院,这个院是带有东跨院的,荣国府最东边一路就是荣府的旧花园,目前是贾赦居住,凤姐院在贾母院后院旁。主要的交通枢纽有两个:一个是位于贾母院后院和王夫人院后院之间的“南北宽夹道”。这条夹道联系着《红楼梦》中的三个重要人物,贾母、王夫人、凤姐;另一条是位于王夫人东跨院与梨香院之间的一条南北走向的夹道,联系着王夫人和薛姨妈。《红楼梦》中的人物主要就是在这两条路线上走动,到达各院的。在贾府建大观园后,荣国府又新盖了贾母的大花厅,此花厅应在贾母院之后。按:这里主要要讨论的是“一条南北宽夹道”的理解,从字面上理解,这个词可以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南北的宽夹道”,即南北走向的宽的夹道,另一种理解是“南北宽的夹道”,即是南北方向上宽的夹道,笔者认为书中所指“南北宽夹道”应该是第二种解释较为合理。理由是,第一,如果是南北走向的夹道,那么在这夹道的南端有倒座抱厦厅,北段又是影壁的建筑布局是很奇怪的,从后面第六回可以看出实际上倒座抱厦厅和影壁是挨得很近的,因此我们可以这么理解,之所以凤姐院门前出现影壁,实际上是为了挡住对面倒座的抱厦厅的门。在中国古代建筑布局中,大部分院门是布置在走道的南北两侧,所以这种南北走向的夹道两端是很难布局的;第二,书中人物在荣府后面的走向大部分是东西走向的,因此作者既然点出这一夹道,可见应该是一条十分重要的交通枢纽,通过这两点的分析,这条“南北宽夹道”应该理解为“南北方向宽的一条东西走向的夹道”为宜。其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在荣国府中路正院与后面辅院之间隔着这条横街—“南北宽夹道”,这一“横街”把贾母后院、王夫人后院、凤姐院给连接起来。这条横街的位置十分像宫殿之中前朝、后寝之间用以分隔的“永巷”,但这种“永巷”是宫廷专用,包括王府在内都不允许出现这种封闭的横巷。但《红楼梦》却运用了这么一条横巷作为贾府后宅的主要交通枢纽,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红楼梦》建筑群的构思是集合了当时建筑群布局多方面特点甚至皇宫的某些特点而完成的。
    从上面的概述我们可以看出,贾府府邸部分的布局集中体现了中国古典建筑布局的基本原则。我们知道中国古代重视礼法,建筑的布局更是体现了一个“礼”字。作为府邸,区分内外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从贾府的布局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出来。贾府同当时的贵邸巨宅相同,也是分为外宅和内宅两大部分。外宅在前半部,是主人延接宾客和起居之所,还具有礼仪和办公区的性质,其主要建筑称之为“厅”,如书中写的“大厅”“向南大厅”等,均指此建筑;内宅在后半部分,是主人及其眷属居住之所,其主要建筑称为“堂”,女主人亦可延请女宾于此,如书中所写“上面五间大正房”“正堂”等。前厅、后堂是宅中的主建筑,四周又有许多附属建筑和院落围绕,例如“贾母院”“王夫人院”“凤姐院”“贾赦院”等等,构成了整个贾府中荣国府的巨大宅邸。而以上的布局手法也是中国古典建筑布局的基本原则。
    大观园的院宇构成下面我们来说说《红楼梦》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大观园”。《红楼梦》以其瑰丽的文学语言塑造出来的中国古典园林的典型形象-大观园,它是红楼人物活动的艺术舞台,也是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曹雪芹总结当时江南园林和帝王苑囿创作出来的世外桃源。大观园的园林设计手法对于后世的园林建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于这样一座小说中虚构的“文笔园林”,做一些探讨,找出大观园中各处建筑、院落、景点之间的相互关系,绘制成图,表现成形象,应该说都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下面笔者就来通过图示的方式表现出这座“世外桃源”-大观园的建筑意象,相信对于帮助读者阅读理解,对于深入了解《红楼梦》创作的实质,是会有帮助的。
    1.建造大观园的目的:大观园不同于一般的私家园林,它是为贵妃省亲而修建的行宫别墅。书中写道“凡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跸关防之外,不妨启请内廷鸾舆入其私第,庶可略尽骨肉私情,天伦中之至性.”(第十六回),这句话就明确地点出了大观园建造的目的-是为贾妃省亲而修建的一处行宫。
    2.建造大观院的过程:《红楼梦》从第十六回就开始了大观园的建造,到第十七回建造完成。书中是这样详细描述的:“老爷们已经议定了,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花园起,转至北边,一共丈量准了,三里半大,可以盖造省亲别院了……正经是这个主意才省事,盖造也容易,若采置别处地方去,那更费事,且倒不成体统……次早贾琏起来,见过贾赦贾政,便往宁府中来,合同老管事的人等,并几位世交门下清客相公,审察两府地方,缮画省亲殿宇,一面察度办理人丁.自此后,各行匠役齐集,金银铜锡以及土木砖瓦之物,搬运移送不歇.先令匠人拆宁府会芳园墙垣楼阁,直接入荣府东大院中.荣府东边所有下人一带群房尽已拆去.当日宁荣二宅,虽有一小巷界断不通,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连属.会芳园本是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今亦无烦再引.其山石树木虽不敷用,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皆可挪就前来.如此两处又甚近,凑来一处,省得许多财力,纵亦不敷,所添亦有限.全亏一个老明公号山子野者,一一筹画起造.” (第十六回) “园内工程俱已告竣” (第十七回)。这几段文字详细地介绍了大观园的园址的大小、在贾府中的方位和建造过程。对于大观园的园址的大小,以前有许多文章都做了详细的探讨,这里就不再深究。在对于园址的许多观点中,笔者同意关于大观园面积的“三里半大”的描述是指大观园周边之总长代表面积的这一说法,但按照书中对于大观园的描述,大观园不是超大而广阔无边的,园中诸景诸院“究竟只在一隅。然处理得巧妙,使人见其千邱万壑,恍然不知所穷。所谓会心处不在乎远。大抵一山一水,一木一石,全在人之穿插布置耳”(脂批)。对于大观园的方位应该是在宁、荣国府的后半部分,是充分利用荣国府的东大院和宁国府的会芳园的西半侧合并而成。计成《园冶》中写道“旧园妙于翻建,自然古木繁花”。大观园的建造正是利用现状园林院落进行的一项改造工程。这样做的妙处是省时、省力,又可以充分利用现状条件,因地制宜,巧妙构思,因此可以说大观园的选址、建造的构思是十分巧妙、十分成功的。按:难点分析:薛姨妈另迁的“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薛家客居贾府后就在荣国府的东北角的梨香院住下。梨香院坐落在荣国府的东北角,后面有门通后街,不必穿过荣国府就可以自由出入。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而到建大观园时,薛姨妈就“另迁于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居住,将梨香院早已腾挪出来, 另行修理了,就令教习在此教演女戏”。这“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究竟位于荣国府的什么位置,历来就有争议,尤其是在作贾府院宇布局图时,更是一个难点。“东北上”的“上”字,在这里不能理解为“上面”的“上”,而因理解为“方位”,即“东北方向”。如第十三回“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事云板连叩四下”第七十八回,宝釵道“三则自我在园里,东南上小角门子就常开着,原是为我走的”等,可见这里的“上”是一个表示方位的虚词,因此,“东北上”这句话应该理解为“荣国府东北方位一带某处”。那这一处神秘的住所究竟在哪里?书中没有直接表述,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书中的描述中探求到一丝信息。第五十九回,贾母与王夫人去送灵,书中写道“园中前后东西角门亦皆关锁,只留王夫人大房之后常系他姊妹出入之门,东边通薛姨妈的角门,这两门因在内院,不必关锁”,这里明指出大观园的东面有直通薛姨妈家的角门。这里从文字上看决不可能理解为薛家客居的“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的东边的角门,但又有怪事,如果大观园的东角门通薛家,则薛宅应在大观园的紧东侧无疑,众所周知,大观园是荣国府东大院与宁国府的会芳园的西部合建而成,如果薛宅在大观园的紧东侧,岂不是跑到宁国府中去了?实在不通。为了避免这一现象的出现,有的贾府院宇图就把薛宅安排到了荣国府的西北角,而解释这“东边的角门”是薛宅的东边的角门,而不是大观园的东角门。可是如果按这种布局细校书中的描述,确有矛盾。第三十四回,薛宝钗在薛姨妈处受了其哥的气之后,回到蘅芜苑后直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从蘅芜苑到薛宅接薛姨妈进园探宝玉,而此日一早,林黛玉站在怡红院附近的花荫里窥探。怡红院在大观园的东南方,这时薛宝钗从大观园的北侧的蘅芜苑走来,正碰见站在花荫里的黛玉,可知宝钗是从北面向东南走。书中第七十八回还有“三则自我在园里,东南上小角门子就常开着,原是为我走的,保不住出入的人就图省路也从那里走,又没人盘查,设若从那里生出一件事来,岂不两碍脸面”一段,可以明确地肯定薛家是在大观园的东南方向无疑。那么这个在荣国府的东北方向大观园的东南方向的神秘薛宅究竟坐落在哪里呢?下面的贾府建大观园后总平面图给出了一种解释。它位于荣国府的王夫人院和贾赦院的东北方向,大观园的东南方向,大观园正园门的东侧,这一位置正好靠近宁荣府之间的私巷,薛家日常可以自由进出,不必穿越荣府,因此这个布置从方位上和日后薛宅的日常活动上都还讲得通。那么可能又有人发问,大观园建造时,不是还用了一部分荣国府的贾赦所居的旧园吗?如果薛宅建在这个位置,正好卡在大观园和荣府旧园中间,那么大观园如何利用荣府旧园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就要细读书中关于大观园的建造过程了“自此后,各行匠役齐集,金银铜锡以及土木砖瓦之物,搬运移送不歇.先令匠人拆宁府会芳园墙垣楼阁,直接入荣府东大院中.荣府东边所有下人一带群房尽已拆去.当日宁荣二宅,虽有一小巷界断不通,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连属.会芳园本是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今亦无烦再引.其山石树木虽不敷用,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皆可挪就前来.如此两处又甚近,凑来一处,省得许多财力,纵亦不敷,所添亦有限”,从这一段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大观园的建造是拆了宁国府会芳园的西侧的界墙与荣国府的东大院合并而成,而并没有拆贾赦所居的荣府旧园的院墙,从后文中可知,大观园建成后,贾赦仍旧居住在荣府旧花园中,并没有搬迁,可知大观园建造时,只有可能挪用了贾赦院中的部分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并没有把贾赦院合并到大观园中去,因此,贾赦院完全没有必要一定和大观园连属,因此中间夹一薛宅也是合理的。
    3.大观园的园林布局:我们知道园林布局的四要素是建筑、山石、水体、植物,而园林的设计也就是这四个要素的布局,下面笔者就从这四个方面来一一分析:
    (1)大观园的建筑布局:大观园中的建筑被一贯穿南北的中轴线分为东西两部分。中轴线上一路从南到北是,正园门、翠幛大假山、沁芳亭桥、玉石牌坊、省亲别墅;这条轴线的东半区从南到北有怡红院、嘉荫堂等祭月赏月建筑群、佛寺道院建筑群(含栊翠庵)、沁芳闸桥等;这条轴线的西半区是红楼诸钗的居住区,从南到北有潇湘馆、紫菱洲(缀锦楼)、秋爽斋、稻香村、暖香坞、蘅芜苑、植物园景区(含红香圃、榆荫堂),其中滴翠亭在潇湘馆附近,藕香榭在暖香坞蓼风轩附近,芦雪庵与藕香榭相通。大观园正园门附近还有花厅(议事厅)和茶房。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大观园西侧诸钗的院落实际上是沿河(即沁芳溪)布置的,园中几个重要的景点也是沿河而设,而跨河的交通联系是桥。大观园中的桥品种并不多,其中最著名的就要数沁芳亭桥了。这座桥位于交通要道上,宝黛互往,均要经过这座桥。沁芳亭桥是一座亭桥,即桥上建亭。此外在蘅芜苑附近有一座折带朱栏板桥,这是一座平板折桥。大观园的东北角还有一座大桥,即沁芳闸桥,桥下有水闸,位于全园水源口处,提高水位。在从怡红院到蘅芜苑,到稻香村的路径上,有一座桥名为“蜂腰桥”;从怡红院到潇湘馆的路上,有一桥名“翠烟桥”,形式不详,还有就是有的建筑本身也带有桥,如藕香榭有竹桥暗接,滴翠亭有曲桥相连。由此可见,大观园中的建筑形式繁多,布局错综复杂,但是如果我们抓住了“沁芳溪”这一“水”的骨架,那么就豁然明了了。这一点可以从周汝昌先生在漫长的红学研究生涯中对于大观园理解中看出。周先生写道“大观园全部的主脉与‘灵魂’是一条蜿若游龙的‘沁芳溪’。亭、桥、泉、闸,皆以此二字为名,可为明证。一切景观,依溪为境。”“大观园的一切池、台、馆、泉、石、林、塘,皆以沁芳溪为大脉络而盘旋布置。”这段话点出了大观园建筑布局的关键和灵魂。
    (2)大观园的筑山:统观书中对于大观园山石的描述,可见大观园中的山系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用岩石堆成的山,即石山;另一类是土山。这种石假山园中有两座,一座是位于园正门口北的众所周知的“翠幛”,这是一座用白石堆起来的大假山,其主要作用有如四合院一进门处设的影壁,挡住入者的视线,增加入口处的空间层次;第二座是位于大观园西北部的萝港石洞。这是一座由怪石堆起来的大假山石洞,此石洞是水洞,“沁芳溪”穿洞而过,洞可过船。这两座石山上均长满了爬山虎之类的藤类植物。另一大类就是土山,即堆土而成的丘陵。这些山主要集中在园的北部,其所分之脉向东西两侧向南延伸到园的各处。这些山中有位于“省亲别墅”北的大主山,所分之脉向西穿蘅芜苑的院墙,其中怡红院后有山,稻香村旁有山,还有一组赏月建筑“凸碧山庄“就建在一座小山的山脊之上
    (3)大观园的理水:大观园的水系实际上是比较简单的。从第十七回贾珍的叙述中已经点明,贾珍的原话是“原从那闸起流至那洞口,从东北山坳里引到那村庄里,又开一道岔口,引到西南上,共总流到这里,仍旧合在一处,从那墙下出去”,这段话可以解为大观园的水源头是从会芳园的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引到大观园东北角的沁芳闸桥处,通过闸口提高水位,然后水再从东北向西流,流过萝港石洞,再流到稻香村,在稻香村处分出一股水流,这股支流流到西南方向。最后主流与支流在怡红院的后院处汇合成一股水流,从怡红院附近的大观园院墙处流出去,这就是大观园水系的总体情况。总观《红楼梦》前八十回并未见有中心大湖式的水系布置,所见只有“清溪”、“河”、“池”等语,可知大观园中并没有巨大的水面,只有小小的河流经过。河流在流经过程中,河面时宽时窄,形成不同的水池。园中建筑不少是依河临池而建,如紫菱洲、秋爽斋临水而建,滴翠亭、藕香榭建在水池中,等等不一而足。
    (4)大观园的植物配置:大观园中的植物配置的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因人设置、因景设置植物,以不同的植物烘托人物的性格,塑造环境,烘托气氛。例如以大观园中主要的三个著名的院落为例来分析:怡红院是大观园内最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院落。院内外的植物配置从书上可知,院外有碧桃花、蔷薇花、宝相花、玫瑰花、垂柳等,院内有一株海棠花树,有芭蕉、松树。因此怡红院总的色调是以红色为主的暖调子,衬以绿色。色彩鲜艳明快,富丽清新,很好地烘托出贾宝玉的性格特征。潇湘馆是《红楼梦》另一主人公林黛玉的住所。院中最著名的就是竹子了,因此潇湘馆以翠竹为主,后院还有梨树和芭蕉,色调是绿白的冷调子。这样的植物配置体现出林黛玉孤洁的性格特点。竹是潇湘馆的标志,也是林黛玉品格的象征。在这里,馆的形象、人的形象、竹的形象融为一体。蘅芜苑是贾宝玉的姨表姐薛宝钗的住所。院中一株花木全无,配上各色香草。香草虽不艳丽,但有沁人心脾的芳香,这种表面无华而暗香浮动的植物配置,很好地衬托出薛宝钗朴素大方的外表,而其周身却散发着动人的人格魅力。一如深受孔子赞誉的空谷兰花,外表质朴无华而馨香远播。此外还有稻香村一片田园风光,以各色农家植物配置景色,体现出李纨丧偶寡居,潜心教子的人生追求。紫菱洲一带以水生植物为主,蓼花苇叶,荇草香菱。水生植物多半柔弱,顺水而漂,与迎春懦弱的性格倒是很相吻合。秋爽斋以芭蕉、梧桐为主,体现出秋天的“爽”字。芭蕉、梧桐均宽枝大叶,衬托出探春的豪爽的性格。栊翠庵中红梅冒雪而开,傲霜斗雪,是孤傲性格的象征,也是妙玉性格的物化。等等,不一而足。为配合故事情节的发展,更是配以各具特色的植物,例如龄官画“蔷”字,配以蔷薇架;秋天螃蟹宴而配以桂花:诗社吟诗配以白海棠、菊花;湘云醉酒则配以芍药花;晴雯病逝而化身为芙蓉花神等等。由此可见,大观园中的植物配置真正体现了中国园林设计中植物配置的基本原则。
    按:难点讨论:怡红院与大观园正园门之间的关系通过前面的讨论我们知道怡红院是位于大观园的正园门的东侧,这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书中的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思考。书中第十七回,贾珍引导贾政、宝玉和众门客游览大观园,从怡红院的院门进去,来到怡红院的上房中迷了路,此时贾珍的一段话颇耐人寻味。原文是这样的:“老爷随我来.从这门出去,便是后院,从后院出去,倒比先近了”。于是众人从上房的后门出到怡红院的后院中,从后院到大路出了大观园的正园门。但这就有问题了!为什么从怡红院的后院到大观园的正园门反而比从怡红院的院门出去更近呢?如果怡红院与正园门之间的关系如图所示:那就断没有文中所写的这种关系。而符合这种关系的布局只能是怡红院比正园门更靠南,才会出现这种从后门比从前门走更进的关系。如图所示。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下面的结论:怡红院比大观园的正园门更靠南。基于这一点的分析,本文的大观园平面图的形状布局呈现东南多出一块的形状,以体现“怡红总一园"(脂批),这一立意。由此我们是否可以作出这样的假想,曹雪芹在创作大观园时应该画有一张大观园平面形状图,而这张图中曹公肯定是对各院落的布局进行了精心策划。我们知道大观园是曹公心中的“净土”,而作为大观园中唯一的男性-贾宝玉,是这一女儿世界的守护者、观望者,是不属于这一清净的女儿世界的,因此作为贾宝玉的居所的怡红院位于沁芳溪的最下游,所以理应突出于大观园方形平面之外,从而使大观园平面形成了一个很奇怪的刀把形平面。而作为曹公忠实的批阅者的脂砚斋肯定看到过这张大观园平面图,但她却自以为是地认为大观园平面之所以成为这一奇怪的刀把形,是因为大观园西北部多出一带而成。正是这一误断,导致后世企图复大观园之原的研究者都根据这一条脂批,创作出许多只在西北多出一块的大观园平面图来。
    从前面的讨论中我们已经对于大观园中诸院落、建筑、景点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下面我们就要根据上面分析的结果绘制出大观园的平面布局图来。对于大观园的平面布局的设计,除了要符合上面通过对原著分析归纳而得出的空间关系,还要对原著中的各景点进行整合,使景点之间产生有机的联系,而不是一盘散沙。基于上述的考虑,本文在进行大观园的平面设计时,主要体现以下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同类景点集中布置。例如在大观园中有不少建筑物和景点是以“翠”作为主题的,这些建筑景点有翠烟桥、晓翠堂、滴翠亭等,而这些建筑物通过前面的分析可知,又都在潇湘馆的附近。我们知道潇湘馆遍植翠竹,自然青翠欲滴,因此这些以“翠”为主题的景点建筑,必是以此为借景而得名的。还有就是稻香村是以田园自然风光为其置景特点,而芦雪庵、薜萝石港也是以自然景色为主,因此这类景点就应该成片相对集中,方体现出景物之间相互因借的关系。这样布局的好处就是在整个平面布局上,景点主题突出,景色成片出现,完整而不散落;第二个特点就是以沁芳溪为大观园的骨架,沿河布置红楼诸芳的各院落,体现贾宝玉“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的著名论断。从对于原著的分析中我们知道沿河布置的院落就有蘅芜苑、稻香村、缀锦楼、秋爽斋、潇湘馆、怡红院等,沿河的建筑景点有凹晶溪馆、藕香榭、滴翠亭、沁芳亭桥等,大观园中诸院落空间关系复杂,但是有了沁芳溪这一骨架,则大观园中诸院落之间的关系就明确多了。这里要着重说明的是:沁芳溪在稻香村分为一主一辅的两股水流,而这两股水流中间夹着的陆地正好就形成一个“水中之洲”,我们知道缀锦楼位于紫菱洲,既然命名为“洲”,则必有出处,所以把紫菱洲放置在这“二水中分的陆地”之上是再合适不过了,所以迎春居住的缀锦楼就安排在了这水中之洲上。上面两点是本文大观园布局的两个显著的特点,正是因为这两点,使得本文大观园的布局更加紧凑,也更好地体现了原著中所描绘出的大观园“究竟只在一隅。然处理得巧妙,使人见其千邱万壑,恍然不知所穷。所谓会心处不在乎远。大抵一山一水,一木一石,全在人之穿插布置耳”的私家园林的布局特点。还有就是本文大观园平面图的布局不同于过去以往的大观园图,以往的大观园图都是根据一条脂批“想来此殿在园之正中。按园不是殿方之基,西北一带通贾母卧室后,可知西北一带是多宽出一带来的,诸钗始便于行也”,布置成西北多出一块的刀把形状,而本文的大观园的布局则是基于对怡红院位置的分析,而布置成东南多出一块的形状,以体现“怡红总一园”(脂批),这一立意。
    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建筑描述之比较
    《红楼梦》前八十回的作者,目前大家比较认同的是清代的曹雪芹,当然这里还是有一些异议的。现存的后四十回是程伟元和高鹗在公元一七九一年,即乾隆五十六年辛亥和公元一七九二年即乾隆五十七年壬子,先后以木活字排印行世的。其所据底本,旧说以为是清代高鹗所续,但目前大家比较赞同的观点是“后四十回是高鹗在程伟元搜集的续本的基础上编辑补写而成的,并非全部续写。这在程甲本、程乙本的序中,程高均是如此说的。但究竟程伟元历年搜集的《红楼梦》续本是否是曹公的残稿呢?目前尚无定论。
    本节想通过对于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中建筑的描述进行比较分析,看看是否能得出一些结论。(1)“抱厦”之趣。不知广大读者注意到没有,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在建筑上有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就是前八十回的作者对于一种建筑形式“抱厦”十分感兴趣。“抱厦”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建筑形式,它实际上是在大房前或者后加建的一种与大房相连属的小房子。那么建有这种小房子的房屋就称之为“抱厦房”。在《红楼梦》中最早出现的抱厦房是在第三回林黛玉进荣国府,王夫人携她从王夫人的上房的后房门往贾母后院来,途经一个“南北宽夹道”。这个“夹道”的北侧有凤姐院,而凤姐院的“南边是倒座三间小小的抱厦厅”,而后“迎,探,惜三人移到王夫人这边房后三间小抱厦内居住,令李纨陪伴照管”,接着凤姐又在宁国府的“三间一所抱厦内”协理宁国府,下面贾政、宝玉和众门可游大观园到了怡红院,在怡红院“廊外抱厦”下坐了,可知怡红院正房也是抱厦房。宁国府中贾氏宗祠正殿前有抱厦,抱厦前还悬着一块九龙金匾。宁国府的正堂前还有“三间抱厦”等等。可见贾府中抱厦房有六处之多,就算协理宁国府的“三间一所抱厦”是后面正堂前的“三间抱厦”,那也有五处之多。从中可以推知前八十回的作者认为“抱厦房”是一种十分有趣的建筑形式,凡是重要建筑或是着意要描述的建筑,都带有抱厦,以示其建筑的不同。而到后四十回,这种建筑形式在全文中之字全无,除了一些点明房屋名称的词语,如“王夫人屋”、“贾母房”、“凤姐儿院”等语之外,并无细致的建筑描述。(2)“腰门“之辩。与前八十回不同的是后四十回中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建筑名词“腰门”,许多重要的事件都与这“腰门”有关。我们知道建筑中“腰门”一词有两种含义,一种含义是指两个院落之间相连的那道墙上开的门。这道门连通这两个院落,如人的腰部联系着人的上下半身,譬如苏州园林的留园,入园门后,从留园沿街的门庭到中花园的入口处有一道腰门,此门是门庭院落和中花园之间的通道,
此门如右图所示。第二种解释是在大门之外加设的一道半腰高的门,这种做法见于江南、福建等炎热、潮湿地区。譬如:在江苏沿海一带的农家大门外,往往还有一道齐腰高的半门,俗称“腰门”。相传明朝常有倭寇上岸烧杀抢掠,害得老百姓纷纷向内地迁逃。戚继光将军得悉,即派兵前去搞倭,并组织当地民众起来自卫。他要求每家每户的大门口,修一道防御工事,并备长篙数支。一旦倭寇靠近,人们立于门内,即依托门前的工事,手执长篙迎战。果然,来犯倭寇被刺死戮伤很多,大败而退。从此,倭寇再也敢轻易来犯了。而百姓门前常设的防御工事,则演变成为当地瓦房前必修的附属性建筑,以阻挡鸡狗,即现在的“腰门”。又如福建的沙螺洞村屋的大門由板門和腰門組成,板門以厚实的木板砌成,加上简单的铁环锁,防卫性较高。腰門又称福州门,位於板门前。板门开启时,关上腰门,有采光通风之效,又可维护孩童之安全及防止家禽进入室內。这种“腰门”如上图所示意。当然《红楼梦》一书中所指的“腰门”应该是前一种含义。与前八十回不同的是,后四十回的作者对于“腰门”十分感兴趣,譬如第一百回“那香菱本是要到宝琴那里,刚走出腰门,看见这般,吓回去了”这里的“腰门”就是薛家客居的两个院落之间的一道内门;下面还有一个“腰门”在大观园和荣府内院之间。第一百零八回“宝玉便慢慢的走到那边,果见腰门半开,宝玉便走了进去”“刚才腰门上有人说是你同二爷到这里来了” ;第一百零九回“只见看园内腰门的老婆子进来”“况且咱们这里的腰门常关着” ;第一百一一回“只见一个女尼带了一个道婆来到园内腰门那里扣门”“那经得看腰门的婆子赶上再四央求”“只听园门腰门一声大响,打进门来” ;第一百一二回“腰门上的老婆子倒骂我,死央及叫放那姑子进去.那腰门子一会儿开着,一会儿关着,不知做什么”“众人来叩腰门”“包勇说着叫开腰门”“包勇又在腰门那里嚷”“快关腰门”“只得叫婆子出去,叫人关了腰门”。这里反反复复提及的“腰门”,根据书中的描述来看应该是第五十九回中提到的位于王夫人大房之后的与大观园相连通的一道角门。此角门是黛钗等诸姊妹日常出入大观园之门,而前八十回一直被称作的“角门”,到后四十回这一角门统统都被称为“腰门”。当然王夫人后院与大观园之间相通的角门被称为“腰门”,本也无错,只是前八十回中作者从未提及“腰门”一词,而后四十回作者则完全弃“角门”一词不用而全用“腰门”代替,从这一细节看,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的作者确非一人。(3)“沁芳亭桥”与“沁芳闸桥”之误。在前八十回中我们知道大观园中有一处有名的亭桥叫“沁芳亭桥”。这座桥位于大观园的交通要道上,从怡红院到潇湘馆之间往返都要经过这座桥。而从正园门到园中诸院落大多要经过。按书中的描述“沁芳亭桥”的形象是“石桥三港,兽面衔吐.桥上有亭”,类似于颐和园中的荇桥。桥边有一株桃花树,紫鹃情辞试忙玉后,宝玉就在这亭桥边的桃树下暗自垂泪。而在前八十回中,还有一处桥是位于大观园沁芳溪源头处的“沁芳闸桥”。这是一处水闸,在水闸上建桥。此水闸的作用是提高大观园水源头处的水位。而在此“沁芳闸桥”边也有桃花树,宝黛在此共读西厢,而且桃花树附近还有花冢,黛玉在此葬花。这两处桥在前八十回中写得十分清楚,不会混淆,虽然在名称上类似,但绝对是两处。而后四十回中,因续者没有搞清楚这两座桥之间的关系,以致发生混淆,请看第九十六回写黛玉到贾母处请安,“出了潇湘馆”,要经过沁芳亭桥出园到贾母处,“刚走到沁芳桥那边山石背后,当日同宝玉葬花之处”,发现傻大姐在那里哭,于是叫“那丫头跟着黛玉到那畸角儿上葬桃花的去处, 那里背静”,当黛玉发现了宝玉婚事的秘密时,“只得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将来.走了半天,还没到沁芳桥畔,原来脚下软了. 走的慢,且又迷迷痴痴,信着脚从那边绕过来,更添了两箭地的路.这时刚到沁芳桥畔,却又不知不觉的顺着堤往回里走起来”。从这段文字看,很明显续书作者把“沁芳亭桥”与“沁芳闸桥”给混淆了,以至于把位于“沁芳闸桥”附近的黛玉葬花处,楞是安在了“沁芳亭桥”边上,才出现了上述的错误。
    在《红楼梦》后四十回中,对于建筑的细节和方位描写明显减少。例如在前八十回中,有许多对于建筑院宇的详细描述,且不说对于怡红院、潇湘馆等的由外到内的层层描写,就是一些次要的建筑如稻香村、蘅芜苑、暖香坞、滴翠亭、藕香榭等,都是根据故事情节的需要,进行了不同层次的渲染描述,给人以形象生动的印象。而后四十回则不同,不光建筑方面的描写明显减少,而且原来形象生动的描述也变得概念空泛了。仅举书中仅有的几处建筑方面的描述为例。第八十一回写蘅芜苑时是“香草依然,门窗掩闭”;第八十七回写园中萧条景象时是“只听得园内的风自西边直透到东边,穿过树枝,都在那里唏留哗喇不住的响.一回儿,檐下的铁马也只管叮叮当当的乱敲起来”;第九十八回写黛玉死后的凄凉,只有“竹梢风动,月影移墙”;第一零一回写园中衰象是“只见园中月色比着外面更觉明朗, 满地下重重树影,杳无人声,甚是凄凉寂静.刚欲往秋爽斋这条路来,只听唿的一声风过, 吹的那树枝上落叶满园中唰喇喇的作响,枝梢上吱喽喽发哨,将那些寒鸦宿鸟都惊飞起来”;第一零二回写尤氏进大观园见园中衰败,“觉得凄凉满目,台榭依然,女墙一带都种作园地一般”;第一零八回宝玉进园来,“只见满目凄凉,那些花木枯萎,更有几处亭馆,彩色久经剥落,远远望见一丛修竹,倒还茂盛”。从上面摘录的后四十回续书中仅有的一些建筑环境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出与前八十回的相比,空泛干瘪多了。后四十回中对于贾府各院落的描述均是点到为止,如“贾母房”“王夫人房”等语,不做展开描述。因此从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的建筑环境描述上看,其文笔完全是两种风格,前者细腻、形象、生动,后者粗略、概念、空泛。所以从上述的几个方面看,《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的作者断非一人。
    当然续书的作者也有对前八十回理解正确的地方。譬如我们知道薛家客舍中有一个角门直通大观园,续书的作者对于这一点的理解和运用也是正确的,并在后四十回中两处提到。第九十一回“若是象从前这扇小门走得通的时候,要我一天瞧他十趟也不难.如今把门堵了,要打前头过去,自然不便了”;第九十七回“不必走大门,只从园里从前开的便门内送去,我也就过去.这门离潇湘馆还远,倘别处的人见了,嘱咐他们不用在潇湘馆里提起”。可见这两处对于薛家的这个角门的理解是正确的。续书的作者也有凭空为了情节发展的需要而增加的。例如在前八十回中,栊翠庵只是大观园中一个点景的小尼庵,而在后四十回中,为了给惜春出家找到一个理想的归宿。平添出栊翠庵为一古庵,在建大观园之前就有,并且“栊翠庵原是贾府的地址, 因盖省亲园子,将那庵圈在里头,向来食用香火并不动贾府的钱粮”(第一一三回)。这样就给惜春出家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地方,既可以不出贾府,又可以在经济上和贾家一刀两断,自给自足。并在后面的第一一五回写道“况且我又不出门, 就是栊翠庵,原是咱们家的基址,我就在那里修行”和第一一七回“那栊翠庵原是咱们家的地基”两次提及。从这些细节上看,后四十回的作者决非曹雪芹,如果是曹公,此“栊翠庵”一节决不可能前文毫无照应,而在后文中突然出现,而且也不会出现“沁芳亭桥”与“沁芳闸桥”的混淆。但续书的作者究竟是谁,高鹗之说也有可疑之处,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后记曹雪芹用语言为后人创作出的贾府及大观园,其在古今中外文学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贾府这座豪华富丽的府邸是中国封建社会贵族的府邸的典型代表,更集中体现了中国古典建筑设计的基本原则和手法,因此对于贾府及其大观园的研究,在今后肯定还要不断深入下去,这也是建筑历史研究领域一个可以深入探讨的课题。通过对于贾府及大观园布局的研究,可以更深入的理解中国古典建筑设计的原理和手法,吸收其精华,去其糟粕,并这些中国传统的优秀的设计原理和方法运用到当代的建筑设计中去。此外,如果我们能够正确地搞清楚《红楼梦》中建筑布局的详细情况,对于《红楼梦》这部传世名著本身的研究同样也是一项十分有意义的.

图片请看下面网页:
http://www.yingzao.net/dispbbs.asp?boardID=31&ID=1931&page=1
原文刊于<ATD建筑技术及设计>2005年第5期
一家之言,恳请斧正.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